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笔横财

凡人仙府传 4 作者隧道测量工 全文字数 3567字
“呼……” 良久之后,萧遥终于将刚刚饮下的一口灵液炼化完毕,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被浓郁灵气憋得面红耳赤的感觉着实不舒服。 “咦……我的伤势竟然恢复了一点,修为也跟着增长了那么一丝,虽然很少却是实实在在增加了。” “咦?用灵草强行突破炼气期,造成丹田的创伤也在缓缓恢复着!” “胡掌柜不知何时留在我体内的毒素也随着刚刚的吐纳,缓缓向着体外排除着!” “真是不可思议,这简直是神液啊!” 觉察到这幅情景,萧遥异常的兴奋起来,好久没有这般地开心,这般的舒坦! 家人,村落被妖兽肆虐,低声下气,忍辱负重,谨小慎微地做了三年灵狐殿小厮,被他们称作小贱奴! “小贱奴……好,我这小贱奴定然要翻起一大片的海浪,将你们这些道貌岸然,杀人不吐骨头的大人物淹没在浪潮中!” 萧遥忽然想起了往昔的历历场景,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脸上凶戾之色一现,下意识道。 良久之后,他面色恢复了平静,他知道这不是短时间能够实现的,并且在此之前他需要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这时他又向着这诡异的陌生空间望去,结果入目的除了眼前的灵液湖泊外,四周全是浓浓的白雾。 他试着向一个方向大胆地走了十多里多后,结果入目的已然是浓浓的白雾,由于担心迷失方向,所以他压制住了心中的好奇,返回湖边继续饮用灵液修炼。 三个月后,他已然感受不到中毒的任何征兆了,这让他再次兴奋起来,对这神奇的空间越发的期待起来。 身体上的创伤彻底也好了七七八八后,萧遥彻底的放下心来,生龙活虎的很是一番宣泄,之后萧遥就开始清理起胡越的储物袋来, “不愧是胡掌柜的天才孙子啊!身价真不是一般地雄厚!嘿嘿……不过现在完全便宜了萧某人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拥有储物袋,摸索了半天,才将储物袋成功打开,往里面一探顿时一惊。 五千七百多颗下品灵石! 一把上品玄火法剑! 一把上品寒冰法剑! 两个三丈见方空间酒壶,可惜里面什么都没有! 胡越是拥有着冰、火双灵根的天才修士,尤其是变异的冰灵根,更是玄国各宗门争抢的天才弟子,可惜还未带发威,就惨死在发疯的狐妖爪下。 “御兽决,冰火剑诀,御风术,火弹术,土盾术,天眼术,灵草鉴!” 看到这些功法玉简后,萧遥顿时乐不可支起来,以前他只有一本“五行吐纳决”,勉强进入了炼气一层,除此之外,彻底与世俗的凡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好在发了胡越这笔横财。 “驭兽宗令牌?” 将六枚玉简挨个粗略浏览了一番后,萧遥又开始把玩起一个刻着“御兽”二字的三角状令牌,这让他嘀咕起来。 “胡越怎么会有驭兽宗的令牌?” 萧遥以前听胡越吹嘘过,胡越之所以迟迟不加入驭兽宗,就是得到其母亲的指示,故意拖延了! 似乎他母亲需要他在关键时刻,以变异冰灵根的天之骄子出现,支持与他母亲同一派系的一位驭兽宗少主在宗内造势,助其争夺宗主储位。 “不管了,反正我这个小小蝼蚁将驭兽宗是得罪厉害了,稍不小心,就会身死道消!”萧遥这样想着,又开始翻看其一些盛放着在玉盒中的低阶灵草对应着灵草鉴辨认起来。 “咦?我是否可以将这株灵草移植到这片空间内呢?” 突然看着一株根部带着泥土,水分依旧充沛的灵草,萧遥忽然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想到就做! 萧遥很快地在湖边抛开了一个小坑,将一株嫩竹模样的灵草移植了进去,结果没过多久,灵萧遥郁闷的事情发生了。 那株被移植进去的灵药很快地枯萎了。 “怎么回事?” 想了好一会儿,萧遥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在灵气异常浓郁的空间,却无法栽种灵草呢? 他虽然是个半吊子的修仙者,可是对于灵草的珍贵还是了解了一些的。 否则以后贩卖灵草修行,对以后修炼简直有事半功倍。 至于这个神奇的空间,萧遥却是熟悉了,只要他念头一动,就可以随时从这个豆粒大小的空间中出去,然后将血珠收入丹田。 只要他一个念头,就可以再次进入这神奇的血珠,虽然对这神奇的血珠还不是很了解,但是萧遥已经将这颗血珠看成自己的私有物,定为与自己性命并重的存在。 虽然失去了栽种,贩卖灵草的好事,如此多的宝物,让萧遥颇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这一穷二白的修行,他算是暂时摆脱了。
