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警告(上)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4781字
庞统庞士元,也算得是三国一位悲剧性的人物吧。<冰火#中文 人常说出师未捷身先死,可实际上,刘闯觉得庞统似乎更适合这具话。此人才学自不必说,能够与诸葛亮齐名,显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只可惜他生得丑陋,哪怕家世出众,才学过人,却始终不为刘表所用。要说起来,庞家对刘表帮助甚大,想要求个前程问题也不太难。 偏偏他长得丑,偏又性子傲,故而不为刘表所喜。 后来庞统也见过不少人。 孙权认为他长得丑,性子傲,不肯用。 曹操倒是不以为忤,偏偏庞统对曹操又看不上,以至于最后投奔了刘备。 只可惜,当时刘备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卧龙,虽然凤雏前来,或多或少也收到了诸葛亮的压制。这也是庞统为何急于助刘备夺取西川的原因,他需要显赫的功勋,来稳定他在刘备手下的地位。 结果…… 刘闯此前想着,等他稳定下来之后再招揽庞统。 毕竟,庞统虽然不受刘表重用,但是和黄忠甘宁魏延三人的情况却不太一样。 黄忠三人没有什么出众的家世,在士族横行的荆州,也就不可能得到重用;而庞统虽然不被刘表看重,毕竟是荆州五姓子弟。以荆州五姓那盘根错节的力量,想要把庞统拉拢过来,难度非常大。至少以刘闯看来,他还没有足够的吸引力,让庞统舍弃自己的家世来效劳。 没想到,最终便宜了刘备! 没有诸葛亮的存在,想必庞统可以大展拳脚了吧…… 虽然还有一个陈登,可是以陈登的年纪和名望,即便是压制住庞统。他也未必会有什么怨言。 刘闯想到这里,也不禁连连苦笑。 “仲达,你先前说呼厨泉调兵遣将,可曾确定?” 司马懿连忙道:“主公,此事确实,绝无错误。 我早就觉得。这呼厨泉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他害死刘豹,可是毫不犹豫,手段极其毒辣。 如今曹操渡河成功,夺取邺城。 这家伙本就是个两面三刀之徒,所以有心造反倒也不足为奇。 不过,温侯声名响亮。让他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加之美稷三面皆为主公部曲,所以他行事也是格外小心。目前,他调集大约三万匈奴兵马,秘密藏于沙南,想必是要打我们一个出其不意。” 刘闯闻听。连连点头。 这倒是非常符合呼厨泉的习性,两面三刀耍的颇为熟练。 “仲达以为,当如何解决此事?” 司马懿抬起头,轻声道:“只看主公是如何选择。” “哦?” “若主公只想着平定此次动乱不难,只要主公现在站出来,那呼厨泉便不敢轻举妄动。 但若想要一劳永逸,那呼厨泉就绝不能留下。此人反复无常,决不可能真心归附主公。主公在时,他会维维是诺,可主公一旦出现麻烦。此人一定会毫不犹豫背弃主公,实乃心腹之患。” 司马懿的意思非常清楚,那就是杀了呼厨泉,换一个更放心的人接手大单于的位子。 可说实话,这并非刘闯希望得到的结果。 见刘闯眉头紧蹙,司马懿忍不住开口道:“莫非主公想要彻底将南匈奴平定?” “可有希望?” 司马懿苦笑道:“消灭南匈奴不难,只需主公提十万大军,定能将南匈奴人彻底赶出并州。可若是如此,主公必然会元气大伤。那南匈奴并非不堪一击,真打起来定然会死伤惨重。” 他停顿一下。又接着道:“况且,曹操绝不会坐视我等消灭南匈奴。 若是把南匈奴逼急了,万一他们和鲜卑人联手,到时候才是大麻烦……所以对付这些南匈奴人,绝不能心急。先除掉呼厨泉,换上听从主公调遣之人,而后再慢慢分化,令南匈奴逐步归化。待主公真的能统一河北之后,再对南匈奴下手,那时候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只是,这个过程会有些长…… 司马懿虽然没有说出这番话,但刘闯却能够领会他的意思。 