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斩将(十三)5/7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3506字
马休的确是小觑了曹朋! 曹朋能够得曹操重视,又岂是等闲之辈? 按照马休的计划,准备趁曹朋兵渡漯水的时候偷营劫寨,可谁料想曹朋早早觉察到了马休的行藏。.于是,曹朋在漯水假意下营,引马休出击之后,伏兵四起,将马休所部一举击溃。 而马休,更在乱军中被曹朋射杀! 也难怪马休如此大意……自马腾死后,他跟随马超可谓是一帆风顺,没有遭遇到什么挫折。以至于这马休也变得心浮气躁,除了少数人之外,他都不放在眼中,才有了这杀身之祸。 卢毓得知消息后,立刻做出了反应。 他一方面命马岱在著县严防死守,一面又派人前往乐陵求援。 次日,曹朋兵临著县,旋即发动了凶猛攻势。而同时,马超所在的高唐,也受到徐翕和毛晖的夹击,根本无法分身援救。这毛晖徐翕,是曹操旧将。当年曹操斩杀边让引起兖州兵变,毛晖徐翕二人皆反叛了曹操。后来到兖州之乱平定,徐翕毛晖二人便逃到了臧霸之处。 当初郭嘉游说臧霸投降时,曹操曾说过,希望臧霸能献出徐翕毛晖二人是首级。 但臧霸对郭嘉说:我之所以能自立一方,是因为我不会做这种事情。如今曹公看重与我,我本不该违背他的命令。只是如果我做了这种事情,曹公就真的能看得起我吗?我听说,有益于王霸之道的君主应该以义相告,而不是威迫别人做不愿做的事情,请恕我不能从命。 郭嘉后来把这件事告诉了曹操,曹操也不禁感叹:这是古人仁德之事,臧宣高能够加以奉行,实在是让我敬佩。 于是,曹操不但饶恕了徐翕和毛晖二人,在臧霸归降后,还委任二人为济北相和济南相…… 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当徐翕毛晖二人得知臧霸被困的消息后,甚至不等满宠下令,便出兵前来相救。马超倒是不害怕这两人,只不过面对数倍于己的对手,他也要费些手脚才是。 马超抽不出身来,而曹朋又兵临城下。 消息传到乐陵的时候,许攸也是大吃一惊。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马岱马休二人死守著县,绝对能够撑到刘闯攻破平原。谁料想马休居然自作主张,而马岱竟没能够劝住马休,也使得损兵折将,实力大减。更重要的是,许攸没想到曹朋竟然会在青州。 许攸认识曹朋,也知道曹朋的才干。 他很清楚,如果单纯依靠马岱和卢毓,恐怕很难抵挡住曹朋的猛攻。 可是现在他手中并无其他人可以使用,面对曹朋这种虎狼之将,必须要有上将出马才能抵挡。 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刻通知刘闯,调太史慈前去应战。 就在许攸准备派人前往平原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军师,听说著县有危险?何不让我前去与那曹朋交手……想当初我在观津,曾与此人交过手,对他也颇为了解。” 许攸抬头看去,顿时大喜。 “仲康,你来得正好!” 来人,正是许褚。 说起来,许褚也挺倒霉。 本打算和马超相争,要那攻取高唐的首功,却被刘闯阻止。而刘闯是打算让他做先锋,去攻打臧霸,谁料想这家伙因为裸衣战马超,居然染了风寒,大病一场。好不容易病好了,他便急急忙忙赶来乐陵。而此时,刘闯已经把臧霸困在平原,眼见着就要大功告成。这个时候许褚再过去,估计也就是收尾……所以,许褚是闷闷不乐,便整理行囊准备出发前往平原。 谁料想这个时候,著县竟然发生了变故。 许褚顿时来了精神,急急忙忙赶到了府衙…… 这家伙,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别看许褚平日里咋咋呼呼,看上去是个二货。可许攸却知道,许褚是粗中有细,若不然刘闯也不会让他独领一军。有许褚前往著县,再加上马岱和卢毓配合,想来能够抵挡住曹朋。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就在乐陵,可以立刻出兵。 当下,许攸也不啰嗦,拉着许褚道:“仲康,而今著县危急,我要你在两天之内抵达著县,你可能做到?” 许褚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军师不用担心,我这就出发,两天之内必兵临著县。” “不过,我现在无法给你太多兵马,只有三千人,可够用吗?” “三千,足矣!” 许褚当下接了将令,立刻点起兵马,便杀奔著县。许攸还不放心,又派人前往平原通知刘闯。 此时,刘闯围攻平原越来越急,臧霸显然已有些抵挡不住。 若不是平原城墙坚厚,说不得刘闯早就破城……得知曹朋来袭,刘闯也是大吃一惊。
