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腹心之殇(三)3/3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3731字
夏侯廉闻听,沉默了! “那闯儿还说什么?” “那人还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武艺练得再好,没有征战沙场,没有生死相搏,最后也只是花拳绣腿。子文去了一遭幽州,回来之后便大不一样,和以前相比却懂事了许多…… 叔父,而今我们和那人交锋,没有私怨,所为者乃公义也。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应该挺身而出。国家养我们多年,今日也是我们报效国家的机会!” 夏侯廉本就是一个拙于言辞的人,而郭奕却是出口成章,滔滔不绝。 一番话下来,就连夏侯廉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他们三个来前线也是一件好事。相反自己和荀彧这些人阻止他们前来,是一件错事。不过,夏侯廉毕竟是成年人,很快就反应过来。 他指着郭奕,气得手指颤抖。 “混帐东西,和我讲什么私怨公义……我奉命要抓你们回去,哪来那许多废话? 闯儿怎么说我不管,我只知道你们应该回去许都。若你们回去后能说服文若和你们的母亲,再来这边我也不会反对。不过在没有得到他们的允许之前,你们就只有给我乖乖回许都。” 他娘的,险些被这小子给绕进去! 夏侯廉心里也觉得好笑,虽然声色俱厉,可是心里面却是极为称赞。 眼见夏侯廉态度坚决,典满怒了。 “书生,你不是说你可以说服叔父的吗?” 曹彰也瞪着郭奕道:“我不管,我不回去……你快点想办法。” 郭奕眼珠子滴溜溜打转,旋即摆了摆手,示意曹彰和典满不必着急。 夏侯廉带着一脸笑意看着郭奕,“伯益,我不管你说什么,这一次你都必须给我回去。” “嘿嘿。叔父莫急,且听我道来。” 说着话,郭奕从腰间取下一把折扇,啪的打开,轻轻晃动。 这折扇是刘闯在辽东生产,观津之战结束之后,刘闯命人送了一百把湘妃竹制成的描金折扇送给了曹操。做曹操的生日礼物。曹操对这折扇也颇为喜爱,分赏众人,郭奕也得了一把。 “好啊,我倒要听听,你如何说服我。” “叔父,而今那人攻占平原。不日便会返回冀州。 恕我说一句冒昧之言,冀州战局已基本明朗……主公在关中,恐怕也不会再僵持下去,在年前一定会休兵罢战。如今我们想要夺回邺城,难度很大。可我们可以制造一些压力,为程世父创造突围的机会。你说,如果我们击败了城外的张郃。那梁期的汉军有会做何反应呢?” 夏侯廉闻听这话,心里不由得一动。 “伯益,你计将安出?” 哪知道郭奕却啪的一合折扇,对曹彰和典满道:“好了,咱们回许都去。” “伯益,你干什么?” 夏侯廉勃然大怒,再一次拍案而起。 只是他用力有些猛,以至于站起来后脚一软。那脚上钻心的疼痛,让他忍不住一咧嘴,复又坐了下来。 “伯益,此关乎仲德和文烈生死之事,你切不可玩笑。” “我没有嬉笑啊……可刚才叔父说了,不管是私怨还是公义,你就是要送我们回许都。既然如此。我们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左右在你们眼中,我和子文还有兕子只是不懂事的孩子。既然是这样,我们这些小孩子的话语,你们也不会相信……哼哼。说不说的似乎也没有用。” 说完,郭奕便转身对曹彰和典满道:“走吧,明天一起滚回许都。” 虽然搞不清楚郭奕是闹哪样,但是曹彰和典满还是顺从的和郭奕一同往外走。 一,二,三……八,九…… 郭奕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暗自念叨。 眼看着就要走出衙堂大门,就听到夏侯廉道:“你们三个小混蛋,都给我站住。” 成了! 郭奕咧嘴一笑,朝曹彰和典满眨了眨眼,三人一同转身。 夏侯廉从榻椅上站起来,绕过书案,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来,“你们可以留下来,但是必须在我眼前,而且要听我调遣。我告诉你们,这军中不比外界,你们可别以为我会优渥你们。 好了,说吧!” 曹彰典满和郭奕三人同时欢呼,看得夏侯廉也是苦笑着摇头。 “叔父,其实要想取胜,就在今夜!” ++++++++++++++++++++++++++++++++++ 内黄城外,汉军大营。 到戌时左右,突然起了风,下起了鹅毛大雪。 张郃在大帐门口站立许久,突然转过身道:“又下雪了……今年这雪可是真多。 这样一来,明日想要攻打内黄,必然会增加很多困难。该死,怎地这老天也不肯帮衬我们?” 沮鹄闻听,忍不住笑了。 “俊乂,前次你风雪袭邺城,可说的是天助我也。” “此一时,彼一时嘛。” 沮鹄闻听,哈哈大笑。 “怕个什么?这场大雪虽然会增加困难,可是于内黄而言,同样不是一件好事。
