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自横天波起神芒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651字
光幕之中,一个身着黑色大氅的道人自里走了出来,两袖飘飘,其人剑眉英目,面相看去甚是年轻,可自有一股端肃威仪,不由得让人心生敬畏。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两个孩童忍不住退了几步,小白狸也是躲在他们背后瑟瑟发抖。 那道人出来之后,那几乎遮住穹宇的光华仿若鲸吞倒卷,在他背后徐徐收敛,其目光转过,落在了中儿、楠儿身上,见是两个稚龄孩童,神情稍稍温和了一些,道:“怎是你们两个小儿在此?吴尚秋又在何处?” 中儿壮着胆子说道:“吴尚秋是我阿爹,你是阿爹的朋友么?他被坏人围住了。” “哦?” 那道人往远空看去,双目中有神光隐动,于一刹那间便看到了极遥之处,口中冷声道:“我溟沧弟子,生死岂容他人定夺?” 他看向两个孩童道:“我去寻你等父母,你们在这里等着就是了。”一拂袖,霎时布下一个阵势,将两人护住,随后转身迈开一步,身影霎时消失不见。 而另一边,一驾残破飞舟摇摇晃晃行在天穹之中。 吴尚秋扶住舟舷,神色略显疲惫。自从山谷之中,已被一众人等追逐了数日夜,期间不断与人激斗,几乎一刻不曾停歇。 他本来还不想多做杀戮,但是几番追逐下来,发现自己却是留不得手了,因为你不如此做,对手反而会更是胆大。 这时飞舟猛地一晃,并发出细微碎裂之声,他知此舟在连番受损之下已是不堪重负了。 而无有了这飞舟做遮掩,自身若还在天中飞驰,那定被金宫秘法克制,需得趁着其还未曾坠落之前,寻个地界降下。 他道:“夫人小心了。”说话之间,就把手中牌符一晃,就忽忽向下,不过十来呼吸,飞舟就着落地面,轰隆一声,顿时断裂开来,他身上发出微薄玄光,只是一卷,就将自身与柳秋华一并带了出来。 待脚踏实地后,他自袖中取了一个丹瓶出来,去了瓶塞,服了一枚丹丸下去,填补了一下气机亏空。 他是修道人,只要内气不尽,再有丹丸支撑,那么就能继续斗战下去,哪怕不眠不休也是不要紧。不过柳秋华这时却是神容憔悴,她固然拥有一些秘术,可本质上仍是一个凡人,这几日夜斗战,却是有些支撑不住了,此时靠着玄光,虚弱言道:“夫君先走吧,若无妾身拖累,恐怕夫君早就走脱了。” 吴尚秋看出她的心思,沉声道:“莫说这等傻话,中儿、楠儿只要找到了那东西,那我师门中人必会赶来,到时就可解眼前危局了。”他心中则是想着:“我此回违师门之命,恐怕难得宽宥,可你们无罪,必须保重此身,好好活了下去。” 他又拿出一枚丹丸,道:“服下去。” 柳秋华却是咬唇摇头,她知道这些丹丸的珍贵,多一粒便多得一条性命,努力发声道:“还是夫君留着用吧,不用给妾身这无用之人。” 吴尚秋知她不会接受,就算强逼也是不成,暗叹了一声,想了一想,将一枚护身法符拿了出来,借搀扶之际,暗暗放入她香囊之中,随后揽着她往前方密林中疾步而去。 柳秋华见到那密林,顿时一急,提醒道:“夫君,那不是个好去处。” 吴尚秋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对方见他入了林,很可能会放火逼他们出来,口中道:“夫人放心,那些人不会放火的,为夫也不怕他们如此做。” 金宫行事尽管暗地里阴私鬼祟,可表面上还是要点脸皮的,不会太过肆无忌惮,这一把火放起来,可是连忙几个山头,不知要有多少生灵遭殃。 何况真个有火,他也不惧,凭着宝衣和护身法符就能抵挡,勉强可以撑个几天,到时门中若有人来,那么这个局就破了。 此时此刻,金宫祭师正带着众人一直乘动飞鸟跟在后面,眼见得那一点飞舟远远坠下,晃动之间,人影似又入了密林,冷笑道:“以为躲入林中,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了么?” 他那了一个白瓮出来,举着一晃,嘴中念念有词,就有一缕白烟冲起,少时,远远几个方向之上也同样有白烟升起,各自汇聚成几个似字非字的图案,只是一望,就明白了彼此心意, 他冷笑几声,朝着后面振臂大呼道:“诸位,吴尚秋没了飞舟,已是走不远了,我等且将这片密林围住,再慢慢搜索,不难将之擒下。” 后面众人顿时一齐应喝。 吴尚秋在林中急奔,就算不曾飞遁,他速度也是不慢,可这个时候,脚下却是一滞,低头一看,却见是一只头皮枯干的煞鬼从地底冒了出来,正用嘴咬着他的下摆,望着他的眼神诡异异常,他一皱眉,玄光一转,就将之化为灰烬。 这明显是金宫所为,只是他有些不解,这里明明没有凶煞之地,也未见得任何煞气,此辈为何能够驱动煞鬼阻截?莫非其等可以凭空唤了出来不成?
