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子义归天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4586字
一场绵绵细雨,迎来了建安十一年。 洛阳城被朦朦雨雾笼罩,恍若仙境之中。 刘闯站在高台,凭栏而立,鸟瞰洛阳城。这座自董卓之乱后,便陷入困苦灾难的都城,而今已焕发新颜。建安十年十一月,刘闯迁都抵达洛阳。随后,他在正月初一,代汉帝行祭天大典,昭告天下,预示着汉室江山,由此而重新崛起。 如今,刘闯官拜丞相。 而他的丞相府,就是此前南宫所在。 洛阳是一座古都,早在周朝便已经确立。此后,西汉、新莽皆在洛阳建造宫室,道建武元年,也就是公元25年,汉光武帝定都雒阳,至董卓之乱历经165年。 汉代洛阳,近于长方形,南北合九里,东西合六里,俗称九六城。 城中的街道,也颇有意思。雒阳的主干道共二十四段,每条街道宽约20-40米不等。分三道并行,公卿尚书走中道,而普通人则走左右道,显得颇有章法。城中,分为南北两宫,中间有复道相连。南宫始建于秦,为东汉时议政的所在。而北宫则始建于汉明帝,面颊大于南宫,是天子与嫔妃寝居之地……不过,在董卓西迁的时候,南北二宫化为废墟。而今的宫城,则是在原来的基础上,重又建造。 刘闯还没有抵达洛阳的时候,麋竺便建议刘闯,把丞相府设立于南宫。 原因嘛……倒也简单。 唯有南宫,才能够符合刘闯而今之地位。 哪怕汉帝没有北上,也无法再主持朝政。如此一来。刘闯的丞相府。也就变成了议政之地。既然是议政。那就必须要展现出足够的气魄。既然如此,干脆把南宫作为议政之地。 刘闯在询问了众人的意见之后,决意采纳麋竺的主张。 不过,他下令将南宫的规模减小,只保留却非、崇德和平朔三座宫殿,取消中德和千秋万岁殿。中德,刘闯不喜欢这名字;而千秋万岁殿,则略显不妥。刘闯拆了这两座宫殿之后。便宣布将南宫更名为丞相府。同时,又下令加快北宫的修缮速度。 洛阳北宫,规模宏伟。 早在董卓之乱以前,仅一个德阳殿,就能够容纳万人。 如此规模的宫城,绝不是短期之内可以修建起来。而且,刘闯对洛阳宫城的规模也不甚满意,在抵达洛阳后,便下令在北宫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和扩建,预计需耗时五载。方能够完成……反正汉帝去了燕京,这辈子休想再返回中原。 “伯苗。陛下而今到了何处?” “回禀主公,文长前日传信,已过了邯郸……按照他们的脚程,再不济此时也该抵达中山……估计再过几日,就会进入幽州。” 卢毓而今在尚书台做事,大部分时间不在刘闯身边。 于是,邓芝和羊衜便渐渐从卢毓手中接过了丞相府大部分的事情。重置丞相府,便预示着要重置十三曹。这将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机构,好在刘闯如今并不缺少人才。 于是,曹氏旧部开始进入丞相府。 如荀彧、荀攸、董昭等人,也逐渐开始担当重任。 不过,刘闯并没有忽视了那些老部下的期盼。十三曹中,刘闯旧部便占据了七人之多。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刘闯的旧部,依旧担当着主导地位。与此同时,夏侯惇、夏侯渊等人也被纷纷委以重任。或许在短期之内,刘闯不会委以实缺,但至少给曹氏旧部了一个希望。新旧力量的平衡,刘闯必须要掌控得当……为此,他专门请教了荀彧贾诩等人,更命人前往燕京,向沮授等人请教。这其中的度,一旦不能把握好,很可能会引发两部人马的相互倾轧,从而影响到大局。 刘闯后世也看过不少历史书,对于这其中的奥妙,倒也不算陌生。 听邓芝说罢,刘闯不由得冷笑。 “陛下,终究是柔弱了些……不过是去燕京督战,何至于如此磨磨蹭蹭,忒不痛快。” 