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交趾之乱(一)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3528字
说来,孙权也挺不容易。 说是承父兄之基业,实则是一直在自己打拼。 孙坚死得早,孙权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后来孙策雄霸江东,又和当地士绅豪强闹得很不愉快。以至于孙策一死,江东立刻陷入动荡之中。孙权在这种情况下接掌江东,即要安抚那些士绅豪强,又要打压那些反对势力,同时在拉拢孙坚孙策留下来的文臣武将的同时,更要迅速建立起一套属于他自己的班底。一边要制衡,一边要打压,这才稳住了局面。 可以说,江东能够有今日的稳定,是孙权一手打造出来。 可是在外人的眼中,他能够割据江东,还是得了父兄余荫,而他本人并没有太大的本事…… 直到孙权去年斩杀了黄祖,击溃荆州水军之后,声威日益高涨。 江东那些士绅豪强,以及孙坚孙策手下的那些文臣武将,才算是真正接受了孙权的存在。 但是,孙权依旧不得安稳。 原因嘛,非常简单。 击败了黄祖,是靠着江东水军。 而江东水军大都督是周瑜,又是孙策的好友。 孙策虽然死了,却留下了一个儿子。虽然说孙绍的年纪幼小,但是在孙权眼中,始终是一个心腹之患。特别是伴随着周瑜大胜荆州水军,固然是帮助孙权稳固了局势,可同样的,周瑜同样是声威大振。孙绍作为周瑜的外甥,孙权可没有把握将来周瑜会不会因为孙绍而造反。 哪怕周瑜现在看上去非常忠心。可孙权还是不放心。 杀了孙绍? 似乎不太可能…… 孙权可以肯定,只要他前脚敢动手杀了孙绍。后脚就会有人窜出来造反。 但是让孙绍留在江东,孙权也不能安心。思来想去,干脆把孙绍母子都赶出江东,让他们去幽州呆着。特别是刘闯的声势越来越大。在冀州大胜之后,又得了平原郡,声势无人可比,连曹操也要暂避锋芒。这种情况下,让孙绍去幽州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还能够进一步加强和刘闯的合作。至于将来,如果孙刘反目的话,孙权也不怕刘闯用孙绍做幌子返回江东。 原因嘛,很简单! 等孙刘反目,孙绍长大的那一天,他已经把孙策留下来的痕迹全部抹消,孙绍也起不到作用。 可以说。孙权的这个主意不差! 至少在他提起让孙绍前来燕京书院求学读书的时候,除少数人之外,其他人并未反对他的这个主意。就连周瑜,也没有站出来发表意见。周瑜是孙绍的姨父,连他都不发表意见,谁又会站出来说话?就这样。虽然吴国太有些不太舍得,但在孙权的坚持下,孙绍还是来到了燕京。 只不过,刘闯没想到孙绍的母亲也来了…… 孙绍的母亲是谁? 就是江东二乔之中的大乔。 不过,刘闯还是弄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大乔实际上并不是孙绍的母亲。 而且,大乔也不是孙策的妻子。只是孙策的妾室。孙绍的母亲在生下他之后便过世了,一直是大乔照顾他长大。刘闯不禁有些疑惑,既然这样,孙权为什么又要把大乔送来?按道理说,大乔就算是留在江东,似乎也没什么影响吧……这疑问,刘闯埋在心里,并没有询问。 是夜,刘闯在孤竹城摆酒设宴,款待诸葛瑾一行人。 诸葛瑾在酒席宴上也是非常热情,几次提到了刘闯所赠的海船技术,是孙权打败荆州水军的关键。 “只是,在造船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不少问题,以至于极耗工时。 瑾此次前来幽州,一方面是想要送大公子前来求学,另一方面还有一事相求,请皇叔应允。” 刘闯笑道:“子瑜但说无妨。” “我们希望送来一些人,能够在皇叔船坞学习,不知可否?” 刘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咯噔。 他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表现,不过在心里却忍不住破口大骂:这孙仲谋,还真是贪得无厌。 什么学习,说穿了就是想要盗取我的造船技术。 刘闯隐隐猜测到,恐怕是那孙权已经觉察到了己方龙骨造船技术,所以想要前来幽州打探。 开玩笑,那龙骨造船技术,怎可能被你们学走? 刘闯故作平静之色,“仲谋欲派人前来,也不是不可以。 只不过这件事我还要询问一下州平,而今他全权负责这方面的事宜,还要和他做一些商议。” “如此,便敬候皇叔佳音。” 这诸葛瑾混不吝,全然不在乎其他人看他的目光。 诸葛亮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刘闯,心中陡然间对诸葛瑾生出诸多不满。 这位兄长,从不说帮着自己什么,反而每每用自己和二姐的关系为孙权谋取好处。这也幸亏皇叔是我兄长,若换一个人,说不得会以为我透露出去了什么。看起来,这次他是铁下心来要从兄长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不过既然是这样子,那也就别怪我不念情义,且看你有什么手段。
