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手持利刃(六)

作者绯红之月 全文字数 3222字
从大伯那边回来五天,赵谦就告别爹娘,带着大伯推荐的农学院老师,以及从弄学校的苗圃弄到的大量桑树树苗乘船出发。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母亲的表情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父亲的表情看着就非常满意。在赵谦出发的时候还叮嘱道:“要好好和专家合作,要跟着专家学习。” 那样傲慢的老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赵谦感觉很有些意外。等船只启动后稳定航行,赵谦才有机会仔细品味这里面的感受。回想大伯交代要学会与别人合作,赵谦觉得自己老爹的叮嘱中貌似也是希望赵谦能够学习与合作。第一次发现这两个貌似对立的长辈竟然有如此契合度,赵谦倒觉得感动起来。 从杭州到泗州有段路程,赵谦就和专家聊起来,“不知古老师觉得泗州那边若是想搞好桑蚕业,最需要的是什么。” “最需要的啊……”古老师欲言又止。 “就咱们两个人谈,古老师又是专家,直说呗。”赵谦尽力想听听古老师的高见。 “若是我觉得,那就是尽快建立苗木中心。”古老师提出了这个建议。 “为何?”赵谦觉得这做法也能称为符合道理,却貌似考虑的太长远。 “有说法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把福建山区的红茶移到僧伽罗狮子国种植,也曾经把福建山区的红茶移到江南平原与丘陵上种植。结果出现的口味就大不相同。甚至同一个江南地区,平原和丘陵地区的口味也有不小的分别。我们做苗木的讨论之后,认为应该在各个地方都建立起苗木中心。苗木中心看着复杂,其实可以从很简单的几种树木开始做。只要有一种树木搞好,赚到钱之后就可以扩大面积,招收新人员,甚至可以建立技术学校,培养技术人员。” 赵谦听的连连点头,心中忍不住大大佩服起来。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不懂行的好像什么都知道。内行人士考量与赵谦这种不懂行的就是大大不同。 说完之后,古老师却苦笑道:“虽然这么讲,可也不知道地方上肯不肯出这个钱。” 赵谦本想一口就应承下来搞定这件事,但是他还是压制了自己的冲动。“古老师,我觉得也也花不了多少钱吧。” “那些土地怎么来,若是想搞苗木中心,需要几百上千亩土地。这可不是容易事。” “嗯。的确如此。”赵谦答道。若是几十亩地,赵谦觉得没任何问题,若是开口就需要上千亩地,赵谦可不敢打包票。寻思之下,赵谦突然想到,他爹赵嘉仁赵官家正在全力推行土地国有。若是土地私有,想收购几百上千亩连片土地那可要付出巨大代价。但是土地国有制之下,为了发展农业而申请千亩土地就变得有办法可以疏通。 想到这里,赵谦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支持起老爹的政策,就如赵谦支持老爹的兵役法一样。 蒸汽车船抵达泗州城外,就见水门处船只甚多,蒸汽船大概有三分之一,其余都是人力小船。赵谦叹口气,对这拥挤的水上交通只能表示遗憾。泗州也是名城,南瞰淮水,北控汴流。在光头前世的杜充掘开黄河之后,黄河南侵,淤塞了大部分通济渠。通济渠也叫做汴渠,泗州以及靠北一段的汴渠还没被淤塞。在内陆地区,有运河的地方就便于交通,泗州作为这么一个交通枢纽,自然繁华。 有人形容泗州是‘地虽平旷,而冈垄盘结,山水朝拱,风气凝翠’,更直白的说法就是‘泗州夙称泽乡水国’。古先生光是看了这里,便笑道:“只要不是在沼泽里种桑树,这边的土地还挺适合。” 土地是不是适合,赵谦其实也不清楚。但是他很清楚,此时想入港可不容易。正在等待中,赵谦就听书面上传来人声,“大宋日报,大宋日报,今天的大宋日报。” 从甲板上看下去,就见一个艘小船正轻盈的在各艘大船之间穿行,有人拎着喇叭筒向船上吆喝。那些暂时靠不了岸的人们纷纷出钱购买。赵谦也没别的法子,等小船靠近,就在提篮里装上钱,垂下去买了一份。 正准备翻阅报纸,随着脚步声,蒸汽车船的船长上了甲板。船长面色不善,语气恼怒,“这些人们知道我们卡在这里,要凭白多烧多少煤么!” 赵谦觉得能理解船长的心思,这煤钱也得船长出,多烧些煤,船长就少赚些钱。赵谦不敢吭声,船长则愤愤的说道:“回去之后一定要联络开蒸汽车船的找管运河的那帮人理论,运河是再也不能走那些小船。省的耽误我们大家的功夫。”
