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万心溯流净世焰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80字
圣天教使者和一众人等在感觉那宏伟力量到来时,就知道事情要糟。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只是这变故来得太快,那气机一出,天地诸物都开始震动,在此等情形下,他们纵有想法,也难以做出选择。 就见那灵光大幕之中先是浮现出一个人影,随后缓缓由虚变实,最后走了出来一长身大袖,身形挺拔的年轻男子,只从面目看去,还不到三旬年纪,然其眼眸深处,却有着一股看透世事万物的沉淀。 圣天使者一见到此人,深心之中没来由地生出一股恐惧之感。 他们万万没想到,詹信平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个手段,看去竟是请动了某一位身具无上伟力的大能到来。 圣天教中也有类似法门,可以将鬼神之影请入世间斗战,但也不曾引来过如此强横的存在,现在他只能指望詹信平与之并不相识,或者来人根本不屑理会他们。 詹信平虽从未见过姜峥,可总算有些见识,知道就算洞天真人可未见得有这等声势,上前一跪,高呼道:“溟沧弟子詹信平,拜见上真。” 姜峥望了过来,道:“弟子詹信平,万界仪与你失了联络,这是何故?” 詹信平不敢说是自己私心作祟,低头道:“弟子当年在探查敌踪之时,不小心失落了此物,后来一直在苦苦寻觅,直到近日方才找到,实在愧对师门。” 姜峥看他一眼,对此却是不置一词。他看得出来詹信平言语不尽不实,不过就算要处置,也是门里之事,他现在并不主持门中俗务,自是不用去多言,且不管如何,既然自己到了这里,那么这名弟子总是要带回去的。 他道:“起来吧。” 詹信平道了声是,老老实实站了起来。 姜峥目光扫过,将周围那些天圣教众看在眼底,伸手一指,道:“这些人你可识得?” 詹信平恨声道:“回禀上真,此辈自称天圣教众,教中时常祭拜鬼神,与师门所叮嘱弟子找寻之事或有牵扯,弟子今次亲来这里查探,就是想要弄明情形再报于门中知晓,不曾想一个不慎,被此辈围住,不得已才提前通传宗门。”说到这里,他又提高声音道:“此辈甚为狡猾,上真莫要让他们逃脱了。” 姜峥从容道:“此辈是逃不了的。” 詹信平一怔,他看向四周,却吃惊发现,周围似有一层模模糊糊的气障遮掩,而再往外看,所有物事好似都是凝固不动,仿若两者已不在一个天地之中,不禁一惊,暗暗惊叹上真大能的手段。 姜峥道:“你在此等着。” 他脚下一挪,已是来到了那使者和一众天圣教众身前。 那使者忽然见得到姜峥站到了己身近处,顿感背脊发冷,浑身颤栗不已。 姜峥对这些外人自不会再如对门中弟子那般客气,当下试着一算其等所有过往,然而方才如此施为,却发现有一股股外力相阻,难以继续下去。 不出所料,这背后有大能存在。 不过他虽不能溯及到此辈背后那位大能身上,可此些人自身之秘却是藏不住的,只要将所有线索拼凑起来,当就能知晓大致情形了。 那使者这时鼓足胆气,挤出声音道:“我等乃天圣教徒,尊驾,尊驾还望看在天圣面上……” 姜峥不去理会,他以往所修习的惊辰秘术乃是主杀伐之术,不过那只是前人之法,在他成就凡蜕之后,由于贯通道理,已然应心而变,又是衍生出了种种妙用,可以说与原来功法相比,已完全是另一个路数了。 他看着这名使者,眼眸缓缓亮起,先是一道极光出现,随后现出一点灼热真火,刹那间,就映照入在场所有人眼目之中。 这一点星火,先是在此辈心头燃起,一瞬之后,就成了燎原之势,在一个个天圣教众心神之中跳跃传递,与此同时,无数画面也自他面前闪过。 数万里之外大契山,乃是天圣教总坛所在。 这里建于高山之上,整座城完全是以坚石垒砌而成,上下分作九十六层,有拔地通天之势。 此是天圣教攻下了人间大部分宗派后,驱使此辈利用异力神通,再动用百万民夫才得以修筑而成。 此城恢宏壮伟,只要站在度国国疆之上,那么无论哪一处观去,都可见得那一道通天玄影,堪称是人间奇绝。 圣天教大祭此刻站在天楼之巅,正虔心膜拜一只金球,此物时不时有晃动闪烁一下,好似在做出什么回应。 然而就在他再度下拜之时,忽然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眼耳口鼻之中有金色火光喷出,而后在身后一干亲近侍从的目光之中化作了一堆灰烬。