“仲康此去著县,倒也合适。 只是那曹朋诡计多端,不可不防……子义,我着你率本部兵马,立刻起兵前往西平昌。到了西平昌之后,你不必渡河,只需在河边摆开阵势,制造声势,给曹朋施加压力便已足够……” “那平原……” 刘闯嘿嘿一笑,“子义放心,不出三日,我必破平原。” 太史慈领命而去,直奔西平昌。 而刘闯则下令,暂停对平原的攻击…… 他这一停止攻击,却使得臧霸顿时紧张起来。 刘闯如果继续猛攻的话,说不得臧霸还轻松一些。因为刘闯攻的越猛,就越是说明援兵已经抵达。可是现在刘闯停止了攻击,难道说援兵已经败走?亦或者那刘闯有其他的诡计不成? 他登上城头,向城外眺望。 远远看去,汉军大营延绵十余里,旌旗招展,刀剑闪烁寒光。 “公直,你看那闯贼为何会突然停止攻击?” 这个时候,臧霸已经把尹礼视为智囊,忍不住开口询问。 尹礼的脸色并不是特别好看,他犹豫片刻后道:“闯贼突然停止攻击,必有蹊跷。 咱们现在被困平原,几乎与外界隔绝。也不知道满刺史那边,是否已经派出了援兵,进展如何。 现在闯贼停止攻击,只可能两个原因。 要么是咱们的援兵被击退,要么是他另有诡计……不可不防。” “难道,就不能是他后力不济吗?” 孙观在一旁忍不住开口,却不想引来臧霸轻蔑的目光。 尹礼苦笑道:“怎可能会后力不济?仲台你难道没有发现,闯贼的连营较之前两日又增加了许多吗?我估计,肯定是他后续的援兵已经抵达。这种情况下,他又怎可能会后力不济?” “那你说,他会有什么诡计?” 孙观脸上,露出不服之色。 而尹礼则蹙眉沉思,目光扫过身下这早已有些残破不堪的城墙,心里突然间一动,脸色顿时煞白。 “将军可还记得,此前曾有谣言说,那闯贼能呼风唤雨,招引天雷?” 臧霸一怔,旋即醒悟过来。 他是不太相信什么‘妖法’之说,但他却相信,刘闯手中一定有一种不为人知的武器。此前贾诩和曹朋自辽东返回,行色匆匆的自太原过境,曾偶然间提到了‘天雷火’的名字。当时臧霸并没有放在心上,而今想来,莫不是贾诩他们这次去辽东,找到了天雷火的秘密…… 若是如此,刘闯手中岂不是有天雷火。 那天雷火,很可能就是外界谣传的‘天雷’! 想到这里,臧霸心里就是一突,心思旋即发生了变化。 “如果闯贼动用妖法,只怕这平原县城,难以抵挡。” 孙观也吓了一跳,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他之前也听人说过这件事,虽说不是很相信,但难免心中会有忐忑。 “那怎么办?” 尹礼没有理睬孙观,目光转向了臧霸。 “将军,若真如此的话,平原不出明日,必然会为闯贼所破。 到那时候,儿郎们必然士气低落,不可能再有信心和他交战。之前闯贼手下攻破邯郸的时候,便用了这种妖法。当时整个邯郸数千兵马,一下子溃败,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抗。 如果……” 尹礼向臧霸看去,见臧霸也在沉思。 见他住嘴,臧霸眉头一蹙,“公直,你接着说。” “如果那闯贼也在平原动用妖法,咱们便只有死路一条……如今之计,趁他还没有使用妖法,天黑之后强行突围,杀出平原。闯贼兵马虽占据优势,但我看他们尚不足以将平原困死。这两日我曾仔细观察,发现闯贼攻势虽然猛烈,可相比之下,城西的攻势远不如其他三处凶猛。我估计,闯贼在城西的兵力必然不足……天黑之后,咱们可以自城西突围,而后顺大河西进,自茌北渡河。茌北是济北所在,我记得那济北相毛晖,曾受将军活命之恩,焉能不予收留。 只要咱们到了济北,便可以重整旗鼓。 不过,由此西进过济北,恐怕也不太好走,还要早作准备才是。” 说完,尹礼便看向了臧霸…… 在他想来,臧霸定然会赞成他的主意。可没想到,臧霸沉吟片刻之后,突然苦笑一声道:“公直之策高明,的确是上上之选。” 他说到这里,却停顿了一下,轻声道:“只是你们可以突围,但我却不能离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