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身中情蛊

毒手巫医 416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576字
Host:1 To Page:1看到方夏妻子的表情,无论是方夏还是唐奕辰都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尤其是方夏,对于妻子的反应很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二十多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可结果得到的却是欺骗,换成是任何人,恐怕都无法释怀。 “一失足成千古恨,狼和羊相爱只能在歌曲中啊!”胖子没有注意身后方夏的表情,而是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唐奕辰看着胖子的后脑勺啼笑皆非,这胖子说话实在是有够让人捧腹,前面一句话还正儿八经,后面一句话就不知道偏到什么地方去了。 “孙医生,请您救救我的妻子。”方夏虽然被妻子欺骗心中不是个滋味,但对于妻子的爱却是无法改变的,噗通一声跪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声音哽咽的说道。 半躺在床上的中年妇女眼泪唰一下就涌了出来。 “夏夏,你起来,点起来,我不治了,我不治了……” “啧啧……夏夏,真肉麻……”胖子居然还有闲心打趣,这让唐奕辰很有一种给这个死胖子屁股一脚的冲动。 “胖哥,你要是不治的话,也别给人家伤口上撒盐啊!”唐奕辰不满的说道。 胖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无奈道:“其实要治也简单,只要能够找到下蛊的人就行了,我之所以不动手,是不想破坏了巫门的规矩,毕竟巫门的规矩就如同世间的法律一样,列出来是让人遵守的。” “下蛊?”唐奕辰和方夏同时抓住了胖子话语中最重要的字眼。 胖子点点头道:“是啊!下蛊,而且是情蛊。” “情蛊?情蛊不都是女人下在心爱的男人身上的吗?”唐奕辰显然没少看小说,对于这个问题一下子就问在了关键的地方上。 胖子对于唐奕辰的话并没有任何不屑,如果这是巫门秘辛的话,他甚至连解释都不需要。 “巫门没有女巫师。”胖子摇头道。 “怎么可能没有女巫师呢?你玩过……你看过……你读过……”唐奕辰直接一连串的反问就脱口而出。 胖子无奈的摇摇头,这问题真的没法解释,因为世人总是喜欢捕风捉影,通过自己的臆想来搞一些东西出来,就如同历史上的那些皇帝一样,总是让本朝的史学家往死里面抹黑前朝,然后将自己弄成高、大、全、圣的样子,供后人崇拜。 巫师体内巫力的形成,实际上是一种矛盾的碰撞,就如同对撞机一样,男体主阳,却要有天生阴脉才能形成巫力,女体主阴,就算是天生阳脉,形成巫力的几率也是万分之一甚至是十万分之一。 在巫门的历史2上,还真的有两名女性巫师,不过成就都不高,主要是寿命太短的缘故,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她们来提升巫力,提升修为境界,因此就算是古籍中,也不过寥寥几笔带过,当成闲谈趣事而已。 情蛊的出现在巫门是一件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了,因为巫门恐怕是世界上最早实行一夫一妻制的种族,无论是自由恋爱还是父母定下的亲事,巫师都会严格遵守,如同当今老外结婚的时候要在上帝面前宣誓向对方忠诚一样,情蛊就是在结婚的时候互相喂食的诚信之物。 无论是巫师在感情上背叛了妻子,还是妻子在感情上背叛了巫师,都会遭受情蛊的折磨,如果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则会向族长提出离婚的请求,只要说明原因,剩下的就是族长的事情了,如果确实要离婚,则会双方解除情蛊,一拍两散。 情蛊也是蛊的一种,需要精血来养活的,而如果没有巫力就无法自行提取出体内的精血,养不活蛊,自然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因此,女巫师这个说法很扯淡,更扯淡的自然是小说影视当中的女性巫师形象了。 听完了胖子的话,唐奕辰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奶奶的,等我回家就把我那些收藏全都烧了,爷竟然被一堆胡编乱造的东西给骗了二十多年。”唐奕辰跳脚大骂。 “其实古婶这种情况算是相当运气了,显然当时给你下蛊的人对自己极为自信,所以没有用噬魂情蛊,没有用噬骨情蛊,没有用嗜血情蛊,只是用了最低级的情蛊而已,否则的话,古婶就算是活着,现在也不可能如此安逸了。”胖子认真的说道。 方夏和唐奕辰都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胖子,这还算是安逸?二十多年的时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细心照顾,堂堂九级工,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一辈子都算是被毁掉了,这要是还算是安逸的话,那什么叫做痛苦? 胖子显然看出了方夏和唐奕辰目光中的意思,苦笑着解释。 “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每天白天都会精神恍惚,产生幻觉,各种恐怖的东西都会出现在眼前,头疼欲裂,最终解脱的方法是用电钻钻开自己的脑袋,也就是常说的自杀,而且死状极为凄惨,你们觉着这个安逸不?”
