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天下至阳第二

大豪门 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全文字数 3386字
谁知结局依旧出人意料,邓通天大手一伸,王志刚尚未回过神来,暖玉又“啪”的一声,被邓通天抢回去丢在了茶几上,昂起了头,正眼都不向王志刚瞧一下。 刚才和那沉稳男子,邓通天好歹还说了两句话,对王志刚,自始至终,一个字都没说过。 王志刚咽了口口水,胖乎乎的肥脸涨得通红,狠狠瞪了邓通天一眼。这要是在岭南,不管这姓邓的家伙多厉害,王志刚也一定要让他好看。在王总面前甩脸子,那叫找茬。 连续两位大老板吃瘪,其他人也就不出面去碰钉子了。这暖玉要真像沉稳男子和王志刚所言,灵气只剩下一两成,确实五万块已经是顶天的价格,再多也不会有人出价了。 能参加这种交易会的,谁会是傻子,无缘无故把钱往水里扔。 邓通天这秃头很好看么? 值得给他那么大好处! 这个时候,萧凡便缓缓走过去,也不去看那方暖玉,从身边辛琳手里拿过那苗五品叶野山参,轻轻放在茶几上,微笑问道:“换不换?” “哗……” 周围顿时响起惊呼声一片。 这野山参,刚才王志刚和越中来的陈总,已经出到二十五万的价格,萧凡半点也不动心。如今却拿来换这方最多值五万块的火岩暖玉。 莫不是疯了? 又或者,沉稳男子和王志刚都看走了眼,这暖玉实际上是个好东西? 但想想又不对。 沉稳男子和王志刚可不是菜鸟,玩多少年的药了,怎么能连暖玉的品位都鉴别不出来?一个人走眼还情有可原,两个老江湖一起走眼的可能性,还真不大。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名堂? “换。” 邓通天二话不说,拿起那苗五品叶,从喉咙里迸出这么一个字。他是采药的积年老手,尽管苗疆并不出产野山参,但殷正中亲自鉴定过的,绝不会有假。 萧凡笑笑,弯腰拿起那方暖玉,伸手去拿旁边的土盒子,准备将暖玉装进去。 斜刺里一只鲜红的手掌伸过来,快如闪电地将土盒子抓了过去,正是邓通天,居高临下地望着萧凡,冷冷说道:“五品叶换暖玉,可不包括这个盒子。” 萧凡就笑了,慢慢直起身来,看着邓通天,语气轻柔地说道:“邓大哥,五品叶换这个盒子,确实是远远不够,你还要换些什么?也许我能拿得出来。” 不徐不疾,没有半点要生气的意思。 周围的人立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露出又是吃惊又是兴奋的神情。 敢情真正的宝物,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土黄色镶黑边的盒子? 那么多人,愣是没有看出来呢? 这些看热闹的,可也不是闲人,俱皆是药材市场上的老鸟,一个赛一个的精明。莫非今儿真遇到高手了,谁都走了眼? 邓通天终于很认真地打量起萧凡来,上上下下扫了两个来回,这才冷冷说道:“你拿不出来。我要真正的极品野生龙头凤尾草,一斤,干货。” “一斤极品野生龙头凤尾草?开什么玩笑?” 顿时所有人都像看疯子似的看着邓通天,觉得他绝对是疯掉了,而且疯得特别厉害,无药可救的那种。 龙头凤尾草是霍山石斛的别称,俗称米斛。主产于大别山区的霍—山—县,大多生长在云雾缭绕的悬崖峭壁崖石缝隙间和参天古树上。属于铁皮石斛中的极品。 道家经典《道藏》曾把霍山石斛、天山雪莲、三两人参、百二十年首乌、花甲茯苁、深山灵芝、海底珍珠、冬虫夏草等列为中华“九大仙草”,且霍山石斛名列之首。足见其珍贵之处。霍山石斛历史上一直为皇室专用,许多皇帝为了长生不老而用霍山石斛炼制长生丹。 正因为龙头凤尾草的珍贵,历代以来遭到人们的疯狂采摘,真正的野生霍山石斛已经极其罕见,市面上流通的,全都是人工种植,药用价值和野生龙头凤尾草比较而言,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早在五十年代,野生龙头凤尾草就已经成为政府管制的药材,连京剧大师梅兰芳要一点霍山石斛养护嗓子,都得请当时龙头凤尾草产地江淮省省委书记特批。 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恐怕将整个霍—山—县的野生龙头凤尾草都搜罗起来,也未必能凑得齐一斤干货。 那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而且有价无市。你拿钱也买不到的。 邓通天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他那个土黄色的盒子,到底是什么宝贝,这样珍贵?
