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二十四号墓碑(完)

二十四号墓碑 58 作者兰花指 全文字数 2197字
“走,去幽梦山庄。”盖小飞推了肖克一把。“不,我不去,我不想再次被埋在那里!”肖克用手死死地抓住门框。“你不去的话你现在就得死!”盖小飞再次卡住了肖克的脖。 “好好好,我去,我去。”肖克看着盖小飞脸上狰狞的表情急忙说道。盖小飞松了手,肖克被卡得直咳嗽。“快走!”盖小飞拽着肖克走出了别墅。肖克开着车,两个人朝着幽梦山庄驶去。 汽车渐渐地驶到了幽梦山庄,肖克又再一次看到了那熟悉的一幕。车在幽梦山庄门口停了下来。“下车!”盖小飞说道。 肖克没办法,只好跟着盖小飞走下了车,两个人朝着里面走去。这个地方肖克太熟悉了,在梦他不止一次的来过,而现在他竟然又一次来到了这里,他凄惨地笑了笑,他此时觉得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甚至是他的生命。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待宰杀的牲口,他永远也别想逃脱这轮回带给他的厄运,他甚至觉得他本就应该属于这里,属于那个二十四号墓碑,这是他的命。 尽管他一再努力使自己摆脱,但事实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但有一点使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他在这次轮回里并没有伤害任何人,而却要再次受到惩罚。 虽然他在那次雨夜撞了盖小飞,但他只是一个幽灵而已,况且自己也把他送进了医院,即便他真的是人,自己也罪不至死,难道,难道…肖克不敢也不愿再想下去了。 两个人走进了墓区,在将要到达三区二十四号墓碑时,肖克看到在二十四号墓碑前面站着两个人。他回头看了一眼盖小飞,就见盖小飞面无表情,正用一种令他难以捉摸的目光朝前面看着。 肖克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道:“小飞,现在怎么办?” “过去。”盖小飞从后面推了肖克一把。 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二十四号墓碑走去。 此时的风似乎比刚才更大了,肖克觉得自己的身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有些轻飘飘的。当他走近前面那两个人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正是马莉和朴绿。而马莉的怀里,正抱着那只叫吉米的猫。 此时的朴绿面如死灰,呆呆地站在肖克的对面,两只眼睛朦胧而又无神。肖克大声地冲着朴绿喊道:“朴绿,快过来!”但朴绿站在那里却一动不动,似乎是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控制住了意识。 盖小飞从后面走了过来,经过肖克的身边径直朝着朴绿走了过去。肖克在后面一直紧紧地盯着,当盖小飞就要走到朴绿和马莉的面前时,马莉怀里的那只叫吉米的猫突然突然窜了起来,直奔盖小飞而去,尖利的爪划在了盖小飞的脸上,而与此同时马莉也扑了上去。 肖克在后面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看着盖小飞和马莉,还有那只猫扭打在了一起。这时一道闪电从空划过,肖克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他似乎突然惊醒了,一把把朴绿拽了过来,正当他准备拉着朴绿趁乱逃走之际,突然感觉一把锋利的东西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他扭头一看,原来是盖小飞的手里正握着一把尖刀,而刀刃已经完全没入了自己的腹,他甚至可以看到那把刀的刀把上还有几片鱼鳞。
肖克猛然向后一撤身,刀从肚里滑了出来,肖克低头一看,那刀口处竟然没有血流出来。肖克大叫一声,拉起朴绿朝墓区外跑去。 他拉着朴绿跑到车前,打开门把朴绿推进了车里,接着他也钻了进去,发动车,挂倒档,猛打方向,继而挂上前进档,顺着来路疾驰而去。 汽车如一头发了疯的雄狮,嘶吼着朝前冲去。肖克地下头撩开衣服看了一下肚上的伤口,那里除了有一个口之外,竟然连一点血都没有,肖克凄厉地大笑起来。 当他抬起头往前面看时,才发现车的方向已经偏离了正路,斜刺着朝路边冲去,在路边不远处是一个深沟,车冲过路基,在到达深沟处时凌空而起,朝着沟底跌落而去。 “不!”肖克大叫了一声… 在一条盘山公路上,几辆闪着警灯的消防车警车救护车停在一起,而路边围满了看热闹的当地老百姓。 长途车终于被巨大的吊车伸出的长长的吊臂给吊了起来,继而缓缓地放到了公路上。救援人员已经在山下把所有的乘客的尸体都抬了上来。几十具尸体排成了一排,每个尸体上面都盖着一块白色的布。景象凄惨之极。 一个护士模样的年轻女人走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面前说:“车上所有的乘客都死了,无一生还。” 老头眼里流下了泪水,他颤抖着嘴唇说道:“都仔细检查过了么?”护士点了点头,“其有一个男性乘客,在我们发现他时,他似乎还有生命体征,但当我们把他抬上车的时候,他却似乎已经不行了,周主任正在做最后的努力。” “是么?快带我去看看。”老头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光亮。护士领着老头朝救护车走去。 当老头来到救护车上时,一位戴着眼睛的年医生刚把口罩从嘴上摘下来。 老头看了一眼年医生,年医生冲着老头摇了摇头说:“刘教授,我已经尽力了,但他的伤势太重了。”年医生又看了死者一眼,“他的生命力很顽强,他也一直在努力,但…”年医生摇着头,摘下了眼镜,擦了擦从眼留流下的泪水。 “他叫什么名字?”老头看了死者一眼。 “从他身上找出的身份证上看,这个人叫肖克。”一个女护士递给老头一张身份证。老头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道:“都拉回去吧。” 一个暮霭沉沉的傍晚,幽梦山庄三区二十四号墓碑前面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她弯下身,把一束鲜花放在了墓碑的前面。她擦了擦眼泪,转身走出了墓区,来到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宝马车后荡起一溜尘土,消失在了公路的尽头。 (完)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