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 临终托付

大戏骨 924 作者七七家d猫猫 全文字数 3458字
第二幕的演出,开始了。 整个阿尔梅达剧院之中一点声响都没有,从演员到观众,从舞台到剧院,所有的所有都完美地契合在一起,彻底地与芳汀的命运纠缠在一起,与时代的洪流融合在一起,一呼一吸都跟随着那跌宕起伏的命运而大起大落。 因为社会对芳汀的偏见而悲伤,因为男人对芳汀的践踏而愤怒,更因为那些自诩正义却沦为权贵爪牙的嚣张而愤慨。 不仅仅是一曲“我曾有梦”而已,观众们还看到了社会的黑暗和**,还看到了时代的压迫和苦难,还看到了小人物的命运和挣扎。 重新做人之后,拥有了自己的工厂,并且成为了市长的冉-阿让,却在无意之中,失手造就了芳汀的悲惨命运,悔不当初,痛苦不已;随即又发现,在沙威的咄咄逼人之下,一个无辜之人被错认为是以前的自己——那个身为逃犯的自己,他的沉默可以逃脱沙威的追捕,却将导致另外一个无辜之人的悲惨命运。 经历了内心的煎熬和折磨,一曲“我是谁(Who-Am-I)”揭示了冉-阿让的思想转变,那一句“我是谁”,一次,再一次,重重地捶打在冉-阿让的心头之上,更是狠狠地敲打在了观众的心头之上。 看着站在舞台前沿的冉-阿让,马克-拉坎特不由就沉默了下来,看过了芳汀的悲惨命运,看过了沙威的步步相逼,看过了德纳迪埃夫妇的贪婪恶毒,看过了社会的麻木不仁和暗无天日,此时此刻,冉-阿让的反问、质问、拷问,正在一下又一下地将整个时代的重量宣泄而下。 “我是谁?” “我是谁!” 昏暗灯光之下,冉-阿让那双饱含泪水的眸子,从惶恐不安、仓皇逃窜,到坚毅果敢、光芒万丈,清澈透亮的灵魂拨开层层迷雾,一点一点变得明亮起来,在那重若千钧的扪心自问之中,让每一位观众都变得坚定起来,慷慨激荡、热血沸腾的情绪狠狠地撞击着胸口,隐隐作痛。 “我是!冉-阿让!我是谁?24061!” 那穿云裂石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犹如千斤重锤,死死地击打在马克的胸口之上,他看见了,看见了那个崇高而坚毅的灵魂,看见了那个伤痕累累却胸怀坦荡的灵魂,看见了那个拨开层层迷雾牢牢地抓住了一丝阳光的灵魂。 猝不及防之间,泪水就再次模糊了视线! 什么才是正义,什么才是公正,什么才是信仰,所有一切都盛满在那双深邃而明亮的眼眸之中,一直到此时此刻,“悲惨世界”的恢弘和磅礴才渐渐显露了出原本的真实面目,那浩瀚的时代画卷让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抬头仰视。 灵魂洗礼,一直到今天,马克才真正地明白了什么叫做灵魂洗礼,只有亲眼见证,只有如此近距离的亲身感受,才能够真正地体会到那股强大的震撼,穿透层层防备,凶猛而残暴地与灵魂撞击在一起,犹如漫天流星雨一般,让大脑彻底停止转动。 强忍住顶礼膜拜的冲动,强忍住拍手叫好的冲动,强忍住放声尖叫地冲动,马克的双手死死抓住了椅子的扶手,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舞台,瞪大了眼睛,唯恐错失一个细节,贪婪地融入其中,真正地成为阿尔梅达剧院的一部分。 命运再次来到了交叉口。 冉-阿让,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沙威,穷追不舍,试图再次将逃犯逮捕;而芳汀,芳魂即将消逝。 冉-阿让的命运,沙威的命运,芳汀的命运,从此死死地纠缠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舞台右侧,一张病床之上,芳汀安静地躺着,因为肺结核的折磨而奄奄一息,一束微弱稀薄的月光投射而下,勾勒出那狼狈而憔悴的面容,即使距离舞台太远,看得不真切,但那渐渐熄灭的生命气息,却让人感受到了油尽灯枯的悲凉。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没有焦点地在四处搜寻着,哀怨悲伤的旋律轻轻流淌,“珂赛特,天气转凉了;珂赛特,该上床睡觉了,你已经玩耍了一整天,天就要黑了。” 那婉约的歌声在叮咚作响,芳汀试图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但身体却如此虚弱,一点力量都使不出来,只能软弱无力地依靠在床边,目光充满了渴望地看向了远方,然后,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上扬起来,绽放出一抹灿烂的光芒。 “到我这儿来,珂赛特,日光渐渐淡去,你听,冬天的寒风正在哭泣。”那温柔的嗓音,仿佛年幼的珂赛特就在眼前一般,芳汀忍不住举起了右手,在虚空之中小心翼翼地收拢了指尖,却只是抓住了一团空气。 舞台左侧,冉-阿让的身影缓缓地出现,但脚步却是如此沉重,步履蹒跚,缓缓地,缓缓地靠近那虚弱无力的芳汀,视线之中充满了怜惜,懊恼和悔恨再次翻涌起来。
