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鏖战江东(四)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5758字
夏至将来,白昼越来越长。 刘闯在东海郡大小官员的陪同下,徒步登上朐山,眺望东海。 昔日秦东门早已残破,而此次刘闯前来,还存着一个念想,就是在朐山重建汉东门。 一块巨大的石碑在距离朐县海边约八十里外的郁洲山拔地而起。 郁洲山,已经被刘闯正式纳入汉室的海疆。当年他起家,郁洲山薛州出力良多。而今他已经发达,自然不会忘记那昔日的情义。薛州虽然已故去多年,但其子却在刘闯帐下效力。薛文薛元代而今已过而立之年,拜次室亭侯,东郡太守。 想当初,薛州最期盼的事情,便是能够光宗耀祖。 而今薛文成为两千石大员,也算是全了薛州的心愿…… 时隔十载,刘闯再次回到朐县,却已物是人非。昔日东海小城,而今已经变成一处重镇。 郁洲山成为大汉海军的一处基地,朐县作为距离郁洲山最近的城镇,自然也得到了发展。县城的规模,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大了三分之一。人口也有原先寥寥两三万人口,发展成为近八万人口,为郁洲山输送源源不断的物资和兵员…… 郁洲山海军都督,便是风驰。 他在郁洲山大兴土木,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造。 如此一来,郁洲山也就成为继辽东之后,第二座大型海军基地。其规模甚至超过东陵岛,甘宁之所以能够在铅塘湾与江东海军鏖战,也有赖于郁洲山的支持。 ‘汉东门’。便矗立在郁洲山上。 朐县。还是那个朐县。 但却让刘闯感到非常陌生…… 昔年赫赫有名的东海第一豪强麋家。如今已经迁移到了洛阳,成为当地新兴豪门。而那些曾承载着刘闯记忆的地方,也大都不见了踪迹。在这座新兴的海滨重镇里,刘闯已经感受不到多少当年的痕迹。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也许正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原本乘兴而来的刘闯,到了朐县后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好在,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情。 毕竟这次他东狩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缅怀故居。 在朐县停留数日之后,他便率部自东海北上。不过这次北上,三大精锐并没有全部跟随。赵云率矢锋骑先一步离开东海,南下广陵,屯驻于江都。这也是刘闯为配合江东之战而做出的第一步行动。果不其然,当矢锋骑南下的消息传至江东,孙权大惊。他此前的担心,似乎又进一步确定。刘闯意欲在广陵跨江开战。 “子明,若由你主持江东之战,当如何为之?” 在北上的途中。刘闯浑若无意的开口询问。 子明,是一个一袭白衣。看上去有些落魄的青年。他年纪在三旬左右,眼眉间透出英武之气。 这青年,正是吕蒙。 去岁东陵岛之战,甘宁俘获吕蒙。 之后,吕蒙被安排在郁洲山修建汉东门,刘闯到郁洲山后,于偶然机会在名册中看到了吕蒙的名字。刚开始,他还感到疑惑,以为只是同名同姓。哪知道一问才清楚,这吕蒙,正是历史上那个白衣渡江,令关公败走麦城的江东名将吕子明。 如此人才,刘闯自然不能放过。 他立刻把吕蒙讨要过来,并委以丞相府掾属之职。 当然了,此时的吕蒙还达不到历史上白衣渡江,一代名将的水准。不过在言谈间,却透出别样气概。