你可别忘了,这场大雪一下,内黄的粮道必然受阻。虽然说黎阳到内黄不远,可是每拖延一日,内黄的压力就会增大一分。明日咱们攻城的时候固然会有麻烦,那内黄守御同样也会面临困难。 这种事情,都是相互的。 之前你偷袭邺城的时候,大雪虽然可以为你掩去行藏,但也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险些无法按时抵达。总之,不用担心。待天亮之后,咱们视情况而定,难道还怕那夏侯廉翻天不成?” “子翼,你说这么大的风雪,夏侯廉会不会偷营?” 张郃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不无担心的问道。 沮鹄一怔,想了想摇头道:“依我看不会……若是其他人我不能肯定。但夏侯廉这个人,沉稳有余,锐气不足。而今这种情况,他未必敢偷营。所以俊乂不必担心……再说了,儿郎们已辛苦一天,便让他们好好休息。梁期之战也就是这一两日之内便有结果,咱们不必担心。” 张郃听罢。点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又在大帐中交谈了一会儿,沮鹄便因为疲惫,告辞离开。 张郃一个人坐在大帐中,左右觉得有些不太安心……到子时后,雪越来越大。张郃又睡不着,于是便披挂起来。带着一队人行出大帐,在营中巡视起来。日间苦战,汉军士卒都很疲惫。这入夜一场大雪,更让士兵们感到非常难过,所以三五成群的聚在帐中躲避风寒。 张郃巡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一场情况。 就在他准备回营的时候,忽听后营传来一阵喧哗…… 他连忙转身看去。却见后营火光冲天。张郃心里不由得一咯噔,暗叫一声不好。 他正要喊人,却听得前营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 一队身披白色战袍的曹军冲入汉军大营里……曹彰和典满两人一左一右,一马当先闯入辕门。 汉军大营的守卫虽然有些松懈,也只是相对而言。 当曹彰和典满杀进来的时候,汉军立刻有了反应。守卫辕门的一队门卒蜂拥而上,却见典满大吼一声,抡起大斧横扫千军。这家伙表字兕子。这神力果然如同犀兕一般。汉军门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一个回合,便被斩于马前。整个汉军大营顿时乱起来,曹军冲入汉军大营之后,四处纵火。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 眨眼功夫,汉军大营便成了一片火海。 与此同时。有一队曹军从后营里杀出。原本汉军还在抵挡前营敌人,哪料到后营也有敌军,腹背受敌之下,汉军顿时溃败。张郃虽然觉察到了曹军的动作。可是想要挽回局势却来不及了。 他带着一部分人马,与沮鹄合兵一处。 两人都不敢在此恋战,因为风雪之中,也不清楚有多少敌军来袭,于是带着人马迅速溃逃。 风雪,给了曹彰等人一个掩护。 但是也让他们的追击,变得极为困难。 只追击了不足十里,曹彰和典满就被郭奕拦住。 “这么大的风雪,不要继续追击……我们这次是打了他们一个猝不及防。可如果再追击下去的话,很可能会遭到他们的反扑。” 曹彰和典满对郭奕是言听计从,立刻停止了追击。 三人带着曹军返回内黄,就见夏侯廉亲自出城,将他们迎入城中。 自冀州之战开战以来,曹军是连连失败。他们也的确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振奋居心。 夏侯廉也不禁在心里赞叹:伯益之谋,几如奉孝。 他的才智如同郭嘉一样,只是还缺少了一些经验,需要更多历练。 夏侯廉忽然觉得,刘闯那句话说的不错: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这些个孩子的确已经长大,他们需要更多的机会来历练……此前,曹氏二代子弟中,真正出彩的不过曹朋曹性曹真三人。而今内黄一战之后,恐怕又要加上曹彰郭奕和典满三人。 想到这里,夏侯廉的心情顿时愉悦很多…… 冀州之战或许我们暂时失利,但是曹氏家族的收获却更加巨大。 曹彰三人回城之后,与夏侯廉欢庆一番,便早早的回房歇息去了。 日间在城头苦战,夜间又偷袭汉军大营……虽说曹彰三人的身体都很强壮,也难免感到疲惫。 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 第二天曹彰起来,洗漱完毕之后,便叫上典满前往衙堂。 不过这一回他不必再穿戴士兵所用的筩袖铠,而是披挂上了他从许都带来那那一套锁子连环甲。 走进衙堂,曹彰却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情绪。 夏侯廉的脸色凝重,全无昨夜大胜的欢愉,眼中流露着一抹悲伤之色。 曹彰在衙堂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心里不由得一咯噔,一种不祥之感顿时笼罩心头。(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