此刻不仅是他,那些居于天圣城中的虔心信众也是同样如此,一个个行走在路上之人,忽然浑身有火光冒起,只是一瞬,就化作烟气,只余衣服落下。 度朝京都,金殿之上,方才十二岁的小皇帝坐在皇座之上,却是战战兢兢,十分害怕地看着坐在身前不远处的圣天教圣使者。 现在他身边臣子不是屈从于天圣教,就是成了此教之人,哪怕身边侍从,也都是成了教中信徒,他自身早已成了傀儡摆设,每日到朝堂之上做个样子而已,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还能坐多久。 朝官在下宣讲完奏本后,本该轮到皇帝说话,小皇帝却是不敢开口,望去圣天教圣使处,道:“圣,圣使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圣使哼了一声,站了起来,往下看去,凡是被他盯到之人,都是不由自主低下头去,他露出满意之色,正要开口之时,可忽然间,身上有火光冒出,轰然一声,就整个化为了乌有。 而这一幕,不只出现在这两处,也是同样在地陆四方上演。 举天之下,凡是当真崇奉所谓天圣之人,俱是于同一时刻化为飞灰烧去。圣天教积蓄了不知多少年营造出来庞大势力在一夕之内就烟消云散了! 姜峥静静站在原处,每有一名天圣教徒被火焚去,其识忆就会被他看到,当当所有信徒亡去,他也是大致理清了这里线索。 五百年前,前朝焦国太祖为修建一镇国皇陵,将风水选定在了有一色黑石绵延,且是寸草不生的大契山上,下来便在那里大兴土木,凿石开山。 然而某一日山壁塌裂,显露出来一个十丈隙口,本来以为是天生地穴,可后来才发现,这里古怪异常,凡是入内之人便再无一个出来。 当时负责修建皇陵的正尉统领当即调来一营精锐选锋,持坚盾硬甲,再有一队异士一同前往探查,然而此些人最后结果却是全无音讯。 焦国太祖闻知此事后,便请了一名卜师推算,卦词是‘不利国’,于是命人将之封闭,并禁绝所有记载。 数百年过去,焦朝覆灭,度朝新立,由于书册经卷遗失,再加上人为遮掩之故,早已无人再知晓此事,而冥冥中似乎有一股力量推动,这一代国君,却又把此间定选为了皇陵所在。 这次掘开之后,却是同样遇到了数百年前那等怪事。 只是度朝皇帝这一次格外坚决,下令弄清楚此事,前后派遣了不知多少人进去,并且悬以重赏,召集举天下能人异士入内探查,最终有十余人自里活着出来,并从中带了出来三卷秘典。 这里间记载了诸多祭用秘术乃至神通之法,还有一张天圣图画,玄异的是,不消你去做什么,只需对其膜拜,就能获得不可思议之力,只是这秘典在被收入进宫墙之前,就在半途之中遗失了,不知什么缘故,后来又流落到了一小国国主手中,也就是而今天圣教之源头。 这国主通过膜拜“天圣”获得了一身神通,又照着密卷所示,打造出了种种强**器,在积蓄有数十载后,才骤然发动,侵国占陆,攻打宗派,此中无人可以抵挡,而今除了一些偏远所在,几乎都是囊括在了天圣教下。 可任其如何势大,在此世之中终究是由其上限所在的,姜峥只是稍施手段,甚至没有太过刻意针对,其便于顷刻之间覆灭了。 姜峥看完这些之后,发现面前绝大多数人俱当场化为飞灰,可却仍有一个人活了下来,显然其口中说着崇敬天圣,其实心中半点不信,故才未亡。 不过此人终究是天圣教徒,而且一同参与了捕杀溟沧弟子,他是不可能容其留下的,眸中火光只是一闪,此人便霎时化作虚无。 可他在准备离开之时,却发现那使者身躯灰烬之处却是留下一卷东西,心下一思,居然在其人识忆之中未曾找到,转了下念,一催法力,其便缓缓打了开来,上面却是露出了一副图画,居中乃是一神人,骑乘在一牛首虎身的凶怪之上,周围有诸多天女相伴。 姜峥很是谨慎,知道这画像可能涉及背后那一位,所以没有强行去看,然而他不去追溯,却不等于对方不主动找上来,方才欲走,却是动作一顿,却见不知何时,脚下所踩之地尽化焦土,并微微隆起,聚集成一张带着古怪笑容的鬼神之面,而自己却正好站在了那鬼面大口之上!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