邓芝笑道:“主公所言极是。” “好了,不提这件事。” 刘闯摆了摆手,转身便回到书桌后,“孔明那边,进展如何?” “回禀主公,自去年十一月,孔明兵发武都之后,曹朋夏侯兰二人连战连捷。 如今,张鲁命其弟张卫死守阳平关,并派人向刘璋求援。” “哦?”刘闯抬起头,沉声道:“刘季玉怎么说?” “听说,刘璋本打算是出兵援救,却被张松张子乔劝住。 这张松原本是蜀郡豪强张氏子弟,他兄长张肃乃蜀郡太守,甚得刘璋信赖。刘璋听了他的劝说,也就罢了出兵的念头。不过据细作传来的消息说,刘璋手下一些人对此颇为不满,黄权费诗等人反应激烈,主张刘璋应该出兵,但并未的刘璋赞成。” 张松? 刘闯敲击桌案的手指轻轻一顿,眼中闪过一抹古怪笑意。 这家伙,终于还是出现了! 历史上,正是这个张松引刘备入川……却不知道,这一次张松是否还会投奔刘备? 在刘闯的记忆里,张松一直不满刘璋。 但他最初是想要投效曹操,却因为相貌丑陋,不为曹操所喜。 事实上,当时曹操虽然经历赤壁之败,可元气未伤,更当上了丞相,志得意满。他看不上张松,也在情理之中。没办法,谁让当时张松的名气并不响亮,曹操又怎可能看重他?结果,曹操赶走了张松,却便宜了刘备,更使得刘备势力大增。 这一次,刘闯是绝不会再犯下曹操当年的错误。 也不知道张松是否会出使洛阳?若他出使洛阳的话,说不得对刘闯是一个机会。 “伯苗。你在西川停留过。对张子乔这个人。可有了解?” 邓芝一愣,想了想道:“张松此人,恃才傲物,行为放荡。 但若言才学,倒是不俗……如果不是他长得有些丑陋,说不得名声会更加响亮。”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古人虽然早有警醒,但同样的错误。却一再发生。 张松这个人很重要,是夺取西川的重要棋子,刘闯当然不会忽视于他。但若说才能……刘闯倒是不太赞同邓芝的话。张松这个人,小聪明有,可大智慧嘛……他若是真有才华,也不会走漏了消息,使得刘备入川遭遇变故,更害死了庞统。
一个嘴巴不够严的人,即便是才学再好,也难以重用! 刘闯也不知道。张松是否还会如历史上那样前来出使。所以他的目光,旋即转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邓芝刚才说了好几个人。但是让刘闯印象最深的,确是黄权。 “伯苗,对黄公衡可有了解?” 邓芝脸上顿时露出敬重之色,连忙道:“西川贤才众多,黄公衡当为其中翘楚。” “哦?” “芝于西川时日虽不多,但是对黄权却颇为了解。 此人年青时乃郡吏,后为刘璋征召为主簿,智谋过人……” 黄权,黄公衡! 刘闯一边聆听邓芝的介绍,脑海中却闪现黄权生平。历史上,张松引刘备入川,黄权是第一个反对。结果刘璋不听,反而把黄权外放为广汉长,使得刘备顺利入川。 后来刘备夺取西川,西川各郡县望风归顺。 唯有黄权坚守闭城,知道刘璋投降,他才归顺了刘备。 在史书里,亦或者演义之中,黄权在刘备手下并不是特别出彩,为诸葛亮光彩掩盖。可事实上,黄权在刘备手下建立无数功业,其中刘备夺取汉中,也有黄权功劳。 曹操死后,刘备称帝,准备征伐东吴。 黄权自愿为先锋官,建议刘备坐镇后方,但不为刘备接受,反而让黄权去江北防备魏军。结果彝陵之战,刘备大败,道路为东吴切断,黄权无法归还,最终只得投降曹魏。可就算是这样,曹丕依旧对黄权格外看重。甚至被拜为益州刺史,迁进河南。 这是一个连司马懿都赞不绝口的人物。 后来在司马懿给诸葛亮的书信中曾提及黄权,对他也是颇为称赞。 “伯苗与黄公衡可有联系?” 邓芝被刘闯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闹得有些迷糊。 他想了想,沉声道:“芝往西川,本是仰慕庞羲高义,故而直接前往巴西,并未在蜀郡滞留。那黄公衡是巴郡认识,我在巴西的时候,曾认识一人,名叫狐笃,与黄公衡是同乡。