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节 难挽大局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349字
刘延司和张君越都已经按捺不住了,这样好的机会都还把握不住,那就真的别打仗了。 梅况入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无论赵氏一族最终如何选择,但是蔡州内部的分裂已经成定局。 袁怀峰没那么大的本事能压制住分裂带来的冲击,就算是袁怀河在这里也不行,军队一点分裂,那么哪里还能有多少精力来守城? 拔城正当时! 看见二人跃跃欲试的表情,杨堪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只是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杨堪也相信没有谁能逆转这个局面了,自己坐镇,就把这个登城一战的机会留给对方也好,算是结个善缘。 “你们二位我不多说,谨防袁怀峰和袁无敌狗急跳墙,注意自身安全,若是不敌,便让术法强弩手和术法武器上,不要逞强!” “枢密放心,大胜在即,我等也不是那种放浪之辈。”刘延司也是抿嘴一笑,“一切以获胜为目的,其他皆可置于一旁。” “嗯,明白就好,去吧,某就在这里静候你们的佳音了,估摸着过之也应该在那边登城了。”杨堪点头。 两军如同骤然昂头的恶蛟,从东门两翼径直发起了攻击,配合着两军的强攻,石砲车和火龙炮也发起了最凶猛的一轮轰击,重型弩车甚至干脆直接抵到城墙下展开对射,这也给本来就有些吃不住劲儿的守城袁军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当然,宋军付出的代价也不可谓不小,尤其是在器械方面,占据地利优势的蔡州军仍然负隅顽抗,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家宅所在,退后一步,也许就是城毁家亡。 正是这一股子劲头,哪怕是处于绝对下风,他们仍然不甘心就此失败,哪怕有最后一份希望,他们也要抵抗到底。 梅况和袁无敌的交锋已经进入了最惊险的对决状态,绿沉剑对霸王戈,漫天的黑云混杂着淡绿色的光影,就在赵氏宅院内外跌宕起伏,啸叫声直刺心魄,剑气罡风,更是将宅院活生生刮掉一层泥土下来。 庞祖寿一边关注着梅况与袁无敌的搏杀,一边诛杀着残存的强弩手,避免给梅况带来的伤害,当然必要的时候,他也不吝给袁无敌补上一击,彻底终结其命运。 此时的袁无敌已经预料到了一切,反而丢开了所有心思,一心一意的面对梅况,将自己的武道实力发挥到了极致。 赵天寿已经离开了,他很清楚破城在即,他要做的就是让赵氏能控制的军队立即撤下来去守卫自己的家宅。 要知道经过苦战进城的宋军可不知道这里边的差别,庞祖寿给他交代了,在凡属于赵氏一族或者与赵氏一族有关系的士绅商贾,皆可获得庇护,而他们只需要在自己的家宅外边悬挂上一面青旗。 宋王崛起于东方,崇尚木,青旗便代表宋,预示生生不息。 赵天寿的做法给蔡州军带来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当周围袍泽三五成群的离开时,谁还能够继续坚守在岗位上浴血奋战,当家宅能得到保全时,谁还愿意去直面死亡? 袁怀峰很快就感受到了这种无可逆转的局面变化,几处城墙被突破,哪怕是临时压上了预备队,一样只能是堵漏般的应付,而当刘延司和张君越的联袂出击之后,整个局面便转向了不可避免的崩塌。 南面城墙是最先被攻破的,敌人水军船上的火龙炮硬生生的将西南城墙一角烧成了白地,而一拥而入的宋军很快就击破了南门,而这个时候刘延司和张君越也登上了东城墙。 一切都无可挽回,袁怀峰很清楚这非战之罪,实力上的巨大差异注定了这一战没有悬念。 那就战吧,用一战来决定一切,生出此心之后,袁怀峰内心反而通透洒脱了。 迎着刘延司和张君越奔行而来的方向,袁怀峰长啸一声,飞身而起。 ***************** 万炮齐发,连续半个时辰的轰击,光焰遮天,整个北城墙就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慢慢坍塌下去了。 江烽矗立在高台上,面无表情。 连续三天的猛攻已经让上蔡这座蔡州北部名城终于迎来了崩灭之日,周望和王守信的联袂使得这一战的进度骤然加快。 城墙上仍然在不断喷吐出张牙舞爪的绿植,那是蔡州方面设立的术法植物禁制,但是在占据优势的宋军术法师力量压制下,这些都无关大局,根本难以阻挡大军的挺进。 “袁怀河仍然没有露面?”江烽微微侧首。 “仍然没有见到,已经有两天没见他的踪影了。”旁边的张万山沉声道。
