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浊尘拭去步天门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664字
詹信平照着那符纸所指出的去向,一路追觅而去,最后在一处浅滩之上寻到了一条已然半死的大鱼。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他心中一动,手指一划,就将大鱼剖开,随后不顾那鲜血淋漓,伸手一掏,就将一枚鸡子大小的东西取了出来,又拿了巾帕小心擦拭了几下,猩血一去,里面便露出了玉润光泽之色,迎光一照,却正是自己所要找寻的遁界珠。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几近十年辛苦,自己终是找回了这东西。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用上,而是清理干净之后,将之小心放到了袖囊中。 要知道宗门之人一来,他纵然不被拿去性命,也肯定将有重惩,所以不到无路可走,他不想就这么动用。 假使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回李云英,那就用不了这东西了。 目前来说,有得此物在身,只是多了一个倚仗。 寻回遁界珠后,他借水流遁回原来所居洞穴之中,此后就居于此间,并将‘函听’时不时放了出去查探外面情形,自己却是并不敢露头太多。 这么多年来,天圣教也是已然占得天下九分,并不断打压异己,此中对于以前剿灭的宗派余孽尤为上心,他生怕自己也在其列。 只是这等时候,他竟是忽然得到了李云英的消息。 他心中一时感觉有些不对,事情哪里会这么巧?自己这么多年苦求无果,现在他一找到遁界珠,就忽然冒出来了? 但是他承认,哪怕这里可能有古怪,自己也不得不设法查探个清楚。 下来时日内,他多番查探印证,最终探听到,当阳门遇袭当日,李云英果是负创被捉,一直不肯屈服,天圣教中一位坛主看重她的才能,故是希望她回心转意,就将其囚禁在毒蝗山一处石府之内,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派人前去劝说,不过李云英态度甚坚,至今还没有结果。 他心下暗自着急,在他看来,李云英何必吃这等眼前亏,先降了就是,不管以后有什么打算,那也需先保全自己再说得上,若是性命不在,这些坚持又有何用? 可不管如何,既然知道了其下落,那总是要去救的。 在周密谋划了一番后,于一月之后,他暗暗来到了毒蝗山中,或许是因为近十年来这里没有遭受过任何意外,故他很是顺利便潜入其中,并成功找到了囚禁李云英的那间石室。 不过他没有贸然进去解救,而是动用了宗门之中带来的一张法符,此符化作一缕青烟,入至石室之内,随即变化成了他的模样,抬眼一看,见李云英却是被锁在一根石桩之上,心绪一阵波荡,可方待上前,却忽然发现不对,一下止住了脚步。 此女虽和李云英长得很像,堪称一模一样,但他可以肯定不是其本人。 那女子这时缓缓抬头,展露出一丝笑颜,道:“你是姐夫吧?” 詹信平听其称呼,不由眼瞳一凝,道:“李露华?” 当年他接李云英家人接上山,其并小妹不在其中,说是拜入了其他山门之中,直到后来天圣教攻山,他也一直未曾见过,疑似早就亡了,没想到今日在此得见,而且这后面所展现出来的东西,令他心头直往下沉。 他沉声问道:“云英在哪里?” 李露华叹道:“姐姐早是已死了。 詹信平心头一颤,随即咬牙道:“那你在此,莫非只是为了诱我到此么?” 李露华无奈道:“露华也没有办法,大祭算过,姐夫是世间一个变数,若不及早除了,却是有碍我天圣教传法。 詹信平一听此言,就知不好,任由得那化身在内,自己则是立刻往外遁走。 李露华似知晓他已不在,叹气道:“姐夫既然到了,又如何走得脱?” 布须天内,姜峥遁破界天,一路来至玄渊天上,待到了道宫门前,景游已是站在那里迎候,躬身一礼,道:“恭贺姜上真了功成,快请入殿,老爷在殿中等你。” 姜峥拱拱手,道:“劳动景师弟了。”随后迈步入了宫门。 到了大殿之上,见张衍端坐玉台,玄气盖身,气冲穹宇,背后五色光华晕透诸界,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激动,上前恭恭敬敬一个伏拜,道:“弟子姜峥,拜见恩师,拜贺恩师道成上法。” 张衍朗笑一声,道:“徒儿不用多礼,到为师座前来。” 姜峥道一声是,起得身来,到了座前站定。 张衍看他片刻,点首道:“你未曾让为师失望,甚好。” 姜峥执礼道:“弟子闭关之前,只是尽力而为,未曾去想及太多,所幸未曾有负师恩。” 张衍微微一笑,道:“尽力便是尽心,多少人修道,便是少了这两字,若说他人功果,道心不过三四,你之道心,实可占七分矣。” 姜峥道:“只若时没有恩师施法,山海界几度灵机大盛,弟子或许没有今日。” 张衍一摆手,道:“你或许自觉资质不及同门,可成就了就是成就了,不用去想本来如何,此刻便是要问,也是那大道前路,而非过往之途。”