萧凡依旧带着温和的微笑,柔和地说道:“邓大哥,一斤极品野生的龙头凤尾草,我确实拿不出来。就算是我能拿得出来,好像也还不够跟你交换。” “什么?” “开玩笑吧?” “都疯掉了吗?” 邓通天尚未开口,周围的人就大叫起来,一时间,群情汹涌,三十二号桌周围,成了整个交易大厅最热闹的所在,甚至有不少正在讨价还价的客人也停下了手里的交易,纷纷向这边涌过来,刹那间将三十二号桌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里面张望,想要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 对于这些纷纷涌过来看热闹的人,邓通天和萧凡都视若无睹。 邓通天只是死死盯住萧凡,一双原本就硕大的眼睛瞪得宛若铜铃,仿佛要在他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良久,沉声问道:“你真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萧凡微微一笑。 恐怕在这交易大厅,除了他和辛琳,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盒子的秘密,纵算是这盒子的拥有者邓通天本人,也未必那么清楚。 不过萧凡并未急着解释,微笑说道:“邓大哥,你这个病,仅仅靠龙头凤尾草一味药,是不够的。邓大哥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把把脉?” 说着,萧凡便向邓通天的左腕伸出手去。 萧凡的手掌,和他的脸色一样,略显苍白,没有多少血色,十指纤长,给人的感觉,十分柔弱。 一贯对人冷冷淡淡,不屑于理睬的邓通天却忽然脸色骤变,如临大敌一般,粗大的手掌瞬间变得殷红似血,宛如一整块血红的玛瑙石雕刻而成,隐隐有鲜血要滴落下来。一抖腕,手掌成虎爪擒拿之形,迅疾无比地抓向萧凡的手腕。 围观者一齐收声,屏息静气,瞪大双眼,死死盯住了场中的变化。 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说打就打? 人家明明是说给他把脉,一番好意,怎么这姓邓的忽然就翻脸了? 虽然围观的客商多数不懂得武术,但瞧邓通天这个架势以及他手掌刹那间的恐怖变化,任谁都能想象得到,邓通天绝对是个武术高手,修炼有某种极其霸道的功夫。而且邓通天魁梧高大,身躯差不多比萧凡粗壮了一倍。两相比较,萧凡在他面前,就好像个小孩子一般,真要是被他拿住了手腕,搞不好连腕骨都要给捏碎了。 邓通天可不像是心慈手软之辈。 对邓通天闪电般抓过来的手掌,萧凡恍如未见,右手继续不徐不疾地往前探,纤长的小指,微微翘了起来,斜斜指向邓通天手腕处的内关穴。 邓通天大吃一惊。他并未小看萧凡,尽管他修炼的是极其霸道的外门功夫,内家造诣远远不如殷正中,却也能看得出来,萧凡不是真正的“小白脸”。只是没想到这顷刻之间,萧凡居然便已对他的擒拿有了应对的招数。而且是以一根小手指来对付他的虎爪大擒拿。如果不是自恃修为远在他之上,焉敢如此托大? 只是他自己的动作太快,萧凡虽然并未刻意向他出招,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得一声闷“哼”,萧凡的小手指在他内关穴上轻轻一触,邓通天整条手臂就僵在半空,萧凡的食中二指已经搭在了他的脉门之上。 邓通天油光发亮的脑门之上,瞬间便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却是不敢挣扎。 整条手臂,都变得麻木不灵,分明是被极其高明的制穴之术制住了。这种制穴之术,邓通天也只是听老父亲偶然提起过,非是内家功法臻于极高境界的大高手,难以精通这种据说早已失传的高明武术。 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之上,更何况现在被萧凡拿住了脉门,邓通天焉敢造次。 替邓通天把着脉息,萧凡修长的双眉,微微蹙了起来,稍顷,轻声说道:“邓大哥,请换右手。” 邓通天这回没有勃然作态,二话不说,便将右手伸了过去,僵直的左臂,慢慢收回,放在身边,依旧感觉麻木不灵。原本殷红如血的颜色,早已消褪不见。 凝神给邓通天把脉片刻,萧凡缓缓将右手收回,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郑重地说道:“邓大哥,你修炼的红砂掌原本就是至阳至刚的外门功夫。乌阳木天下至阳第二,你长期带在身边……” “等等等等……” 萧凡的话尚未说完,邓通天已然叫了起来,满脸迷惘之色。 “什么乌阳木?我这是正阳木……”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