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面试

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 1082 作者yzmb 全文字数 2379字
在质问赵旭然是否知情前,龚瑞妮突然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 “美国过来,不要倒时差吗?”龚瑞妮不解。 “刚才不是说他们刚下飞机,说他们时间紧张吗?”难道老美有这么敬业吗? 好吧,他们在工作时间是挺敬业的,不过长途飞过来,他们不休息就进入工作状态,他们脑子会清楚吗? 倒时差是挺痛苦,在他们各种脑子是团浆糊的状态下,他们能够和龚嘉欣聊天吗? 呀,龚瑞妮有点生气了,“还不如不要过来一趟,这不是给了人希望,然后再次把人推进深渊。” 如果一直没有任何动静,龚嘉欣会伤心,但也会治愈。 赵旭然是拿起没有看完的资料继续看,他是在单位里忙活,接到龚瑞妮的电话后,速度赶回来。 对于为何来这里,他之前不知道,可是在知道是去见帕森斯的老师后,他惊呆了。 “应该不会吧,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可以直接不给答复。”飞一趟中国,费用可不少。 也是啊,如果真的不满意,干嘛非要这么辛苦,直接给个落榜就成。 “也许他们压根就不是从美国过来。” 不是从美国来的,对啊,如果来自一个不需要时区差的国家,那是不存在调整时差,比如日本或者香港都有可能。 “那就好。”龚瑞妮对龚嘉欣是各种的有信心,她觉得这个姐姐绝对的有灵性,只要对方不是对中国人有偏见,应该不会把这么好的苗子给推掉。 龚瑞妮其实想过如果这次没有考上帕森斯,要让赵光然去收集欧洲那边知名的设计学院。 龚瑞妮依稀记得全球三大设计学院,还有两所是在欧洲,去欧洲走一圈也好,能够感受欧洲的历史。 赵旭然是不心急,又不是他弟弟,他着急这些干嘛,而且听赵光然提过一嘴,说龚嘉欣设计的东西不错,挺有灵气的。 等等,赵旭然这时候也发现不对劲,“你说旭然咋和你姐关系好起来。” 以前赵光然都不大会提龚嘉欣,而龚嘉欣提起赵光然也没有好语气。 怎么赵光然出国后,他们的关系反而好了起来,有问题啊。 “我哪里知道。”龚瑞妮也是一脸的迷糊,“我刚还打算问你的。” 她喊龚嘉欣是姐姐,赵光然要喊她嫂子。 如果赵光然和龚嘉欣在一起,这个要如何称呼。 他们平辈是可以喊名字,可是轮到下面的孩子咋办。 龚瑞妮感觉那是一个头痛,猛地想起前世看的一部韩剧,唉。 赵旭然是不会考虑这些,对他来说,就算龚嘉欣是龚瑞妮的姐姐又如何,那也是嫁进赵家,要按照赵家的辈分来。 “如果让光然忘记曹娜也不错。” “啊。”怎么他们考虑的问题是不同的,拜托啊,赵光然早就应该把曹娜给忘记。 想想当初自家舅舅不是喜欢他的同学,知道对方变心后,不是还伤心许久,最后不也是忘记对方,和万绮雯过的不错。 “主要是曹娜也没有谈朋友,然后不停的往咱家跑。”赵旭然对曹娜还是挺有心结的。 “你也知道她妈还有她姐。”赵旭然早就想和龚瑞妮谈这个话题,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
“放心吧,她不傻,对她来说,目前是事业为重吧。”有几次龚瑞妮都注意到曹娜经过赵光然住的院子都会脚步放缓。 然后眼眶有点红,如果彻底忘记赵光然,绝对不是这个表情。 是吗?赵旭然是觉得龚瑞妮把人想的太简单,不过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和媳妇吵架是最蠢的。 “过几天,我们找个时间去温泉山庄吧。” 啊,去那边啊,冬天去么还成,大夏天的,龚瑞妮下意识的就不愿意,虽然泡温泉是对身体好,可是架不住那么热的天再泡温泉,是要烧烤的模式。 “别的地方最近没有时间,太忙。”赵旭然是真的不好意思,之前每年假期,哪怕再忙,都会出去玩上那么一段日子。 忙,唉,对他们来说,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明年还出去不。” 对于出去玩,龚瑞妮其实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在这个还没有把旅游当成一个经济增长点的时候,出去玩真的是看的是原生态。 然后吃的方面虽然已经比前几年好多了,但是还是不咋的,住的方面是更加不要说。 龚瑞妮之所以每次假期都要闹着出去,就是要让赵旭然养成一个习惯,让他以后会习惯性的到了假期就会把出门旅游当回事。 “成,不过明年我们要去远地方,对了,我们去看大熊猫如何。”至于啥九寨沟,龚瑞妮是不想了。 那地方应该还没有那么出名,更重要的是只能坐车过去,全是山路,想想就颠屁股。 至于去看大熊猫,可以顺道看看原生态的青城山啥的,然后去爬个峨眉山,至于火锅那是更加不能少的。 “好。”赵旭然本来想问龚瑞妮咋就不担心要坐许久的火车,后来一想不是有飞机么,到时候直接飞机就成。 两个人是说着假期要去哪里溜达,压根就没有去想此刻龚嘉欣会如何。 龚嘉欣是一脸的紧张,其实她走到门口也是猛的想到她就这么一个人来成吗?万一对方是个坏人咋办。 有心想让妮子上来,后来一想如果事事都让龚瑞妮陪着,那她以后一个人去美国咋办。 要一个人坐那么久的飞机,然后也不知道赵光然到时候是否会在机场接她。 “就当是个锻炼。”龚嘉欣安慰自己两句后,再次对了下房间号后,敲门。 没有一回,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妇女来开门。 看着这张严肃的脸,龚嘉欣一个紧张。 “我是来面试的。”话一出口,顿时想起不对劲,刚打算说英文。 “你是龚嘉欣对吧。” 呼,怎么是一个说中文的,而且说的挺溜的那种,不会对方是会坏人吧,可是再想想她也没有啥是值得对方出手算计她的。 “我是翻译。”张玉拿出一张纸对比了下,“你是接到帕森斯的面试电话吧。” 这么一听,龚嘉欣放下一半的警惕心,要知道除了家人就没有人知道她要考的美国哪所大学。 “你好。”龚嘉欣跟着张玉走了进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