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身划道演双神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502字
神常道人听张衍之言,略觉诧异,不过他也没有多问,稍微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下来。 簪元道人则道:“我去外间守御。”说着打一个稽首,身影便就淡去。 他此回来得乃是虚身,正身仍在是定世之外,只是他猜测张衍可能要说及一些隐秘之事,就借口回避一下。 神常道人这时对张衍告歉一声,道:“道友请且稍待片刻。” 经历上回之事后,他已对封禁格外上心,几乎每过片刻就会检视一二,在把神通童子交换出来之前,他先要确保此间没有一丝一毫疏漏。 待查看过后,他终是放下心来,把身躯坐镇,就放空心神。 两个意识彼此相替,若有一方陷入平寂,另一方自然而然就会过来抢占,是故只片刻后,其身上便就气光弥漫,待散去时,神常童子已是显现出来。 张衍负袖而立,对其言道:“前次道友唤来之人已被迫退,不知道友现如今还有何打算?” 神常童子小脸认真道:“他还会再来的。” 张衍笑道:“可便再来,也一样会被挡在外间,贫道虽不知神常道友之能,可能想及,便是真被外人撞破封锁进来,他也一定有手段可以阻止,道友怕是难以如愿。” 神常童子嗯唔一声,脑袋耷拉下去,看去情绪有些低落。 张衍微笑一下,道:“道友可知,你那兄长而今正准备两分意识,将你先移出正身,而后再将你封镇于此,这般道友便再无出路可言了。” 他说到这里,见神常童子小脸上露出些许害怕之色,知晓自己说中了关节,便话锋一转,道:“只贫道有一个办法,道友若愿遵行,我可说服你兄长免行此事,甚至可放你自由来去。” 将神常童子封镇起来,眼前看去是解决了一个麻烦,可这并不见得就能一劳永逸。因为神常道人便能够解脱出来,也仍要用两件法宝摆在这里镇压,这并不算结束,还需时时警惕封禁,以免一不小心,令神常童子跑了出来。 尤其不能忽略的是,上次那灿衣道人并不会因为神常童子被封镇起来而放弃打算,肯定会再来打这边主意的。 需知前次其人到来时可说得上无声无息,只是因为神常童子提前出来,让簪元道人发现了异样,这才导致了其行踪泄露。 要是下回没有神常童子示警,可不见得能发现其人到来,这是非常被动的。 在他看来,神常童子心思纯粹,道行又深,与神常道人本是同源共生,彼此先天便就亲近,那又何必非要敌对? 假若能说服其认同己方,并加入进来,那己方在少却一个祸患的同时,等若又增添了一个极大战力。 此举能成与否很难言说,可无论如何也是值得一试的。 此刻他目光下落,见神常童子听了这番说辞后,却是眼巴巴看着自己,不由一笑,道:“道友待得了正身之后,却不得与你兄长为难,道友可能做到?” 神常童子嗯嗯点头。 张衍又道:“凡事有可为,有不可为,似如日后若欲吞夺宝灵,则定需与我等商量,若我等不许,则不可去,你若能应下,则贫道可以说服你兄长不将你困束起来。” 神常童子似有些委屈,低头道:“知道了。” 张衍微微点头,神常童子心性纯真,并不会虚言伪饰,其若答应,那便真是应下了。 不过他也不会将这等事只寄托在几句话上。 他之所以敢于如此做,那是因为他炼化了一部分布须天伟力之后,已染拥有镇压神常童子的实力,哪怕其以后真是反悔,也有把握将之拿下。 他这时一思,问道:“近日可有宝灵来找寻道友?” 神常童子摇头道:“不曾。” 张衍一转念,既然神常童子不曾有感,那么前次逐走那一位应该还没有动静,便道:“那且让你兄长出来,贫道好将此事与他道明。” 神常童子应了一声,就抱膝坐下,随身上气光涌现,气机便逐渐退去。 过得片刻,神常道人再一次主驭身躯,整个人恢复了原来样貌,他起头来,问道:“道友可是见过那一位了?不知这回说了什么?” 张衍道:“正要与道友言说,此事非小,不如先将簪元道友请了回来再言。” 神常道人道声好,当下招呼了一声,不一会儿,簪元道人就又是回到了此间,他也能猜到张衍见神常童子,定然是为了下来意念两分之事。 张衍看向二人道:“两位,若只言道行,那一位却在我等三人之上,可心性却是极为单纯,并一向视神常道友为兄长,贫道方才细观之,哪怕上回相阻外来宝灵,其也无有任何怨恨,故贫道以为,若将其封镇起来,委实太过可惜,而若能管束好了,绝然可成为一大助力。”
