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飞燕(上)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4792字
峪谷之中,弥漫着一股烤肉的浓香。 飞熊卫围坐一起,吃得极为欢畅…… 刘闯、张燕和卢毓坐在一起,低声进行着交谈。 “如此说来,燕帅是决意前往并州?” 经过一番熟悉之后,刘闯和张燕谈话也就随便许多。 张燕的想法,倒也不足为奇。这情况就好像当初贾诩劝说张绣一样,是投靠势大的袁绍,还是帮助弱小的曹**?最终张绣决定投效曹**,这心里面也存了几分雪中送炭的意思…… 而现在,曹**大势已成。 虽说他礼贤下士,可张燕毕竟不是那世家名门子弟,在许都更没有靠山,如何能得到重用? 当然了,荀谌的劝说也有道理。 张燕心系手下百万黑山众,当然不想要这百万黑山众成为他人奴仆。可不管冀州还是豫州,土地都算不得太多。如何安置这些人,也是张燕的一桩心事。若能获得土地,相信这百万黑山众,定能得到妥善安置。可是,曹**手里有那么多的土地吗?张燕也表示有些怀疑。 刘闯手里有大量的土地。 荀谌给张燕画了一块大饼,便是那河套万顷良田。 黄河九曲,唯利一套。 这河套土地肥美,远非其他地方可以相比。而刘闯正想着向河套填充人口,若百万黑山众得以在河套安家,其意义难以估量。荀谌为此,一直在游说张燕,但张燕仍旧有些犹豫。 毕竟,事关百万黑山众,张燕不得不谨慎从事。 听刘闯的话,张燕苦笑一声。 “不瞒皇叔,燕确有些意动,但尚未作出决断。 友若先生离去之后,我便派人前往河套打探情况。今南匈奴左贤王刘豹已死,呼厨泉尚未稳定局势,把河套重新夺回。而塞北匈奴,则陷入战乱之中,估计也没有机会去窥觑河套。 我让人去那边查看,若真能够安置我手下这百万之众,燕自当为皇叔效力。 可谁想到……” 张燕的眼中,闪过一抹怒sè。 刘闯没有开口询问,倒是卢毓道:“我久闻燕帅御下极严,何以会被部曲追杀?” 这是个无法避开的问题,张燕即便是再不想回答,可卢毓既然开口问了,他便不能不给予答案。 “说来惭愧,十rì前我突然得到消息,说是隆虑山遇到了麻烦。 那隆虑山渠帅朱成乃我心腹大将,更为我扼守着并州和冀州之间的一条隆虑小径。我听说他有了麻烦之后,便连忙赶去查看。却不想朱成被那背主之徒所害,我也受伤被那贼人追杀。” “可知道,是何人所为?” 张燕脸sè一黯,半晌后低声道:“若我猜测不错,此事必与曹**有关。” “和曹**有关?” “皇叔莫非以为,我这百万黑山众便只有皇叔看得上吗?曹**从去年便一直与我秘密联络,想要我投效于他……只是,当时曹**势力尚不够强横,袁曹之争更扑朔迷离,我也不敢轻易做出决定。若非后来友若先生前来劝我,说不得我现在已经归顺了曹**……可我没想到,这曹**竟然如此毒辣,早就做好了安排!想来他看我犹豫不决,故而失了耐xìng,所以想要杀我。 刑猛当初本为我帐下亲随,后又为小帅,驻守隆虑山,协助朱成。 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归顺了曹**,不但杀了朱成,还要坏我xìng命……” “那燕帅而今,有何打算?” “这个……” 张燕沉吟片刻后道:“我这就回发鸠山,而后率部前往并州。” 不等刘闯开口,卢毓笑道:“燕帅这时候若明目张胆的回去,只怕是凶多吉少。” “此话怎讲?” 张燕的脸sè一沉,露出不快之sè。 卢毓却毫不在意张燕的反应,只微微一笑道:“燕帅以为,若没有人暗中指使,那刑猛敢轻举妄动,杀了朱成吗?燕帅也说了,那朱成是你心腹,手中未必没有亲信。可是他被害之后,竟无一人向你禀报……我就不相信,那刑猛再厉害,难不成能把所有人都给杀了? 