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铜雀深闺锁大乔(二)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3685字
刘闯只是司马懿的表兄,终究算不得长辈。冰@火!中文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让郑玄出面,才能算是妥当。 只是郑玄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也让刘闯有些担心。这个冬天,郑玄身体衰老的很快,颇让人感到担心。刘闯也想借此机会再去拜访一下郑玄。毕竟郑玄的年纪是真大了,这身体说不成就不成,能多陪他一些时日,便多陪伴一下。不管怎样,这都是刘闯最为尊敬的老人。 司马懿道:“便尊兄长吩咐!” “那还有事吗?” “兄长,我这边刚收到了江东的消息,孙权让我兄长前来出使。” 刘闯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诸葛亮,“这好端端,又有什么事情吗?” 诸葛亮道:“据说是送上虞侯前来。” “上虞侯?”刘闯一脸茫然道:“又是哪个?” “兄长难道忘了,前次诸葛瑾来的时候,曾说过要送孙伯符之子前来,有意拜兄长为师。” “哦!” 刘闯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你若是不提这件事,我险些忘了。” 诸葛瑾上一次过来的时候,曾提到说要加强联络,说是送孙策的儿子过来。那孙策的儿子,如今才不过四五岁而已,送来学个什么?说穿了,就是让孙策之子来当质子。同时也可以解决孙权一个心腹之患。 那孙绍留在江东,始终是一个麻烦。 他而今年纪小还好说,可若是再等个几年,长大之后,说不得就会威胁到孙权在江东的统治地位。毕竟,江东诸将之中,有不少人是孙策一手提拔起来。更有周瑜那种手掌江东水师的重臣。偏偏周瑜还是孙绍的姨父,这关系太过亲密。孙权杀又杀不得,留在江东又不太放心。最好是送去做质子,就算孙绍将来回来。孙权也足以把孙策的烙印全部抹消干净。 那样的话,孙绍便不足为虑。 只是这个事情,在江东遭遇到非常激烈的反对。 加之曹刘大战刚刚开始,刘闯又处于弱势。孙权也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和刘闯加强联络…… 不过现在,他已经无需再考虑。 刘闯夺下凉州冀州之后,已雄踞河北。比之当初袁绍更胜一筹。 这也使得孙权下定决心送质子前来……当然了,借此机会,孙权肯定是要讨一些好处过来。 刘闯眉头一蹙。向诸葛亮看去。 诸葛亮也知道他的意思。苦笑道:“此事还要兄长做主,亮也不知如何是好。” 刘闯沉吟良久,叹了一口气。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来吧……左右他们也要在辽西登陆,顺便一同接过来就是。 孔明,你兄长来了,便由你来负责接待。” 诸葛瑾性子肉肉的。有时候就好像是一贴膏药。 他给人感觉,似乎有些懦弱,但经过几次交道,刘闯却知道这个家伙,绝对是个精明之人。 那懦弱,那肉肉的性子,只是诸葛瑾的一层保护色而已。 如果因此而小看了诸葛瑾,刘闯可以肯定,那这个人一定要吃大亏。 诸葛亮倒吸一口凉气,也有些牙疼。说实话,他也挺害怕和诸葛瑾打交道!当年的那些不愉快,都已经烟消云散。可是现在,兄弟二人各为其主,诸葛亮每次和诸葛瑾打交道,也是要打起小心。诸葛瑾极善于演戏,动辄以兄弟之情游说,要么就是那母亲的事情来说事…… 有些时候,诸葛亮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诸葛瑾。 可你如果露出半点退让,这家伙绝对会打蛇随杆上,立刻逼闭上来…… 刘闯不想和诸葛瑾打交道,他诸葛亮何尝想要和诸葛瑾打交道?可刘闯可以找借口躲避,他这个兄弟于情于理,恐怕是都无法躲避开来。想到这里,诸葛亮的脸色就有一些发苦。 ++++++++++++++++++++++++++++++++ 从书房出来,诸葛亮和司马懿各怀心事。 两人走到大将军府的门口时,诸葛亮突然道:“仲达,我那兄长过来,可否为我想个主意?” 司马懿一怔,扭头向诸葛亮看去。 “那你也帮我想想,怎么才能找到主公说的那人。” 人海茫茫,找一个人就如同大海捞针。 司马懿也正在为这件事感到苦恼,听闻诸葛亮的这一番话,他立刻提出条件。 诸葛亮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你这蠢货,兄长让你找的那个邓艾,不是说是新野一代的人吗? 你找张先生打听一下,或者让张先生写封书信,让他那些族人帮你打听。 涅阳张氏,就是以医术而闻名。张家多有学医之人,想来对那边的情况非常了解。你找他帮帮忙,总好过你毫无头绪的跑去南阳找人。