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胜卷浑天拾秘藏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61字
张衍再又是运法半载之后,已是将曜汉老祖留下的伟力渐次化去。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这片浑天已然在向他这边偏转,再有一年左右就可全数化尽,到时便能看清楚那处被封藏起来的界天了。 而这等时候,纨光六人也是感觉到自家祖师伟力弥散此间,他们本就是靠张衍以法力提升上来的,现下受此气机笼罩,却是如鱼得水,就算恒霄宗一行人再是回来,无有那护身法宝,一样可以轻松击败此辈。 正在坐等之时,六人忽然察觉到界门之外有一分身入界。 这些时日来,恒霄宗那边修士时不时就会派遣分身到此,而其等一入界中,这里情形自然而然会被其正身知晓,就算斩杀了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多数时候,除非来人太过肆无忌惮,否则他们是不做理会的。 只是这一回,这具分身却是直奔他们这里而来,须臾之间,就出现在了众人视界之内。 乘光手指微动,正要祭剑斩杀。 移光却是伸手一阻,道:“师弟慢来,只一具分身,必不是来交手的,且看他想做什么。” 吴佑泰分身到来六人前方,打个稽首,道:“诸位有礼。” 纨光等人还有一礼,但却没有说话,只是等着他下文。 吴佑泰不以为意,沉声道:“在下此来,是想与诸位相商一事,此前却要问上一句,诸位到得这处界域之内,究竟是为了占据此地,还是为了其余事?” 移光笑了一笑,道:“我等本无意占据此地,若贵方不是敌意太重,或许事情不会到如此地步。” 吴佑泰点点头,没有对此多说什么,不管事情起因如何,现在对面势强,想如何说都是可以,他今日到来,也非为纠缠此事,他缓缓道:“前两次斗战,我等已是见识到贵方的厉害,若是我三人就此退出,贵方可否不再追究?” 移光道:“你三人?” 吴佑泰道:“在下与周瑟、周尹正两位道友本是同出一派,与另外几位非是一路。” 秀光奇怪道:“你等不是一派中人么?” 吴佑泰回答道:“我恒霄宗本也算不上一个宗门,只是脉传源头出自一个祖师罢了。” 他将恒霄宗大概情形一说,纨光六人也是听明白了,这就是一个松散派盟,若合则有利,自是聚在一处,现在发现于己无利,此辈就想着分开了。 纨光这才知晓恒霄派内情况,不过其等自愿分化,他们也是乐见,且他们也从来没有将对方斩尽杀绝的打算,要是恒霄宗从此再也不来,自也懒得去多加理会。 纨光沉声道:“三位心意我已知之,听道友之言,恒霄宗主仍是在策划再次回返,其等下回若至,希望无有三位身影。” 吴佑泰得他言诺,稍稍放心,道:“自当如此。” 虽然这等事情不立契定随时可以推翻,可他相信对方的目的当只是为了找寻周还元玉,只要找到了此物,对别处想来是没有兴趣的。 某处界天之中,恒霄宗主坐在云顶之上,望着那界门方向,神情异常严肃,清光一闪,炳彰道人来至身旁,道:“宗主唤我,可是有事交代?” 恒霄宗主沉声道:“而今我分身去往那里,越来越感天地变异剧烈,再不动手已是不成了,不然祖师留给我等的界域怕再也难以保全。” 炳彰道人言道:“只那层护身法宝难破,宗主可是有办法了。” 恒霄宗主淡淡道:“何掌门若是愿意牺牲所有法身,那么此事仍有可为。” 炳彰道人顿时明白了这里的意思,何通上次因为只是祭献了一个驻世法身,所以没有能够建功,可是其若是愿意将驻世法身和一劫法身一同祭献了,那么所激发出来的威能自是比前番更强。 如此做何通自家可能并不愿意,可是没有用,这等事是不会因其意愿而改变的,在他们将神赫派镇派之宝交给其人运使的那一刻,就注定只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现在顺从他们的意愿,那么神魂还能回去转生,若不同意,那便是对抗上宗,不但自己性命难以保全,宗门甚至会因此覆亡。 恒霄宗主道:“这件事就交给道友来办了。” 炳彰道人应下了,只是忽然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 恒霄宗主道:“你想说何事?” 炳彰道人言道:“在下是想,若是事情不可为,可否和谈?” 