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大结局(下)

重生军嫂是女仙 395.3 作者颖狐玉禾 全文字数 5442字
“痴人,痴人。”天道的声音随着苏灵瑶的消失最后说了四个字也渐渐消失在这片空间里。然后就连这片空间也慢慢开始透明,最后完全消失不见,这片地方仿佛一开始便是太阳系的一个空间似的,从来没有什么独立的混沌世界。 苏灵瑶的尘埃钻入湖面下以后便和同样无处不在的亮着荧光的尘埃融合到了一起,此时她才知道天道谓秦冽的渡劫没有结束意味着什么。 当她和秦冽在地球上同时被劫雷击中以后,两人义无反顾的面对生死得到劫雷承认,但这第十道劫雷是属于她的,而秦冽的第十道则没有完成。她等于渡劫成功,原本已可以飞升。可是天道感念秦冽,这才半途拦下苏灵瑶,信任她引导她也把选择权留给她。 她有点想笑,觉得天道似乎小人之心,自己难道会丢下秦冽不管?随即转念一想,回忆当时那种可说是毁天灭地的能量落下,自己心头还真兴起对于死亡的恐惧,如今她也要帮秦冽再经历一次,再次体会濒死的感觉,确实并不如想想的那样轻松。 她凝结起来了,恢复成了人形的模样,漂浮在地球和月球之间。周围真空的环境对她压根起不到一点作用,反而失去了重力的束缚,她像是真的在飞一样,身心都觉得无比自由和舒服。而且眼前的景色是那么美丽,这颗蓝色的星球比图片上看起来的更加鲜明。各种各样围绕的人造卫星原来那么小,小到不仔细辨认的话,还以为只是宇宙尘埃罢了。 看了一眼地球以后她就把注意力转开,然后张开双臂,身上的能量涌出,庞大的气息紧紧拥住秦冽的。接着就将双臂阖拢。 那些荧光微尘就像被她吸引一样,从四面八方迅速聚拢起来,到了最后,一个熟悉的男人就躺在了她的臂弯里。 “秦冽,秦冽。”她呼唤着怀里的睡美男,想着自己好像还是第一次称呼他的全名来着。 这个声音并不是靠耳朵接收,而是直达秦冽的心里,没过多久,秦冽的眼皮就动了动,长长的睫毛睁开,一对晶莹的眸子就折射出宇宙的华光来,显得相当漂亮。 “你应该叫我老公。”他心里第一句话回答苏灵瑶的居然是这个,可反馈完了脸色立马就不好起来,脖子上的青筋一下子隆起,面部也渐渐泛出血红色。 苏灵瑶不知道他怎么了,可下意识就撑起了一个圆形的泡泡,将两人圈了起来,秦冽立马就又正常,呼吸缓缓平稳下来。 他抬起手摸上苏灵瑶的脸,心里说道:“我们没死对嘛?我觉得自己有点奇怪,可是刚才就感觉到你在我身边,现在又能摸到你,这不是做梦?” 苏灵瑶把他从躺着的状态抱起来,让他可以站立,这样就能让他看清周围的景象。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弄出这么一个泡泡来,可却意识到秦冽为何不能在这地方生存的原因了。因为自己已经渡劫成功,肉身全数被替代,但秦大队长还没有,所以她不觉得难受,秦大队长嘛没了这个泡泡立马要被憋死。 “是做梦也不是做梦。”她拉下秦冽的手,脸上温柔的神情褪去转而严肃起来,现在还没到两人可以谈情说爱的时候,“你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承受第十道劫雷的事吗?现在轮到你了,并且你的劫雷要比我难渡的多,我必须来帮你。”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和秦冽说明这些复杂的情况,就只好直奔眼下情况的重点。 秦冽确实对自己的情况很懵,可随着苏灵瑶的话,突然一股极其巨大的威压从宇宙深处盖来,像是一具沉重的大鼎一样压在了秦冽的心上,让他刚被苏灵瑶扶起来的身子一下子又蜷了下去,只觉得自己在被无数空间碾压劈裂似的,让他马上级明白了苏灵瑶的话是什么意思。 苏灵瑶自然也感应到了这股威压,只是她不是主要目标再加上她又已渡劫成功,故而没有秦冽那么强烈的反应。 她努力输出自己的灵气,想要替秦冽阻挡一下这股威压,好歹让他自己能够瞅准一个空档运起功法抵抗。但是没用,两人即便面对地球上的劫雷都那样的吃力,遑论现在是在直面宇宙之力! 她的地方非但无法帮助秦冽,身体瞬间像是被什么力量猛烈的砸中一样,整个人就从秦冽身边飞了出去,然后那个维持秦冽生命的泡泡就破裂开来,两人眨眼间便相聚万里之遥。 怎么回事!这是渡劫?!她好不容易停下自己的身体,心里就闪现出这样的念头。她心中有感,故而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绝对相信的,但是这种渡劫方式则就闻所未闻,这种威压别说超过劫雷的杀伤力,哪怕就是已飞升的师父要面对都不轻松了吧!到底在搞什么?! 她朝着秦冽那边看去,很是担心他的状态!他还是人类呢,泡泡没有了,就是宇宙环境都能将他杀死,何谈渡劫! 