芳汀丝毫没有注意到病房里的不速之客,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迫切地呼唤着,仿佛黑暗之中,珂赛特正在抱紧着膝盖瑟瑟发抖,“那儿有一片无尽的黑暗,毫无预警地正在迅速靠近,但我会呵护着你,为你吟唱摇篮曲,然后清晨呼唤起起床。” 眼看着芳汀开始挣扎起来,整个人都探了出去,试图抓住虚无缥缈的那个身影,上半身几乎就要跌落,冉-阿让终于再也没有忍住,快步走了上前,在床沿安坐了下来,温柔地搂住了芳汀的肩膀,轻轻地、轻轻地安抚着芳汀。 “哦,亲爱的芳汀,我们就要没有时间了。”冉-阿让迫切而焦急地说道,他知道,沙威正在追逐自己,随时都可能出现,他必须加快速度,急切的声音却泄露了内心深处的一丝不忍,以至于他微微地侧过了脑袋,将所有的情绪都隐忍在了阴影之中,“但芳汀,我用生命起誓……” 话语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芳汀就着急地打断了对方——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先生,孩子们还在玩耍着……” 那激动而焦急的话语让她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冉-阿让回过头,声音渐渐放柔了下来,“亲爱的芳汀,珂赛特就要来了。”他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笑容,脆弱和悲伤都隐藏在了眼底深处,笑容也令人心碎,但声音却充满了无限柔情,“亲爱的芳汀,她会来到你的身边。” 芳汀的视线却依旧无法移开,只是看着那一片无尽的黑暗,依依不舍地注视着,仿佛珂赛特真的就在那儿一般,“来啊,珂赛特,我的孩子,你去哪儿了?” 茫然的声音,让人一阵心酸;迫切的话语,让人心如刀绞。 挣扎着,芳汀整个人就坐了起来,仿佛身体之中最后一丝力量也爆发了出来,视线茫然而无助地看向了四周,浑身都开始轻轻颤抖着,就好像刚刚还在那儿的珂赛特却突然消失了,那种恐慌和害怕,瞬间吞噬而来,犹如溺水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冉-阿让温柔地将芳汀揽入怀中,左手轻轻地、轻轻地拍打着芳汀的肩头,声音在芳汀的耳边轻柔地低吟着,放低了声音、降低了音量,仿佛一股汩汩暖流一般流淌而出,“安心吧。”身体慢慢地摇晃着,就好像呵护着襁褓之中的婴儿一般,“安心休息吧。” 最后的力量也消失了,芳汀整个人精疲力竭地松懈了下来,不由自主地用脑袋轻轻地磨蹭着冉-阿让的肩头,贪恋着那一丝丝的温暖,哪怕是来自陌生人的,在这个天寒地冻的世界之中,也让人留恋。 芳汀微微地闭上了双眼,眼睑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滚烫的泪水就这样缓缓滑落。 冉-阿让没有着急,只是轻轻地、缓缓地摇晃着,似乎摇篮正在安抚婴儿一般,然后慢慢地将芳汀重新放平在了病床之上。 离开了怀抱之后的一丝寒冷再次让芳汀清醒了过来,试图说些什么,声音却哽在了喉咙里,只是断断续续地呢喃着,“我的珂赛特……” “将会由我来守护。”冉-阿让嘴角勾勒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视线一动不动地落在芳汀的脸上,那双深邃的眼眸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了起来,肩膀一点一点地紧绷起来,似乎正在承受着一个世界的重量。 芳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冉-阿让,死亡弥留之际的迷糊,她的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只能看到那一双眸子之中的真诚和坚定,她的唇瓣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艰难地说道,“带走她吧。” 冉-阿让轻轻地但点头,“你的孩子将衣食无忧。” 眼角的泪水就这样滑落下来,芳汀轻轻点了点头,“善良先生,你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冉-阿让却在摇头,内心的煎熬正在拉扯着,所有的痛苦和悲伤都凝聚在了僵硬的脊梁之上,他只是放声高歌,“只要我还活着,珂赛特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就在这一刻,这微妙的一刻,时光似乎停住了脚步—— 冉-阿让眼眸之中的愧疚和悲伤,透过那张脸庞缓缓地渗透出来;芳汀似乎察觉到了那双眼神的哀伤,轻轻地举起了右手,试图抚平那眉宇之间的累累伤痕。 在这一刻,马克真正地明白了冉-阿让与芳汀之间的交集,不仅仅是内疚和同情,还是同病相怜的共鸣,他们在彼此的身上看到了自己,饱经苦难的自己,在社会浪潮之下苦苦挣扎、苦苦求生的自己。 他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