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血宗钟灡

凡人仙府传 303 作者隧道测量工 全文字数 2685字
巨灵岛的繁华远超萧遥等人的预想,甚至萧遥都在怀疑擎天紫嫣煞费苦心地将他们带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促使他们进一步的成长,一路走来商铺不计其数,就是在玄国处于决策级别的金丹期修士,在这里都一副稀疏平常的模样。 经过耿五的解释他们才明白,北海岛屿众多,资源丰富,是天元大陆最为混乱之地,海族、妖族众多,各种战乱不断,非常适合靠近北海的宗门修士前来历练。 定期举行拍卖会更是有等阶不一的法宝,金丹期修士精进修为的丹药出售,绝不是南荒任何宗门可以比拟的。 听着耿五的话语,萧遥等人可谓惊喜连连,对于将他们掠到这里秦紫烟的埋怨之意进一步减小。 他们一下兽车,刚来到北悦客栈门口,就被一位血袍修士挡在了身前。 这位血袍修士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模样,浑身散发着不可一世的狂傲之气,搂着一位身穿绯红薄纱的妙龄女修,在看到萧遥等人后,双眼立刻放光起来,将妙龄女修推开,有意无意地露出腰间丹鼎腰牌,一捋胸前长须,一脸傲然道:“老夫乃血宗首席炼丹大师钟灡,诸位道友面生的很,不知来自哪里?” 看来炼丹师到哪都吃得香,从眼前修士的狂傲神情就能看得出,不过萧遥也不是太过在意,毕竟他进阶金丹期后,能够炼制出精进金丹期修为的丹药并不会太久。 他正准备回答时,发现这位炼丹大师一双眼睛在身后的几位佳人色溜溜乱转,丝毫没要掩饰他的贪婪神情。 “老色棍一条!”萧遥一看对方神情,都懒得回答,直接饶了过去。 身后的六女本来听到钟灡炼丹大师的身份,再加上探查到他金丹中期的修为,她们还带着几分尊敬,毕竟每一位炼丹大师的身份都异常尊贵。 然而当看到他异样的眼神,顿时充满了鄙夷神色,真是一大把年龄都活到狗身上了,连看她们的贪婪目光都不懂得收敛一二,顿时学做萧遥的模样,准备一绕而过。 事实上钟灡在看到六女的时候,双眼放光,身体开始颤抖不已起来,怀中的妙龄女修感受的最为真切了。 看到萧遥样貌平平,浑身上下也感觉不到一丝高贵的气质,而身后的六女着实惊艳绝伦,而且气质各不相同,表面上看起来,宋美琦雍容华贵,姜凤儿单纯活波,傅雪落落大方,梁冷卉野性难驯,乙十八冷艳睿智,闵瑄温柔矜持看得他的心肝是砰砰狂跳。 再看自己怀中的女修,简直就是一坨狗,屎,虽然姿色略逊六位美艳佳人一些,但浑身散发的气质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完全是野土鸡与凤凰的区别,令他心中反差极大。 此刻看到这男子无视他的存在一般的饶他而过,这使得他感觉对方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后台,顿时将对方看成是摄于自己炼丹大师的威名,于是在其身后女修想要绕过去时,伸手就向着宋美琦手臂抓去,嘴上笑嘻嘻道:“道友何必拒……” “啪!” 虽然他们刚入巨灵城,不想惹是生非,但对于这种老色棍,决不能忍气吞声,否则只会换来对方的变本加厉,因此在他手伸过来之际,宋美琦没有丝毫的留手,出手就是响亮的一耳光。 “咦?钟……钟老鬼竟然被当众抽脸了!” “不是吧?这些人是什么人,竟然敢对钟老鬼出手?” “呸!这老淫棍平日仗着丹师身份与血宗庇护,一向飞扬跋扈,欺男霸女之事越发肆无忌惮,今日被抽简直爽死了,!” “就是……这老淫棍今日终于捋到了虎须,被抽了吧?我说什么来着,这叫恶有恶报,太解气了,老卢,一会定要与这几位道友好生结交一番!”
“甚好!甚好!” 钟大师在这巨灵城似乎异常出名,被宋美琦一巴掌抽过去后,那些金丹以下的修士望了一眼后就匆匆离去,生怕招惹上灾祸,至于那些金丹期的修士,则是有四人很快凑了过来,一脸大爽地望着吃瘪的钟灡。 “你……你敢打我?”钟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位堂堂炼丹大师,在巨灵岛城内竟然被人抽了一耳光,老脸瞬间憋胀得通红,一时间彻底懵了。 他钟大师什么身份,那可是血宗首席炼丹大师啊!就连宗门的那些元婴期的太上长老对他都异常客气。 他什么时间受过这般大的羞辱?不是一向自己这般兽,欲被人么? 他以前只要一亮出自己炼丹师的身份,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这也使他养成了一副看待任何艳丽女修压根就不知道收敛二字,因为他淫、秽的目光一扫,就能从对方的反应上知晓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将对方搞上床,与他翻龙颠凤。 此刻没想到,对方竟敢这般干净利索的抽他一巴掌,一时间老脸憋胀得通红,彻底手足无措起来。 别看他目前一副金丹中期的修为,然而自从在宗门内脱颖而出,被宗门准备花费大量资源培养开始,他就彻底被宗门如活宝一般被保护起来,以至于进阶金丹的两百年内就没有与同阶修士斗过法,厮杀更谈不上。 说白了他就是他就是一个怂包,空有金丹中期的修为,却没有对战金丹初期修士的勇气,因此在面临杀伐果决的宋美琦、身后煞气凛然的萧遥,虎视眈眈的傅雪等五女,竟然进退维谷起来,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虽然他知晓在这巨灵城绝对无人敢斗法,但他可不能保证这些外来修士是否知晓这规矩,万一他们要作死无关紧要,将自己也搭了进去的话就不美了。 “不行,以后即使在巨灵城也好带人保护了!”此刻钟灡这吃瘪之余,竟然奇葩地这般想到。 现在钟灡身旁身着粉纱的女修薛芹,表面上一副愤怒不已的模样,然而心中却是爽开花了,她是爷爷中了五色妖蛇的本命剧毒,急需一枚解毒丹救治,结果城内数家大型灵药殿一无所获,毕竟能够使金丹期修士陷入生命危机的解毒丹异常稀缺,没有深厚的交情,巨额的报酬,那些灵药殿即使有也不会轻易出售的,万般无奈之下,她只有求到了这血宗的这钟灡。 事实上,她求上钟灡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毕竟钟灡的好色程度在巨灵城几乎无人不知,一些求他炼药或者购买丹药的修士甚至在求他之前,都带着供他发泄****的艳丽女修。 然而令她极为抓狂的是,她的确是献身了,并且也得到了解毒丹,可是爷爷一吃了她出卖**换来的解毒丹,非但没好,反而立刻就暴毙了。 后来她才隐隐得知这万恶的钟灡,在打听到她与爷爷并没有多大势力后,压根就没打算给爷爷服用五色妖蛇的解毒丹,而是另外的一种剧毒。 这使得她非但没能救治爷爷,自身反而陷入了他魔掌,被他下了神魂禁制,成为他发泄兽,欲,提升修为的工具,每每与他双修之时,他那霸道的驭女合欢功,总是将她蹂躏的生不如死,而她之所以没死,也是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将其灭杀,因此此刻看到钟灡被当众抽脸时,她都要控制不住准备拍掌称快了,心中大爽的同时,憋得异常难受,真想放开嗓门大笑三声!(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