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宁入凡尘不从仙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724字
昆始洲陆。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道观大堂之上,汪采薇正在细读一封书信,待得看罢,她放了下来,道:“妹妹,景师弟来书,说是将一对儿女推荐到我等门下做弟子。” 汪采婷不在乎道:“既然景师弟的推荐,想来根脚无差,那就收下好啦。” 汪采薇螓首轻点,道:“既是景师弟的情面,不能推却了,可将这对小儿女领来一观,若是可堪造就,那我们收了。” 景游虽非她们同门,可却胜似同门,以往对她们姐妹也颇多照应,而且一直拿捏得准分寸,这次推荐也只是让她们考校,还并没有说一定要收下。 只是收徒弟一事,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尤其师徒之因果很是重要,要是资质太差,那么无论从弟子还是师长都不是什么好事。 有了决定后,汪采薇便命亲随去将人接来。 只是数日后,两个小儿就被带到了面前。 汪采薇看了一下,中儿、楠儿长得都很是灵秀,根骨也是不差,心中就有些喜欢。 景游那书信之中,说明了这两名小儿年纪不大,却挽救了父母危局,这次又穿渡界空而来,这在同龄之人中已是少有的经历了。 汪采婷似乎很是钟意楠儿,问了几句下来,发现这小女孩知礼乖巧,又很是懂事,她自己虽然跳脱性子,可却偏偏喜欢这等弟子,道:“姐姐,那楠儿看着颇合我心意,就交给妹妹做弟子吧?” 汪采薇笑道:“既是妹妹看中,那就如此吧。” 她考虑了一下,看向中儿,道:“你是中儿吧,我门下如今不便收男弟子,不过你兄妹既是一同来的,那你也可先在我这处修持,一应功法外药皆与我门下弟子等同,等你功行有所长进后,可以选择留下,亦可另择明师,你看如何?” 中儿此时还是孩童心思,他更想拜一个类似元景清那样威风的师父,便道:“好啊。” 汪采薇见是说定,就找了亲随过来,令其将此事回告景游和两小儿的父母。 吴尚秋闻得此事时,已是半月之后了,他对此也是喜不自胜。 尽管只有楠儿成功拜在汪氏姐妹门下,可中儿同样也是留了下来,将来还有得选择,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奢望的了。 就在他收得消息的次日,有弟子来到他处,言称全长老召询,让其速去。 吴尚秋劝慰过柳秋华后,就心中惴惴来至洞府之中,见全长老正坐在万界仪前,忙是上前拜见。 全长老沉声道:“吴尚秋,你之事我已从上真那里知晓了,你被迷了心志,按理说这不是你的过错,可你毕竟耽搁了时日,若是你上来便无有妄心,那也不会出现这等差错。” 吴尚秋垂首道:“是,弟子的确犯了大错,任凭门中处置,绝不敢有怨言。” 全长老看他一眼,缓缓点头道:“今回之事,所幸你最后幡然醒悟,算是功过相抵,这次不追究于你了,回去好生修习吧。” 吴尚秋先是一怔,随后大喜,躬身一拜,道:“多谢长老宽赦。” 他从洞府之中退了出来,这些天他一直为此事担忧,现在解脱出来,只觉浑身一阵轻松,望了望外间广阔天穹,当即玄光一展,遁身离去。 此时洞府中全长老仍是看着浑天万界仪,心下暗道:“吴尚秋这一回来,还有最后一处界天不见显出,按照元上真带回来的消息,恐还要等上半载,方能见到那处所在了。” 未明界天,一处大邑之内。 一名貌相俊美,身着紫色轻裘的年轻公子迈步在冬日街头,他在一家茶楼之前停下,伙计将厚帘掀开,顿时一股暖烘烘的热气涌了出来,“詹公子来了,还请楼上雅间坐。” 詹公子一点头,踩着朱漆楼梯,上了三层临窗雅间,解了裘衣坐下,稍候,伙计将一杯清茶还有几碟干果蜜饯送到了案上,随后一躬,道:“小的就在门口候着,公子有事,可随时招呼小的。” 詹公子随手扔出去一串铜钱,伙计接在怀里,道一声“谢公子赏”,就欢喜退了出去。 詹公子揭开茶盖,立时一股清香冒出,他品了一口,赞了一声,他望着街上人来人往,自觉一股舒适惬意,自语道:“不知不觉,到此也是七载了。” 他乃是昭幽弟子詹信平,与其余同门不同,当年上山修道,非为寻仙,更非为长生,而是为了能找到亡妻转世之身。 上山之时,他已是二十余岁了,照理修道无望,可没想到他也是异数,这等年齿,居然被他成功开脉得成,在一众弟子之中也是少见了。 这也是山海界灵机封丰盛,外药上好的缘故,这要放在原来九洲,那是绝然不可能出现的,除非转而去走力道一途,不过成就不会如何高就是了。 只是后来他求问了一位长老,才知因布须天诸天牵连的缘故,他亡妻转世恐怕已是不在山海界中,除非是凡蜕上真愿意出手推算,否则怕是找不到了。 得知这些后,他也是心灰意懒,再无修道之心,这一次听闻未明界空,他就没想着立功,而是抱着避世的念头来的。
