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秘术强动

毒手巫医 77 作者一桶浆糊 全文字数 3356字
Host:1 To Page:1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山头,胖子点燃了两个火把,插在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抬起了从猎狗那里借来的狙击枪,按照猎狗教给他的办法,打开了保险,瞄准了大坑中那些白色的蛋,毫不迟疑的扣下了扳机。 震耳欲聋的声音从枪械中响起,这柄大口径狙击枪强大的后座力在胖子面前完全变成了摆设,胖子的身形连晃都没有晃上半下。 接着,胖子连连扣动扳机,一共五枪打了出去,全部命中了大坑中白色的蛋。 顿时,本来就已经狼藉一片的大坑中更是乱的一团糟。 守卫后代的狞发出了尖利的叫声,所有狞都停下了进食,速将目标锁定在了胖子身上。 “来啊!来啊!”胖子丢掉了手中的狙击枪,举起了两个火把,交叉摇晃了起来。 所有的狞都愤怒了起来,丢掉了食物,疯狂的向胖子冲了过来,完全就是一种不死不休的状态。 胖子嘿嘿笑了起来,将两个火把插在了身体两侧的地面上,速的脱去了上衣。 一百多只狞已经冲到了山脚下,距离胖子还有五六十米的距离。 胖子光着膀子,右手速在身前划动了起来。 “基德基德,卡特考的,不批德业,赫克泽的……”随着胖子口中速传出的怪异声调,一股比黑夜还要漆黑的邪气速在胖子的指尖凝聚。 所有狞距离胖子只有三十米了。 胖子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最关键的时刻到来了。 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胖子从小就崇拜英雄,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成为英雄。 胖子的头脑中出现了父母妹妹的影像,出现了师傅的影像,出现了方远的影像,出现了莲语的影像,出现了唐嫣的影像。 坚定,胖子第一次如此确信自己的目标。 “以我之血,破灭虚空……”孙大为大喝一声,右手引着这股邪气,在自己的胸口画出了两个交叉的三芒星,组成了一个六芒星阵图。 孙大为只感觉体内有一股疯狂的力量正在滋生,身体似乎有些顶不住如此庞大的力量,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成血雾一般。 噗…… 孙大为一开口,一股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 这口血喷出之后,孙大为反而感觉轻松了很多,这股凭空生出的力量,似乎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速度最的狞距离孙大为只有不到十五米,而速度最慢的狞,距离他也不过是二十米。 “大灭绝阵。”孙大为大吼一声,将全身所有的巫力,在一瞬间全部灌注到了手中的玉牌内。 晶莹的玉牌仿佛变成了灯泡一样,竟然亮了起来,莹莹的绿光将孙大为的脸照射得惨绿一片,宛如从九渊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一股无形无色的寒意从地下腾升而起,只是转眼间就笼罩了半个小山。 站在远处的猎狗等人拿着望远镜在看着山上的胖子,忽然之间,只觉眼前一花,除了朦胧的山影之外,那里还有胖子的踪迹。 “阵法发动了,胖子成功了。”德克业泪流满面,声音哽咽的说道。 大灭绝阵确实发动了,站在阵眼的孙大为,只感觉耳边阴风呼啸,宛如来到了地狱一般,眼前的景物渐渐变得血红一片,身体内的力量正在以极的速度流逝着。 这一百多只狞在大灭绝阵发动的瞬间,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疯狂了起来,接着,它们似乎精神崩溃了一般,竟然调转了方向,向着自己的同伴,自己的亲人咬去。 上百只狞很咬在了一起,就算断掉了一个脑袋,断掉了一条腿,也没有停下来片刻。 长长的鳄尾如同钢鞭一般抽在同类的身上,只一下就能将同类的身体抽成两截。 满口的鲨齿开合之间,同伴的身体就会被咬下来一大块。 锋利的鹰爪一抓过去,同伴的身体上就会出现通透的孔洞来。 毒雾在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这些狞用最为原始的方式,将自己的优势完全施展了出来,一只接着一只狞命丧于同伴的攻击之下。 仅仅五分钟的时间,最后存活的一只狞仿佛将自己当成了敌人,两个脑袋同时张开嘴巴,用力咬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只是呼吸间,它自己的心脏就已经被它咬出了体外,然后两个脑袋反向用力,将心脏撕成了两半。 孙大为只感觉眼前的红色逐渐变成了白色,白的是那么的纯净,白的是那么的令人心神安宁。
