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节:一下就打死

作者蛊真人 全文字数 3526字
沈从声紧紧地盯着功德碑的碑面。 虽然外表不显,但他此刻的心中确实隐隐有些焦躁了。 身为沈家太上大长老,他位高权重。身为八转大能,他可谓占据蛊修的巅峰。但是面对乐土真传,他的这份底蕴还是毫无悬念地被比了下去。 方源能够接取中型任务,竞争乐土真传就太有优势了。沈从声被逼得只有想方设法,去追上方源的脚步。 他虽然来到这里,另有目的,但是乐土真传就在眼前,他若是不拼尽全力去争取,绝不会甘心。 所以,哪怕沈从声知道方源有挑拨离间的用意,他还是强逼其他蛊仙去尝试兑换各种奖励。 为了尽量缓和其他蛊仙的情绪,沈从声还从自家仙窍中拿出了各种仙材,进行补偿。 但这些仙材和乐土真传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众仙碍于沈从声的声威,不得不遵从,心中的怨恨自然越发深厚。 沈从声失去了民心,更糟糕的是,众仙兑换出来的这些奖励都无法接取中型任务。 “这清单上的奖励未免太多了点,排除之前兑换的那些奖励,最有可能的还有三个。”沈从声感到头疼。 “赌一赌吧。”他知道时间经不起浪费,深思熟虑了片刻后,用自己的功德选择兑换了其中一项。 下一刻,沈从声的脸色青了。 “不是这个!”他咬了咬牙,心中非常失落。 他赌输了。 运气真的不好。 如此一来,他们耗费了几乎全部的功德积累,结果兑换出来的东西,尽管有所帮助,但程度普遍不高。 “难道是这个好人的名号吗?”沈从声望着榜单,长叹一口气。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他所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再积累一波功德,然后继续兑换。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需要安抚一下蛊仙们的心情。”沈从声转身望向群仙。 群仙的脸色同样也不好。 沈从声口才还是有的,说了一番话后,又掏出了一批仙材,赠送给诸仙。 众仙虽然接过了这些仙材,但脸色只是缓了一缓。 在这片龙鲸乐土中,沈从声空有八转战力,却无法对他们做什么。这点关键是沈从声影响力不断下滑的最重要的基础。 哗哗哗…… 潮起潮落,腥湿的海风吹拂在脸上,方源站在云端,从苍穹之上俯瞰着脚下的海市。 海市乃是修行物资的集散地、交换地,通常位置固定。前不久,方源伪装成气海老祖举办东海大宴,从某种程度上看,就是一个规模超级的海市,几乎囊括了东海蛊仙界。 龙鲸乐土中,同样存在海市,并且数量还不少。 方源观察的这座海市,是以一座小岛为核心,无数渔船类型的蛊屋包围着小岛。 一年中有一小半的时间,这座小岛会被海水淹没,所以这座海市并不是终年都开启的。 又因为优越的位置,导致小岛海市成了不可或缺的交易场所。哪怕它小半年时间都不开启,但只要它开启,周围的蛊师、势力都会蜂拥而至。 这座海岛方源十分熟悉,就是他上一世进出过的地方。 上一世,夏琳就在这座小岛上被某个奸商设计陷害,而方源正好接取的任务,就是要严惩这个奸商,顺手就将夏琳救了下来。 这一世方源同样是接取了任务,来到了这里,但是却是中型任务,和之前的人物内容完全不同。 海市热闹无比。 人流攒动,有人族亦有鲛人。 “来一来,看一看,这是最上好的水晶珊瑚啊。” “蛊屋河车还剩下三座,要购的从速!” “收购大明泥,有多少收多少……” 夏琳出现了。 她走在甲板上,一边观察着摊位上的货物,一边朝着核心小岛进发。 和之前不一样,她精神振奋,眼蕴精芒,经过生死的洗礼和方源的调教之后,她整个人从内而外皆有翻天覆地的提升。 方源催动侦查手段,覆盖方圆百里,同时不断渗透。 夏琳一出现在这里,就被他察觉到。 方源没有主动去接近夏琳,而是继续侦查小岛的内部,以及海底深处。 一座仙级大阵渐渐出现在他的感应之中。 方源看了,不禁暗中称赞。 这座仙阵的结构非常精妙,是以土道、水道为主的大阵,作用是维持小岛,管理周围的海流,改善周遭整片海域的环境。 但是现在,这座仙材残破了,土道部分受到了侵蚀,水道部分则没有多少变化。 原本是土道、水道相互平衡,但现在土道减弱,水道就显得强势。原先的小岛海市是终年都能开启,但因为大阵破损,导致小岛有小半年时间要被海水淹没。
