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惩罚

重生之家有宝贝 631 作者霜露寒 全文字数 2207字
李玉娴和宋程燕一看跳墙进来的人是宋程毅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出完就见宋程毅去开院门,她们就知道后面宋安国也来了,这让两人心情都紧张到了顶点。 院门被打开了,宋安国面沉如水的走进了院子。 宋程燕看着沉着脸走进来的父亲吓得往李玉娴身后缩了缩。而李玉娴却眼睛不眨地盯着宋安国。 宋安国虽然在医院陪床好几天但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卢桂玲和宋云霆住的都是单间,陪床的人也有一张床可以休息。两个病人都是可以自理的人,也用不着别人伺候,骆清颜又嘱咐家里每天给医院里的人炖普品,不管是住院的还是陪床的都有。几天下来在医院里的人都长肉了,起色也很好。宋程毅也被宋云霆勒令在床上和他一起休息,老爷子出院时宋程毅的气色也好了不少。 病人出院后宋安国又在家里休息了一晚此时的气色非常好,整体面貌显得很年轻。 李玉娴自打离婚后就一直没有再见过宋安国,而此时她眼前的宋安国比以前看着还年轻,已经五十多岁的人满头黑发,一根白发都看不到。脸上的皱纹也不明显,相貌英俊,整个人看着就像四十多岁的。身在军旅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挺拔健壮。因为长期处在高位,身上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上位者的气势和成熟男人的魅力。这样的男人无疑是吸引人眼球的。 李玉娴想着这曾经是她的男人,可是此时却被一个年轻漂亮的狐狸精给勾走了,再也看不上她这个黄脸婆了。 想到这儿李玉娴眼睛都红了,心里是满满的嫉妒和怨恨。 宋程毅关上了院门,隔绝了外面想一探究竟的人。这毕竟是他们宋家自己内部的矛盾,还是遮挡一下的好。 宋安国越过站在院子里的李玉娴和宋程燕径直进了屋子。宋程毅也走了进去。李玉娴和宋程燕也只得进了屋。 宋安国看着吓得有些颤抖的女儿哼了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怕了,以为不开门不见我就能躲过去吗?” 宋程燕有些委屈的叫了一声,“爸爸。” 宋安国沉声说道:“你不要叫我爸爸,你再分顾念一下我们的父女亲情也不会做出这样恶毒的事。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女儿,你爷爷也发话了,我会登报和你脱离关系。” 宋程燕一听就慌神了,她扑到宋安国脚下跪在地上抱着宋安国的腿哭喊道:“爸,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别把我赶出宋家。” 宋程燕此时是真的怕了,她知道她现在很多地方都是借着宋家的势,如果宋家和她脱离关系,那她会倒大霉的。首当其冲的就是丈夫高文斌会和她离婚。 宋程燕知道自己这些年一直没有孩子,和婆家关系又一直不好,高家对她已经非常厌烦了,如果不是因为宋家在前面挡着,高家早就让她下堂了。 还有在单位也是因为借了宋家的势工作才一直很平稳,不然以她的工作能力和态度被开除都有可能。她不能失去宋家的庇佑。
宋安国看着在自己脚下哭号的女儿也很心痛,可是更多的是恨和怒,这个女儿是当初李玉娴给他下了药才有的,看着她就让他想起过去的窝囊。她时刻提醒着自己曾经被人算计,被当成了一个工具。 宋安国冷笑道:“现在知道悔改了,你不觉得晚了吗,就因为你的恶毒,让我未出世的孩子就这样没了,你就是杀死他的凶手,罪人。你根本没有当我是你的父亲,当初我和你爷爷多次教导你可是你从来都不听,把我们的教导当作耳旁风,还专门对着干,你这不是女儿,是仇人。既然如此那干脆把你从宋家脱离出去,以后不要在借着我宋家的势在外面作威作福。” 李玉娴知道她必须为女儿求情,女儿有宋家的庇护自己也能沾光获得不少好处,许多好处都是无形的,会为平时的生活带来许多方便。 李玉娴央求道:“安国,程燕毕竟是你的女儿,你就饶了她这一回吧。” 李玉娴一开口宋安国更愤怒了,“你闭嘴,这个女儿是怎么来的你不清楚吗?你还有脸在这里求情?如果不是你我宋家会到如今这个地步吗?如今程毅形单影只,美满的家庭生生被你给拆散了。你差点儿毁了我儿子一辈子。” 宋程毅红着眼睛转过身在屋门口抬头望着天空,眼里的泪花被他生生的逼了回去。人家的母亲都是希望子女幸福,他的母亲却把他当作了获得权势地位的筹码。有时候他也是怨的,但还是希望母亲能改过。可是后来一次次的被算计,一次次的伤心,已经让他麻木了,不再奢望自己的母亲像别人的母亲一样为子女着想。心里也当没有这个母亲了。 李玉娴还是自己的那个论调,为自己辩驳道:“程毅也是我儿子,我怎么会害他,我都是为了他好。可是你们都不理解我,到头来都是我的错。” 李玉娴还想再说,可是宋安国不想听,就是宋程毅也十分的厌烦。他的母亲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真是自私的彻底。 宋安国拦住李玉娴的话头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今天来就是来为被你们伤害过的人讨回公道的。你和你的娘家人都给我滚出京都去,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不然我也让你们尝尝家败人亡的滋味。” 李玉娴听到宋安国威胁的话真的怕了,她知道宋安国不是说说的,他会采取实际行动,自己和家里人在宋家面前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李玉娴知道再求宋安国已经没有用了,她转头流着泪对宋程毅哭道:“程毅,妈知道错了,你帮帮妈吧,妈在京都生活了这么多年根本就没去过别的地方,我以后怎么生活呀?” 宋程毅面无表情地说道:“您不是马上就要退休了吗,应该已经办下来了吧?不用工作,还有退休金到哪里都没有关系。离开这里对您来说是最好的,也是最轻的惩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