我相信,发鸠山上,定有他同党。 朱成被害,他赶去发鸠山报信的心腹,定然也被人拦下……燕帅你这时候只要敢出现,定会遭遇暗杀和伏击。” 卢毓这番话,说的很不客气。 但是张燕却没有动怒,反而露出沉思之状。 卢毓说的没错,一个小小的刑猛,便真敢做这么大的事情? 其实,张燕心里也有些怀疑,这发鸠山上还有曹他妈的同党。可他又不愿意相信这一点,因为那发鸠山上掌权之人,都是随他多年的老兄弟,可谓是出生入死……卢毓把这话挑明之后,也使得张燕顿时心中颓然。是啊,若发鸠山上没有同党,一个小小的刑猛,焉敢做这等大事? 可,会是谁呢? 张燕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张面容。 他心里不愿意承认,可思来想去,却唯有此人最为可疑…… “敢请皇叔,助我一臂之力。” “哦?” 刘闯双眼微合,旋即笑道:“燕帅若有所请,闯自当尽力。 只是闯而今也是惶惶如丧家之犬,怕是难以给予燕帅太多帮助。” 张燕笑道:“我想请皇叔辛苦一遭,走一趟羊头山。 那羊头山渠帅名叫胡生,乃我心腹之人。此人对我,忠心耿耿,绝无可能背叛与我。他手中有三千jīng锐,皇叔到了羊头山后,便让他立刻率部前往隆虑山,为我封锁住隆虑山小径。 只要封住了隆虑山小径,曹**就奈何不得我。 我自会发鸠山,将那一干叛徒斩杀……我就不信,我飞燕经营黑山众十年,难道连个叛贼都斩杀不得?” 张燕说这番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刘闯看了他片刻,旋即笑道:“左右不过是顺路,若只是传话,想来子家和朝年便已经足够。” 张燕眼睛一亮,“那皇叔的意思是……” “我久闻发鸠山景致甚美,却从未去过。 所以冒昧前去打搅,却不知燕帅是否同意?” 其实,张燕也想要请刘闯同往发鸠山。 可毕竟发鸠山的情况如何,他现在也不是太清楚。冒然开口,万一刘闯拒绝了,岂不是是面上无光? 而今刘闯主动提出前往发鸠山,张燕自不会反对。
他心中大喜,连忙道:“若皇叔愿往,某之幸也。” ++++++++++++++++++++++++++++++++++++++ 建安七年六月,冀州的动荡暂时平静。 曹**在夺取了魏郡之后,便有了一个桥头堡。 他本打算一举将袁尚灭掉,可谁料想这个时候,刘表在荆州突然出兵。 刘表遣刘备拿下新野后,便对宛城虎视眈眈;与此同时,西凉马腾联合韩遂兵发关中,侍中钟繇、司隶校尉卫觊连忙向曹**求救,并调兵遣将,抵挡马腾和韩遂的攻势。一时间,方平定没几年的关中,再一次动荡起来。曹**见此情况,也不敢继续强攻袁尚,于是下令收兵。 他命荀衍,也就是荀谌和荀彧的兄长为邺城校尉,坐镇邺城。 夏侯渊、徐晃、曹洪、曹朋四人,沿漳水一线屯驻兵马,同时又下令臧霸渡河而击,夺取平原。 局势,似乎一下子稳定下来。 袁尚在邯郸稳住阵脚之后,也不禁长出一口气。 对于诸葛亮夺取河间一事,他并未计较……相反,他还派人到幽州向诸葛亮表示感谢,更关切的询问刘闯的下落。 只是刘闯自邺城突围之后,就一直没有音讯。 袁尚见此情况,也不禁动了心思…… 若刘闯战死于冀州的话,那他在幽州的基业……虽说刘闯已经有了子嗣,可刘胜还在襁褓之中,根本当不得事。他这时候设法和刘闯那些部曲打好关系,将来拉拢起来,也方便许多。 袁尚,虽然莽撞冲动,却不是无脑之人。 刘闯死讯一rì没有确认,他一rì不敢轻举妄动。 要知道,刘闯现在虽下落不明,可是幽州尚有荀谌等一干人为他看守家业,又岂是袁尚可以冒然插手其中?如果刘闯没死的话,势必会和袁尚反目。而这种情况,却非袁尚所愿意。 袁尚和袁谭反目,手中便只剩下赵郡、常山、安平和巨鹿四郡。 渤海和清河国则在袁谭的控制之下,袁尚也没有力量能够涉足其中……曹**既然撤兵,那当务之急便是要尽快稳定局势。