主公若对黄公衡有意,我可试让他前去打探,或有希望。” “狐笃?” 刘闯闻听忍不住笑道:“好怪异的名字。” 邓芝道:“主公莫笑,这狐忠本姓马,乃巴郡望族马氏子弟。 只因自幼被养在外家,故而才用了外家之姓。此人有大志,且弓马纯熟,智谋不俗……他此前被举为孝廉,得庞羲所用。我在巴西的时候,与他交往颇多,情义深厚。主公若图谋西川,可试与此人联络……若主公有意,某愿书信一封。” 狐笃…… 慢着,他本姓马? 刘闯突然间醒悟过来,他为何会对这个名字感到奇怪。 狐笃,马忠? 这是蜀汉后期的镇南大将军,同时也是三国后期蜀汉少有的一位名将。之所以刘闯会对狐笃这个名字有印象,说来还是因为黄权的缘故。彝陵之战后,巴西太守阎芝派马忠前去接应刘备,于是得了刘备看重。后来黄权归顺了曹魏,刘备曾感慨道:虽亡黄权,复得狐笃,此为世不泛贤也。 我虽然失去了黄权,但是却得到了狐笃,这世上不泛贤良! 刘闯对刘备看人的阳光极为称赞,他如此称赞‘狐笃’,也引起了刘闯的兴趣。 后来他再仔细查阅资料,才知道‘狐笃’就是马忠。 而今,马忠尚未复姓,所以邓芝仍以狐笃而唤之。 刘闯想了想,轻声道:“伯苗,你可以先尝试与狐笃联系,待时机成熟之后再做商议。” 他可不希望打草惊蛇,而且以黄权的为人,断不会因为狐笃和他是同乡的关系,便投靠刘闯。若这时候冒然让马忠过去,弄个不好反而打草惊蛇。他站起身来,在屋中踱步。沉思良久之后,刘闯便开口道:“你立刻派人前往南阳,询问孝直,与巴郡马氏关系如何?若有可能,让狐笃先归宗认祖,相信这也是他最为期盼的事情。而后你与狐笃多做联络,试探一下他的口风,看他究竟是何想法。” 邓芝立刻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表现,恐怕有些过于心急。 是啊,狐笃而今不过是一个孝廉,如何能够影响到黄权?他连忙躬身道:“主公所言极是,是芝有些莽撞了。” 刘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了邓芝几句之后,让邓芝退下。 汉帝已经不再构成威胁,接下来他将要甩开膀子……不过,这饭要一口口的吃才成,若吃的太急,反而会被噎着。心里面,也有了一个决断:在短期之内,他不会和刘璋反目。 甚至,就算刘璋有什么过分要求,刘闯也会答应。 他要稳住刘璋,而后才能腾出手来,收拾孙权和刘备…… 对了,以刘备的性子,岂能不对西川窥觑?只是他现如今实力不足,无力染指。不过看他在荆南的动作,刘闯相信,刘备绝不会就此收手,他会耐着性子等待机会。 绝不能给他这样的机会,否则的话…… “子路!” “喏!” 随着刘闯轻声呼唤,羊衜迈步走进房间。 “你立刻派人把仲达找来,就说我有要事与他商议。” 羊衜躬身领命,正要离开,却不想司马懿竟然自己来了……只见他一脸慌张之色,步履匆匆,快步来到门外,用惶急的声音道:“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刘闯本打算调笑两句,可是看司马懿的模样,他心里也不由得一沉。 “仲达,我正要找你……你神色如此慌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慢慢说,别急!” 司马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此刻,有些失态。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而后躬身道:“主公,刚得到文远送来的战报。” “怎么?” “三日前,周瑜突然出兵,跨江偷袭历阳……子义将军,不幸身亡!”(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