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清流正气夺天机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71字
张衍于心中算了一下,若单纯只是计较布须天内情形,以他眼下之力,本来只要继续把这份优势保持下去。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那当就可以无虞了。 只是耐不住这里还有外力激引,虽那位存在的真正力量无法渗透进来,但其却可以改换天机,就如方才,明明可以一下算到正主头上,可结果却需多费一番周折。 而随着那位存在的到来越来越近,难保不会引动更多,毕竟布须天本身伟力无限,从道理上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般内外夹击之下,难说不会被翻盘过来,所以没到最后抵定大局,都是不能大意的,下来他必须加紧剿灭与自己不对付的异力。 说来那些浑天也是半是游离,半是寄托于布须天上,等到他主驭布须天那一日,不定就能看到其中诸多隐秘了。 就在他推演之时,却是忽然发现,未来百年之内,门下弟子都会陆续回归座下,这等情形其实并不是巧合,而是大难来临之前的应发。 令他警惕的是,若不是自己意念一直停留在布须天,这很可能会疏忽过去。 因有这等应兆,他在令姜峥退下去后,便立刻开始推算那一位正主所在。 不久之后,他目光便透过重重界障,看到了一团无法名状的光雾。 这就是那位真正被称作“天圣”的存在,此僚拥有等同于真阳修士的威能,不过是这份伟力不是落在现在,而是处于未来。 此物乃是天地灵精所化,若得玄石,则有很大机会成就真阳,而在那一位存在意识映照进来后,其未来之影就被激引了出来,并逐渐向布须天万界传递自身伟力,使得万事万物倾向于自己。 由于寻常人乃至下境修士力量与之差距过大,所以虚幻与真实在其眼中并没有任何隔阂,其自是伟力无限,而张衍眼中,这的一切只是泡影而已,所以在被他看到那一刻,其所有未来就俱是化去不见了,仍旧是还归为一团最为原始的力量之源,随后又在他在目注之下缓缓消失不见。 张衍摇了摇头,毕竟是强行照映未来,这股力量是实际极为虚幻的,要是真正真阳大能,尽管也会被他轻易抹去,可那本该属于自己的也绝不会失去。 实际炼神大能若肯出力提拔,把门人弟子推至真阳之境也不是不可以,可若是被提拔生灵本身层次太低,靠自身之能是维系不住这股力量的,很快就会自行崩塌,除非有大能愿意时时出力维系。可真阳也好,凡蜕也罢,对于炼神大能来说都是一般,所以没有哪一位会去做这等事。 张衍在清除了这个作乱源头之后,只觉得布须天伟力更是向自己这里靠近了一些,且能清晰感应到一些异力所在,此回正好一鼓作气设法扫荡干净,于是心意一转,就推动自身无尽法力,向那些所在传递而去! 岁月更易,虚虚一晃,昆始洲陆上就是二十载过去。 昭原柏国境内,夹山山脚下有一处三百余人居住村寨,一处寻常农户家中,一名壮实汉子正在屋门外焦急地走来步去,里面传来一阵阵痛苦声音,还伴随着产婆呼喝。 过去许久,声息终是停了下来,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间,一阵嘹亮啼哭之声传了出来,随即一股浓烈喜悦在他心头炸开,“儿子,一定是个儿子!” 只是他此刻并不知道的是,这声啼哭几乎村落所有人都是听到了。而且这一刻,村内禽畜都是变得安静无比,没有一个敢于发声,同时有一只只五彩斑斓的鸟儿飞来,落在他家屋宇之上,在那里轻轻梳理羽毛。 有村民见得这等异象,立刻去报给了村长。村长听闻,大笑道:“这是吉兆啊,看来常大郎家这小儿生就不凡啊。” 昆始洲陆之地,因为灵机无限,哪怕寻常生民之中,新生孩童之中也每每多有神异显化,这位村长虽未见过,可也是听说过不少。 譬如邻村就有一个小儿,生下来时就力大无穷,不论什么东西,到了手上轻易就可捏碎,五岁时就能力搏狮虎,甚至寻常一点的凶怪都能对付,如今已是被一位国中公卿接走了。 想到自己村中也是有了这等上天眷顾之人,他也很是高兴,道:“走,去看看。” 夹村本是一个小村,什么事都瞒不住,村民本就好奇,村长这一动,也都是挤了过来看热闹。 常大郎闻听村长到来,慌忙出来相迎。 村长口上恭喜了几声,就跨进了院落,方才进来,就见外面跑了进来一群松鼠,常大郎方想驱赶,可没想到,那些松鼠却是半立而起,对着人连连作揖。 村长心中一动,却是将他拦下了来,下来一幕却是令众人惊奇不已,却见这些松鼠一只只将口中咬着的松果放下,随后又出去再送得一枚进来,在其等努力之下,很快院子里堆满了一堆。