袁尚在邯郸一面派人和幽州加强联络,一面让人前往并州拉拢高干,同时又招兵买马,希望早rì恢复元气,可以夺回邺城。只是他也清楚,这绝非易事。 高干得知袁尚战败,曹**夺取了魏郡之后,也有些慌乱。 他下令焦触和夏昭两人集结兵马,并派人与当地乌丸部落联络,向邯郸发兵救援。 这一次,高干从龟兹借来八千乌丸铁骑,给予了袁尚极大支持……不过,他也清楚,仅此这样还远远不够,所以在三思之后,高干有集结了手中所有兵马,屯驻通天山,意yù兵发河东。 曹**虽然撤了兵,可是这战局却变得越发紧张。 双方一边积极的做着准备,一面又小心翼翼维持眼前的和平局面。 因为不管是袁尚高干,还是曹**心里都非常明白,而今的状况之下,决战的时机还不甚成熟。 发鸠山,位于长子西五十里。 三座主峰组成延绵山势,奇峭山峰逐次排列,入托三尊傲立苍穹的巨人,蜿蜒南北,雄伟壮观。 暮夏时分,山头雾罩云腾,翠奔绿涌,颇有仙境韵味。 相传,上古时共工和颛顼争夺帝位,共工怒而撞倒不周山,使的天柱折,地继绝,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 这不周山,也就是发鸠山。 自兴平年间于毒被杀,黑山军被袁绍所败之后,张燕率黑山军便退入发鸠山中。 这发鸠山同时又和太行相连,可以连通河内、赵郡、常山、中山等地,即便是百万大军,也难以围剿干净。 张燕退入发鸠山之后,就把大本营设立在发鸠山的主峰,方山峰周围。 这方山峰还把比之泰山还高,峰峦叠起,怪石峥嵘。 云涛雾海,景sè更堪称一绝…… 褚凌是张燕的叔父,常山真定人氏。 当年张燕随太平道起事,便是褚凌引介。 那时候,褚凌为三十六路渠帅之一,地位颇高。哪知道张燕在加入太平道之后,很快就得到北方大帅张牛角的喜爱,而且在张牛角死后,张燕更成为张牛角的继承人,黑山军大头领。 褚凌初时,也是非常快意。 自家侄儿当了大头领,他在黑山军中岂不是地位更高? 可谁料想,张燕治军严谨,即便是褚凌也深受其苦。这刚开始的时候,褚凌还不太在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褚凌便产生了些许不满。他们生活于群山峻岭之中,环境很恶劣。而张燕又不允许他们随意惊扰周遭百姓,也使得黑山军的生存变得更加艰难。去年,也就是建安六年,褚凌擅自出兵,袭掠长子,令张燕大怒,更当众斥责褚凌,还打了他三十背花…… 褚凌虽表面上认罚,可心里却非常不快。 外面人都叫我们黑山贼,即为山贼,又哪来的那么多规矩? 整rì在山中吃糠咽菜,算得什么山贼?哪怕是后来张燕在私下里向他请罪,但终究是买下了仇恨的种子。 再后来,曹**派人秘密与张燕联络,招揽张燕。 褚凌自然是举双手赞成,表示同意归降曹**……毕竟,曹**挟天子以令诸侯,又胜了袁绍,其势已成。这种情况下,投效曹**无疑是黑山军最好的选择,甚至还可以获得一个出身。 谁料想,张燕竟然不肯答应。 他非但不答应,还想要投效幽州的刘闯。 那刘闯虽然是大汉皇叔,可又如何?乍一看刘闯的地盘不小,但大部分都是苦寒之地,根本不适宜生存。与其投奔刘闯,还不如归降曹**。褚凌为此和张燕几次争吵,但张燕却始终不肯点头。他还派人前往并州查探,显然是要归降刘闯……褚凌对张燕的不满,更随之加深。。 “郭军师放心,我已按照你的吩咐,命刑猛斩杀张燕。 若顺利的话,此时张燕应该已成了刑猛刀下之鬼。张燕一死,发鸠山便没有人能够在阻拦于我。我在黑山军中多年,倒也有些势力。今晚我便邀请发鸠三山头领商议此事……呵呵,相信大家早已经厌烦了在山中讨生活。若司空能给予我等一条生路,必不会再有人反对。”(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