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相信我的名字

作者我是蓬蒿人 全文字数 3526字
仙廷一隅,云海辽阔之处,有山水小池,池边有小亭。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两名仙人正在亭中对弈。他们举止舒缓,一张一弛间颇有意蕴,好似在画一副山水画,给人赏心悦目之感。 良久,一局终了,身着常服的仙帝将手中棋子丢进棋盒,微笑对李长庚道:“你这棋艺可是退步了许多,上回朕跟你对弈的时候,你败得可没这么快。” 李长庚真心实意道:“是陛下的棋艺又有精进,长庚不敌也是理所应当。” 仙帝不置可否,他今日心情好似很不错,一直和颜悦色,少了很多在紫宵宝殿上面对群臣的威严。但只有李长庚这样的近臣才知道,仙帝私下其实一直很随和,基本没有发怒的时候,在宝殿上威严万分,也只是威压臣子的需要。 道门仙人大多散漫,哪怕是仙帝体制跟凡间朝廷基本无异,仙官们也少有夙兴夜寐的忧思,若不是眼下仙域正在大战,紫宵宝殿的朝会都很少召开。若是仙帝再不威严一些,只怕朝会都没人来了。 棋盘已经被侍从收走,旁边有煮茶的仙女奉上香茶。仙帝抿了一口,若有所感:“仙域灵泉无数,却不知为何,煮出来的茶总觉得差了点意思,还是凡间的茶更经得起品。” 李长庚闻弦声知雅意,试探着道:“陛下是在担忧天下乱象?” 仙帝放下茶碗,笑容里多了些苦涩无奈:“李晔在秘境得到天机,被天道认可,如今他有天机护体,仙人已经很难杀他。凡间的人,用天意难测来形容仙人之意难以揣摩,但是对仙人而言,天意难测才是真的难测。” 李长庚默然。 千万年前,道门入主仙廷,那自然是天道之意。仙廷作为天道代言人,掌管天地诸事,也是天意使然。但是到了现在,代表天道意志的天机,却被李晔所得,并没有落入仙廷手中,这就耐人寻味了。 仙帝盘膝坐着,双手平放在膝盖上,目光越过亭台,在云海尽头变得悠远。 他沉静而平缓的说道:“我们终究是小觑了这个李晔,真没想到他确有倾覆天下的气运。之前我们视他为蝼蚁,以为随便派个人,就能把他灭了。若不是张忌失手,天机认主,我们不知道还要错多久。” 说到这,仙帝沉默下来,似是在思考什么。 李长庚适时出声道:“李晔得天机护体,派人刺杀已经不太可能得手。为今之计,只有扶持朱温跟他正面争夺天下。天地秩序,说到底还是掌握在帝王手中。只要朱温得到天下,那李晔即便有天机护体,但以布衣之身,也再卷不起风浪。” 仙帝微微点头:“是时候将重心从刺杀李晔,转到争夺天下上来了。朕观天下气象,发现此番天下大乱,不同以往,兵家儒门皆有成事之貌。若是果真让他们成了正统,天下岂非要回到嬴政那时的局面?那才是真的要乱了。” 李长庚悄悄松了口气,他就怕仙帝揪住李晔不放。毕竟李晔给仙廷造成了不少损失,要放弃刺杀李晔,仙帝的面子上过不去。 仙帝能够主动自我反省,李长庚不得不敬佩。不过他又觉得这很正常,毕竟那是仙帝。 李长庚道:“如今妖族趁乱而出,李晔身旁不缺修士,朱温要赢下李晔,仙廷就不得吝啬匡助了。” 仙帝看了李长庚一眼:“爱卿的意思是?” 李长庚直言不讳:“陛下应该比臣下更清楚,眼下,是到了出道兵的时候了。” 仙帝默然片刻,眼神数度变幻。 最终他还是点头道:“仙域正在大战,正因如此,天下更不能失去掌控,这个时候出动道兵,倒也的确必要。” 李长庚起身离座,拜倒在地,由衷道:“陛下英明。” 仙廷有仙兵仙将,或称天兵天将,以仙人境修士为士卒,持法宝成战阵,乃是仙廷征战仙域的依仗。与之相对,凡间道兵,便是道门仙廷横扫天下的大军。 道兵不全是仙人境。 除了征战领域不同外,这,就是仙兵跟道兵的唯一区别。 ...... 太原城下了一场大雨,持续三日而不绝。 三日之后,气温骤升,又是接连四日大晴,骄阳万里。 在这七日之中,有个白袍剑客,一直矗立在北门城楼之巅,经风吹、日晒、雨打而岿然不动。 此事在太原城传开之后,那剑客俨然依然已经成了太原城最受欢迎的风景,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大小修士,皆争相赶往北门内外,仰头观望剑客之姿,议论纷纷。 太原城近乎万人空巷,北门的热闹程度,一时超过了往日最繁华的东市,车水马龙不说,行人摩肩擦踵,也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各种商贩闻讯而至,在北门附近的坊区中,见缝插针做起了各种生意,尤其各种小吃摊彼此相连,接成了长龙。 