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节 一战定乾坤(8)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264字
河朔军终于抵达了护城河一线,虽然遭遇了连续两波的水系术法阵的攻击,导致了一辆联装式石砲车陷入泥潭中无法自拔,但是绝大部分石砲车仍然在士兵们和术法师的保护下开始列阵准备打击。 布设在北面的联装式石砲车多达二十八辆,除开一辆陷入泥潭中外,剩余的二十七辆,以一个梯形阵型向前突出,分成三列,摆开了阵势。 肃杀的气氛让城墙上的蔡州守军也是不寒而栗,这种非对称的对攻形势对防御方实在太不利了。 徐州军的石砲车,哪怕是最后一排的石砲车,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石弹轰击到城墙上,而守御方的投石车则只能堪堪把石弹发射到最前端的防卫士兵面前,真正要想对石砲车构成威胁的只能是重型术法弩车。 而这种重型术法弩车对石砲车的攻击效果并不佳,除了火箭击中石砲车能带来一些威胁外,其他都难以发挥作用。 敌军也很显然做了各种针对性的防御准备,看看四周的夫子和士卒,随时可能灭火和救护,足以证明徐州军已经打定主意要用这种方式来彻底摧毁蔡州军的抵抗决心。 尚云溪虽然被西面第九军的被突袭导致的混乱弄得有些恼火,但是朱密率领第十军迅速稳住了阵脚,并展开了反击,已经牢牢的顶住了对方从几个角度发起的攻击,而且还趁势发动了钳形攻势反包围,意图将这支敌军精锐彻底歼灭。 虽说蔡州军的龙雀尾也是精锐,但是在数量上的巨大差距还是使得对方逐渐陷入了困境,被消灭只是时间问题,前提是如果没有别的意外发生。 尚云溪也不认为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如果说城内的蔡州军真的敢倾力一战出城来挽救这支龙雀尾那倒是真是求之不得了,那尚云溪就敢豁出去把整个河朔军压上来,在这城外就要一决雌雄。 不过想想也不可能,蔡州军还不敢有此魄力,一旦被围在城外,那么他们几乎就要丧失了任何扳回不利局面的可能。 “都督,一切就位。”亲兵报告道。 “可以发起攻击,周围第二军、第三军做好掩护准备,防止敌人狗急跳墙,另外扑火队也做好一切应对,我想蔡州军不会就这么坐视挨打的,哪怕舍不得,他们的术法弩车也该登场了。”尚云溪沉声道:“去请周、杨、贺几位将军做好准备,一旦有事,某会请他们一战。” 伴随着“咚!咚!咚!咚!”的鼓声擂响,列阵完毕的石砲车也终于开始发威。 伴随着渗人的“嘎吱嘎吱”投臂加力下压带动的机簧压缩声,数十根投臂都在巨大的机簧动能牵引下瞬间达到了极致,然后得以释放。 数十枚石弹几乎是在同时被投射而出,巨大的石弹在空中高速飞行,带起尖利的啸叫声,听起来格外惊心。 “据盾!” “弩车!弩车准备!” “掩护!术法发动,术法发动!” “遮蔽!” 一连串的喊叫声在城墙上此起彼伏,而与此同时军官们早已经四处奔走,吆喝着士卒们高举起皮盾,或者是支起挡牌,最大限度的将飞袭而至的石弹遮挡在城墙下,防止对整个城楼垛口形成致命性的打击。 袁无为和袁文極几人埋伏在雉堞背后,几乎要把手下的砖石捏成齑粉,如炬的目光死死的注视着前方。 不得不承认,徐州军在远程打击武器上的优势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让蔡州根本生不出追赶的念头。 这种远程打击武器不是简单的术法武器,而是集合了术法、冶炼、材料和设计以及加工制作等多方面综合性的建造能力,不是某一方面强大就能做到的。 在袁无为看来,如果说袁文極的炎阳赤焰弓乃是一具集合了蔡州术法巅峰的宝器,也足以证明蔡州术法的不弱实力,但是仅仅是材料的限制,就使得蔡州根本没有办法再制作出一具具有同样威力的武器出来。 炎阳赤焰弓从弓弦到弓胎再到绞缠的丝线,都是万里挑一出来的,可以说这一具宝弓不可复制,但是同样威力巨大的巨型石砲车在徐州那边却是一次性就能生产出几十台来。 且不说其他,光是那特制的机簧就让蔡州这边的术法匠师束手无策。 他们不知道这种机簧的材质是什么,或者说姑且称之为精铁,但这种精铁的材质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见过的任何一种材质。