姜峥隐有所悟,俯身一拜,道:“多谢恩师教诲。” 张衍待又问过几句话,就道:“你此番出关正是时候,为师这处正有一事,就交由你去了断。” 姜峥忙道:“请恩师吩咐。” 张衍将未明界天之事一说,又道:“此事当落在半载之后,此前你可在玄渊天中坐观,亦可去得他处修持,修行之中若遇疑难不明,可随时来为师这处请教。” 姜峥做事向来不失谨慎,想了一想,问道:“恩师,若照元师弟前次感应,或有大能潜伏在后,或有什么谋算,以弟子修为,恐难应付,弟子不怕前去,只是怕误了恩师大事。” 张衍笑道:“无妨,有一位道友将会随你同去。”说话之间,大殿之中隐隐有半蛇半龟之象闪过,随后一缕水波兴起,入得姜峥袖中,他道:“若有事,这位道友自能会出来相助。” 姜峥认出这是神兽玄武所化,顿时放心了许多,躬身道:“弟子领命。” 张衍再稍许交代了一些事,就令他退下了。 姜峥出来之后,意念一转,重又回得山海界中,却是先行前往昭幽天池拜望大师姐刘雁依,从此间出来后,他又去魏子宏瑶阴山那里走了一圈,在那里宿住了几日后,而后便来至昆始洲陆之上。 他知晓汪氏姐妹现下都已是转生回来,而这次自己功成出关,于情于理,都当前去拜访。在认准方向之后,他心意一转,就已是到了一处宏广道院之外。 守门人见他无声无息出现在门外,猜出来人当是上境修士,立刻上前一礼,恭敬道:“不知这位尊客自何处来?” 姜峥客气言道:“劳烦通禀两位师姐,就说姜峥前来拜望。” 守门人立刻命人前去禀报。 汪氏姐妹此刻正在殿上查阅道册,闻听是姜峥前来,汪采薇欣喜道:“原来五师弟来了,妹妹快随我一同出外相迎。” 两姐妹到了门前,见一年轻修士站在门前,见了她们出来,便一拱手,道:“两位师姐有礼。” 两姐妹俱是万福回礼。 汪采薇看姜峥清光遍体,果是道功已成,也是为他高兴,道:“五师弟,几日前就听闻你已破关,却要恭贺了。” 姜峥执礼道:“多谢两位师姐。” 在门前寒暄一阵后,两姐妹就将姜峥请入殿中,并关照下人摆上饮宴招待。 汪采薇又叫过一人,道:“去告知岑师弟一声,姜师弟在我观中,请他过来一叙。” 下人当即领命去了。 三人在堂上坐定,就各是说起别后之事,又忆及往日在九洲之时修道旧事,俱是感慨万千。 汪采薇道:“五师弟此番出关,是准备在老师座前修持,还是回得蓬远派中?” 姜峥道:“小弟准备在昆始洲陆上立一洞府。” 他此次出来,就不再回蓬远派了。 他在蓬远派中三千年,护佑了此派三千年,也算是情至意尽。而在斩去凡身之前,他将自己修行至凡蜕的一应心得全数留了下来,算是正式了断了这一份因果。 蓬远派诸长老虽是不舍,可也知双方缘法已尽。姜峥身为溟沧弟子,不可能永驻此间,终归是要返回自己山门的。 不过缘法虽了,彼此情谊仍在,毕竟蓬远派现在不少人也算得上是他后辈,这扇门户并未关上。而他临去之前,那一道通天彻地的天火,更是向四方各洲表示出了照拂之意,相信以后纵是蓬远派遇得什么事,别人也当会给他几分情面。 汪采薇秀眸转过,道:“开辟洞府非是小事,师弟门下可有弟子跟随?” 姜峥摇头,他虽教过不少弟子,但那都是算在蓬远门下,其等供奉的也是荆仓老祖,而非张衍和太冥祖师,至于他自己,现在却是一个亲传弟子也无。 汪采薇道:“我给师弟推荐一人如何?” 姜峥笑道:“两位师姐推荐,那必然是好的。” 汪采薇关照一声,就令人把中儿带了上来,并将之过去经历一说。 姜峥听罢,也是点头,他座下本无弟子,收这么一个孩童倒也合适,至少心性一关是过得去的,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中儿道:“我叫吴乾中。” 姜峥温和言道:“你可愿拜我为师么?” 中儿在道院里这么多天,已不是初来时什么都不懂了,只听堂上言语,就知姜峥与那日见到的元上真乃至汪氏姐妹都是道祖门下,他年纪还小,不懂道祖代表了什么,只是知道自己妹妹拜在汪氏姐妹门下,那么自己身为哥哥,也不能被比了下去,当即跪下,对着姜峥端端正正一个叩首,道:“弟子拜见老师。“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