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前影留痕显身藏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511字
“我等查问过过往所有脉传,但是从来没有吴尚秋你这一门家数,却要请问,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白衫文士紧盯着吴尚秋双目,一步步朝前走上来,气势咄咄逼人。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吴尚秋虽然假托镇煞人之名,可他还是与此世之人不一样的,既能飞遁,又能调运灵机,还能布阵禁,施展出来的手段神通都是远远胜过土著。 尽管有人怀疑过他来历,可是由于他带来了不少好处,所以没人会去追究这些,也没有什么必要,可天煞之后,流言四起,他就显得特异起来了。 吴尚秋心中再寻思如何了结今日之事。 这些人围堵上门来,那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只他是天外来人这一点是绝对不能认下的,不然永远无法辩解清楚了,于是道:“吴某曾说过,早前一直随先师在深山修持,故是所学与寻常家数不同。” 世上确实有许多镇煞人在深山修持,这是因为不仅仅是人群聚集之地有凶煞出现,人迹罕至之处也是同样有的,这是怎么也是查不过来的。 白衫文士却是一副早知你会如此说的表情,冷笑几声,他一挥手,道:“抬上来。” 不一会儿,就见四个仆从抬着一艘两丈有余的大舟到得堂上。 吴尚秋在看到这东西的一刻,不由眼神一凝,那分明就是十年前他遗失在外的飞舟,没想到却是落到了此辈手里。 白衫文士问道:“吴尚秋,你可认得此物?” 吴尚秋沉默不言。 白衫文士嘿嘿一笑,道:“你不承认,那也没关系,”他再一招手,“把那人带上来。” 不多时,堂外就推了一个身躯壮实的人进来,看打扮只是一个寨民。 其人陡然见得这许多人,不由有些茫然,但在见得吴尚秋也在堂上时,却是眼前一亮,放松了许多,行了一礼,道:“见过先生,不知找阿敢何事?” 吴尚秋不由心下一沉。 白衫文士看他几眼,走了上去,下巴一抬,道:“你便是阿敢?” 阿敢道:“是小人。” 白衫文士靠近了一点,指着吴尚秋道:“你曾对乡人说,当日在这舟内发现了吴先生,才把他背了回来的?“ 阿敢最爱吹嘘,在吴尚秋声名起来之后,他逢人便说,当日是自己背着吴尚秋回来的,可是他并非蠢人,发现眼前情况不对,期期艾艾道:“我,我不知……” 吴尚秋叹了一声,道:“他只是一个寨民,诸位又何苦为难他呢?当日吴某的确是蒙他相救,但这又如何,此不过一件法器罢了。” “法器?”一个陌生声音出现在堂下。 众人望去,便见一名身着金袍,手拿长竹杖,带着模糊五官面具之人走了进来,见是他到来,众人都是露出恭敬之色,执礼道:“见过祀师。” 那金宫祀师径直走到吴尚秋面前,上下看了看他,便伸手一指,道:“没错了,你便那是那邪魔。天煞就是因你而来!” 在世间传闻中,煞气就是邪魔引来的。不过至今邪魔长的都是稀奇古怪,狰狞凶恶的,还从来没有与人相似的。 堂上众人在来前已是听到类似言语,不过还是将信将疑,可现在指正之人乃是方才平息天煞的金宫祀师,这就让人不得不信了。 阿敢这时大呼道:“我不信,先生是好人!不是邪魔!” 祀师哼了一声,一杖挥出,打在阿敢身上,后者一个趔趄,顿时吐血倒在地上。 吴尚秋皱眉道:“身为祀师,残害一个毫无神通的平民,这便是你的本事么?” 那祀师冷声道:“此人为你这邪魔分辨,就是罪责一桩!” 那灰衣宝冠的老者看不过去了,道:“祀师,这人只是愚昧小民,也难怪被邪魔蒙蔽,便连我等都是被骗过了,何况是他?”他挥了挥手,道:“抬下去,莫让他死了,等擒下这邪魔后,在天下人面前对质后,再一起处置了。” 吴尚秋知道今回无法善了,他看向众人道:“你等究竟要如何?” 灰衣老者走了上来,叹道:“吴先生,天煞之事,终需有一人出来堵住悠悠之口,若是你愿站了出来,承认是你所为,我等可保你子嗣无虞。” 其实他与许多人并不信那等天煞是一个人能够掀起的,要真是这样,吴尚秋还会站在这里等着他们来质问? 只是过去凶煞之地一出,几乎都是伴随着各种灾祸,所以镇煞同样是镇灾,这两者常常被混为一谈,并有一套自圆其说的言论,长久以来被天下各处所奉行。 可方才过去的天灾他们却没法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就需要找一个合适的人出来顶罪,毫无疑问,吴尚秋就是那个被拿出牺牲之人。