恒霄宗主思索一下,和谈只是手段,要是和谈能争取来机会,日后再设法将恒霄浑天夺取回来就是了,可是他判断形势下来,却是认为等到真正成了那六人的地界,那此辈背后宗派定会派遣更多人来此,甚至他怀疑,届时那界门也将不再任由他们穿渡,那么他们就永无机会收复此地了。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人手可是齐备?” 炳彰道人也是知趣,不再提及和谈之事,回答道:“灿英观两位同道已然答应与我同行,班道友那里也是顺利。” 恒霄宗主点点头,有定誓在前,他不怕这些下宗修士不答应,就看到时能出得多少力了。他又问道:“周道友、吴道友那里莫非没有消息传来么?” 炳彰道人低声言道:“除了早前回来过一次,说是事情顺利,就不曾再有消息到来了,我几度派遣分身前去,都是没有结果。” 恒霄宗主神情一沉,半载时间,无论如何也该把事情办妥了,一直没有消息,看来周尹正二人是不准备再和恒霄宗站在一处了。 恒霄宗主一思,冷声道:“愚蠢。” 现在这个时候,不和他们紧紧站在一起,反而去指望敌手仁慈,那不是愚蠢是什么? 不过所站角度不同,看待问题自也不同,现在他是宗主,只有恒霄宗存在才能确保自身利益,自是竭力维护这些,而对周尹正等人来言,恒霄宗这艘破船既然快要沉了,那又何必死抱着不放,就算和宗门站在一起,到时候交手他们可未必能活到最后。 恒霄宗主这时想到了一事,沉声问道:“周瑟何在?” 炳彰道人反应过来,道:“一直在闭关之中,好似许久未有出现了……在下这便前去一看。” 恒霄宗主一挥袖,道:“不用去管他了,这三人向来同进共退,此刻当已是离开了。” 炳彰道人言道:“在下一直盯着界门,那边没有动静,说明周瑟当是未曾离开这片天地,我等当可设法将之追捕回来的。” 恒霄宗主沉声道:“此事暂且放下,夺回浑天才是当前紧要之事。” 他并不想将此事闹大,要是那些下宗修士知晓,连他们自家宗门中人都不看好这一战,那此辈恐怕更无心气可言了。 考虑了一下,他又言:“你可告知那些下宗道友,说我可以应允,今朝只要夺回浑天,那么其等门中但凡斩去凡身之人,皆可入得浑天修持,诸派遇得任何事,都可避入浑天之内,由我保得其等宗门延续。” 炳彰道人依言而去。 不过数日之后,恒霄宗主便带着召集起来的人手,乘法舟穿渡界门,准备再次与纨光等六人一战。 周瑟看着众人所乘法舟入至那界门之内,心下一叹,周尹正、吴佑泰二人在与纨光六人达成合议之后,就设法将此消息告知了他。 他同样也不看好这一战,他功行比之恒霄宗主也是相差不远,自不难感觉到浑天之中的变化,猜测背后或许有更高层次的修士插手,这绝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浑天固然重要,可要为注定失败之事拼却性命,那却是不值,故是他也没有多少犹豫,当时便躲了起来,只留下一具分身在那里闭关。 从以往两次交手来看,不管胜败,应该很快就能分出胜负,他只需在此等候就是了。 只是这一等,就是半月过去,不见任何动静。 心中也是诧异,有心派遣一具分身前往探查,却又怕引发纨光六人的误会,想了一想,决定继续等下去。 又是一月之后,那界门之上灵光闪动,而后便见周尹正、吴佑泰二人自里穿渡而出。 周瑟一见此,心中已是隐隐猜到了此战结果,便就迎了上去,待彼此见礼后,他道:“如何?” 周尹正道:“这一战恒霄宗仍是败了,宗主与炳彰逃脱,余者皆被斩杀。” 周瑟讶道:“怎会如此?” 按照他的想法,恒霄宗主应该一上来就会逼迫何通祭献法身,若是不成,那么便会立刻退去,如此败亡一二位是可能的,但大部分人应该无碍。 吴佑泰摇头道:“这一次那六位并未便祭动那法宝,只是靠着自身之能与宗主他们斗战,因此战局才这般惨烈。” 周瑟叹道:“原是这般。” 既是那六人不用护身之宝,恒霄宗主一定是会不惜一切抓住这个机会的,就算明知是陷阱也会踩下去,可未想最后仍是败北,可这反而说明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周尹正道:“而今此界已被那六人背后占据,我等不得其允准,不得入内,不过道友所在这片界域,恐怕下来未必安稳。” 周瑟本来还想问这是为何,可待看到二人目光后,心头一震,道:“莫非……那元玉线索就落在这处么?” …………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