唐奕辰和方夏只是随意想象了一下胖子所说的场景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连连摇头,这和安逸绝对贴不上一丁点的边。 “浑身上下如同一万只蚂蚁在啃咬,又痒又麻又疼,解决Host:1 To Page:2的办法是用手指甲挖,在墙角和野猪蹭树一样的蹭,一直到破了皮,见了肉,露了骨,可这种感觉却依然存在,最终浑身上下被自己挠得血3肉模糊,死的时候身上连一块完整的皮肉都看不到,你们觉着这样算不算安逸?” 唐奕辰和方夏都要吐了,这绝对不是安逸,这是比凌迟处死还要难受的死法啊!凌迟处死好歹只有疼,而按照胖子所说的那样,简直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每日都感觉口干舌燥,对生肉,鲜血产生极强的兴趣,这个兴趣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加,尤其是分娩之后,身体虚弱,直接在床榻之上就将自己生下来的孩子给咬死吃掉,然后再咬死自己的丈夫,最终因为内疚自杀,你们觉着这种算是安逸吗?” 唐奕辰和方夏只感觉毛骨悚然,浑身上下所有的鸡皮疙瘩都爆了起来。 胖子摊开双手道:“所以说,古婶的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安逸了,换成是以上三种情蛊的话,你们觉着还能有今天吗?” 唐奕辰和方夏不得不承认胖子的话是正确的,与瘫痪在床上相比,胖子所说的那三种情况,绝对是令人不敢想象的。 胖子直接将目光放在了古丽丽的身上,淡淡的说道:“古婶,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事情的由来了吧?” 古丽丽面色煞白,泪珠滑落,开口将隐藏在他心中二十多年的事情说了出来。 十七八岁的少女,响应国家的号召上山下乡,认识了年轻英俊的少数民族少年,情窦初开难舍难分,本以为这辈子都会生活在这里,却没想到她是最后一批,只过了两年就开始了全国范围的返乡。 少女答应少年自己回家后会向家人说明一切,回到少年的身边,可上京的繁华又岂是穷乡僻壤可以相比的,再加上认识了英俊潇洒又是国家正式职工的方夏,最主要是她已经两个月没有来月事了,所以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嫁给了方夏。 这就有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胖子顿时明白为什么巫师会下这种最低级的情蛊了。 那位巫师显然是知道爱人已经有了身孕,就算不能立刻回到自己的身边,至少在分娩之后也一定会回来,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方夏的一往情深。原本是防止爱人不回到身边的措施,却给双方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痛苦。 方夏双目通红,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真实的事情居然是这样的,他更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抚养长大的孩子竟然不是自己的种。 唐奕辰小心的看着方夏,只要方夏有任何冲动的迹象,他就要第一时间抱住方夏,免得方夏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不过方夏很就冷静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头的郁闷全都吐出去一样。 4 “夏夏,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我都绝对不会有一句怨言,这辈子我辜负了你的爱,只有下辈子才能报答了。”古丽丽痛哭道,用尽全身力气一扭身体,竟然一头向坚硬的水泥地面撞去。 虽然高度不够,但是力度十足,要是这一下撞实了,轻则头破血流中度甚至重度脑震荡,重则直接死亡。 胖子速移动到了床边,右手一垫一抬,直接将古丽丽的落势止住,又轻轻的将古丽丽扶到了床上。 “傻子,你就是个傻子,我要是因为这个事情不原谅你,我还敢说自己爱你吗?谁没有做过年少轻狂的事情?谁没有情窦初开的时候?我只怪我自己没能早一些认识你,我只怪自己没有给你幸福的生活……”方夏冲到了妻子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妻子,一边痛哭一边大声吼道。 这对相互深爱的夫妻抱头痛哭。 胖子和唐奕辰齐齐松了一口气,是否治病已经不重要了,起码寻死的事情是没了。 方夏和妻子痛哭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情绪稳定了之后,那股相濡以沫的感觉浓得让唐奕辰和胖子都嫉妒不已。 “夏夏,给客人倒杯茶水吧!”古丽丽不好意思的说道。 方夏尴尬的从床上下来,不顾唐奕辰和胖子的反对,为两人倒茶。 “古婶,当时那名少年叫什么名字,我在西域市好歹也是有点关系的,说不定那人我认识。”胖子一边喝茶一边问道。 “他……他叫古琅西吉。” “噗……” 胖子和唐奕辰都喷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