赵谦只能打开报纸,却见报纸头条标题写到,“宋军正式发动光复辽东以及朝鲜四郡的战役”。回想起出发前看到的宋军发动的收复云贵的战役,赵谦心中感叹,这又打起来了! 云贵战役虽然比辽东战役发动的早,却因向山岭苍翠的云贵方向运兵困难,此时还没进入战斗状态。倒是辽东战役因为运兵方便,原河北军区的部队拨出去朱洪武的一个师与新赶到的三个师组成了新的辽东军区。渡过渤海,在白雪皑皑的辽东半岛南部登陆。 大宋在这里砍了将近二十年树,早就有许多营地,部队稍加修整就能住进去。家在泗州那边的朱洪武和新司令部已经决定先固守。此时已经是宋历二月二,要不了多久辽东的冰雪就要融化。等融雪完毕,已经熟悉这里气候的宋军就可以开始北上。 “那我们不如直接渡海进攻高丽。”也有人提出这样的看法。 朱洪武倒是不着急,他讲述着自己的看法,“看官家的意思,并不准备消灭高丽。只是要他们回到唐代三韩之地。既然如此,我等若是越海进攻,到时候只怕会遇到腹背受敌。还不如就这么由南向北从容进军。” 说了这些之后,朱洪武稍微降低点声音,“再说李云上将已经把高丽想私下勾结我们的消息告诉给蒙古人,我倒是希望望蒙古人能够干出蒙古人会干的事情。” 此言一出,辽东军区的高级指挥员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若是蒙古人没有转性,他们对于家奴高丽的谋反行为定然不会轻饶。朱洪武所说的内容很阴暗,但是高丽若是被蒙古人继续削弱,等以后大宋前往收复朝鲜四郡旧地之时,更容易让高丽屈服。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蒙古人并没有转性,此时的征东行省丞相兼高丽王的乃是忽必烈的女婿王。王迎娶了元世祖忽必烈的女儿忽都鲁揭里迷失公主。根据蒙古的命令,高丽国已经不在,只存在一个征东行省。高丽王兼任征东行省的丞相,其他职务由征东行省丞相向蒙古朝廷推荐,由蒙古朝廷审核后任命。高丽王身为蒙古的女婿,无年号,以蒙古年号为准。死后也不能有谥号,得由蒙古朝廷赐予。 王是通过苦苦向蒙古哀求之后得到蒙古大汗的谅解,才获得迫签署这样条约的待遇。虽然在蒙古大汗看来,这已经是极大的宽容。但是在王心中,这是他一生的痛。 然而在大宋323年2月初,王跟在蒙古大汗忽必烈的女儿忽都鲁揭里迷失公主侧后,战战兢兢的迎接了蒙古使者。 使者也不多话,直接把一封信摔在王面前。王捡起来一看,立刻就喊道:“这是南蛮伪造的信件,是南蛮挑拨离间。上使可千万不要被他们给骗了。” “哦?这信竟然是假的?”使者冷笑道。 “我对大汗的忠心日月可鉴,我怎么会勾结南蛮背叛大汗。”王继续嚷嚷。 “呵呵。把人带上来。”蒙古使者命道。没多久,就见到两名兵丁架了一个人过来。使者指着这人,皮笑肉不笑的问王:“你可认识此人?” 王哪里会不认识。这是他派出去和大宋联络的心腹,这人乘坐高丽船抵达河北,之后就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见踪影。见到了自己的信之后,王就知道自己被大宋给卖了,此时见到心腹被带到面前,更知道局面对他大大不利。 “上使,此人因为在高丽犯罪,逃走了。他说什么都是瞎讲。”王做着外交上的抵抗。 蒙古使者盯着王,细细的眼睛中仿佛要放出锐利的光来。突然间,蒙古使者放声大笑,“驸马素来忠于蒙古,想来那人说的也未必可信。来人,把这贼人带下去。” 眼看自己的亲信被带走,王心里面稍微安定,接着就听蒙古使者说道:“大汗有令,征东行省丞相王素来忠诚,先令王送上金一千斤,银五千斤,工匠一万户,少年男女各三万。” 王听了这道旨意,如同晴天霹雳落到他头上。看得出,已经被撵出河北的蒙古人已经准备把高丽彻底榨干。若是真的按照诏书的要求上贡,高丽大概什么都剩不下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