神常道人叹道:“道友之言,在下也是想过,只是无有约束、却怕其有所反复。” 簪元道人也道:“神常道友说得是,我辈难用誓言,若是放了出来,却偏又与我作对,那就难以收拾了。” 张衍笑了一下,道:“两位放心,贫道自有手段降他,待那一位出来,可令其先跟随在贫道身旁,当可无虞。” 神常一怔,他低头想了想,随后道:“道友之言,在下自是信得过,只那一位与我道途不同,这……” 张衍摇头道:“道念之分,也未必就要分个你死我活,既有大敌在外,那我等亦可寻理同存。” 彼此划分道途,那也要看是什么时候,要是那一位侵灭诸有的存在到来,那么而今这些炼神大能,肯定也会联手对敌,不会去分什么求己外求,现在他们需要做得是尽可能寻到更多的友盟,而非是自行划分出更多敌人。 簪元道人心下一思,如今他们既要找寻造化残片,又要防备外来之人窥觊,受到牵制的地方实在太多,要真如张衍所言,能拉拢到神常童子过来,那可就大大弥补不足了。想到这里,他心中也倾向于此,口中则试着问道:“张道友,如此条件,那一位可能答应么?” 张衍道:“贫道方才与那位一番言谈,已然将之说服,待神常道友两分意识之后,只要不将其封镇起来,其便愿意听我约束。“ 神常道人想了一会儿,也是点头道:“若得如此,那自是极好。” 簪元道人言:“事不宜迟,道友不妨早些将那一位意识分隔出来。” 神常道人道了声好,打个稽首道:“那就劳烦两位护法了。” 簪元道人回得一礼,道:“道友放心就是。” 神常道人盘膝坐定,随后自袖中则是取了一物出来,摆在了面前。 张衍看了过去,见此物形似一个葫芦,表面有莹莹光泽,但给人以未曾长成之感,本来是天生造化之物,但其中却是缺少了一点灵性,以至有所残缺。 神常道人默坐片刻后,就起得指来,对着自己身躯一剖,霎时间,其便化作了两团气光,一团留在原地,而另一团则是往那宝胎飘去,须臾没入其中。 与此同时,虚寂深处,乙涵道人正凝神吞吐一清光缭绕的宝珠,忽然心有所觉,往某个地界望有一眼,忖道:“这般感应,莫非是那唤我宝灵有了什么变故不成?” 他本有心一探究竟,可前次吃了一个大亏后,他对张衍等人很是忌惮,尤其是那布须天伟力,更令他觉得不安。 在不曾得到更多手段之前,就算有机会出现,他也不敢再独自前往。 恨恨望了几眼后,他收拾心神,再度吞吐起那宝珠来。 而定世之中,神常道人身形很快恢复了原来模样,只是毕竟分割出了自己一部分意识,气机望去虚弱了几分。 而那团气光自入宝胎之后,其上便开始流淌出一圈圈灵光,随后整个被光华淹没,几息之后,方才隐没下去,待所有光华褪尽,便见神常童子立在了那里,并对着神常道人一揖,道:“兄长安好。” 神常道人一叹,他能感觉到此番分割意识很是顺利,究其原因是神常童子没有任何抗拒之心,显然是当真愿意听从他们吩咐了,他叮嘱道:“你既显化于外,那也是享得造化之德了,记得日后不可任性妄为。” 神常童子嗯了一声,挺起胸膛,大声道:“记住啦。” 神常道人看了看四周,感慨道:“这禁阵也当不必存在了。”他一拂袖,整个天地顿时化开,黑白两色齐皆退去,显现众人面前的,乃是山河颜色,锦绣天地。 张衍见那太一金珠跃然飞出,盘旋虚空,心意一引,其便已是飞入袖中。 神常道人这时站了起来,他把手一托,便见手臂之上多了一件道袍,他对张衍言道:“在下先前曾言,道友若相助我解脱,则愿将以宝相赠,今当完此言诺,道友请收去。” 张衍心思一转,没有推拒,伸手将之接了过来,多一件先天至宝傍身,与人斗战的胜算也大些,现在他与神常道人站在一处,他增强实力对其等而言同样也是好事。他道:“此事既了,贫道便先告辞,若是事,道友可来相唤。” 神常道人正容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慢走。” 张衍则是看向神通童子,道:“道友请随贫道来。”神常童子乖乖上前拉住了他袖袍一角,他微一点首,心意一转,便带其离了此处。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