一念转到这里,他不由得一个激灵,似是想到了什么。 他吸了口气,要是这样,自己再逃也是无用了,因为越是逃跑,越是会有煞气鬼妖冒了出来阻碍于他,反是耗损气机,那还不如停了下来一战,还能拖延几分时间。 柳秋华见他停了下来,紧张道:“夫君?” 吴尚秋道:“我无事,不必再跑了,我等就在此养精蓄锐,等着此辈到来,夫人再休息片刻,稍候随为夫一同迎敌。” 柳秋华听得此言,脸上绽出一丝笑容,道一声好,从玄光遮护中出来,盘坐在地,用吴尚秋教给她的方法吐纳调息,以求尽快回复实力。 金宫祀师带着众人赶到时,见吴尚秋背靠着一株大木立在那里,浑身有金光笼护,上方还悬着一枚形如重锥的飞夺,目光不由一凝,此物飞动来去,只一磕,就可叫人筋断骨裂,他此前已是见识过了,可这东西越是厉害,他心中贪意越足,上前一步,喝道:“吴尚秋,飞舟已坏,天上有我金宫秘法制锁,你今日怎么样也是逃脱不得,何不放下法器,乖乖束手?“ 吴尚秋看他一眼,道:“何必多言,动手便是。” 以往他总觉得有一层迷障遮住自己灵台,现在临近生死关头,却反而神思清明起来。 金宫祀师正要唤动众人上前,可这时却察觉到,后面众人居然都是瑟缩不前。 这是必然的,先前一番斗战,诸人伤亡也是不小,吴尚秋明显现在困兽犹斗,正是最危险的时候,保不齐就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他人,既如此,谁还愿意上去搏命? 金宫祀师见状,知道这个时候需得激励人心,大声道:“谁人擒下吴尚秋,可入我金宫为祀师!”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先是一怔,随后心头猛然火热起来。 金宫的威势他们也是见到了,宫中还掌握着许多秘术,传闻镇煞之术就是从金宫之中流传出来的,要是能入得其中,那就是一步登天了。 登时有人大喝一声,就忍不住动了手。 有人这一带头,后面立时纷纷跟着一齐出手,诸多奇光异彩朝着吴尚秋招呼过去。 吴尚秋自也不会只挨打不还手,亦是祭动玄光飞夺与众人展开对攻。 他身上穿着宗门赏赐的道袍,无论什么秘法凶兵落在身上,都是无法破开,可这是需要自身内气支撑的,一旦耗磨干净,那么就是殒命之时。 这一场斗战大约持续了半日,期间有许多镇煞人毙命在此,可在金宫祀师催促调运之下,仍有人源源不断地涌上来。 吴尚秋尽管始终占据上风,可随着最后一枚丹丸吞服下去,他知道自己差不多已是走到尽头了,不由望去远空,“也不知中儿、楠儿到了那里没有,可惜阿爹看不到你们长大成人了。” 再是半个是多时辰后,他内息告罄,仍是没有等到任何转机,知是求生无望了,他长叹一声,放弃了反抗,将柳秋华揽在怀中,道:“不想我们夫妇葬身在此,是为夫对不起你。” 柳秋华则是抚上他背,轻声道:“妾身无怨。” 吴尚秋哈哈一笑,身上最后一丝玄光熄灭下去,随后坦然看着那百十道光向着自己冲来。 可就在他以为自己性命不保时,忽然一股浩瀚如汪洋的气机降下,而后周围一切忽然静止下来,所有人包括那金宫祀师在内,都是保持着那一刻的动作眼神,世上诸般颜彩似是陡然褪去,仿佛只余下了黑白二色。 随后他便见一个身着黑袍的道人正徐徐踏步过来,随其经行之处,所有人或物都是一个个破碎开来,再是化至无有,此便好似大日煌煌,一切阴霾鬼祟在照耀之下,都是冰消瓦解。 柳秋华此刻也是发现了异状,回首一望,却是瞪大眼眸,捂嘴看着这一切。 少顷,那道人来到了两人面前站定,沉声道:“吴尚秋,你之回禀却是迟了。” 吴尚秋颤声道:“元上真?”他没有想到,门中竟然派了一位上真过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涕泣叩首道:“弟子吴尚秋,拜见上真。” 柳秋华也是跟着跪了下来,她现在也是看出,自家夫君的师门绝不像自己先前想的那么简单,这等煌煌威能,说是天威也不为过。 吴尚秋连连叩首道:“弟子有罪,却还劳动师门相救,羞惭之至,无地自容,望师门责罚。” 元景清道:“你之事容后再言,自有宗门评断,你且在此等着,我去去就回。” 吴尚秋问道:“不知上真去哪里?” 元景清平静道:“自是去踏平金宫了。” 吴尚秋一怔。 元景清淡声道:“就算你犯了什么错处,也是我溟沧派门下,自有门规戒律去约束,而此辈却是无故害我门中弟子,我又岂能相容?”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