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话 天地门之战(一)

作者司任平 全文字数 2804字
炎熇兵燹统率天狱大军浩浩荡荡杀上天地门,原正道以素续缘为主,五道为辅,加上秦假仙留下的业途灵、荫屍人与螭蟾王应对防备。 听到外围兵马声不绝,素续缘查知天狱大军将至,连遣荫屍人以土遁出外打探,片刻後荫屍人回到天地门,惊魂未定地说:「好厉害、好厉害啊!冥界天狱的兵马已经团团将天地门包了三、四层。」 知道已遭天狱大军包抄,但素续缘仍不慌不忙地问道:「可有看清为首之人?」荫屍人点点头,连忙说道:「看起来很像是炎熇兵燹。」 「竟是此人!」旋玑略一思索道:「炎熇兵燹刀法精强、生性残忍,行事不按牌理出牌,我方胜在可持天地门的机关阵法防守,但天狱兵多将广,守不能久。」素续缘明白其意,道:「依照叔父之言,开门冲杀,全员赶往星绝峡谷,拖延时间以候叔父回援。」五道纷纷恭声听令。 就在素续缘做出决议後,天地门缓缓打开,烟花客见状就要下令全军出动,却被炎熇兵燹阻止:「没我命令,你出什麽声。」烟花客明白自己越俎代庖,连声告罪。兵燹眯眼看去,见天地门一片黑暗深邃,凭着直觉判定:「一定有埋伏,嗯……」兵燹沈吟片刻,蓦地身动,血不沾上手,竟是孤身闯入天地门,临到门前灵体脱出肉身,窜入天地门,内的晏虚一时未辨,随即打开机关,只闻千弹的爆破声络绎不绝,半柱香时间过去後方告射毕,现场烟硝味弥漫,尘沙飞扬。视线模糊之间,忽闻一声:「杀!」兵燹闻言错愕,不知是谁越分妄为,但天狱大军以为得令一起杀出,闯入天地门,却听到一声梆响,竟是第二波千弹射出,天狱大军哀嚎不绝,死伤三成。 炎熇兵燹灵体归身,一跃回到军,责道:「是谁胡乱下令?」烟花客、百朝臣面面相觑,皆道:「不是我。」这时天地门人已经趁乱杀出重围,来到外处,五道把主将素续缘及战力较弱的业途灵、螭蟾王围在央,结成方圆阵一鼓作气直奔星绝峡谷,而荫屍人早藉土遁来到门外,适才那声命令正是适才那声命令正是素续缘授意他所为,用以打乱战局。 炎熇兵燹眼尖,看出乱军之素续缘一干人的动作,让百朝臣挥旗下令道:「哪里走,众人齐上。」耳听圣主兵燹命令,眼观百朝臣所挥旗指,天狱前阵四将刃双飞、岱钩、天燎金戈、地烈荒马同时追过去,而炎熇兵燹亦亲领烟花客、百朝臣及後阵的冷香书客逐渐往该处包围,以五道及素续缘为心的战圈缓缓南移。 四无君独在高山上俯视战况,一手轻摇羽扇,冷静注意四方动向,三道光芒忽尔降下,为首者正是四无君的肉灵道伐无君,他身形一晃便回归本体,另外两人则是西无君跟北无君。 「多谢你替我疗伤。」北无君与西无君被刑天师、佾云击败後急急而走,半途被伐无君拦下施术治好了北无君肩膀受的剑伤,便带来此地。 四无君道:「同修多年,不用客套。」随後语气一转,半掩轻笑道:「只是我实在没想到你们两人会败至如厮。」 「你看着吧!四无君,我们一定会找回这场。」西无君个性自负骄傲,受不得激,因此四无君一个轻蔑地动作,便让他火冒三丈要寻衅复仇,北无君亦感同身受,言道:「待我们组成四象仪阵,必让银狐、佾云等人付出代价。」 「如此甚好。」四无君达到激将目的心暗喜,他看北无君佩剑缺一,有心火上加油,凭空化出一口兵刃,交与北无君,言道:「此兵名为诡神锋,形似长剑,亦可随心化做刀刃,乃是当初跟鬼阳斩刈同时凝成的兵器,性质相仿,正合你用。」 北无君一把接过看这诡神锋刃身厚长、锋色青湛,果然非是凡品,就不客气地收下,言道:「暂且谢你。」
