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不祥的预感

寒门崛起 935 作者朱郎才尽 全文字数 2499字
“大人,如果我是达官显贵,您还会如此办案吗?” 在被兵士推搡着前行的时候,朱平安淡定的扭头看向高姓武官,微微勾起唇角问道。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达官显贵?! 就你?! 高姓武官听了朱平安的问话,轻蔑的上下打量了朱平安一边,哂笑不已。 就你这样的还能是达官显贵?!你一个弱冠少年,又大清早的来河边读书,一看就是还在为科举苦苦准备的穷秀才,能是达官?再说了,你这全身上下穿的朴实无华,浑身上下一点贵气都没有,随身就带了5两碎银子,估计这5两已经是你全部的身家了吧,显贵哪有这么穷的?!! 哂笑之后,高姓武官做出一副刚正不阿、宁折不弯好官员的架势,慷慨激昂道:“所谓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枉论达官显贵了!本官办案自是一视同仁,铁面无私,无论你是达官显贵也好,你是普通百姓也好,本官办案都是一个尺度,从不因人而异,更不会徇私枉法!” “呵呵。” 朱平安闻言,扯了扯嘴角,呵呵了一声。 啧啧,这flag立的真是高伟正,希望到了顺天府,你的flag还能屹立不倒。 “唉......” “又一个倒霉蛋啊,真是狗官当道啊,前几日刘掌柜就被这姓高的勒索了十多两银子......这下子,这少年不知道要被勒索多少银子呢。” “要是只被勒索银子也就好了,就怕姓高的公报私仇......哎,那书生细皮嫩肉的可吃不刑啊......” 围观群众看着朱平安被武官一行带走,不由的同情的叹息了起来。 武官一行押解着朱平安由路东去的顺天府衙,没有在朱记快餐那边经过,不然的话,武官一行人是不可能这么顺风顺水的将朱平安押解至顺天府的。 “呵呵,这小子还挺识趣的,老子这一路白紧张了,刚刚通过集市的时候,还担心他会借机逃走呢。” 看着顺天府衙近在咫尺了,一位押解朱平安的兵士松了一口气笑道。 “百无一用是书生,俗话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他要是想逃走,这一路的时间可不够,没个十天半个月的,他连主意都下不定,哈哈哈......” 另一位兵士闻言,扫了朱平安一眼,接过话头,大声的笑着讽刺了起来。 一行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高姓官员笑骂了手下的士兵一句。 “遵命。” 兵士们笑着应声,他们知道自家大人的脾气,大人笑骂他们,那就证明大人心情不错。 很快,顺天府衙就到了。 “刘二,你速去找张顺张捕头来,早些办了关押手续,早些将这小贼关进大牢!本官还有家事要处理。” 到了顺天府衙后,高姓武官便安排手下一位叫刘二的伍长,去找顺天府的张顺捕头办理犯人关押手续,想要快些把朱平安关进牢里,他好回府,把乡下来的糟糠妻和他儿子安顿下来。 西城兵马司负责京师西城区的巡捕盗贼,疏理街道沟渠及囚犯、火禁等事物,在缉捕盗贼等方面与顺天府衙门存在职权交叉,因而在处理具体事务时需要配合、协调。 另外,西城等五城兵马司并没有专门的大牢,他们抓捕的盗贼、囚犯等罪犯一般都是关进顺天府衙门的大牢内。要把人关到顺天府大牢,肯定是先要在顺天府衙这边办好关押手续的。不办理手续的话,顺天府大牢平白无故多了罪犯,顺天府衙岂不是懵逼了。
“大人放心,属下跟张捕头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就去找张捕头来。”刘二得了吩咐,自信的拍了拍胸脯,应了一声,便进顺天府衙门,去找张顺去了。 见高姓武官令人去找顺天府衙的张顺捕头办理关押手续,朱平安嘴角不由的勾了起来。 张顺,呵呵,上次赵大膺那个案子,还多亏了张顺帮忙呢。 “听到要被关进大牢,这小子怕是吓傻了吧?!呵呵......” 一个负责看管朱平安的兵士,见朱平安勾起嘴角,还以为朱平安吓傻了呢,不由的嗤笑了起来。 高姓武官扫了朱平安一眼,并没有当回事。 人都被自己关进大牢了,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不成。进了大牢,那就是自己说了算了,呵呵,那些刑具可不是闹着玩的,别说他一个文弱书生了,就是一个硬汉,也得给我猫一样趴着。 很快,刘二便带着张顺从顺天府衙出来了。 “呵呵,张捕头,本官又来叨扰贵衙了。” 看到张顺出来后,高姓武官呵呵笑着,上前走了两步迎了上去,开口道。 “高大人言重了,下官见过高大人。”张顺很公式化的抱拳与高姓武官见礼,然后问道:“不知大人,此来有何贵干?” 因为高姓武官身着官服,又长的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刚刚上前了两步,正好走到了朱平安前面,将朱平安挡的严严实实的,所以张捕头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朱平安。 “哦,是这样的,昨天下午的商铺盗窃案,本官昨晚就带人逮捕了窃贼,关到贵衙大牢,没想到竟跑了一个漏网之鱼。呵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本官的穷追深查之下,今早这小贼便被本官缉捕归案了。这不,一逮到人,本官就来贵衙了。还得麻烦张捕头办了关押手续,本官好将这小贼与昨晚的窃贼关到一起。” 高姓武官微微笑了笑,轻声解释道,说完后转身伸手指了指朱平安,“喏,就是这个小贼。” “哦,原来如......” 张顺闻言点了点头,点到一半就顺着高姓武官的手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朱平安。 瞬间 张顺目瞪口呆,整个人完全呆住了,嘴巴张的像抽筋了似的,原来如此的此字也被噎回了嗓子里! 这什么情况?!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怎么了?” 高姓武官见状,不由的皱了皱眉,难道说这个穷书生是张顺的亲戚不成?!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也不是不能卖他张顺一个面子,放了这穷书生,只是不能轻易饶了这穷书生,怎么也得让他付出些代价才行,不然本官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朱,朱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张顺回过神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急急忙忙来到朱平安跟前,伸手就要帮朱平安解开绳索。 朱,朱大人?! 高姓武官闻言,心里面瞬间咯噔了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裹挟着刺骨的凉气从脚底板直达脑门!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