看来,想要一举将南匈奴从并州驱逐出去,的确是不太可能……没办法,东汉以来,汉室对并州地区少数种族的政策太过宽柔,以至于汉庭对雁门以北地区的控制力将至到了最低。 特别是五原、朔方两郡,汉人人口加起来也才三万出头。 而在这个区域中,匈奴人、乌丸人、龟兹人等等少数种族混居一起。若一味强硬驱逐匈奴,势必会令其他少数种族生出畏惧之心。到时候一旦他们联合起来,必然会酿成一场灾难。 哪怕刘闯再想要干掉匈奴人,在这个时候也必须要忍住。 沉吟许久之后,刘闯轻轻叹息一声。 “那仲达以为,谁可接替呼厨泉?” 司马懿露出犹豫之色,显得有些踌躇。 刘闯看着他,突然笑道:“仲达,有什么话,只管说。 你我兄弟,这里又没有别人,不必心存顾虑。” “主公以为,秃瑰来怎样?” 秃瑰来? 刘闯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在那里听过。 “胜哥儿出生的时候,他曾代表呼厨泉前来涿县道贺。 此人是虎泽匈奴大人,本是南匈奴右谷蠡王所属。只是后来右谷蠡王死后,便一直无人继任,秃瑰来便统帅了昔日右谷蠡王部曲。不过此人和呼厨泉一直不太服气,甚至连于夫罗在世的时候也不甚服气。于夫罗死后,他更不满呼厨泉,所以很少听从呼厨泉的调派…… 上次他之所以奉命到涿县,也是迫于无奈。 呼厨泉杀了刘豹之后,大肆清除异己。若当时秃瑰来不听命令,便可能被呼厨泉干掉。 我当时觉得此人很有意思。而且主公一直对这些个异族忌惮,所以便刻意与之结交。他对主公,倒是颇为仰慕,不是因为主公为大汉皇叔,乃因为主公能横扫幽州,勇武过人之故。 所以……” “所以。你想杀了呼厨泉,让秃瑰来接替大单于之位?” 刘闯突然开口,却让司马懿激灵灵一个寒蝉。 说起来,司马懿这样安排,似乎有些逾越了界限。 他是出于好心,但这件事刘闯却一无所知。 “仲达。你和秃瑰来联络多久了?”
司马懿犹豫一下,咬着牙回答道:“半年了。” “半年……那时候我好像在幽州。” “是!” “可是我对此事,却一无所知。” 司马懿不由得一个哆嗦,低着头更不敢说话。 刘闯站起身来,走到司马懿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仲达想要为我分忧解难,这番心意我很清楚。 这件事,有几成把握?” “八成。” “也就是说,这半年来,秃瑰来在你的支持下,一直在暗中联络其他部落?” “正是。” 不知为何,司马懿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刘闯说话越是轻柔,他越是心怀恐惧。 那只放在他肩膀上的大手,好像有万斤巨力,让他感到无比沉重。 “你说的不错。我现在的确是不太适合与那些匈奴人全面开战。 你这番谋划甚好,我也非常高兴……嗯,既然你已有安排,那我就不再插手此事。我想与你说的是,来年开春,我将迁徙百万黑山众到并州。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把呼厨泉干掉,并且绝不可使匈奴发生混乱。开春以后,我需要一个安静祥和的五原郡和朔方郡……” 那只手,旋即离开了司马懿的肩膀。 司马懿心里砰砰直跳。之后后脊梁冷飕飕的。 方片刻光景,他的后背就被冷汗湿透……司马懿躬身道:“主公放心,我定不会让并州出乱。” “甚好!” 刘闯点点头,“过两日我要去楼烦面见汉升将军,南匈奴的事情我不会过问。 不过最迟十天,我会宣布回归。 所以要动手,便在这十天之中……我自认待呼厨泉不薄,既然他要找死,便不必留有情面。 对了,元直去迎接蔡大家,可还顺利?” 刘闯突然想起来,他让徐庶去休屠泽迎还蔡文姬。 之后,他便出兵冀州,对此事也不甚清楚。而今既然要对呼厨泉动手,他自然也要询问一下。 哪知道,司马懿却笑起来。 “主公放心,元直在上个月便护送蔡大家母子三人抵达燕京。” “母子三人?” 