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双杰(一)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3693字
吃了两个肉饼之后的法正,明显轻松许多。 和刘闯说话时,也不再是之前那么紧张,能够侃侃而谈。 刘闯对法正也非常满意,和他交谈了一阵之后,便做出决定,任命法正为黄阁武长史,除大将军府从事郎中之职。法正对从事郎中一职倒是颇为满意,可是对那黄阁武长史之职,却感到疑惑。 他忍不住问道:“主公,这武长史又是做何事情?” 刘闯只笑了笑,“孝直不必着急,回头你上任之后,自然会明白其中的含义。” 法正心头一热…… 他听得出,这‘武长史’似乎不同一般,好像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职位。 刘闯能够如此看重他,也让法正心里面非常感动。 这时候,沮授开口道:“皇叔,今凉州初定,冀州方平,还需有得力之人前往。 此前你提议元常为凉州刺史,友若为冀州刺史颇为妥当,可是幽州刺史,却不知谁可担当?” 幽州,是刘闯根基所在。 换其他人,刘闯也不会放心。 他想了一想便道:“幽州刺史,便有我来兼之。 待有合适的人选之后,再做决断。此外,元直大婚后,益恩大兄恐怕要辞了燕京令的职务,陪伴世父周游北疆。他这一走,燕京令便有空缺。而今燕京正值发展的关键,二期工程即将结束,三期工程也开始筹备,所以需要早作决定才成。若不然,误了工期事小,还可能会使得燕京出现混乱。我这几日一直在思考燕京令的人选,却不知道先生可有什么推荐?” “巨言,可为燕京令。” 巨言。便是田释,田丰之子。 此前他一直在大将军府做事,并无执政经验。 可不知为什么,刘闯却认为田释是一个极好的人选。说不得最为合适。 沮授道:“巨言秉性刚直,有乃父之风。 但他又不似元皓那般直接,再处世方面颇有几分圆滑之气。而且,他为人忠厚。处理事情也非常公平,且不畏豪强。其实,康成公之所以让益恩辞去燕京令,并不仅仅是为陪他周游北疆。燕京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可谓是鱼龙混杂,各方云集。益恩为人忠厚,在燕京建立之初。可以很好的协调各方关系;可是他手腕略有些不够强硬。加之他读圣贤书,动辄仁德之治……若燕京尽是君子也就罢了,偏偏如今这燕京城里,什么样的人都有,益恩便有些不太适合。 这是一个得罪人的职务,康成公岂能看不出端倪? 所以,益恩离开。巨言接掌,必可使燕京进入下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 刘闯听了也是轻轻点头,按照沮授所言,这田释倒是颇有几分强项令的风范,的确非常适合。 “如此,就请先生出面,将此事安排下去。 另外,这几日诸葛瑾在燕京,传令下去对他严加监视。 孙仲谋而今野心勃勃,怕是已不满足只有一个江东六郡,目光已转向交州。我已命人前往交州助战,但心中始终是不太放心。士威考虽说与我亲善,但毕竟还算不得自己人。便是士家兄弟,也是各怀心思。我担心继续对交州视而不见,会有更多麻烦出现,到最后令事态变得更加复杂。所以,我有心趁此机会,再派人前往交州,争取能够进一步控制交州……” 刘闯说到这里,目光灼灼看着沮授,“却不知该派何人前往?” 一旁法正,也迅速进入角色,认真的聆听刘闯和沮授的谈话内容…… 他隐隐感觉到,刘闯千里迢迢把他从巴蜀找来,绝不会只是让他担当一个小小的武长史,或者那劳什子从事郎中。从刘闯今天表现出来的态度来看,自己日后将要担当起更为重要是工作。所以,他丝毫不敢怠慢,连忙进入了状态,希望能够从刘闯两人谈话中有所收获。 沮授捻须而笑,“其实皇叔不说,我也想提醒皇叔。 而今皇叔用经济手段控制交州,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单纯的经济控制,已经无法继续稳定交州的局势。必须要派驻人手,才可以把交州牢牢掌控手中。我纵观皇叔帐下,有一人可当此重任。” “谁?” “中山国相,步骘步子山如何?” 刘闯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旋即大笑:“我与先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平定交州,非子山莫属……我亦属意他前往交州。” 历史上,士燮死后交州大乱。 也正是士燮前往交趾,平定当地番乱,并迅速将交州掌控手中。不过,如今步骘过去,面临的局面必然更加复杂。士燮哪怕是和刘闯亲密,也未必会同意把交州这么拱手交到刘闯手中。 这里面必然还要有一场博弈,便要看步骘的手段。 “另外……” 沮授犹豫一下,轻声道:“前几日元直告诉我,曹操绝不会放任皇叔你在凉州坐稳,一定会想办法破坏而今的局面。他思来想去,认为曹操若要对凉州动手,最好的办法便是联络汉中张鲁。
