第944章 是陷阱么

超巨星时代 944 作者白白的小米粒 全文字数 2365字
易水寒听着皱起了眉头…… 这个陈宁,实在有负于林冰冰的信任和托付。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林冰冰舍身只为获得许君夏等人暴行的证据,但她却让这些证据蒙灰。 若是说慑于许君夏的权势,她又何必接受这么沉重的托付。 若是因为愧疚想要让这个证据重见天日,又何必索要一百万的费用。 说是因为愧疚,恐怕更多的是因为贪财罢了。 林冰冰这个可怜的女孩,怕是交友不慎啊! 但无论如何,能够找到许君夏犯罪的证据就好。 至于一百万,无论是对于易镇远还是易水寒都不是什么问题。 这个陈宁,敢信誓旦旦地索要一百万,想必这个证据也是实打实的。 “阿寒,你觉得如何?”易镇远沉吟片刻后问道。 易水寒思考了片刻点头说道:“可以一试,不过要有十足的把握才可以发动攻势!” 易镇远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即便拿到了证据,从哪里突破也还是一个问题。 即便是有确凿的证据,想要对付许君夏这类人,也是需要天和地利人和的……这就是残酷而现实的社会。 “对了,我和陈宁交流的过程有记录下来,你们需要看下么?”易瑶想了想说道。 “不用了,我信你,那你就放手去做吧,注意安全!”易镇远还是给予了易瑶最大的信任,毕竟也是自己人,他相信易瑶的人品。 易水寒本来也觉得没有必要,只是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对,犹豫片刻后说道:“行,我想看看这个张口就敢要一百万的女人是个怎样的人。” 易镇远有些疑惑地看了易水寒一眼,其实这样做是没有必要的,倒显得他们不相信易瑶了…… 自己儿子向来格局不小,怎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小家子气? 易瑶倒觉得没什么,他用书房的电脑登录进一个加密网盘中,下载了文件点开来,正是记录两人对话的画面。 “你是谁?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来找我!” “呜呜呜……我对不起冰冰!” “那群禽兽……他们糟踏了冰冰……也糟踏了我……” 易水寒仔细地看着屏幕中的女孩,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放过。 “冰冰自杀前把一个u盘交给了我,这里面是他们犯罪的记录,还有冰冰的口述……” “我对不起她,我胆小,我没用……如果……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将他绳之于法,我愿意把这个证据交给你们。” “但,但是你们能不能给我一百万!你知道的,你们告了他们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出路了,他们一定会找上来的,只要你们给我一百万,我和家人就能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 记录的影像很长,足足有两个多小时,刚开始她是抗拒的,但在易瑶的引导下,她最终道出了真相,只是最终还是索要一百万元罢了…… “嗯,倒是个很有心机也很贪心的女人!不过既然要钱,那么给她就是,这点代价我还是付得起的!”易镇远叹了一口气说道。 易瑶也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告辞,易水寒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等一下!” “等一下,”易水寒微微眯着眼睛,眼眸中游离着不可琢磨的光泽,黝黑,深邃,“瑶哥,我想问下,你和这个陈宁见过几次面?” 易瑶说道:“一次,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只见了她一次面,不过我们已经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她态度的转变也就在这两个小时期间了?”易水寒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易镇远表情也凝重起来,疑惑地问道,虽然自己的儿子在某些事情上显得不够狠辣,但他绝不会小看自己儿子的智慧。 能够赤手空拳在娱乐圈打下这么大的基业,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有问题!”易水寒掷地有声地说道:“太奇怪了……我是一个演员,对于表演的研究很深,对一个人的心理动态变化也有研究。 从抗拒到迟疑,再到犹豫,愧疚,最后全盘托出,谈条件…… 她的情绪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这并不是渐变的过程,而是在两个小时时间内的转变。 而且,我天天演戏,琢磨表情眼神,从她的眼神神态中,我可以看出她在说谎……” 易镇远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你的意思是她手中没有这个证据?” 他不会切怀疑自己儿子的话,尽管对演艺圈了解不多,易镇远也知道自己儿子是个演技十分出色的演员。 他对于一个人是不是在演戏,是不是在说谎的判断还是很可信的。 既然他说这个陈宁有问题,那这个女人肯定有猫腻。 “我后来有去调查了解,那一年确实有一个叫林冰冰的女孩自杀了……关于缘由传闻也和陈宁的对上了,难道她手里没有证据,想骗一百万?这种可能性不大啊!”易瑶沉声问道。 易镇远也皱起了眉头,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如果她想通过这个手段骗这一百万,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不,她手中未必没有视频……”易水寒的脑袋不断运转着,所有的事情抽丝剥茧般在他脑海中呈现,理清…… “其实还有一个疑点!”易水寒便理着思绪,一边说着:“之前调查发现,许君夏或者说是他爸许礼席在掩盖他们的犯罪事实了,在受害者方面,花钱去封口,一些掩盖不了的犯罪事实,他们都找人顶罪…… 没有理由放过最严重的犯罪事实,甚至瑶哥都能轻易打听到那些死因传闻,轻易能够拿到物证,这太可疑了! 就好像,有人故意这么做一般……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易镇远心中一震,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是一个陷阱?” …… 在一间有些老旧的屋子中,一个短发的女人怔怔地看着窗外,却正是刚才视屏中的陈宁。 狭小的屋内,两个孩子在哭闹着,另一个邋遢的男人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生活无望。 她不甘心过这样的生活,凭什么别人就能过得这么好! 犹豫片刻,她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