村长大笑起来,指着道:“常大郎,这是给你家的贺礼啊,看来你这小儿可不是凡人。” 常大郎摸了下后脑勺,露出憨厚笑容。 这时上空忽然传来扑棱棱振翅之声,村民循声看去,却见两只如半黑半白,尾羽如丝带的雀鸟立在屋檐之上,有眼尖地立刻欢喜喊了出来,“天燕,是天燕!” 天燕个头不大,可却是一种善鸟,吉鸟。若是居于民宅之上,那么就可回护此一家人平安,甚至小儿遇险,也会发声鸣叫。且此鸟专吃毒虫及一些田野之中的草虫,所以受益者不单单是一家,而是整个村寨。也难怪村民们这般欢喜。 村长呵呵笑着,他没想到常大郎这儿子才是出生,就给村里带来好处了,这时他忽然有感,往角落中看去,却是见到一只似猫似犬之物安静蹲坐在那里,浑身青色,看着小巧玲珑,眼神很是灵动,他浑身一震,失声道:“青?” 青能捕食蛇鼠,且有辟邪镇宅之能,有其在此,凶灵鬼物都是不能挨近,故此物在偏远之地都是被当作家神来拜的。 村长此刻已不仅仅是吃惊了,而是内心震动了,一个异象还好说,多个同时出现,就说明常大郎这儿子是大大的不凡啊,他看着被产婆抱了出来的婴孩,感叹道:“你这小儿,了不得,了不得。” 他应常大郎之请,当场给这小儿取名为载,并下得断语道:“莫看你儿子现在才出生,可说不得我等将来都要仰仗于他。” 晃眼之间,四载过去。 常载此刻已是四岁,但他已是有七八岁小孩的个头了,心智也是成长得很快,随着他逐渐成长起来,却是生出更多异象来,只要走到河边,就会有鱼群跟随,有时还会自己跳到岸上,任他捕拿,而睡在野地之中,有鸟类衔大叶过来为他遮盖,更有山中虎狼捕捉小兽过来给他充饥。 只是这时天下异人着实不少,村民见得多了,久而久之,也是习惯了,若是没什么意外,可能他会长到成年之后方才会出得村寨,出外闯荡。 直到有一日,村中祭拜夹山山神,常载跟随着父母叩拜,可一拜下来,却是神龛晃动,险些崩裂。 当天夜里,夹山山神托梦,说有贵人在村中,受不起他大礼。 山神虽未明言是何人,可村民差不多都能猜到是哪一个。 村长特意为此来到常大郎家中,并道:“常家大郎,你这小儿,天生有异像,留在村子里却是可惜了。” 常大郎是个老实农户,没什么见识,山神托梦,他也猜到是自家小子,有些不知所措,问道:“那老村长说该如何?” 村长道:“载儿身怀异力,不妨送去仙宫做捧盏童子。” 仙宫实际上是乃是人道各国诸侯所立,因为诸天神明不会参与诸侯内争,此辈又迫切追求神通**,所以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那些修道人身上。 更确切点说,是散修身上。 由于昆始洲陆灵机无尽,外物不竭,且随着诸多异类被剿灭,修士可以涉足的地界越来越多,故是以往最为落魄的散修如今也是开始兴盛起来。 散修不似大派有自己人种,所以弟子只能去往异类部族或者人道诸国来找寻。 仙府就是这等情形下立起的,诸侯国将自身国疆之内天生生具异象孩童搜罗到一起,教授文字礼仪,等着修道人前来挑选。 若是有童子被修道人选去,不但会结下一分人情,也能收得一份厚礼,便是到了年齿的,不曾被选去的小儿,因为身具异力,将来也可以为国效力。 那些散修对此也很满意,本来他们需要自己四处游历,找寻合适传法之人,那完全是撞运气,可现在这许多小儿集中在一起,总能找到与自己投缘的,省去了亲去找寻的时间。 当然,想入仙府,有需有人举荐,不是随随便便可入的,村长也没这个能耐,这次找上门来,却是因为夹山山神托梦,愿做举荐之人,他才敢提出此事。 常大郎虽然老实,可也知道这机会难得,尽管心中不舍,可还是道:“老村长,我答应了,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 老村长笑道:“无需你做什么,只你这小儿再是不凡,也才四岁,路上不平,我年纪大了,筋骨已衰,无力跋涉,却需你亲自送去国都了。”随即他拍了拍常大郎肩膀,道:“你父子若是日后发达,可莫要我们这一村人啊。”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