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于羝根(下)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4908字
于羝根何人? 刘闯并不是特别清楚。 历史上,此人曾纵横边塞,最终是南匈奴大单于呼厨泉向曹操求助,曹操才命张辽出兵将之消灭。 从张燕口中,刘闯对于羝根有了一个大体上的了解。 这个家伙桀骜不驯,同时对张燕又始终怀有敬服之心。他虽然有一半的胡人血统,可是对胡人似乎并不亲近。这些年来此城边塞,大多是与南匈奴人为难,却很少袭掠汉人的商队。 总之,这是一个可以招揽的人物。 “既然皇叔对他感兴趣,也是他的福分。” 张燕当然看得出刘闯的心思,于是便笑着道:“这样吧,我立刻派人与那头公羊联络,只是要看皇叔准备在何处与他相见?” “让他去北山见我吧。” 刘闯毫不客气,开口便吩咐起来。 张燕点点头,“如此,我这就派人与他联络。” ++++++++++++++++++++++++++++++++++++++++++++++ 百万黑山众大迁徙,牵扯方方面面,更需要各方面的配合。 黑山军盘踞于四郡之地,上党、赵郡、常山和中山皆有其部众。这么大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头领加起来,足有几百人。如何协调?如何安排?这都需要有一个完善和周密的部署才是。 刘闯在第二天便随着洪都离去,而张燕也随即开始了周密的准备…… 建安七年六月,关中局势越发糜烂。 马腾与韩遂合兵一处,直逼关中。 而高干也蠢蠢欲动,想要偷袭河东…… 曹操在返回许都之后,立刻下令曹仁向南阳增兵。 刘备奉命屯驻新野,竟然在新野城外,大败曹军。如果不是张绣及时出兵救援,曹仁险些便命丧南阳。 消息传到许都之后。曹操也是大吃一惊。 曹仁的本领如何?曹操当然心里清楚! 要知道,曹仁不仅仅是他本家兄弟,更是他手下一员大将。说起来,曹仁手中要兵有兵,要将有将,居然会输给了刘备?这让曹操感觉着有些不可思议,于是立刻派人去询问缘由。 “诸公可知。庞统何人?” 在距离许都东北约五十里处的射鹿台上,曹操蹙眉询问。 这射鹿台,是建安六年曹操在官渡取得胜利之后开始修建,也是曹操练兵之所。平日里,他多会在此处理公务,负责守护射鹿台的。更是由曹纯一手训练出来的虎豹骑,气象惊人。 “庞统?” 一名五旬老者听闻这个名字后一怔,旋即问道:“可是那鹿门山庞氏子弟?” 曹仁连忙回道:“正是鹿门山人。” 他在新野败于刘备之后,便四处打听消息。 而后他便得到了情报,刘备而今在荆州也算是暂时稳住了阵脚。 原因嘛……就是因为他请了一个名叫庞统的人。这庞统是鹿门山庞氏子弟,而庞氏更是荆州五姓之一。其父庞季,本是荆州名士。曾为荆州别驾,曹操在许都的时候,也曾招待过他。 不过庞季两年前病故,庞氏便由庞季的弟弟庞德公执掌。 “那庞统,表字士元,号凤雏,颇有才干。” 曹操不由得奇怪,“既然如此。刘景升怎会坐视庞统投靠刘备?” 那五旬老者名叫杜袭,乃颍川定陵人氏。 黄巾余孽肆虐颍川的时候,杜袭为躲避战乱,于是便迁往荆州,颇受刘表的看重。只是随着年龄增长,加之颍川匪患消除,于是又返回家乡。官渡之战以后。曹操将杜袭征召过来。 杜袭笑道:“刘荆州选士,非但要德才兼备,家世出众,更要姿容不俗。 庞统少有才具。自幼得庞德公所爱,家学渊源。后来拜入水镜山庄司马徽门下,得授兵法二十篇,也成为水镜山庄之翘楚。只是他的相貌……呵呵,此人生的丑陋,且颇有傲气。故而虽为庞氏子弟,其父更甚得刘表所重,但他却无法入刘表法眼,故而一直在家闭门读书。” 原来如此! 曹操顿时露出恍然之色,忍不住连连摇头。 “那刘备又怎地招揽了此人?” 曹仁连忙道:“据说是受了司马徽推荐,刘备才知晓庞统的名字。 庞德公却不太赞同庞统为刘备效力,奈何刘备颇有诚意,三次登门拜访,这才打动了庞统出山相助。他而今为刘备帐下右军师,此前陈元龙所负责的军务,全部由这庞统一人接掌。刘备对他更是言听计从,常抵足相谈,彻夜不眠。此次正是这庞统设计,仁不查方才大败。” 凤雏吗? 曹操眉头微微一蹙,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这天底下,有两个人得意了会让他感到不快。 