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铜雀深闺锁大乔(一)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3590字
刘闯闻听吓了一跳,看着司马懿半晌说不出话。 这家伙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竟然敢跑去许都生事。不过从另一方面而言,这也说明司马懿已经把黄阁的势力延伸入了许都。对刘闯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桩可以欢庆的事情。 “结果呢?” “结果……” 司马懿露出赧然之色,期期艾艾道:“结果不甚满意。” “哦?” “贾诩收买了王子泰,但是并没有获得天雷火的配方。 他只是得到了一些相应的资料,而王子泰虽然是天雷火工坊的监令,可实际上他对天雷火的制作工艺并不是完全了解。贾诩带他到了许都之后,便把他藏起来,让王子泰继续研制。 我费了好大气力,才打听到了一点消息。 那家伙而今就住在皇城外西北的一座别院之中,那里守卫森严,根本无法靠近。王子泰也非常聪明,深居简出,几乎不怎么露面。我更不敢打草惊蛇,只是命人严密监视那别院,打探王子泰的行踪。代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会设法将之除掉,否则这家伙必成一个祸害。” 司马懿咬牙切齿,语气决绝。 刘闯听罢,在书房中徘徊许久,轻声道:“若如此,你便多加小心。 不动则已,一击必杀……但先决条件是,不要暴露了自己。你比那王子泰值钱百倍,一千个王子泰,也比不得你一人安危。凡事不可用强,需慢慢捕捉机会……这方面,你比我清楚。” “喏!” 刘闯复又坐下,“许都现在,情况如何?” “虽有些混乱。但是自曹操从长安返回之后,情况已好转许多。 曹操虽失了冀州,但是其筋骨未伤,故而尚能稳定局势。加之荀彧一旁辅佐。倒也无甚大碍。自曹操回到许都之后,对荀彧更加看重。据我所知,他现在对荀彧,可谓是言听计从。” 此前。曹操和荀彧之间发生了一些问题,所以有些间隙。 没想到此次冀州大败,却让二人弥补了之前的裂痕,合作更加亲密无间。 这对于刘闯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刘闯眉头微微一蹙,心里面顿时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此外……” “嗯?” 司马懿犹豫一下,轻声道:“我与辅国将军取得了联系?” “嗯?” 刘闯心里一沉。呼的坐直了身子。 司马懿吓了一跳。连忙躬身道:“兄长不必担心,我并没有出面和他联系,而是让一个小头目与之联络。而且那家伙也只是许都众多细作中的一个,他甚至不太清楚他上一层是谁。 所以……” 刘闯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他很怕司马懿走漏了行藏,把司马防暴露出来。 “他怎么说?” “陛下……”司马懿搔了搔头,“陛下对兄长迟迟无法打过大河非常不满。 而且伏完还透露了一个意思。陛下似乎对兄长手中的权柄有些忌惮。朝中有些元老,似乎也颇为不满兄长自领大将军一职。有流言说,大将军总领天下兵马,位在三公之上。连曹操而今也不过是司空,兄长有何德能窃据大将军之位?还有,他们对兄长屯兵北疆,征伐高句丽,夺取三韩,以及在辽东大开杀戒有些不满,言语之中是不想兄长继续把持大权。” 刘闯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世上,总少不得有这么一群跳梁小丑。 此前刘闯未崛起的时候,一个个躲在暗处不敢出声。 如今自己还没有打过黄河,迎奉天子,这些人就跳出来,想要分润自己手中的权柄…… 可笑,真是可笑! 刘闯气极而笑,连连摇头。 也不知道这些人哪儿来的信心,能够对抗自己? “那天子是怎生态度?” 司马懿道:“天子对此,似乎也颇为赞成。” “哈!” 刘闯仰天大笑,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后世人说,献帝凉薄,而且生性刻薄寡恩。刘闯之前对此倒是没有太过在意,而今看来,这似乎并非谣言。想想看,所有和汉帝合作过的人,几乎没有好下场。最明显的便是那王允,杀了董卓,解救汉帝与魔掌之中。可西凉兵兵临城下,汉帝毫不犹豫的就把王允退出去。 结果呢? 他从董卓的傀儡,变成了李傕郭汜的傀儡! 早在当初和汉帝合作的时候,刘闯便猜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只是他没想到,汉帝居然会如此性急。自己还没有击败曹操,还没有迎奉他呢,便想着日后削弱自己的权柄。他道天家威严犹在?莫说他手无权柄,就算是货真价实的天子,又能如何? 刘闯深吸一口气,向诸葛亮看去。