+++++++++++++++++++++++++++++++++++ 孙绍年纪小,自然不可能加入这样的酒宴。 他跟着大乔在驿馆别院里,自有孙尚香等女眷陪同。 诸葛瑾在酒席宴上,总有意无意的想要把话题扯到天雷火的事情上。诸葛亮在一旁把话头扯开,就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其实,天雷火两次发威,已经引起了孙权的关注。 只不过,他的紧迫感并不似曹操那么强烈。所以诸葛瑾见刘闯无意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也怕说的急了。会引起刘闯的反感。但隐隐约约,刘闯觉察到诸葛瑾之所以谈到天雷火,似乎还有其他的用意。 这年月的人,每一个是简单的主儿! 刘闯一边应付着诸葛瑾,一方面又在暗中思索,他其他的用意。 就在这时候,大堂外匆匆走进来一人。 刘闯认得出来,那人正是姜维的父亲。姜冏。 姜冏走进大堂后,径自到刘闯耳边低声道:“主公,刚得到消息,交州发生动乱,” “嗯?” “交州九真郡番歆番苗兄弟起兵造反,九真郡太守士(黄有,音hui)为叛军所杀……今叛军已攻占了九真郡胥浦县。番苗率三万苗蛮正逼近无功。交趾安定的交州羌首领辟蹏也起兵呼应,占领了安定县,很快就会和番苗汇合。士燮派人向主公求援,恳请援兵。” 刘闯闻听,不由得愣了一下。 他对于交州的情况,说实话并不是非常了解。 但是他也知道。这交州九真郡的位置大约是位于后世越南南定省南定市西北的红河南岸地区。而交趾郡郡治所在的龙编,则位于红河东北方向,距离安定很近。若叛军渡过了红河,就可以长驱直入,兵临龙编城下。说起来。士燮在交州多年,却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交州苗蛮造反有些不合常理。因为据刘闯所知,士燮对当地苗蛮生番的态度,还算温和。 突然间…… 刘闯的目光无意中扫过诸葛瑾,却意外发现诸葛瑾看上去似乎在与诸葛亮寒暄,目光却关注自己这边。 难道说…… “孔明,出来一下。” 刘闯站起身来,带着姜冏往外走。 诸葛亮连忙起身,先是与诸葛瑾告罪,而后匆匆走出大堂。 诸葛瑾的目光里带着些许复杂之色,表面上看去依旧平静,可是这心思却已经飞到了外面。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月末。” 诸葛亮听姜冏把情况说完,扭头向刘闯看去。 刘闯嘴角微微一翘,却没有发表意见。 诸葛亮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件事里面,绝不简单。 也许在常人看来,生番苗蛮造反,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事实上,即便士燮在交州是恩威并施,可交州的叛乱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此前,刘闯还收到过刘勇的一封书信,向他介绍说,交州这两年出了一个狠角色,名叫曾夏,是南海郡人,在南海屡屡兴兵作乱,祸害不小。 哪怕是士燮命刘勇为南海都尉专门负责围剿,也一直都没有成功。 曾夏这家伙兴兵之地,位于后世广州揭阳一带。他依靠着当地复杂的地形,以及本地生番苗蛮的支持,令刘勇颇为头痛。情况不妙时,这曾夏就躲入山里,求得生番苗蛮的庇护;一旦风声过去,他又跑出来,靠着他的声望,以及生番苗蛮的支持,拉起人马和士燮对着干。 刘闯为此,还给刘勇出过好几次主意,但很明显,效果不是太好…… 那曾夏,颇得太祖兵法之精髓。 当时,刘闯就有一些怀疑,那曾夏哪儿来那么大的财力,一次次造反作乱?而今,番歆番苗兄弟又在九真郡造反,还有个什么交州羌在兴风作浪。所有的一切,都似乎预示着这件事绝不是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刘闯觉得,这些事情背后,一定有人在支持,在策划…… 诸葛亮轻声道:“兄长,看样子孙仲谋是想要试探你的底线啊。” 刘闯轻轻点头,表示赞同诸葛亮的说法。 先有曾夏之乱,如今又有番歆番苗兄弟造反,更有交州羌起兵呼应……刘闯打死都不相信,孙权和这些事情没有关系。若这么说来,他派诸葛瑾前来幽州,只怕也存了其他的想法。(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