吕蒙少以胆气著称,奈何读书不多,故而初期不过为一小将。但他并没有就此而颓废,用二十载光阴,终成名将,并且创立赫赫声名。 若说江东名将,刘闯最喜欢的,一个陆逊,另一个便是吕蒙。 可惜吕蒙成名不久,便染病而亡,可谓是英年早逝……前世读演义,每每看到吕子明七窍流血而死时,刘闯都会感到莫名悲伤。如今,他还有大把机会挽救这位名将,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而吕蒙也很谦逊好学,他虽然在江东效力,但是对孙吴的感情远算不得深厚…… 孙策,虽赏识吕蒙,但并未予以重用。 他得张昭推荐,为别部司马,后来拜广德长。 孙策死后,周瑜也推荐过吕蒙。孙权表面上看重,但始终未委以重任。 吕蒙真正被孙权看重,还是在建安十五年,周瑜死后,鲁肃代周瑜职务,镇守陆口时与吕蒙相交。又是鲁肃的推荐,再加上当时孙策一系已经凋零,再也无法对孙权产生威胁,孙权这才开始重用吕蒙,后来更成就了吕蒙白衣渡江的战绩。 不过在眼前,吕蒙和孙氏并没有太多纠葛。 他当初是跟随姐夫邓当投效孙氏,而今邓当已死,他和孙吴之间的交集也就断了联系。 加之孙权并没有重用吕蒙,他也不可能对孙权感恩戴德。 刘闯一统北方,其势无人可挡。 吕蒙也分得清楚轻重,所以当刘闯流露出招揽之意后,吕蒙二话不说,便归降了刘闯。 听闻刘闯相询,吕蒙沉吟片刻后道:“若蒙主持战局,必先诱使丞相海军登陆,而后坚壁清野,借会稽地形与之周旋。丞相海军强大,且组建日久。若在海上博弈,恐胜少负多。可若是上岸,丞相海军的优势不复,胜负恐在五五之分。” 刘闯轻轻点头…… 事实上,从钱唐传来的消息,那贺齐也正是准备如此做。 吕蒙能考虑到这些,说明他的确是用了心。 刘闯当下不再询问战局,反而打听起吕蒙这段时间的功课。吕蒙入丞相府后,刘闯就安排他随荀彧左右。相信以荀彧的本领,一定能够教导处一个更加出色的吕子明。 车仗途经开阳。刘闯停留了三日。 他此次北上。表面上看是想要巡视东莱。但实际上则存了别样的心思。 就在刘闯车仗向北海国行进的时候,远在平原郡,马超和马岱,也正在商议未来。 太史慈战死,十大将出缺。 马超也要做出一个选择…… 事实上,自刘闯一统北方后,马超的地位,就显得有些尴尬。 他是刘闯的结拜兄长。可是言及在军中的地位,却远远比不得黄忠赵云这些人。 北方一统后,马超就留守于平原。 江东之战拉开序幕,汉中之战也如火如荼,可是马超却只能隔岸观火。这个时候,也是马超做出改变的时候。是继续以刘闯义兄的身份存在,超然物外,却难有作为?还是正式投效刘闯,成为刘闯的手下,斩将夺旗。建功立业?马超很纠结! 也难怪,马超而今的身份的确尴尬。 他的地位很高。但实际上却未能真正融入刘闯的班底。 人言马超,必言他刘闯义兄的身份;似赵云,是刘闯的大舅子。可人言赵子龙,必称‘赵奋威’。别看这一个小小的称呼,却足以表明两人的地位。赵云为十大将之首,勿论在军中还是在丞相府,都会交口称赞。而马超则有些麻烦,军中将领或许对他保持尊重,但或多或少,会有些排斥……就好像他算不得军中大将。 “兄长,今丞相东狩,也是兄长最后机会。” 马岱苦口婆心劝说道:“我知道,丞相与兄长是结义兄弟,可是兄长却从未向丞相输诚。从某种程度而言,兄长算不得丞相部曲,又如何能够为军中大将接受? 此一时,彼一时。 或许丞相并不在意这些,但兄长却要表现出态度。 向丞相输诚,并非是低头,而是真正融于军中……若不然,长此以往,兄长必然被排斥于军中。到那时候,丞相依旧会尊敬兄长,可是与兄长又有什么益处?” 马超沉默不语…… 其实,马超何尝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他现在是‘帮助’刘闯,而非‘投效’刘闯。从某种程度而言,他现在和刘闯是平等的对话。