可没想到秦冽那里的情况没有按照她想象的那样发生,在她被弹射出去以后,秦冽就被那威压逼得整个人像是吊起来了一样,四肢大大撑开,原本他幻化出来的那身黑色的衣物全都不见了,黑茫茫的一股类似气流一样的东西把他整个人都裹了起来,几乎与宇宙的底色融合到了一起! 苏灵瑶想冲过去,却没想到又出现一股吸引力仿佛如了她的心愿似的,拉着她就朝秦冽那边飞去。相撞的一瞬间,一道亮丽白光覆盖了整个视线,等到恢复视觉时,发现她和秦冽居然又一起回到了地球。 确切的说应该是回到地球的上空,她和秦冽两人同时漂浮在那里,脚下的京城正在恢复如火如荼的建设,人们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习惯性凶狠的模样,反而全都乐呵呵的。 已经开始恢复生产生活了吗?苏灵瑶张嘴想说这样一句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布出来声音。她有些奇怪的张了张嘴,真的不能发声。 于是她转头看向秦冽,伸出手想去拍他,发觉自己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一点儿触觉都没有。 什么情况?她心里有点儿奇怪,便飘到秦冽面前,好让他能看到自己。可是秦冽的视线明显聚焦也不在她的脸上,仿佛正透过她看着下面的大地。 嚯,自己这是变透明了?她马上就知道眼前是怎么回事,便不纠结只跟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秦冽的出现好像立刻就被地面部队发现,他“一个人”高高飘着,别说设备了,就是肉眼只要没瞎便能看到。地上立刻就飞来无数人影,其中以一个女人的动作最快。 “队长!你,你不是已经……怎么又回来了?!”李暮姚刚刚冲到秦冽身前,她就带着半分不信半分惊喜对秦冽说了这么一句。 秦冽看了眼她身下的仪器,是一台很小的飞行器,他在老徐的设计中看到过图纸,以此判断现在应该是他渡劫之后一个月左右。 “我怎么了?”他微微皱眉问。 沐清风第二个到达,一冲上来就把李暮姚给挡在身后,“是我们以为队长已经那啥了,没想到队长你又回来了,难道队长你渡劫成功这是回乡探亲做最后的告别嘛?!” 秦冽刚刚还和苏灵瑶见了一面,虽然场景切换有点快有点突兀,可她的话那是一句都没有听落下,如果自己没理解错的话,老婆和他说他也需要渡第十次劫,而且她还会帮忙来着,那也就是说自己并没有成功。眼下又回到了地球,应该也是这么个意思吧。他很不确定还带着茫然的样子扫了站在飞行器上的所有人一眼。
然后他又朝其他地方转头,还上上下下的用神识感应,想找寻一下苏灵瑶的影子。他记得自己最后在一层黑黑的烟幕中看到老婆全身发着白光撞过来的,如果此时自己出现在这里,那她一定也跟着来到这里,只是不知道她这会儿出现在什么地方,万一距离太大的话,再找也要花些时间。 “你们有没有见过瑶儿?”他一边寻一边就问沐清风,因为怕时间也会存在误差,可能老婆先来自己后来,这就又错过了。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本来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却让沐清风露出奇怪的表情,“啊?瑶儿?瑶儿是谁?”他费解的看着自家队长,这样问道。 秦冽和旁边的苏灵瑶同时一愣,苏灵瑶更是抬起一边眉毛,忍不住飘过去来到沐清风面前上上下下使劲的打量了一下他,再看了看后边李暮姚以及其他自己也很熟悉的这些人的样子。每一个人都在迷茫,他们竟然全部都不知道苏灵瑶这个“先生”的存在了。 秦冽心里一慌,可顿了三秒却又一安!慌很好理解,无非是发现眼前熟悉的世界居然少了自己最重要那个人的影子,可这心安就厉害了,因为他马上就明白了眼前看到的一切一定不是真实的地球。自己老婆,那个不但攻陷自己这颗心,还在所有华夏人心中扎下根的人怎么可能会被人忘记! 之所以面前这些人不记得瑶儿了,那么明显结果只有一个嘛,就是天道在考验自己,考验那个女人能在他心里占据多大的位置。 他一向严肃的脸在此时忽然笑开了花,一阵低低的笑声从喉间流淌而出,越来越响越来越大声,“呵呵呵……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可笑啊可笑,原来天道的考验也这么可笑?!” 他笑完后仰头看向那层蓝天,视线却仿佛能透过蓝天重新看到黑色幕布下的星光璀璨。 苏灵瑶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笑,也看着周围见到他这个样子而又一副惊恐脸的大家。 秦冽伸出右手,体内灵气凝结,手上就出现了一把和狰很像的匕首。他把匕首猛然举起,朝着天说道:“你无非想知道我能为瑶儿做到什么程度,其实早不需这么麻烦,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她,我活着也没任何意义。” 