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破开顽世收宝丸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78字
张衍打量了一下,这定世宛如固晶,僵滞一块,全无活色。 他见识过神常道人所在之地,看去有如琥珀,纵然常恒不动,可内里却是多了几分灵性。 两者同是宝灵出生,差别如此之大,这该是彼此所求之道不同的缘故了。 他心下一思,朝萤乃是外求之人,其能过去解真关,照理说对道法之领悟当是远迈同辈了,可在与此人斗法之时,却并没有给予他半分这等感觉,所以这里应该别有缘由。 他猜测这或许与那双生蝶子有关。 这定世对外人而言不存在什么门户,所以此刻需得他强行破入其中。 他心意一动,金光一闪,太一金珠已然轰了过去,顿时在定世之上撞出一圈圈涟漪。 朝萤此刻看去当还没有还复过来,所以抵御力量极其微弱。但也不排除对方故意示弱,好引了他进去的可能,因为御主定世之中斗战能力无疑会放大到最大。 然而他心中并无丝毫警兆,说明这等可能较小。 对方消杀自身,也不可能不付出丝毫代价,不然早便用出来了。 更何况,对方现在只剩下一人了。 而他还有两位友盟在外,就算陷在里面,也不是没有援手,到时内外夹击,一样可以将此世打破。 在太一金珠祭出之后,他同时又以意念法力压了上去消磨,如此不断侵蚀之下,这方定世终是缓缓裂开了一条隙口。 定世本来是恒常不动,才能永久存驻,但在被外力强行打破之后,若是不得御主法力维持,那么就会得以如时河流淌,逐渐走向衰亡。 张衍见已有缺口可入,便没有再等待下去,正身未动,意念一起,就化一道虚影往里遁入。 这般做不是为了防备敌人,而是唯恐亲身下去,自身法力与那定世对抗,会进一步加快此世崩裂,若是导致逃脱至此的法宝重又脱离出去,那再也找寻起来将会更是麻烦。 虚身一个恍惚间,就到了定世之中。 他放目看去,这里只有一片一成不变的荒芜平原,但没有丝毫砂砾尘埃,而天中更没有日月星辰,风气烟云,只有一片澄澈净空,整个看去,犹如一副凝固画面,虽是看去有了着色,可却太过死板。 他试着感应推算了一下,发现那蝶子果然是落到了这里,只此刻他意念一到那蝶子之上,此物仿佛受了惊吓一般,慌忙躲去远处。 又往别处一观,见方才朝萤携带的法宝,多也是随之一同遁回此间,此刻俱是散落在四周,并无人前去收拾。除此之外,还有几枚零散的造化残片。 不过现在只有那蝶子才是最为重要。朝萤意识无疑正附着其上,在还没有重新显化出来之前,需及早将之拿到才。 此物虽在躲避他,可这是无用之举,在无有御主的情形下,其甚至连这方定世都出不去,根本躲不过他的追索。 他心下一动,身影一闪,下一刻,已然出现在那物面前,只是探手一捉,就轻易将之拿住。 此上面顿时传来一股惊慌失措之意,这是其上寄托之念,也就是凭此,朝萤方才能得以还回原来,只是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代价的,不然其不会在斗法之时迟迟不用。 现在只消将此物炼化了去,那么这宝灵就再也无法回到虚寂之中,只能堕入永寂。 这时此宝之上又传来了一股屈服意念,夹杂着些许哀求,似在求他手下留情。 张衍不为所动,炼神无誓,其现在许诺,不过是求取脱身,若是真放了出来,那其肯定又是另一副脸面了,他绝不会容许这么这等隐患存在。 思索了一下,他袍袖一挥,将所有游荡在此的宝物乃至造化残片都是卷了进来,而后遁出定世,倏忽之间,便与正身相合,复还为一。 他摊开手掌,目光往那蝶子之上一落,霎时有一团清光如火焰一般跳跃起来。 在他注视之下,其如蜡水一般缓缓消融,与此同时,那上面残留下来的一些意念也是化作许多画面,不断跳跃出来,只是随着此物缓缓融去,也是渐渐消散,最后化为无有。 他一抖袖,自此以后,再无朝萤此人。 不过这并不是表明其人已死,炼神大能已无生死之分,只是少了寄托之物后,便就被逐入永寂之中,再也无法回得虚寂中来。 此时此刻,那定世也是冰消瓦解,走向崩灭,只是片刻,便就彻底不见。 他这时忽有所感,目光一转,往某处望了一眼,淡笑一下,脚下一挪,就往来处回返。