「耶!赠你兵器,何妨助我一阵。」四无君一别羽扇,往东方传声:「冥主久违,四无君拜候多时。」 「真瞒不过你。」言毕,灭轮回身影随现,背後跟着四王棺最後两人诛天、龙王魛。西无君见状笑道:「买一送二,四无君,你这买卖做得划算。」北无君知道来者不善,双剑上手,西无君也拔出了冥翳刀,斜指来敌。 「既然两位要与邪能境为敌,那就战吧!」灭轮回一语落下,诛天、龙王魛得令杀出,分别对上北无君、西无君。 「灭轮回亲至此地,那是曲邪君领兵往援吗?」四无君自顾自地问道,随即摇头又道:「阴阳师没这胆量,将军权全部下放,副将该是长老之一。」 「至於曲邪君……」四无君反转扇柄轻敲额头,说道:「他是在南无阵吧!」 藩波河掌阵之外,一道长虹飞落,曲邪君翩然现身。另一边的青阳接获邪眼飞踪传讯,得知曲邪君前往破阵,旋即掉头回转天地门接应五道跟素续缘。 「嗯……这不是曲邪君吗?」被步怀真半强迫拉到河掌阵的任西行见到邪君正要向他打招呼,曲邪君已经一步跨入阵法。任西行随後看了看四周,疑道:「是说,步兄,看这个地方杀气腾腾,怎麽也不像风景名胜啊?」 步怀真心想:「这当然,本来想拉你破解此阵,救出屈世途,可惜让邪君抢先一步了」但口头上自不会说白,只言道:「不会啊!杀气腾腾不也是一种风光。」 任西行对步怀真的想法一清二楚但不点破,仅说道:「看来你们原人对风景名胜的定义跟我们东瀛不太一样啊!」 曲邪君一入阵,便发觉自己身处於一座万丈高崖上,四方皆无通道,只有一方石碑写道:「破星抱月」四字,曲邪君对这段剧情没甚印象,低头思索这话意义,忽然一阵地坼天崩,平空落下七道破空陨石,陨石摩擦空气夹带猛烈火舌,曲邪君心想:「这是在考验我的掌力吗?」 曲邪君沈腰坐马,运气掌,随之高举,言道:「邪极变,破!」螺旋劲力由掌而发,但闻爆裂七声,邪极变的掌气如同钻头接连摧破七颗陨石。但在七星被破後,悬挂天空的五方冷月立时寒光大作,降下强烈气劲。 曲邪君发掌击月,却是难动分毫,这时他从碑上字推敲想说:「星已破,嗯……抱月可是要我以柔劲应对?一试便知。」念及这点,他掌划圆弧使出「阴覆阳」,重阴气腾卷而上包覆明月,劲力同时反转成阳劲,令月光失色,便破解了这第一关。 「此关已破,继续前进。」曲邪君看四周在无异样便迈步前行往下一关推进。 灭轮回听四无君说出阴阳师的图谋,点破曲邪君的形迹,随之大笑三声,言道:「好个平风造雨四无君,青阳将回,你不担心吗?」 「天狱实力雄强,又有圣主坐镇,四无君何忧之有,倒是血邪亲临此地,若是邪能境援兵大败亏输,可成了阴阳师将你剪除的好理由。」 「说得好,所以灭轮回也只有豁命取下天狱军师的性命,才能将功补过。」 「今天,四无君就跟你赌这条命了,去!」四无君一声大喝,挥动袍袖抖出一道真气打向灭轮回。他看四无君这招来势劲急,不敢大意伸掌接招,顿时察觉有异:「这是……」 「三葬邪轮留在我体内的真气,如今完璧归赵。」自被谬龄儿打伤後,四无君伤势一直不见好,後来总算发现是灭轮回这一掌留伤在作怪,才在炎熇兵燹协助下将其驱出体外。 「哈!四无君,你计了。」灭轮回见自己所留伏笔被识破,竟是不惧反喜,自信满满,使四无君不禁蹙眉,反思自己究竟少算哪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