其实以其今时今日的地位,本还不至于如此,奈何有金宫祀师指认,那就只能是他了。 吴尚秋皱眉不言。 灰衣老者也没有逼他,他是知道吴尚秋的本事的,要是能凭言语让他束手就擒,乃是最好结果。 只是就在此刻,却听得远处一声大响,众人神色一紧,却不知发生了何事。 白衫文士感觉不对,问道:“怎么回事?” 少时,有人来报道:“是柳秋华,她带着一对儿女乘着一道红芒走脱了。” 白衫文士听了,暗骂了一声,他道:“没关系,只要吴尚秋还在这里就是了。” 吴尚秋此时松了一口气,柳秋华与他这么多年夫妻下来,显然知晓他的心意,知道当断则断的道理,这个时候走掉是最好的,要是顾忌庄中之人,那到最后谁都走不了。 没了后顾之忧,他就可以放开手脚了,当下心意一动,一道玄光已是裹住身躯,随后往上遁行。 然而正在此刻,却是见祀师手一张,掌心之中画着一个眼瞳,对着他一晃,吴尚秋顿觉一股束缚之力上身,好似被什么牵引住了,难以去至高处。 白衫文士在下冷嘲道:“吴尚秋,你以为我等知道你会飞遁之后会不作应对么?今日你是逃脱不去的!” 吴尚秋不作理会,这话不过是用来打击他斗志的,要是此辈真有本事,上来直接把他拿不成了?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 不过既然无法立刻飞遁出去,那么再停留在天中就是一个靶子了,故是他立刻又落身下来,随后猛然将玄光洒开。 这时堂上之人也是纷纷动手,可无论什么手段,打在玄光之上都是无用。 吴尚秋虽常常飞遁来去,可这玄光之威就是从来没在人前展露过,外人根本不知他有这等本事。 祀师大呼道:“此是邪魔邪术!” 正在他试图拿什么东西出来时,却见面前荡漾起一片刺目金光,一下感觉什么都看不清楚了,众人也是生怕吃亏,纷纷往后退去。 待光芒消散,再看去时,却发现吴尚秋却是站在了那飞舟之上,并道:“你等最不应该做得事,就是将这飞舟又拿到了我面前。” 白衫文士一惊,道:“不好!快阻住他!” 可这个时候,已然是晚了,那飞舟之上轰然一震,便已是撞破屋宇,腾空飞去了,留下一众人等面面相觑。 吴尚秋手持牌符,坐在飞舟之内,却发现转运有些滞涩。 这是因为白衫文士等人也是想到了飞舟可能会被他利用,所以做了一些破坏。不过那也只是一些外间禁制而已,除非将整个飞舟都是拆了,否则炼入内部的禁制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被坏去的,只是飞遁当是无碍。 数日之后,他落在了一处荒僻山谷之中,并在早一步到此的妻小汇合。 早在十年前,他就在这里做了一些布置,开辟出了数处可以居住的洞府,好为关键时候的退路,没想到现在果然用上了。 柳秋华忧心忡忡道:“夫君,我等下来该是如何?” 吴尚秋道:“先在此暂居下来,容后再作打算。“ 他想得是在此慢慢修炼道法,提升修为,顺便在暗中观察那金宫是否有可疑之举,若是无有,那他干脆就在此隐居下来,等功行长进之后,若能修持到化丹之境,那么再回去世间不迟。 他虽在此十载,可修道人的思考方式仍是保持着,一时挫折不算什么,十载二十载也不用在意,只要有足够修为,那么什么问题都是可以解决。 为了防止自己行踪泄露,他又到山外布置了一圈阵法,并在山脚四方埋下了阵旗,这才回得洞府。 只是他想得虽好,可不过是半月之后,就觉阵禁一阵阵波荡,分明是有人在强攻大阵,显然是金宫之人用什么办法找到了他们行踪。 吴尚秋用法器照看了一下,却发现来得比上回更多,并还有多了几名同样打扮的金宫祀师,看去不是他眼下能够对付的。 他叹了一口气,既然自己已然让步了,就这样下去不好么?非要逼他走到那一步么? 他想了一想,便把一对儿女找了过来,道:“中儿、楠儿,你们可还记得阿爹要你们记住的那个地方么?” 中儿用力点头道:“阿爹,我记得。” 楠儿也道:“阿爹,我也记得。” 吴尚秋将驾驭飞舟的牌符塞到他们手里,郑重道:“稍候阿爹和娘亲会把那些人引开,你们去到那处,将阿爹埋在那里的一件东西拿了出来。”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