说完,在所有人的惊呼当中,毫不犹豫就将匕首扎入了自己的胸口,再拔出来!让心脏里跳动的鲜红色血液随着伤口喷薄而出。很快他便觉得伤口那里剧痛无比,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在失去意识的瞬间,他嘴中最后低低呢喃:“没有她,身体上的痛也比不过心里的痛,求你让我和她在一起,我的瑶儿……” 苏灵瑶笑着看他从天上掉下去的身影,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因为在她身后,天道又以她的面目凝结了出来,也和她一样看着落下去的秦冽,“真是悟性奇高的男子了,果然和你珠联璧合。” 然后这个地球的景象便又消失不见,广袤的宇宙又只在那平静的湖面下,天道也再次消失,而一个温暖的怀抱便把她整个拥了起来。 “我回来了。”熟悉的温暖落在颈肩,让苏灵瑶一下子转过了头。 她从头看到脚,发现秦冽也站在湖面上,浑身上下穿着一套黑色的战袍,整个人气息内敛,一对眸子早没有了惯有的严肃,流露出温柔和温暖。 伸出一只手拉起腰间的胳膊,很是凶残的就把它给生生折断了开去,再飞起一脚把这人踹到了天外。 “哎呦呦真是个没良心的女人哪,你老公刚刚渡劫成功就来找你诶,你竟然也下得去这么黑的手?!”就在苏灵瑶把人给踹飞的时候,天道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戏谑响起。 苏灵瑶额头忍不住青筋直爆,真是想知道怎么能够以同样的方法砸一顿天道,“你闹够了没!以为我是白痴好糊弄吗!你随便造一个人就说这是我家秦冽,真当我像那些没耐心的人来哄了!身为天道,我和另一个修士渡劫成功你不是该马上赐福替我们修筑身体然后封神?!还有这闲情逸致玩这个。” “哈哈哈哈,逗逗你们罢了。”天道似乎对苏灵瑶的反应很满意,然后真正的秦冽就出现在了这里,他还处在自己捅死自己的状态里没回过神来,可是一看到站在那里的苏灵瑶,立马就想往前冲。 天道没给他这个机会,这天地之间从蔚蓝的天空又变成了什么都没有,浓烈的灰色雾气却聚拢起来,等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朝着两个人的身体里钻。 苏灵瑶只觉得自己碎成了无数片又凝聚起来,体内仿佛有一条长长的时间洪流在那里奔腾不息,冲刷过自己的身体之后,她三世加起来的场景宛如过电影一样经历了一遍。最后再一次回到这个地方,她的内心里对于之前领悟到的东西又多了一层理解。 “苏灵瑶,你历世时久悟在心间,仙、神、魔俱不适于你,吾让你拥有自己的宇宙可好?只是如此一来真命之人与你再无缘解,你却可有大自在。”一个听上去仿若苍老的声音在她心里响起,虽然音质不同,可苏灵瑶听了之后就知道它正是天道。 于是在心里否决道:“我不愿与真命之人缘解,只求在这片宇宙中做一神,永世守护地球人,于愿足矣,望天道成全。” 天道好像她做出什么非常不理智的决定似的,听完她的志愿之后竟然微微一叹,“哎,痴儿痴儿,你若做得一方创世之神岂不更好。此片宇宙之中至今无神,于此才混乱不堪。你若成神则须肩负治理之则,不如做仙来的逍遥快活。” 苏灵瑶从天道的话里大约听出这个地球所在的宇宙竟然没有神,那么会不会掠夺派如此肆无忌惮就和这有关。可她还是拒绝了做仙的提议,仙虽逍遥束缚也多,管理及管理呗,原本就打算杀到塞塔克人的母性去看看,要是做了仙可就没法下手整治它们了。修真大陆之所以能发展的这么好,可不就因为在那个宇宙中,他们飞升的靠山多嘛!自己如果成了神,地球也就有了保障,绝对不亏。 天道不会建议她成魔,因为魔就是杀戮的存在,所以看苏灵瑶铁了心守着那秦冽过日子了,便也遂了她的愿,神位降下,苏灵瑶褪去凡身心意与这片宇宙相连相通,终于飞升成功。 秦冽的修为自然达不到创世神的地步,他同样选择与真命之人相随,并且选择成神。因为天赋太过强大,神位中最强大也是唯一一个有祗命的战神之位便非他莫属。 两人在宇宙中心开辟出神宫,秦冽却坚持让苏灵瑶永驻他战神殿,当晚强上,那啥啥啥了之后再说别的事情。 别家蜜月都是去一个地方旅旅行,这两位唯二的神却相携着从地球开始,把宇宙中的文明全都逛了一遍,不但教训了塞塔克这个种族,抹去了它们收到的地球坐标,并且将其永远禁锢在母星之上。 其余掠夺派则也被秦冽一一收复,全部打回原始文明状态重新发展,并且制定新的宇宙规则。 两年前后,秦冽坐在自己的大宝座上只发愁一件事,就是自己老婆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心里无不在后悔渡劫前为什么不把那事就给办了。神的受孕几率难道真的跟中彩票没有区别了嘛!(全剧终)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