那张鲁在汉中也经营许久,势力颇为不俗。 如果他和曹操联手,再加上武都的羌氐乱党,虽不能真个乱了凉州,也会使凉州出现变数。” 刘闯闻听一怔,脑海中突然回响起那天郭嘉醉酒时说过的话。 汉中张鲁…… 没错! 就算是荀彧,他想要在凉州打开突破口,也一定是找张鲁联合。 想到这里,刘闯不由得眉头一蹙。 如果张鲁真个和曹操联手,倒也的确是能制造一些麻烦。 “主公!” 就在这时候,一旁法正突然道:“其实要破张鲁,也非难事。” “哦?” 沮授饶有兴趣的看向法正,对这个极被刘闯看重的小子,也充满了好奇。刘闯更扭头向法正看去,兴致勃勃的朝他点点头。示意法正继续说下去。 法正鼓足勇气道:“张鲁和西川刘璋有杀母之仇。 刘璋对张鲁,也一直是心存忌惮。说来,那刘璋手下人才济济,兵多将广。粮草充沛。其帐下文有刘巴、黄权、武有张任、严颜和冷苞这样有万夫不当之猛将,却龟缩于西川一隅,没有任何作为。若主公以宗室之名与之联络,请他出手代为牵制张鲁。则主公可不费一兵一卒,解决汉中之忧。不过,正以为若张鲁真若兴兵,主公大可以以此为借口。攻入汉中。 汉中乃西川之门户,主公若拿下汉中,便等于是打开了西川门户。” 刘闯。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突然对沮授道:“公与先生。如何?” 法正一旁有些发呆,愕然看着刘闯和沮授,有些不太明白。 沮授笑道:“主公看人的眼光,授素来敬佩……若当年袁本初能有主公三成眼光,便不会被曹操所败。” “诶,非是他没有眼光,实在是他太过自负。” 刘闯笑罢。便看向法正,“孝直之计甚好,但是我与刘璋素无交情,又如何让他出兵相助?” 法正连忙道:“刘季玉此人,耳根子一向很软,没有自己的主意。 他所重者,也多为贪婪之徒,到时候主公只需命人以财货收买刘季玉的心腹,刘季玉自会出兵相助。” “孝直,那这件事我便交给你来负责,如何?” 法正闻听,顿时大喜:“正自当为主公分忧。” 他犹豫一下,旋即道:“其实,出使益州,正心中倒是有一个人选。 此人坚贞简亮,胆大心细……说起来此人,我虽与他相识不久,但是对他的才干学识,却是极为敬佩。他原本是荆州人士,建安六年入川,苦于没有门路,在白水关为一小吏。我来幽州时,途经白水关与之相识,相谈之下甚为倾心,便邀他与我一同前来燕京,投奔主公。 此人对益州的情况非常熟悉,而且口才极好。 若主公信我,便让他前往西川……我在西川还有一位同乡名叫孟达,表字子敬,在成都为军议校尉,交友颇广。可让他先到成都找子敬帮忙引荐,到时候便可以成功游说刘季玉出兵。” 孟达? 刘闯眉头微微一蹙,却没有吭声。 史书记载,孟达表字子度。 可实际上呢,他原本是叫子敬,因为刘备的叔父也叫子敬,所以才改了表字。 这个人,在历史上的口碑可是不怎么样。但刘闯本就没打算重用此人,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他对法正说的那个荆州人更感兴趣,忍不住问道:“却不知孝直所荐何人?” “此人名叫邓芝,表字伯苗,南阳新野人氏。” 邓芝,邓伯苗? 刘闯这心里一动,旋即狂喜不已。 没想到招揽了一个法正,却又得了一个邓芝。 这邓芝可是蜀汉自诸葛亮死后,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车骑将军,前军师……可惜,邓芝也死得早,未能在蜀汉发挥出太多的力量。可是在刘备白帝城托孤以后,邓芝几次露面,可都不同凡俗。 刘闯心中喜出望外,不过脸上却保持一派平静之色。 “既然孝直如此推崇这个邓芝,就让他试一试……公与先生,你看如何?” 沮授想了想,轻轻点头,“孝直之计,也是目前最为妥善的计策……便让邓芝出使一遭西川。” “那汉中……” 法正又开口道。 哪知道,他这话一出口,沮授却脸色一沉。 “孝直,得陇望蜀之事,切不可为。 今主公中原未定,凉州方平,汉中与我等而言,还太过遥远……身为主公身边之人,切不可得意忘形。你为从事郎中,又将出任武长史之职,一言一行都将影响到主公的决断,怎可轻易口出妄言?” ps: 今儿只有一更了…… 很累,很困! 明天会补更,还请大家恕罪则个。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