刘闯为其一,另一个便是刘备。 没想到这大耳贼好大的运气,居然还请来了这样的帮手。 荆襄自古以来,便人杰地灵,贤才辈出。如今刘备得了庞统,那么荆州庞氏对刘备的态度必然也会发生改变。如此一来,待刘备在荆州站稳了脚跟,再想要对付他,只怕会很困难。 依着曹操的想法,立刻出兵讨伐刘备。 可是,他心里更清楚:只要他敢对刘表开战,袁尚和刘闯就不会袖手旁观。 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解决了北方那两个隐患。 刘闯和袁尚不尽早除掉,必然成心腹之患……想到这里,曹操就有了主意。 他突然对杜袭道:“子绪,今刘景升为宵小撺掇,我并不想与之为敌。子绪在荆州生活多年,我想请你辛苦一遭,前往荆州与刘表谈和。此前种种误会,大家便让他过去吧……” 杜袭闻听,忙躬身领命。 “对了,奉孝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尚无任何消息。” “那黑山贼可有异动?” “也未见有什么状况……” 曹操的脸色突然有些难看,他猛然扭头问道:“文若。奉孝到现在没有消息,是否出了意外?” 荀彧想了想,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 “这个却不太清楚。 按道理说,以奉孝之聪慧,想必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他这一去便足足四十天,这些时日来更没有任何音讯,我也有些吃不太准。若他得手。黑山贼便会传来消息;若他没有得手,那边也应该会有状况出现。可现在……黑山贼没有半点异状,着实令人感到担心……司空,还应派人前往上党,设法打探消息,弄清楚状况。” 自西凉马腾造反以来。曹操时常会感到头疼。
手头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也的确是让他有些烦躁。 “既然如此,就让子远派人前往上党联络。 再传我命令,令元常尽快解决马腾之乱,就说我在许都静观其手段。” “司空,其实主公所虑者。非袁氏二子,非刘景升耳。” “哦?” 荀彧沉吟片刻后,轻声道:“司空今所虑者,唯幽州刘闯。 今刘闯下落不明,也无人知其生死。幽州上下,难免动荡,这个时候可使呼厨泉动手……只要南匈奴能够在并州闹出动静,就算是刘闯活着。也会费些手脚。到时候他无力南顾袁尚,司空可遣仲德加快动作,命妙才和友学联手夹击邯郸,争取在幽州平静下来之前,解决二袁。 二袁只要一死,则冀州再无人能够阻挡司空脚步。 到时候司空顺势夺取冀州,便是那幽州恐怕也会乱成一团……” 刘闯一直在说。时间不够! 其实何止是他时间不够,曹操同样有一种危机感。 听了荀彧的计策,曹操细目眯成一条缝,半晌后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依文若之计!” ++++++++++++++++++++++++++++++++++++++++ 刘闯离开发鸠山之后,率董俷和袁朝年二人,领着飞熊卫随洪都前往昭余泽。 正如洪都所言,张燕在此经营这么多年,早已经打通了关系。 抵达昭余泽的第三天,洪都便准备好了一支商队,让刘闯等人假作商队护卫,前往美稷而去。 过汾水,便是太原郡。 可这一路关隘,几乎是畅通无阻。 袁军根本没有人为难这支车队,据洪都介绍,似太原郡治下几个大型关隘的守将,甚至还参与了他们的商队。 刘闯不禁感到惊讶,看着洪胖子那胖乎乎的脸。 这家伙看上去非常憨直,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是这心思,却灵巧的很,居然知道把太原郡各关隘守将的利益绑在一起。怪不得张燕要让他坐镇昭余泽,这的确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如此说来,此前一直都是你和苏家、张家联络?” 洪都笑道:“我只是奉命而行,和这些家伙打交道而已……没办法,这些家伙太过狡诈,其他兄弟都不愿意和他们接触,我也是勉为其难。” 