从汝阳那边传来的消息,汝阳已经被攻破了,杨堪率领大军入城,袁无敌和袁怀峰双双战死,但是宋军这边也付出了代价。 梅况受伤,击毙袁无敌让他付出了代价,也幸好有庞祖寿的协助,伤势并不重。 刘延司和张君越双双遭受重创,但还好没有性命危险,存搏命心思的袁怀峰殊死一搏爆发出来的战力的确让人吃惊。 汝阳一破,实际上上蔡这一战已经没有太大意义,所以江烽宁肯稳一些,而不愿意强攻,哪怕把器械用光打完,也不愿意多折损一员大将,日后将是宋军和晋军、契丹人之间的争锋,未来的战事将是胡汉之争,更需要这些人。 从各方面传来的情报显示,袁怀河都没有见到踪影,而城中主持大局的则是袁无畏。 不过这已经无关大局了,就算是袁怀河只身逃脱又能如何?蔡州根基已毁,纵然再有霸王之力,也难挽大局。 “让牙军先上,河朔军先紧随,武宁军紧跟!”江烽终于下达了攻击命令。 伴随着漫天的烟云慢慢褪去,整个上蔡城也开始从最初的喧闹渐渐平静下来,只剩下士卒们的号令声和橐橐的马蹄在街面上行进声。 “这么说袁怀河和袁无畏都逃往了郾城?”江烽脸色有些不好看,手握在胡椅扶手上。 “当是如此。”崔尚倒没有太在意,“从何氏、薛氏各方报告的消息来看,袁怀河已经提前离城,应该是去郾城布置,而且从郾城传过来的消息,沙陀骑军安重荣部已经入郾城了。” 郾城是蔡州北部重镇,如同一柄尖刀插在许州的腰肋上,袁怀河选择郾城固守,同时获得了沙陀人的支援,如果再要打郾城,恐怕就是宋国和晋国的国战了。 “这也是一个试探啊,看来李存厚也是想要寻一个由头来捆绑那些不愿意打仗的胡族贵酋上船啊。”江烽有些恼火的道。 “的确如此,大王,天平军在曹州一线和石敬瑭对峙,这边安重荣又兵入郾城,李存厚恐怕也感觉到了压力,冯道和和凝也非愚人,他们也意识到了我们大宋未来对他们的威胁,想要挑起战事。”崔尚沉吟着道:“臣以为需要保持克制,以观局势变化。” 现在不是爆发全面战事的好时机,经历了连续几年的战事,大宋的地盘已经足够大,而且自己占有大义,尤其是迎娶了李瑾之后,这种大义优势会更明显,也会慢慢体现在百姓的向心力上来,只要自己的政策不出错,哪怕休养一年半载,都能让自己的力量有一个极大的提升,这一点江烽很清楚。 但问题是现在是沙陀人摆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势,想要逼迫自己一战,对方越是想要逼自己一战,那么就越是不能让其得逞,而对方不敢主动发起战争,说明其内部仍然还有强大的反战声音,这却是自己可资利用之处。 “若是孤将蔡州交给刘玄,如何?”江烽突然道。 “不妥。”崔尚摇头反对,“若是如此,沙陀人势必南下夺取蔡州,刘玄难以抵挡,这反而暴露了我们的意图。” 江烽点头,他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也的确有不妥之处,但是如果沙陀人步步紧逼,自己该如何应对? 沙陀人不是蔡州,可以一举灭杀,如果陷入与沙陀人的缠战当中,自己像许多新附之地的局面自己就没有力量去巩固,这个选项也不好。 “听说杨文昌的兵营入了内乡,觊觎南阳,臣怀疑沙陀人可能欲以南阳为诱饵吸引杨文昌东进,进而与其结盟。”崔尚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这说明李存厚也还没有下定决心要和我们开战,或者说他们对与我们一战没有足够的信心,……” “白陵的意思是我们也可以邀约杨文昌东进?”江烽眼睛一亮。 “对,若是我们许以南阳之利,邀约一起进攻许州,杨文昌会如何想?”崔尚嘴角浮起一抹诡谲的笑容。 “杨文昌只会吞饵,却不会上钩,甚至还会主动向沙陀人挑明我们的意图来向沙陀人示好,……”江烽一边点头一边若有所悟,“那沙陀人或许反而不敢动了呢。” “是啊,臣也是如此想,沙陀人如果觉得我们也是盼望一战,那么他们反而要顾忌几分,另外杨文昌的两面三刀也会让他们忌惮,也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杨文昌还可能从侧翼给他们一刀呢?”崔尚笑容更甚,“我们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效果。”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