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殷妙竹

凡人仙府传 9 作者隧道测量工 全文字数 2686字
玄月宗驻仙女坊市总殿外: 萧遥被李蔚带着七拐八绕地行进了足有十多里后,来到了一间刻着“玄月宗”三个鎏金大字牌匾的大殿外。 “师傅,萧遥已带到!”李蔚来到大殿外后,神色恭敬地向着殿内弯腰行礼道。 “嗯,你在外面候着吧,让萧英豪独自进入即可!”大殿内传来一声令人骨头酥软的话语声。 “是!”李蔚依旧神色恭敬的模样答道,随即看向萧遥。 “英……英豪?”萧遥一听顿时无语之极,摇摇头,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他一进去后,就向着大殿内斜躺在主座上的一位风华绝代的少妇看去,顿时一惊! 只见此女面容极为妩媚撩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成熟少妇模样。 浑身散发着雍容华贵却不失风情万种的动人神态。 一身绯红的薄纱将妙曼的娇躯遮掩的若隐若现,映衬出凹凸有致的娇躯,一对秋波荡漾的明眸正似笑非笑地向着他望来。 “殷前辈安好,小子萧遥有礼了!” 萧遥一惊,尽然有些痴迷起来,好在他不是心思飘荡之人,瞬间就意识到不妥,拇指一掐指甲缝,一丝刺痛袭身,立刻清醒了过来。 这时他却是低下头,再也不敢多看对方一眼,连忙躬身行礼道。 他从李蔚那里得知,其师傅为筑基中期的前辈,他哪敢有半分的懈怠。 此女姓殷,名妙竹,于是萧遥称呼对方为殷前辈。 “咦?不错,不错,果然不愧英豪之名!”殷妙竹看到萧遥在她荡人心魂的魅惑下,竟然如此快得摆脱开了,不禁高看一眼道。 “前辈莫要折煞晚辈了,英豪之名愧不敢当,晚辈只求自保而已!”萧遥摇摇头,苦笑道。 “不错,真是不错,并没有因为斩杀强敌而骄横自满,着实不错!哎……可惜根骨实在太差,四属性缺金的杂灵根,进阶炼气后期几乎不可能,否则收入奴家门墙也未尝不可!”殷妙竹一脸可惜的神色,随即又道。 “至于英豪之名,还真没折煞你,奴家可是恨不得将胡家的那一窝贱人,挫骨扬灰,然而奈何有宗门的牵绊,诸多的忌讳,却是不得随心所欲!好在你为奴家讨回了一点利息!” “怎么?前辈也和胡家之人有仇怨?”萧遥一听,顿时神色一怔道。 “那是当然了,要不然你以为你这炼气四层的废灵根修士,怎会得到本宗的庇护?” 殷妙竹说道这里时,发现萧遥依旧低着头颅,只是讪讪地抖动了下身体,好似恍然的模样! 殷妙竹没好气的白了萧遥一眼,接着道:“至于奴家与胡家贱人的仇怨,哎……说起来还得从炼气期开始,那时……” 原来玄月宗以主炼丹为主的大宗派,而驭兽宗则是以御兽闻名玄国,两宗皆为玄国最大的三宗之二,平日明争暗斗着实不少! 在炼气期的一次比斗中,殷妙竹的双修伴侣遇上了驭兽宗的天才娇女胡嬛嬛! 胡嬛嬛本事实力极为强横,加上强悍的灵兽相助,根本不是以炼丹天赋卓越的殷妙竹伴侣可以抗衡的! 结果,殷妙竹伴侣很快地就败下阵来,欲迅速投降! 然而胡嬛嬛却是妒忌其炼丹天赋,却是硬生生地将其斩杀! 自此殷妙竹伤心过度,没有再理会同门其他修士的追求,一心投到了疯狂的修炼当中,之后幸运地筑基,此时更是筑基中期的存在。 一筑基后,他就想着报仇,然而一直苦无机会! 毕竟他们玄月宗与驭兽宗表面上还属于同一阵营,有个共同的敌人需要应对。
这个敌人就是玄国三大宗门之首的御魂宗! 所以尽管两家宗门私下里龌龊,冲突不断,但是却不得明目张胆地撕破脸皮。 殷妙竹以其绝色的容颜,加上筑基期的修为,追求者甚众! 然而她却是个多情种,对于伴侣的离去,始终久久无法释怀,又不耐同门的纠缠,一狠心下就躲到了这偏远的仙女坊市来。 而萧遥斩杀胡越及胡掌柜,可以说正对此女的胃口,让此女很是兴奋不已! 如果让殷妙竹知道胡越是拥有变异冰灵根的天才修士,只是一直被胡家人隐藏着,并被萧遥斩杀的话! 恐怕殷妙竹会更加兴奋,说不得不顾萧遥废灵根直接收徒了! “那前辈将晚辈唤到这里是?”听着殷妙竹的娓娓道来,萧遥颇有种同是天涯被害人的感慨! 只是人家是高不可攀的筑基中期前辈,而他只是一个炼气期的菜鸟而已! 不过他倒也机灵,既然这位长辈肯对他说这般多,多半是有什么想法的,于是直截了当道。 “哎……只要你灵根属性好一些,奴家说什么也会保你周全,直接将你秘密遣送回宗门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惜你不是!现在嘛,是生是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殷妙竹再次叹了一口气,摇摇苦头道。 要知道就是他再怎么向将萧遥安全遣送回宗门,也得宗门认可才行,毕竟她在宗门是没有多少地位的! “前辈能否说详细一些!”萧遥一听,顿时心惊起来,表面上却神态自若道。 “要不是听李蔚说你在术法修炼上有些天赋,奴家就是想帮你,恐怕也会遭到宗门的责罚,先前胡嬛嬛已然上门闹了好几次,都被奴家羞辱回去,如今达成一共识却是没法在推脱了!” 殷妙竹先是缓缓叙述着,看到萧遥一副镇定的神色,心中赞叹不已,嘴上接着道。 “我现在暂时将你收为玄月宗外门弟子,这样胡嬛嬛就无法光明正大地将你斩杀,但是她却可以命门下弟子向你发起挑战,所以你只能硬着头皮前去接战,至于能否存活,就看你的运气了!” “那多谢前辈了,只是不知那胡嬛嬛的弟子修为如何?”听完殷妙竹的话语后,萧遥总算松了口气,随即略显紧张道。 “经过一番扯皮后,规定她那边不可以有炼气九层以上的弟子出战,我这边只能你这个当事人出战!” “不过这些弟子可不是你斩杀的那两个连个灵兽都没有的绣花枕头可比的,所以你存活机率非常渺茫,你最好清楚这一点!”殷妙竹一副萧遥九死无生,非常不看好他的模样道。 接下来,萧遥倒是识趣的没有再问什么,因为他大概也猜测出,这已然是殷妙竹这位命运相似前辈为他争取的最大限度了。 毕竟没有直接面对这位筑基期的妖婆,萧遥就谢天谢地了! 至于按照坊市的规矩,殷妙竹倒是想让玄月宗的门人代萧遥出战。 然而一方面同阶的玄月宗弟子相比较驭兽宗本就羸弱,另一方面如果玄月宗这般代萧遥出战,估计胡嬛嬛那边会永无止境地挑战下去。 所以作为主事人,尽管萧遥修为很低,然而却是必须参战三次! 接下来,萧遥在李蔚的带领下再次回到了他先前居住的洞府。 “只有三天了么?” 将李蔚送走后,萧遥低声嘟囔了一句,不禁对于修仙界的残酷现实又多了几分认识,把玩了两下殷妙竹赠与他的两件法器,就陷入了长久的沉思当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