青圣道人伫立在自家定世之中,自从朝萤找上门去开始,他就一直在此观战。 先前他的确收了朝萤一件东西,不过他并无遵守言诺的意思。 按照他原来打算,张衍多半是敌不过朝萤与乙涵道人联手的,那么他就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出现,然而要求以放开布须天为代价救下其人,这般就能提前达成自己目的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战败退之人居然是朝萤,而看此模样,其竟好像是失陷于永寂之中了。 而他方才得张衍目光一望,却是心头一跳,知晓是后者察觉到了自己的注视。 他不由低头深思起来。 原来他的确有借着托庇借口图谋布须天的打算,可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今次一战,不难看出张衍道法精深,手段高明,现如今又有几名盟友互为帮衬,可以说已然成势,摆弄这些小动作已是丝毫无有意义了,唯有与之结好,方是上策。 他不由庆幸自己原来并没有与之撕破脸,还留着一扇可以彼此沟通的门户。 只是这里还有一个关节需解。此回不管他是如何打算的,到底是没有出手相助,若是没有朝萤那句话还罢了,可既然把他牵扯了进来,倒是需得上门解释一二。 张衍转瞬回得原来所在,簪元道人迎了上来,关切问道:“道友,如何了?” 张衍回言道:“道友放心,那人寄托之物被贫道毁去,已是入得永寂之中,再无后患之虞。” 簪元道人松了一口气,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他方才可是看见了,朝萤手中法宝极多,要是下回再来,麻烦可是真是不小。 张衍这时朝神常童子看去,后者一边咬着手指,一边正盯着被布须天伟力围困的乙涵道人,只是有布须天伟力阻碍,所以无法入内。 他心下一转念,乙涵道人若被神常童子吞去还好,要是朝萤也被其吞去,那道行不知道会提升到何等地步,所幸其人已灭,再也不必为此多想了。 他对神常童子言道:“这人就交由道友处置了,随你如何行事,有贫道在此,此力不会阻你。” 神常童子嗯嗯点头。 乙涵听得此言,顿时惊惧不已,大呼道:“尊驾可否放过在下,先前我在朝萤门下听命,也是碍于其威势,迫不得已,若肯放我,我亦可由尊驾驱使。” 张衍负手而立,没有去理会他。 神常童子缓缓向其挨近,所过之处,布须天伟力并无任何阻碍,乙涵道人却是始终动弹不得,只是神情之中的惧色越来越浓,不过双目深处亦是有一丝被逼到绝路的狰狞。 神常童子很快到得其面前,张开小手,也见其做什么动作,就见对面乙涵道人化作一团灵光飞入其身上。 宝灵被同类吞夺之后,其从宝胎之上带了出来的本元精气俱会丧失,与诸般现世牵连完全断绝,到得那时,无疑会被投入永寂了。若没有什么大造化,当永远无法出现在诸多同辈面前了。 神常童子这时摇晃了一下,打了个哈欠,身上又是浮现出几荷叶,其便在叶面之上侧躺了下来,身躯略微蜷缩,看去陷入了深眠之中。 张衍可以察觉到,此刻其身躯之内,正有两股气机在剧烈碰撞,虽说是此回是神常童子主动吞夺乙涵道人,可这同样也是一场斗争,能否够成功,又能做到何等地步,这就看其本事了。 在看到了朝萤残留在法宝上的意识后,他也是了解到,宝灵每一次吞夺同类,都要经历一回考验历练,这对道心亦是一种磨练。假设能够完满过去,那么道行法力都会大增,可若有瑕疵,收获就会减少,最危险的情况,就是被本要吞夺的同类反吞。 当然,这等情况不太容易出现,一般来说,主动吞夺的一方肯定是实力压倒了另一方,想要以蛇吞象,那除非是有外人相助。 他此回虽是帮助了神常童子,可是后者本来道行就高过乙涵,故是这等可能倒是不大。 簪元道人这时言道:“神常道友那里还有敝人守持,既然道友这里无事,那敝人也便告辞了。” 张衍颌首道:“多谢道友此番赶来帮衬。” 簪元道人道声惭愧,打个稽首,便就告辞离去。 张衍目送其遁去,因为神常童子这里难说什么时候会有结果出来,所以他没有多去关注,立有片刻,一抖袖,就将萤留下来的东西尽数放了出来。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