勉为其难? 我看你是乐在其中吧! 这洪都,绝对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 刘闯对他倒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路上与洪都交谈。 他隐隐有一个想法,便是把洪都纳入黄阁。 黄阁可用之人还是太少,就算司马懿才干卓绝,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怎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之前柳城之乱,乌丸造反,司马懿没有觉察到;这次邺城之变,刘闯险些死于非命,黄阁也未有觉察。是司马懿不用心吗?刘闯不信!只能说,这摊子越来越大,陈宫负责塞北,麋芳行商天下,司马懿运筹帷幄……乍听似乎非常完善,可实际上呢?人手还是远远不足。 洪都这个家伙,很懂得扮猪吃老虎。 而且他的应变能力也不差,否则便不可能和那么多关隘的守将打成一片。 这样一个人加入黄阁,必然可以为司马懿分担不小的压力。最重要的是,刘闯认为这洪都很适合在黄阁做事。 不过,他并没有急于邀请。 人家张燕还没有真正投靠呢,你便去挖人墙角? 看得出来,张燕对洪都非常重视。这时候随便招揽人,只怕会适得其反。 所以,刘闯只是简单的释放了一些善意,却没有开口招揽。 在抵达句注山之后,洪都便带着商队离开。而句注山守将高顺,得到刘闯回来的消息之后,也是惊喜异常。 他立刻把刘闯迎入句注山大寨,并且严密的封锁了消息。 刘闯回到句注山,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不过,他没想到司马懿居然也在句注山大营之中。 原来,呼厨泉的异动,已经引起了司马懿的关注,他在安排好了黄阁的事务之后,便匆匆赶来雁门。 “兄长,你总算是回来了!” 司马懿看到刘闯,更是激动不已。 他颤声道:“嫂嫂们在家中担心的紧,整日以泪洗面。 幸亏叔父坐镇家中,否则定然会有乱子……我倒是不信兄长会出事,可也着实为兄长担心。” “家中情况,如何?” “兄长放心,一切正常。” “伯言他们呢?” 司马懿脸上露出一抹赞赏之色,“说起伯言,我却要赞一声兄长。 兄长识人之能,果然非我等可比……那家伙可真是个妖孽,从魏郡一路撤退到河间,兵马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聚集万人之多。同时,他还从魏郡清河两地带了十万流民,一同抵达河间。 兄长是不知道,他抵达河间的时候,公助几个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曹操大军到来。” 刘闯闻听,不禁长出一口气。 不过他旋即问道:“那他怎么保证那十万流民的口粮?” 司马懿笑了,轻声道:“不满兄长,这家伙之所以能带这么多人,是因为他和仲康令明攻破了甘陵,把甘陵粮仓近十万石粮食一下子搬空。袁谭返回清河国的时候,更因此暴跳如雷。” 刘闯闻听,也不由得暗自咋舌。 陆逊这家伙,显然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主儿。 他那么点人马,竟然攻破了清河国的王都甘陵?虽然刘闯不清楚陆逊是如何做到,可这心里,也不由得称赞不已。 之后,刘闯又向司马懿询问了一些事情。 “什么?你是说那刘备在荆州,招揽了庞统为军师?” 司马懿一怔,旋即点头道:“没错,此异度先生派人送来的消息,说刘备在荆州颇为活跃,更得司马徽所重,向他推荐了庞统。 那庞统,号凤雏,乃鹿门山庞氏子弟。 因生的丑陋,故而不被刘表看重,却不想便宜了刘备……前些日子,曹仁便败给了庞士元。” 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 刘闯不禁心中苦笑。 他本以为把诸葛亮挖过来,便断了刘备的未来。 可谁料想,这刘玄德莫非有主角光环,先是忽悠的陈登舍家辅佐于他,而今居然又得了凤雏? 该死! 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