诸葛亮只露出一抹讥讽之色,便没有了其他反应。 “仲达,陛下心意,如何传出?” “此亦为伏完告知……” 刘闯愣住了,愕然看着司马懿。 这消息是从伏完那边传出来的?那这里面,可就有些意思了……谁都知道,伏完是铁杆的保皇派。而今他却把汉帝的心思告知刘闯,颇让人感到怪异。这还是历史上那个辅国将军吗?这还是那个三国演义中,为了汉帝满门被杀,连女儿伏寿也身首异处的大汉忠臣吗? 伏完的态度,倒是颇有些蹊跷。 “兄长,我以为咱们可以尝试着加强一下和辅国将军的联络。” 诸葛亮突然开口,“伏完有此表态,也是向兄长释放善意……这说明他对陛下的一些做法,恐怕也不太赞成。这样的人,可以拉拢一下。呵呵,至少可以为兄长在许都增加个耳目。” 刘闯点了点头,有些意动。 反正他是绝不会让司马懿去和伏完联系。不过…… “仲达,可以提升一个联络层次。” 黄阁下分有主簿、记事、掾、掾属等几个等级。 与主簿持平者,还有两个长史,比如麋芳现在就担任其中之一。另一个长史。则是负责武事,随着陈宫退出,目前处于空缺。所以这武长史所属的剑士营和刺客营,有刘闯来掌控。 不过。武长史的接替者,刘闯已经有了人选。 只是那个人目前还在路上,还未抵达燕京…… 此前,负责和伏完联络的细作。连掾属都算不得。现在提高一个等级,便是让掾属出面联络。 司马懿明白了刘闯的意思,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他要通过伏完。加强对许都那些牛鬼蛇神的控制。 “另外,帮我找一个人。” “哦?” “我要找的这个人,年纪还小,恐怕要费些功夫。 你派人去一趟南阳,应该是在新野一代,名叫邓艾,还不到十岁……嗯。如果能够找到的话,想办法把他从南阳带回来。” “啊?” 司马懿闻听,顿时傻了。 不到十岁,是新野一代……新野一代那么大,包括了棘阳、涅阳、湖阳和九女城以及新野本地四县一城。而南阳本身就是一个人口大郡,有二百多万人口。 这四县一城,少说有几十万人。 人海茫茫,找一个人就很困难,更不要说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司马懿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苦笑着点头答应。 “好了,公事说完了,咱们说一些私事。” 刘闯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看着司马懿,“仲达,你年纪也不小了。 当初舅父把你托付给我,这些年你也是东奔西走,忙碌不堪。此前,咱基业未成,我也没工夫来照顾你的私事。如今咱们总算是有了一些小成就,你这婚事,是不是也该操办起来? 你和你家的女王,打算怎么做?” 司马懿那张清癯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耳边传来一阵低弱的笑声,他扭头看,就见诸葛亮正捂着嘴偷笑不停。 看到这一幕,司马懿那还能不明白状况?郭寰一家住在邺城,此前诸葛亮督邺城之战,肯定是得到了消息。这家伙真是个大嘴巴,居然把事情捅到了兄长这边,实在是太可恶了…… 司马懿恶狠狠瞪了诸葛亮一眼,轻声道:“但凭兄长做主。 不过她而今还在邺城,往来实在是不太方便,不如过些时候,再与兄长讨论此事?” “哦,这个你不用操心,你家的女王已经被我接来燕京。 还有她兄长郭表,兄弟郭训一家都接过来了,而今就住在城西的长安坊,你待会儿可以前去探望。 那女孩子我见了,长相不错……没想到仲达还有这等眼光。 虽说家道中落,可毕竟也算是官宦之后,倒也不算委屈了仲达。二月二,元直大婚!我就寻思着,干脆一起操办了,也省得我费心。嗯,两家一起操办,也能热闹些,你看如何呢?” “孔明!” 司马懿咬牙切齿,怒视诸葛亮。 诸葛亮道:“你看我作甚,这件事和我可没有一点关系。” “是啊,这件事和孔明无关……如果不是他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仲达已有了意中人。 关于两家合办的事情,也是我一时兴起。如果仲达觉得太过匆忙,等一等单独操办也可以。” 司马懿连忙道:“此事单凭兄长做主,小弟莫不从焉。” “嗯,那就这么说……明天你们随我再去一趟孤竹城,我要拜访一下世父,看能否请他前来。”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更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