最后官府和城防驻军不得不出面控制场面,这才让道路恢复了畅通。 是日夜,月明星稀,百姓们已经尽数归去。北门恢复了寂静,白袍剑客还立在飞檐之上,衣袂飘飞,好似天外来客。 “非得挑这么个地方悟道?还硬是站了整整七昼夜,知道城中那些小娇娘都怎么看你吗?各种版本的情爱故事都已经流传开了,她们都在期盼着,另一边的飞檐上什么时候出现个仙女,好跟你比翼双飞!” 李晔提着两个酒坛跃上屋顶,给南宫第一丢了一坛过去,无奈笑着打趣道。 雕塑般站了七天七夜,连手指头都没动一下的南宫第一,伸手接住了酒坛,二话不说就是一阵仰头大灌。 喝了酒,南宫第一在飞檐上盘膝坐下来,面对着李晔无比郑重道:“我觉得我就要成仙了。” 李晔笑道:“怕不是这坛酒太烈,让你喝一口就醉了。” 南宫第一正色道:“我没开玩笑。” 南宫第一很少开玩笑,这厮的性情从来没变过,始终维持着高冷孤傲的风格。 但自打从天道秘境出来,他就好似丢了心一样,失魂落魄终日沉默。这回跑到北门城楼上站了七天七夜,整个人总算恢复了一些昔日风采。 在天道秘境中,大修士往来纵横,南宫第一修为不济,全程酱油不说,最后还落入佛域僧人手中成了俘虏,这对他的自尊心是个极大的打击。 李晔从腰间取出一包烂熟的猪蹄,给南宫第一扔了过去,“要成就仙人境,得道门仙廷说了算。多少年了,道门一直把持着道统,你应该知道,以你的情况,仙廷怕是不会接纳你。” 南宫第一不说话了,倒不是陷入了沉思,而是忙着埋头啃猪蹄。 平日里南宫第一也是风度翩翩的人物,虽说眼睛太小了些,远观风姿绝尘,近观总会让小娇娘失望,但他从来没懈怠过自己的风仪。就好像除了剑道之外,那已经是他的第二个道。 像现在这样埋头啃猪蹄,吃得一脸猪油的情况,李晔可没见过。 三下五除二吃完了猪蹄,南宫第一半躺在飞檐上,捂着凸起的肚皮心满意足长吐一口气,“我会记得你这顿猪蹄,日后恐怕很久都不能吃到了。” 李晔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感觉这像是离别时说的话。” 南宫第一好像已经放下了心头的大石,整个人十分放松,他道:“我打算去河西。” 李晔微微一怔,不知道南宫第一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打算。李岘已经去了河西,为大唐守国门去了,难道南宫第一打算去跟李岘并肩作战? 李晔笑道:“看来我今天带的猪蹄太少了些......到了河西,你可能真的吃不到猪蹄了,河西的百姓好像不养猪。” 南宫第一却又摇摇头:“河西虽然被吐蕃、回鹘占了很多年了,但我听说,那里的百姓但皆服中原衣冠,举止与中原并无不同,或许......他们那里也是养猪的。” 李晔失笑,他实在不想继续讨论养猪的话题,虽然他觉得现在连中原养猪的都不多,河西那边更应该全部是养羊才对。 “其实还差一点。”南宫第一双手枕在脑后,屈膝躺在飞檐上,脑后发带随风飘扬,望着漫天星辰看了许久,忽然开口道:“所以我想去河西。我还没去过河西,或许大漠黄沙、百战边关,能让我有不同的领悟,可以助我成就仙人境。” 李晔奇怪道:“你跟仙人境可还隔着一个阳神真人的境界,就这么有把握?” 南宫第一撇撇嘴:“若能一步入道,横跨两道门槛算什么?” 他顿了顿,语气忽然变得庄重:“等我成就仙人境,再回来助你荡平天下,重塑大唐!” 李晔笑了笑:“地仙境恐怕不行,起码也得是个天仙境。” 南宫第一哼了一声:“天仙境算什么?难道你还没发现么,这回天下大乱不同往常,天道气机流散得特别多,若能抓得一缕,莫说天仙境,再见面时我成了大罗金仙都有可能!” 李晔哑然,伸手向城下招了招,一个酒坛就飞了上来,他顺手把酒坛推去南宫第一面前:“一步入道,成就仙人境;再进掌道,位列大罗金仙。希望你走完这两步再回来的时候,我的白骨还没化成灰。” 南宫第一抱着偌大的酒坛,长叹一声:“真的不用多久。你就算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我的名字。” 李晔点头如蒜:“那我等你回来带我大杀四方。” “一言为定!” “明月为证。”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