之后萧遥稍微感慨了一下,将心中的杂念全部摒弃掉后,就开始将“五行吐纳决”彻底的抛弃,转修“冰火剑诀”虽然他没有冰灵根这种变异的灵根,但是五行中的火灵根他似乎具有。 之后就修炼起“火弹术”等几种术法来,虽然修行异常的枯燥乏味,但是萧遥有着胡掌柜等一系众多强敌的巨压,使他倒是一心一意地将心思用在了修行上。 修炼无岁月,转眼间萧遥就在神奇的血珠内渡过了三个春秋。 在这三个春秋中,一件令萧遥异常兴奋的事情发生了,那灵草却是完全可以移植道血珠空间内的! 原来萧遥对于如此浓郁的空间,竟然无法移植灵草始终耿耿于怀,最后不信邪地将玉盒内的灵材挨个移植了一遍。 结果只有上了品阶的灵草才可以在空间内疯狂生长,那些不入品的低阶灵草就会迅速呈现枯萎的状态。 萧遥最后认真地想了一遍,应该是空间内的灵气太过浓郁,就像他一开始喝下灵液一样,被呛住了,而灵草直接被“呛”死了! 得出这样的结论后,真让萧遥哭笑不得起来。 …… 萧遥不知道,他在血珠内修炼的时候,雷鹰涯上的众多雷鹰却是倒了大霉,被一道火红的身影疯狂追杀着,短短一段时间,几乎被灭了个干净! 以至于被炼气期修士视为禁地的雷鹰涯,却是成为了低阶修士狩猎的新乐园! …… 仙女坊市,灵狐殿: 一男一女两位炼气五六层模样的修士,刚刚从灵狐殿中出来,一脸的喜悦之情。 “哎……这胡老鬼真是转性啊?自从三年前灵狐殿大变后,这老头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大方多了,三年了竟然没有在坑骗我们这些外门弟子!” 在远离灵狐殿老远后,那位女修突然神识向旁边的同伴传音道。 “哼……那是这老鬼魂丢了,没心思胡搅蛮缠,仗势欺人了!怎么袁师妹起同情心了?”旁边男修不屑的道,一脸的嘲弄模样。 “祁师兄千万别误会!师妹我又不是刚入修仙界的菜鸟,怎会还存在同情怜悯之意,只是看到这胡掌柜三年之间忽然变性有些好奇罢了?”那位袁师妹连忙解释,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副师兄你千万别误会的模样道。 她知道这胡老鬼由于有驭兽宗筑基期的女儿撑腰,动辄就欺辱他们这些低阶弟子,经常变着法地搜刮他们身上的灵石。 这祁师兄四人团队中三人就是不想屈服这老鬼的淫威,结果被各种缘由残害,如今只剩下祁师兄一人! 虽然碍于宗门的任务,祁师兄不得执行硬着头皮抓捕灵狐的任务,然而由于以前得罪过胡老鬼。 所以别人是隔三差五地被他坑一次,而祁师兄基本上是次次被坑,次次无奈憋屈的完成宗门任务。 表面上祁师兄似乎屈服在了胡老鬼的淫威下,保住性命! 但是内心中袁师妹知道祁师兄一直是隐忍着,犹如一座蓄势喷发的火山,只要找到机会,袁师妹相信,祁师兄绝对不建议在胡老鬼身上拼命捅几刀,最后将这老鬼挫骨扬灰! 虽然这三年胡老鬼没有再压榨祁师兄,但是这滔天的仇恨,袁师妹相信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被抹消掉! “师妹能如此想,师哥我就放心多了,再说现如今这丢魂模样有些凄惨,但是愚兄还是生不出半分的怜悯之情,相反却是恨不得将这老鬼扒皮抽筋……” 祁师兄正欲说着一些恶毒的话语,突然感觉到背后异样传来,忙转身一看,却是被吓了一跳。 却见胡掌柜手中提着一把泛着刺骨寒意的法剑正快速向他冲来,面容阴寒地扭曲在一起,双目发出嗜血的怨恨神色! 祁师兄被胡掌柜杀人般的凌厉气势吓了个半死,暗骂自己倒霉,怎么偷偷说了两句这老鬼的坏话就被这睚眦必报的老鬼听到了! “这老鬼疯了么?这里是坊市禁止动武啊?再说不就是说了你两句坏话么?至于这样么?”袁师妹也被胡老鬼的气势吓了一跳,俏脸发白,随即向旁边退开了几步,似乎在撇清与祁师兄的关系似的。 然而正当祁师兄刚刚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法剑,面上凶光一闪,准备硬着头皮对战这发疯的胡老鬼时。 却见胡老鬼从他身后一闪而逝,随后逐渐缩小,最后化成一道黑点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这怎么回事?”看到这幅情景,袁师妹立刻有出现在了祁师兄身旁,一脸愕然的问道,好似她刚刚压根就和祁师兄抱持如此近距离似的。 “走,追上去看看!”祁师兄亦是一怔,随即头也不回地说道,好似没有发觉袁师妹小动作似的。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