用何物炼出,又是如何炼出,其中有什么关节,都一无所知。 而像那术法蚀刻术于是如何进行灌注加祝,也都相当复杂,拿蔡州术法师们的话来说,这里边的奥妙多了去,不是随便什么人,也不是三五个月就能琢磨出来的,总而言之,一句话,蔡州在短期内根本无法制作出这样的器械。 凄厉的尖啸声迎面而来,一枚西瓜大小的石弹呼啸着狠狠的击打在一面皮盾上,三名高举皮盾的士卒承受不起这种超强的力量冲击,呕血而退,两名踉跄倒地,而另一名还在勉力维持,立即又有两名士卒上前协助重新将皮盾举起。 又是一连串的石弹飞袭而来,但是这一串石弹的打击角度明显与先前的不一样,采取的是高吊式角度,通过专门的计算方式测算后再来实施打击。 这一轮的打击显然让蔡州军有些措手不及,寻常的皮盾和挡牌根本没有用处,这些石弹几乎是从空中直接坠落,轰砸在城墙上。 仅仅是城门楼就在极短时间内承受了超过三十枚石弹的轰击,半边楼都倒塌了下来,当场就压倒了十余名埋伏在后面的强弩手,惨叫连连声中,等到救援队伍赶上来忙不迭的抬开廊柱、墙瓦,只能见到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估摸着大部分都不得活了。 “嗵!嗵!嗵!嗵!”的声音终于响起,这是术法弩车开始反击。 几面皮盾和挡牌遮掩下一具弩车被推了上来,粗大的赤磷火箭几乎与儿臂相当,在火箭的后端被加工成为分散式的花头,这种花头通过巧妙的榫结构方式与火箭本身结合在一起,一旦发射出去,可以在最后关头借助风力四散飘落下来,形成一片密集的火网。 这也是蔡州术法一道的巅峰体现,光是这一枚火箭的制作价格就在五千文铜钱,这还没有加上术法弩车的成本,光是这一项就让蔡州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所以这种术法弩车也只制作了不到两百具,而术法弩箭也只有五千枚。 陆寒强忍住内心的激动,猫着腰观察着局面。 星星点点的火箭在坠落的前一刻开始四散分射开来,点点火光飘落,不少直接扎在了石砲车上,立即开始附着燃烧。 这种赤磷火箭不但能产生毒气,而且燃烧能力强,寻常木材一旦被其沾附上,基本上就是被烧成一片灰烬,哪怕是通过一定术法处理的石砲车架构一旦被沾附上,一样难以扑灭。 不过对于徐州方面的术法师来说,自然不可能没有准备,像石砲车这种耗资巨大的物件一旦被推上战场,肯定也要做好周全的应急准备,而扑灭火势的物件自然也不会少。 这是陆寒第一次真正参与战斗,面对敌军远程武器的打击,尤其是术法弩箭的覆盖性攻击,顿时让整个阵地都燃烧了起来。 “灭火,起盾!”耳边传来带队的方术师林圭的怒喝声,让陆寒一个激灵,猛地跳了起来,手中的术法符箓猛然投掷而出,一片轻灵的水雾在空中浮起,熊熊燃烧的火势顿时被压制了下去。 紧接着旁边的两名同伴也单手插地,另一只手则在囊袋中掣出术法符箓,并用发力催动。 一连串的银黄色木盾在落日的余晖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金色,次第排开的术法木盾如同火烧云一般,形成一道瑰丽奇异的栅栏墙,它们横亘在石砲车前沿,抵挡着来自前方的术法弩矢,每一轮术法弩矢的冲击,都让这一排木盾栅栏发出一阵波纹颤抖。 但是这种术法木盾栅栏却对背后的石砲车毫无影响,石砲车阵仍然有条不紊的继续发射着石弹,每一轮的投射而出,都能在地面引发一阵颤抖。 整个北面的城墙,尤其是集中在城门楼这一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破碎断裂,如果没有意外,尚云溪估计一个时辰之后,这一段城墙可能就会崩塌。 宋城不像是汴梁或者洛阳那种雄城,能够支撑这么久已经非常难得,石弹的冲击力对于像包砖夯土的城墙是难以承受的,只需要连续三枚石弹击中在同一区域内,基本上就宣告这一区域处于松散粉碎状态了。 尚云溪格外兴奋,第一次亲眼见到石砲车在战场上的凶悍表现,也让他对未来的战争充满了信心,这种力度的打击下,本身就兵力不足的蔡州军何以支撑? 别说七天,三天之内,自己就要破城!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