呯的一声脆响,孙大为手中那块价值起码上百万的高品质玉牌碎成了粉末,翠绿的颜色已经变成了苍白,正如孙大为双眼看到的一般。 孙大为只感觉天旋地转感涌入大脑,整个人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就此失去了知觉。 “阵法结束了,去看看胖子。”德克业凭借巫师的感觉大声叫道,疯了似得冲向了小山。 猎狗等人后发先至,以更的速度超越了德克业,冲上了小山。 用凄惨已经不能形容Host:1 To Page:2山头上的景象了,上百只狞不但没有一只活的,甚至连一个全尸的都找不到,除了一只还叼着自己心脏的狞之外,所有狞都四分五裂,血肉散落在距离胖子五米左右的位置,如果再近一些,恐怕胖子也会被狞当成是攻击的对象,足以看出当时的凶险。 胖子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呼吸断断续续,脉搏几乎探不到了。 “赶把胖子送医院去。”猎狗大声叫道。 不用猎狗说,四名特种兵已经将胖子架了起来,以最的速度向山下的车辆跑去,另有十名特种兵以护卫的队形,跟着一起离去。 “下去检查一下,就算是死,也一定要确定没有一只狞活着。”猎狗咬牙切齿道。 一个小时后,一股烈焰从建筑工地的地面上无数孔洞中喷射而出,整整持续了两分钟的时间。 胖子被抬上了越野车,同时第一辆越野车拉开了警笛,发动机的声音轰然响起,这辆越野车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 纪诚微笑着,同刚刚走下飞机的某中等国家来华、夏访问的国防部长亲切握手,作为华、夏外事部门接待处的处长,只有三十二岁的纪诚有着光明的未来。 在非接待时段迎接外国来访者是接待处的主要工作,毕竟领导们不可能在清晨五点就起来接机。 纪诚坐上外事部门的专车,后面跟着对方国家大使馆的车辆,前方是警车开路,打着警笛离开了机场。 清晨的上京根本就不会有堵车的现象发生,就算有,在面对外来使臣的车队时,所有车辆也都会立刻避让到道路两旁,让出中间的道路。 眼看还有两条街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前方路口的路灯刚刚转成了绿色,车队速而平稳的向前行驶,就在这时,刺耳的警笛声响起,一辆打着警灯的越野车闯过了红灯,急刹车后,正好停在了车队前方,将开路的警车拦住。 一连串的急刹车,纪诚差点从后排飞到前排去,等他看到了前方的情况后,破口大骂道:“谁他吗的找死啊!” 接着纪诚就推开了车门下了专车,步向前方跑去。 比纪诚速度更的是前方开路的警车中的警察,要是放在平时,警车因为误会相互拦路,大家说一声,笑一笑,递根烟就算完事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是在接待外来使臣啊!搞不好要出国际纠纷的。 四名警察以最的速度跳下车,手还放在腰间的枪械上,未来得及打开枪套,就看到三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手持冲锋枪从车上跳了下来,黑漆漆的枪口已经瞄准了他们,四名警察何曾见过这种阵势,立刻连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宛如石化了一般。 “你们她吗的是不是想死?竟敢拦住外事车队?”纪诚可不管那么多,就算在枪口的威胁下,仍然冲到了警察的身边破口大骂道。 呯…… 回答纪诚的是响起的枪声,子弹直接射在了纪诚的脚边,要是再偏上几公分,纪诚的脚丫子上就要多出个透明的洞来。 随着枪声响起,一队越野车队以极的速度冲过了路口。 “通过,跟上来。”士兵身上的对讲机中传出了命令。 “是。”三名士兵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纪诚等人,以极的速度相互掩护上车,然后油门一踩,速冲过路口,向前方的车队追去。 纪诚在愣了足足半分钟后,跳脚骂道:“敢阻挡使馆车队,敢在闹市区开枪,反了这群当兵的,打给卫戍军区,我要找他们领导。” 同样的情况并不仅仅是发生在这一个路口,而是从胖子家的别墅区开始,一直到上京三零一军区总院沿途的所有路口都发生着相同的事情。 载着胖子的越野车保持在每小时一百六十公里的时速上,而其他车辆,最慢的时速也超过了每小时两百公里,如同接力一般,护卫着主车进入三零一军区总院的大门。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