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否认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236 作者箫九六 全文字数 2239字
再次醒来,外面的天色已经渐黑。 夏麟轻轻动了一下手,侧着身将怀里的女人挪到了枕头上。 想到她昨天晚上在椅子上坐了一夜,此刻眼下的青黑仍然没消,他的心又疼了,低头吻了吻她的侧脸,慢慢下床。 屋子外面,丑婆婆从山上回来了,她放下东西先去了堂屋,看见桌子上动都没动的饭菜,本想进屋里去看看,转头却发现房间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二爷!” 震惊让丑婆婆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就算活了好几百年,她也从未感觉过此刻的这种惊喜。 “二爷,你的灵体终于觉醒了。”丑婆婆直接跪到了夏麟脚下,按照身份,她应该行下这一个大礼。 夏麟并没有去扶她起来,只是轻轻将身后的门带上,去了桌前坐下道,“你起来吧。”他现在才刚刚学走路,有些不习惯,也有些吃力。 丑婆婆闻言起身,抹了一下自己红红的眼眶道,“老宗主要是知道你有这一天不知道得有多高兴。二爷,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现在起程回夏家。” 原本是想用二爷的血脉重回夏家,现在二爷居然自己觉醒了,对于丑婆婆来说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所以她此刻显得特别激动。 不过夏麟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低垂着眼眶道,“我现在体内只有灵力,可以站起来了,至于灵体,我还没有感觉到。” 什么?二爷并没有觉醒灵体。 丑婆婆脸上的笑容落下,有些疑惑有些不可思议,随即又舒了一口气道,“只要体内有灵力,相信灵体也不远了。二爷不要急,我们回夏家,找那几个长老看看,说不准他们有办法尽快帮你觉醒。” “这事情我也想过了,不过现在我要等佩儿这边安排好了才能回去。” 他要带着佩儿一起走,想想这几天两个人之间那些别扭,丑婆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她带了近三十年的男人,越来越有些搞不懂他心里的想法了。 “二爷,如今你可以重返夏家,佩儿这边的事情你并不需要过多去在意,有夏家成为她的后盾,她想要什么样的富贵没有。” 就算在这里幸苦了十几年,在丑婆婆眼中他们从来都是虎落平阳,等回到夏家那一天,荣华富贵也只是过眼的云烟。 丑婆婆想得很简单粗暴,不过夏麟却是摇了下头,“不如你先回去吧。”他并不想过多的去解释那些原因。 “二爷……” 丑婆婆还要再劝,因为在她心目中没有比这件事情更重要的,就算是何佩儿当年她也是报着达到这个目的而为他娶回家,如今当有些价值不复存在了,人也会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婆婆,不谈了,她还睡着。”她的那些话还未出口就被夏麟打断。 丑婆婆的神情微僵,转头向房间那边望了一眼,完了心底又有一丝苦涩,原来佩儿已经回来了,但是她却没有感觉到,看来她的能力已经退化到跟普通人无异了,返回夏家的事情无法再等了。 只是她心里仍然想不通,二爷就算没有觉醒灵体能站起来都是大家所期望的,为什么一开始会将佩儿往外面赶,这不是好事吗?
何佩儿在晚饭前醒来,她昨天晚上一夜未睡,下午也总算是补回来了一点点。 感觉到自己裸着她心中有些羞涩有些甜蜜,又忍不住暗骂夏麟太流氓。 “你醒啦,刚好要吃晚饭了。”女人捂着被子偷笑,夏麟的嘴角也勾着,忍不住伸了只手进去,看准她的腰挠她的痒痒。 他的这些小调皮的动作何佩儿那受得了,笑声更大了,挪着身子只想往里面躲,可动了下又感觉到腰酸,某个地方还有点儿疼。 这个食知味髓的男人。 何佩儿不悦的从被子里探出了头,看着坐床边的他非常不满。 “夏麟,后面两天不准碰我了,不然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你那里伤着了,给我看看。” 男人厚脸皮的要掀被子,何佩儿赶紧捂住,“你这个臭流氓够了噢,下手重还要看,想羞死人家啊?” 她这样表现夏麟再傻都知道她伤到那儿了,人躺上了床,手又悄悄伸了进去。 “我帮你揉揉,不看。” “还疼着呢,你这人揉啥啊?” “帮助血液循环,一会就不疼了。” 这脸皮厚的人还真是无敌,何佩儿伸手去捏了一下他的脸,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口。 一刻钟之后,当她有些气喘吁吁,他却将手伸了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好了很多?”夏麟低头看着她,见女人的脸蛋红红,真恨不得咬上两口,可想到她可能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又忍住了,他不能只顾自己吃饱了而不去关心她的肚子。 耍了流氓还问她的感受,何佩儿恨不得咬上男人的脖子,不过她动了动腿却发现真的不疼了。 “你这是什么手法啊,还真有那么一点效果。” “刚刚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如何?一会吃饱了要不要奖励一下我。” 男人继续发挥他的流氓体质,何佩儿却饿得没心情陪他玩了,猛推了他一下道,“明明都是被你的粗鲁伤到的,还好意思问我要奖励,脸臊不臊啊?快起来吧,肚子饿了。” 面对她,他怎么会害臊,不过夏麟也没有再继续下去,扶她起身,还拿了衣服为她穿上。 今天下午他的确太过于粗鲁,明明两人真正在一起也有二三个月了,按理她的体质已经好了很多,能被他伤到,只能怪他太用力了。 再次从房间出来,外面的天已经黑尽,何佩儿看见丑婆婆在里面忙碌也挽了袖子进去帮忙。 饭菜都已经做好了,帮忙也只是端上桌子。 也不知道丑婆婆事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她跟夏麟两人闹了几天的情绪她都从来没有过问过,早早明明跟她说要进城,晚上又出现在家里,她居然是一幅毫无意外的样子。 想想之前她还说不要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捅到长辈面前,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隔天早上,何佩儿睁眼就发现身边空了,她穿好衣服出门,看见夏麟站在大门口,挺拔的身躯光看看背影就特别有安全感。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