方源要做的,就是修补这座大阵。 方源的能力却还有些缺乏。他的阵道境界也算不错了,有宗师级的程度。但是要利用天然道痕布阵,得是大宗师才可以。 同时,他的水道境界达到了宗师级,土道境界却只有大师。 偏偏这座大阵需要修补的地方,就是土道方面。 “这座大阵不是乐土仙尊的手笔,而是某一位阵道大宗师。”方源分析着。 若是乐土仙尊亲自出手,绝对是悔哭海里的那种蛊阵的风格和规模。 上一世,方源等人就发现自己不是第一批进来龙鲸乐土的蛊仙。 之前也有先贤进入这里,接取任务,赚取功德。 显然,方源看到的这座大阵就是某位先人的手笔。 “不用着急,算算时间,吴帅分身那边应当快有收获才是。”方源一边继续侦查,将侦查的情报交付给宙道分身推算,另一方面他隐去身形,悄然下降,汇入人流,跟在夏琳身后。 夏琳进入一座赌石坊。 赌石坊的牌匾写着金玉屋三个字,乃是凡人中高档的赌石坊了。 赌石坊的大厅内展示着数十块巨石,镇压着场面,大厅后是一个个的小隔间,里面解石的蛊虫一应俱全,满足客人亲手解石的兴趣爱好。 “我是来还钱的。”夏琳出示了一只信道凡蛊。 数月前,她唯一的亲人爷爷去世。 鲛人海葬,需要很高的代价。为了海葬她的爷爷,她只有赊借元石。 而为了还债,她又不得不冒险采集黑油,差点死在地沟黑油之中。之后遇到方源,夏琳因祸得福,不仅获救,而且实力还有翻天覆地的提升。 和上一世一样,夏琳从方源那里,获得了采油蛊。采油效率暴涨,她很快就就因卖油而获得大量元石。 接待她的是一位伤疤鲛人,他接过这只信道凡蛊之后,却阴笑道:“小丫头,你是看错了吧,我们订下的条约,可不是这个呢。” 夏琳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周遭的蛊师有的熟知金玉屋的做派,看到这一幕,不由地微微摇头:“唉,又是一个被坑害的蛊师。” 夏琳和对方交涉一番,反应过来。 “你这个无耻小人,居然篡改契约,我和你们定下的借据,只有一成的利息。现在你们却偷偷调高了六成!”她小脸涨红,十分生气。 伤疤鲛人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用狰狞的目光看着夏琳:“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小姑娘!你这是要毁我们的名誉,做生意的都在乎这个名声。名声要毁了,谁还会来我们的店?这里面造成的损失你承担得起么?” “我呸!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们这家黑店的真面目揭露出来。” 伤疤鲛人话锋一转,阴测测地道:“死?真是天真,有时候,生不如死的感觉才更可怕。” 夏琳眼中绽射厉芒:“我和你拼了!” 她娇喝一声,猛地出手。 哗! 一声爆响,激流喷射而出。 伤疤鲛人万万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一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居然主动进攻自己这位三转,同时还在金玉屋自己的地盘上。 伤疤鲛人实在猝不及防,被激流狠狠地冲撞出去,一路倒飞,砸倒了两面墙壁,还是大量的装饰瓶罐。 这个动静就太大了,原本安安静静选石、解石、赌石的蛊师们,纷纷来到大厅。 大量的目光,投注在夏琳和伤疤鲛人的身上。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伤疤鲛人倒在一片废墟上,难以置信又极度愤恨地看着夏琳。 他想站起来,但最终只是将手指艰难地抬了一抬。 随后,他就呃的一声,没了气息。 “死了,死人了!” “我的天,这个小姑娘什么来头?居然一下子就把鲛人打死了。” “死的可是一位三转蛊师!” 全场轰动,蛊师们震惊不已。 夏琳对这个情况也大感意外,她的修为还只是二转,但方源赠与她的这些蛊虫、配套杀招却是个个极品至极。 夏琳用了这些蛊虫组成的二转杀招,一击把一位三转蛊师打死了。 鲛人少女也懵了。 呆在当场。 方源微微一笑,对她传音。 “楚大师!”鲛人少女听了,顿时双眼发亮,惊喜交加。 但方源施展没有真正露面,而是指导鲛人少女如何占据大义,堂而皇之地将整座金玉屋霸占下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