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局外人)

作者师爷令 全文字数 2469字
曹营长将黑衣人身上搜了个遍,拿走了手枪、钱还有车钥匙,将几个没死的补了几枪,并且换上了黑衣人的衣服,让张武和孙强先走去外面开车。.23hH.coM 冢越亚身受重伤,大口大口的吐血,看来是折断的肋骨扎破了肺,不过不算致命,此刻正满脸恨意的盯着曹营长。 曹营长嘴角瞥了瞥很是不屑,说道: “就你们几个三脚猫的功夫,还要和我们斗?回去再练两年吧!” 冢越亚叹了口气,说道:“是我们大意了!” 这时,她双眼又像是燃起了一丝希望,语调强硬起来,说道: “不过你们不要笑的太早,因为整个世界马上就是我们的了,你们国人的命运是在我们手里,包括美国、俄国乃至全世界!” 曹营长怒道:“去你妈的,我告诉你,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们这个疯狂的民族,迟早要被灭亡,到时候我第一个端着机枪站在东京突突你们!” “那好,咱们走着瞧”冢越亚说完这句话,又吐了一大口血。 曹营长缓缓向门口走去,嘴说道: “回去跟你们主说清楚了,我会让你们死得彻底死得干净!” ----------------------回国后------------------------------ 在张武的引领下,我和曹营长回到了国安局复命,经过了长达数星期的政审和交代之后,我们被勒令无条件退出这件事情,曹营长被迫转业,上头给他分配到他老家当地的一所公安局当局长,而我,在部队早就被除名,所有的档案都被封存或者销毁,连户口都被注销,张武也是一样,不过上头都给我们安排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与世无争,还有十万安置费,这笔钱我们无心去花,之前盗墓所得的‘赃款’我们如数交给组织,另外的二十万安置费分成几份汇给了牺牲在这件事儿的人家,虽然每个人家里分到的数量不多,但终归是份儿心意。 前段时间,组织上还安排了一个居委会大妈给我介绍对象,被我多次回绝,大妈临走的时候看着我说了句:“脑有病!” 的确我的脑已经不是我的脑。 关于羊皮卷,我们已经从这件事情上被排除出去,或许我们永远无法解读羊皮卷上的秘密,但是羊皮卷绝对不会只和伏尸日有关。 关于日本人的东海计划,我们也无从获知,不过从我当初掌握的情况来看,日本人似乎和美国人在一起合作,密谋了一个巨大的阴谋,阴谋很可能和德国纳粹有关,不过这都是核心机密,我一个被他们当做棋的人如何能得知呢? 孙玲,我最后见到他还是在日本见到张武之前,她被软禁在那座别墅,虽然事后我得知我们是被洗脑了,我和孙玲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不是事实的事实,我发现我爱上她了,是兄妹之间的爱还是男女之间的爱我已经分辨不清,每当夜幕降临我都会独自一人仰望星空,泪水不知不觉便会花落下来。 另一个在我生命当出现过的女人叫廖若水,这个我爱的女人,和我出生入死的女人,我爱她,永远,即使是我知道他是日本人的特务以后,我依然爱着她。 记得那天,我认为我死了,其实大家都认为我死了,其实是幻觉,胸前的那个金铲,是经过特殊制作的一件能够散发出制迷药的暗器,之所以金铲发烫,就是因为他能吸收我身体散发出的热量,而热量会催使里面的迷药散发出来,如果提前服用了解药,就不会有大碍。
很多时候幻觉往往是真实的,而真实的往往都是幻觉。 在我看来,地球轴心,是一个充满着无尽能量的黑洞,以至于当年后羿、秦始皇、夜郎王、徐福、阿道夫希特勒、日本人、美国人会那么丧心病狂的去寻找。 至于那天在东海的事情我还算记得清楚,日本人最终没能洞悉地球轴心的任何秘密,那巨大的断崖之下的能量是任何人无法控制的,而据我所知,唐宁最终引爆了那枚美国人遗落的氢弹,将整个龙王庙炸入了海底的海沟,随着那一声巨响,神秘的东海仙山永远的尘封在了茫茫大海之下。 而徐福的秘密似乎到此就要终止了。 日本人转而将希望寄托在他们德国的盟友身上,从各方收集和解密的情报来看德国纳粹在二战结束之前派出了一支庞大的队伍,包括几十艘型潜艇组织的潜艇舰队,数以千计的科学家还有一大批纳粹高官组成的祖先遗产委员会直奔藏南,证据表明那支潜艇舰队似乎是去了南极,但是显然前往南极的那支潜艇舰队遇到了毁灭性的灾难,所有潜艇上的艇员全部神秘失踪,而潜艇能够继续运转,并且发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神秘信号。 美国人在二战结束后,似乎获得了许多机密件,将他们引向了南极,一四年十二月份,美国五角大楼开始了一项名为“高空降落”的绝密行动,派遣了大量舰船和飞机前往南极,执行所谓的“勘测开发南极矿藏”任务。 直到今天美国官方仍然以“前往南极寻找矿藏和其它贵重资源”为策划这次行动的解释,而实际上,这项绝密任务的真正动机却是在南极寻找所谓纳粹余孽在南极冰层下建造的“雅利安地下城”。 在该次行动,有三名美国士兵命丧南极,尸骨无归。 发起该绝密行动的美军退役海军部长也突患精神病,“自杀”身亡,“高空降落”行动自此成了美军历史上的秘密之一。 如此看来,日本人想要前往南极的指望也破灭了,毕竟那是一片寒冷的不毛之地,世界各国都对那里垂涎若渴,虽然南极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但是世界各国纷纷在南极洲上建立科学考察站一方面是探明资源储量另一方面就是占山头。 说来说去日本人必定还是要进入国境内,我和张武在这件事情上最有发言权,因为我们二人是八五年藏南事件最后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我们二人将我们的猜想上报给了国安局的马局长,马局长是一个典型的打官腔的大人物,人很圆滑也很有雄才大略,但是魄力不够,说了半天也只同意调动一支小规模的部队去藏南布防等待日本人,因为藏南有一大部分是有争议领土,那边的局势很紧张,不能随随便便调动大部队,否则很有可能引燃战火。 我和张武说破了嘴皮还是没能参与到这件事情当,其实我们并不追逐名利,我们只是希望将这件事情了结。 我们现在仅仅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纵观整件事情。 [本章终]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