左右张先生也是南阳名士,找个人应该不难。” 对啊,司马懿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张仲景,虽算不得是南阳的地头蛇,但至少在南阳轻车熟路。 最重要的是,张仲景是涅阳人。而刘闯说的新野一代,正好包括了涅阳……有涅阳张家帮忙,的确是可以省许多事情。 “喂喂喂,你给我站住!” 诸葛亮见司马懿要走,顿时勃然大怒。 司马懿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诸葛亮,一脸疑惑之色。 “我帮你出了主意,可我的问题,怎么解决?” 哪知道,他这话一出口,司马懿脸上便露出晒然之色,“我道你有多聪明,其实不过如此。 你兄长是孙权的人,他最怕谁?” “啊?” 司马懿一副孺子不可救药的表情,“我听说,你家那小娘子当初在江东可是一霸。 她是孙权的妹妹,更是孙绍的姑母。你带她过去,如果你那兄长烦你,便让你家小娘子出面。” 对啊! 诸葛亮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 诸葛瑾如果是一贴膏药的话,那孙尚香就是一把刀。这丫头而今在家里,被黄月英收拾的服服帖帖,估计早就想要找人发泄一顿。这次孙绍过来。孙尚香作为孙绍的姑母前去迎接,也在情理之中。到时候诸葛瑾如果胡搅蛮缠的话,就让孙尚香出面对付,定能把他制住。 想到这里。诸葛亮刚要开口向司马懿道谢,却见司马懿已经下了台阶,登上了马车…… “哼,说是不着急。 这一听兄长要为你操办婚事。还不是跑的比谁都快?” 诸葛亮晒然一笑,便走下台阶来。 早有家人把马车赶到府门口,他登上车后。大声吩咐道:“回家!” ++++++++++++++++++++++++++++++ 徐庶的婚事。就这么给敲定下来。 当晚,刘闯又把孔融找来,和他谈起了蔡琰的事情。 “蔡大家一生坎坷,可谓是多灾多难。 其实我一直奇怪,何以蔡大家这般才华,却要经历如此多的磨难?如今,否极泰来。她要嫁给元直。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高人,谈及此事的时候,他对我说,蔡大家的字不好。” “啊?” 孔融疑惑的看着刘闯,有点糊涂了! 他原以为刘闯找他来有什么事,没想到居然谈起了蔡琰的表字。 “昭姬,有何不妥?” “昭,即明亮之意……蔡大家本就才学出众,偏又这般光彩照人,岂不是引人嫉妒?如此一来,便会有诸多的磨难,只因为这个‘昭’字,与蔡大家的名字,实在是有些犯冲……” 孔融懵了。 “那以皇叔之见,当如何是好?” “不如将‘昭’改为文。 蔡大家文采飞扬,又有过目不忘之能,正合了一个‘文’。 如此一来,便不会有喧宾夺主的情况。而且嫁给元直,也是一个新开始,换个表字未尝不可。” 刘闯这一番大道理,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孔融甚至怀疑,刘闯说的那路遇‘高人’,可能根本不存在。 虽然不清楚刘闯的目的,可想一想刘闯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左右蔡琰嫁人,改个表字,也算不得大事。万一她因此真的能转运,以后快乐幸福的生活,自己也算是能对得起老友蔡邕。 想到这里,孔融点点头。 “皇叔所言在理,改成文姬,倒也名如其人。 对了,皇叔遇到的那位高人,可知高姓大名?” “左慈!” 刘闯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的犹豫。 当然了,所谓路遇左慈,那纯粹胡说八道。刘闯之所以要让蔡琰该名字,也是因为历史上蔡琰因避讳司马昭的名字,的确是把蔡昭姬改成了蔡文姬。蔡文姬听着多舒服啊,也琅琅上口。昭姬,招妓……听着就别扭!这也是刘闯的一点恶趣味,本以为要费些口舌,却不想孔融竟然答应下来。 “原来是他!” 听到刘闯说出左慈的名字之后,孔融竟然真的相信了刘闯的这一番说辞。 左慈在这个时代还是蛮有名气,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孔融道:“我与左公已多年未见,却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 “这个……他说要去江东。” “江东?” 刘闯急中生智道:“左仙翁说,他要去江东找一位名叫葛玄的道友。” “原来是葛孝先啊!” 孔融恍然大悟,“这么多年,左公依旧是不改他求仙之心啊。” 葛玄,便是后来撰写《抱朴子》的作者葛洪祖父,也是这个时代极有名气的一个道士。 刘闯心里面暗自嘀咕:怎地这孔融三教九流都很熟悉?不但认识左慈,连葛玄也认识……也幸亏他们在江东,否则还真有些麻烦。” 推荐 暂时先看到这里 书签 更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