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败犬

都市之少年仙尊 1266 作者梦朝南 全文字数 2166字
居兴安走在前面,刘寒香和荣月跟在他的两侧。 刘寒香属于娇小可爱的那种女孩儿,而荣月的身材更像是平面模特,气势十足,咀嚼口香糖的姿态又有些大姐大的味道。 陈琳嫣和骆瑶衣牢牢跟着林亦。 一路之上,四个女生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沙滩那边,戴着墨镜的段昌茂躺在沙滩椅上,他戴着墨镜,一副拽里拽气的模样。 在他身旁的位置上,仰躺着一个男人。 黝黑的皮肤,满身健硕的肌肉,身材高大,模样坚毅。 此刻的他躺在那里,身旁有一个妖娆的女人正在给他按着肩膀。 “昌茂,你确定你哥这一次能够护着你?你让我从浦海过来,帮你镇一镇居兴安自是没问题,但是有些话我也得说在前面。” “第一,你老哥现在跟着李为民,当了江浙的大秘,未来我沈家去江浙那边开疆扩土,你得拉下面子,求着他抬抬手。” “第二,今天,我以我个人的身份帮你,真要出了事情,你自己兜着,有问题没?” 男人声音略有沙哑。 他眼睛还是闭着的,正在享受着身前女人的按摩。 “那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居家在燕京实力不俗是不错,但是居家人向来不怎么理会后辈之中的小打小闹,况且我和居兴安也没多大仇怨,不就是暗地里戳了戳他的脊梁骨嘛。” 段昌茂咧嘴一笑:“除此之外,你更是浦海幼虎榜上第五的高手,待会儿他一来,你就给我用气势,将他给镇压下来,那就完事儿了。” “这里又不是燕京,居兴安这么单枪匹马的跑来,那不就是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等待会儿他跌了份,我再回到燕京稍微那么一传传,也算是给我段家涨了脸面。” “你这一次帮我,也算是帮我段家,等你什么时候打算去江浙,跟我说一声,我给我哥打个电话,原则以内的事情,都能过去。” 段昌茂看着身旁的男人,眼中充满欣喜。 段家与其他家族不同,属于落寞的贵族。 现如今的居家虽然也是内忧外患无数,可是居家底蕴在那里摆着,再加上唇亡齿寒一般关系的刘家撑着,居家再怎么样,也是实力强大。 但是段家就有不同。 段家现如今真的能够上得了台面的,无非就是和李为民一起前去江浙的段海超。 李为民为人也好,为官也罢,和刘唐国属于同一个层次,有口皆碑,也愿意干实事儿,现如今快人一步,上了副省,日后能够走到哪一步,无人可知。 而段海超跟在李为民身后,身份也是水涨船高,连带着段家亦可扬眉吐气。 当初段昌茂喜欢圈子里面的一个女生,只是那个女的一心一意看上了居兴安,更是当众明确拒绝了段昌茂。 段昌茂怀恨在心,找了机会,借用居兴安的身份,将她给约去了酒吧。 他准备好了酒水和说辞,循循善诱之下,终于将她给灌醉。 酒店房间也开好,衣服裤子都要脱了,就差那么临门一脚,段昌茂的老二良心发现,竟然萎了,看着横躺在床上的心爱姑娘,让他落荒而逃。
那段时间,正好是居兴安和家里闹矛盾,带着武战军和武诗蓝一起去了白楠县散心,后来居兴安回来之后,这个事情终于还是传到了他的耳中。 居兴安要找段昌茂算账,段昌茂势单力孤,不敢正面刚,只得落荒而逃,东躲西藏的,狼狈不堪,一时之间成了圈子里面的笑柄。 好在当晚他也是没有射出那临门一脚,否则的话,他现在恐怕早就去牢里面待着。 这一次,趁着李为民被调去江浙,成为封疆大吏,段海超上了江浙大秘书的位置,未来前途坦荡,光明无限之下,段昌茂这才得以勾搭上浦海这位幼虎榜上排在第五的沈坤鹏。 那可是浦海幼虎榜第五! 这代表的不单是家族势力,更是自身的实力。 段昌茂虽然也无法分辨,这个幼虎榜第五的家伙,能不能够有传言的那么厉害,但是想来,对付一个没有什么武力值的居兴安,还是足够的。 “现在海超哥已经今非昔比,段少的未来同样充满光明,再过个几年,或许居兴安见到段少,那也得绕路了。” “没错没错!居兴安也实在是欺人太甚,段少又没有真的对那个女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他竟然还那么咄咄逼人,这是不给人留活路了,而且我还听居兴安在圈子里面放了不少的话,要让段少无法在圈子里面立足,实在是太过自以为是!” 段昌茂身旁的几个男生此刻连连点头。 “我是挺自以为是,这个,不需要你们说。” 居兴安推了推黑色的镜架,看着那两人,脸色有些幽冷。 “居……居少……” “您什么时候来的啊。” 听到身后响起的声音,他们两人转头看去,当看到居兴安有些消瘦的身影的时候,当即脸色一白,话语都有些颤抖。 他们同样来自于燕京,属于跟在段昌茂身后混吃混喝的捧哏人。 因为家世不显,外加自身没有多少的实力,压根难以挤的上更为高端的圈子,不得不抱紧段昌茂的大腿,押宝在他的身上,指望着今天当小弟,明天跟着段昌茂一起当大哥,飞黄腾达。 让他们跟着段昌茂背地里面骂骂人解解气,自然来的轻松乐意,但是真要让他们亲自站在居兴安的跟前,指着居兴安的鼻子骂,却又是万般不敢。 现如今见着突然站到身后来的居兴安,他们当即神色一凛,面如死灰,人若败犬一般颓丧。 “滚开。” 居兴安说了两个字。 他们没敢有半点迟疑,赶忙躲到了一旁。 “哟,你小子看上去挺悠闲啊,不知道兴安今天专程来逮你的?作为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怎么都没有半点老鼠的自觉?” 荣月双手环胸,看着段昌茂,笑了一笑:“在燕京那会儿,你不是跑的挺快的吗。”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