刘闯一怔,诧异看向司马懿。 “蔡大家被刘豹掳走之后,诞下一子一女。 长子阿迪拐,幼女阿眉拐……其中阿眉拐还不到两岁。刘豹死后,蔡大家母子三人在休屠泽的情况也极为恶劣。幸亏当时呼厨泉忙于接受刘豹的部曲,无力顾及她母子三人。元直接到蔡大家后,便带着她母子三人出高阙,而后由衡若派人护送,一路奔波才安全的抵达。” 蔡琰居然为刘豹生了两个孩子? 刘闯对此倒是不太清楚,不过也没有往心里去。 只是,他觉得司马懿脸上的笑容颇为怪异,于是忍不住问道:“仲达,你好像是话里有话?” 司马懿轻声道:“据我观察,元直似乎有些恋上蔡大家。” “啊?” 刘闯一怔,吃惊的看着司马懿道:“仲达,事关元直名誉,这种事可不好乱说。” 蔡邕虽然死了,可毕竟声名犹在,更兼之蔡琰曾下嫁河东卫氏,这里面的牵扯可是不小…… 司马懿梗着头道:“我可没有乱说,此事绝对不假。 元直返回之后,与蔡大家似乎颇为亲近。那蔡大家哪怕对上孔明也是不假颜色,可是看元直的时候,那目光明显不太相同。我曾几次见到,元直深夜在将军府门外徘徊,心事重重。” 刘闯沉默了! 蔡琰到了燕京,肯定是要先住在刘闯那边。 待刘闯返回燕京之后,才会送她前往孤竹城…… 历史上,这蔡琰的命运非常坎坷。她虽然被曹操迎回中原,却抛弃了儿女,落得一个狠心之名;后来又在曹操的主持下,不知怎地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好像还遭受过家暴。 至于徐庶,刘闯记不太清楚他娶了谁。 不过现在历史似乎发生了变化,徐庶提前来到幽州,居然和蔡文姬看对了眼? 想想,似乎也不足为奇。 徐庶也是个颇有才学的人,而蔡文姬更是才高八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刘闯觉得哪怕是曹植,也无法与蔡文姬相提并论。这两个人看对了眼儿,倒是一桩颇有趣味的事情。只是…… 刘闯一时间无法做出判定,决定待返回燕京之后,再行处置。 “主公,那我就先告辞了。” 刘闯点点头,“仲达,南匈奴一事,务必要处置得当。” “喏!” 司马懿转身要走,可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得刘闯又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仲达。” “喏。” “以后有什么事情,要提前与我知晓。 我要你执掌黄阁,是要你做我的眼睛……可是我却发现,我的眼睛险些失明了。我知你是一番好意,可有些事却极为敏感。这次秃瑰来的事情我不追究,但我希望,没有下一次,如何?” 司马懿一个哆嗦,连忙道:“懿牢记主公叮咛。” “去吧。” 从军帐中走出来,一阵小风吹过,让司马懿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他发现自己的小衣几乎湿透了,贴在身上非常难受。兄长气势越来越强,方才他虽然没有斥责,可是司马懿却感受到了那平静之下隐藏的莫名汹涌。这一次,刘闯揭过了秃瑰来的事情。但下一次……司马懿相信,如果下一次他还犯下这样的错误,刘闯绝不会再心慈手软。 没错,刘闯是他的表兄,但同时更是执掌数百万人性命的一方诸侯! 有些事情,的确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 对于呼厨泉的问题,刘闯没有再去过问。 大名鼎鼎的冢虎,如果连一个蛮夷之辈的呼厨泉都对付不得,那他一定不是历史上那个司马懿。 哪怕司马懿还年轻,但手段想必足够。 “孝恭,太原方面,情况如何?” 送走了司马懿之后,刘闯便找来了高顺。 “太原方面,倒是没甚大动作。 焦触所部屯兵阳曲,显得也非常平静。” 刘闯闭上眼睛,沉思良久之后突然开口道:“我若要你夺取阳曲,打开井陉……你可有把握?”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