没想到此世颇合他意,因为灵机不上不下,看去也没有什么飞天遁地的大能,自忖凭着原先手段,也足够行走了。 于是他借用修道人的手段,很快聚敛了不少财货,在这大邑之中买了一处宅院,又在城外置地收租,每天只是悠闲度日,观看书册,闲时小酌,再与几名结交的宦门子弟谈诗作赋,听乐赏曲,过得很是惬意。 如果可以,他宁愿这么居住下去,只是知道山门终将是派人要来的,那时有那么多同门凌驾他头上,可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故是某有一日,他在某种力量的推动之下,将遁界珠扔下了大河,任由其随水流飘去了。 此时他摇了摇头,从回忆之中脱出,这时再往下方瞥去,本来随意一看,可却不由怔住。 他见一英武女子腰上悬剑,从街上骑马而过,若是一般女子,他也不会放在眼中,可是此女却与他亡妻相貌很是相像,忍不住站了起来,目光追着那身影而去,只是那女子很快消失在街角。 他此刻再也无心喝茶,匆匆回了家中,而后托人前去打听,这才知道那是城外大户李茂然的女儿,名唤李云英。 他长思之后,便托了人上门求亲。 李茂然只是一个大户而已,并不是官宦之家,他自信在重财之下,对方当不难答应。 只是没想到,隔了几日,李茂然竟然亲自登门,歉然告诉他这门亲事难成。 詹信平诧异问起缘故,才知李茂然这位女儿早在七岁时就被一仙人相中,并带上山中传授了仙法,今次是回来探望父母的,就是詹信平见到那日就已然回山了。 李茂然表示,詹信平若是愿意,自己将自己另一名女儿嫁于他。 詹信平虽有些失望,但对此倒也是理解,仙凡两隔,这些事绝不是能李茂然做主的,在打听清楚那座仙山何在后,他便好言令其回去。 在坐了一晚后,便将宅院交给一亲信打理,自己则是稍作准备,朝着那名唤当阳山的仙山而去。 行程有半月之后,来至此山地域之中,发现外面有山林围护,隐含阵势,若是寻常人,很难入到其中,可他本就是修士,自是拦不住他。 用不了多久,就寻到了山中。 并在此见到了一个正在汲水的麻衣人,那人见到他,有些奇异,问道:“这位公子自何而来?” 詹信平打量了其一眼,说来也是他来到此界之后,第一次接触此界修行之人,他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用意,而是道:“听闻这里有仙人居住,故此前来求仙。” 麻衣人好心劝说道:“公子之年龄,已不合修道。恐是山中修持之人不愿接纳。” 詹信平道:“无妨,尊驾可能引我拜见?” 麻衣人见他不死心,想了一想,便给了他一个木符,道:“公子凭此上山即可。” 詹信平接了过来,谢过此人,此后上山果然没有遭到阻拦,并顺利见到了一位主事宿老,后者也是表示,他年齿太大,难以修行。 这难不倒他,当即送了一瓶自山门带来的丹药上去。 那宿老在见得这丹丸后,动容不已,深思之后,便将他认作自身亲眷,收了他下来,算是入了当阳门庭。 詹信平由此住了下来。 随后他便发现这里同门很是友善,彼此又没有相互竞逐的风气,颇合他的心意。 要是放在山海界中,因为低辈弟子也承担着驱逐异类的职责,所以时时有师长同门砥砺切磋,还有督检每日查验功课,三日一考,五日一校,好似拿鞭子在后面抽他,却是不得不往前行,而在这里就好上许多,无人来问你如何,每日就是游山玩水,吟风弄月。 在两月之后,他才见得李云英,越看越是觉得这是自己亡妻转世,只是接触几次过后,发现其一心问道,并无尘心,便设法将自己所学到的一些粗浅吐纳之术教给了她。 李云英果然是欢喜,并时不时来请教他修行之上的疑难,一来二去两人便就熟识了。 詹信平很有耐心,没有贸然提出什么,在上山得来的三年之后,尘世间生出了战乱,他抢先一步,设法将李云英的将家人全数接到了山中,后者终是被他打动,和他结成了道侣。 只是山下动荡越来越多,并隐隐传来消息,说是世间兴起了一个教派,膜拜一尊名唤天圣的鬼神。 詹信平隐隐察觉到,这教派或可能与宗门交代给自己的任务有关。 可他认为这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自己连遁界珠都是扔了,且就算尘世再乱,也惹不到这个世外仙山中来,他只需过好自己的神仙日子便可。 只是有些事一旦发生,就会如人心期冀的那样停顿下来。只是三年之后,就有成百上千鬼神之舟乘着阴云出现在了当阳山外。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