他不是刘闯的部曲,而是刘闯的义兄,乍听之下似乎颇为超然。 可实际上…… 他却被整个刘闯的利益集团所排斥。 是低头,还是维持现在的局面?马超也很犹豫。 他本性高傲,不肯轻易低头。但马岱说的不错,此一时彼一时,而今的刘闯更不是当初那个和他在许都城中结拜的无根飘萍。刘闯大势已成,一统汉室的趋势更是明显。若这个时候他还不向刘闯输诚,恐怕日后再输诚就来不及了…… 是低头,还是继续骄傲? 马超犹豫不决。 “丞相而今,已到了何处?” 马岱连忙道:“据斥候打探,丞相已近北海国。 听说他准备前往东莱,并且打算在不其停留数日……兄长,丞相这是在等你前去。” 马超苦笑一声,轻轻点头。 刘闯在东莱停留,就是等他前去输诚。 若这次错过,只怕日后他再无出头之日,真的是不能放过。 “既然如此,你立刻备好礼物,随我前去东莱!” 见马超最终做出了决定,马岱也非常高兴。 只要马超肯低头,那么一切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 对刘闯而言,此次东狩的任务,不是对江东作战,而是梳理在过去半年时间里,他一直未能稳固下来的局势。没错,曹操死了,曹氏旧臣纷纷归顺刘闯。可这并不代表没有隐患。 曹氏旧臣的不安,并没有因为刘闯重用曹家子弟而得到缓解。 事实上,刘闯这一次东狩,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曹氏旧臣的恐慌,也进一步加强了他对整个北方的整合。同样,随着刘闯权柄日盛,在他的旧部当中,同样存有隐患。之前一些以合作姿态而辅佐刘闯的人。也需要进行调整。比如马超……若马超一日不向他输诚。刘闯就一日无法委以重任。毕竟。刘闯不可能容忍马超拥兵自重。太史慈战死,也给了刘闯一个机会。接下来,只看马超的态度。 庐江,居巢。 周瑜露出诧异之色,看着面前的斥候道:“你方才说,张辽和郭嘉发生了冲突?” “正是!” “是何缘故?” “盖因此前李典因连天大雨,道路泥泞,使得粮草未能及时送到。 张辽对此不满。便严厉斥责李典。郭嘉抵达之后,就为李典说话,与张辽产生了冲突。三日前,都督大败汉军,张辽便认为是李典延误了战机,未能及时接应。而郭嘉却认为,是张辽的布置出现疏漏,与李典无关,所以再次发生争执。 这次郭嘉和张辽的冲突很激烈,昨夜争吵过后。郭嘉便带着典满率本部离开合肥,前往六安。不过。随同郭嘉一同抵达合肥的太史享与萧凌,并未随同离去。” 这是当然! 太史享是太史慈之子,而萧凌也是刘闯的旧部。 这两人和张辽的关系远比与郭嘉的关系亲密,怎可能跟随郭嘉离开? 周瑜闻听,不由得松了口气! 进入三月,郭嘉来到合肥,协助张辽督战逍遥津。 说实话,郭嘉的到来,的确是给了周瑜巨大压力……这个在曹操时期,便被曹操视为左膀右臂的鬼才谋士,手段的确非同一般。郭嘉抵达合肥之后,就立刻拜访了时居于寿春的吕范吕子衡,并说降吕范投效刘闯,协助张辽在合肥抗击周瑜。 这吕范,本是东吴名臣。 在历史上,他得孙策所重,令私客百人投效孙策,并协助孙策攻破庐江。 后在丹阳,他先后参与了破张英于糜,夺取小丹阳、湖熟,令宛陵令讨伐丹杨贼,拜都督之职。 不过,如今由于太史慈投效了刘闯,使得吕范历史上战败祖郎,说降太史慈的功劳消失无踪,于是在孙策死后,并没有如历史上那般前往东吴奔丧,而是留在了寿春。吕范,这个在历史上被严重低估,甚至在三国演义中一度成为反角的文武双全的名将,就这样落入张辽之手。郭嘉抵达之后,很快就说降了吕范。 并且从吕范的口中,了解到了许多关于周瑜的情况…… 随后,又是在吕范的引介下,郭嘉拜访了乔玄,也就是大乔和小乔夫人的父亲。 如果按照三国演义里的说法,乔国老在东吴的地位颇高。 可实际上,乔玄两个女儿,几乎是被孙策和周瑜强娶,并且不是正妻,而是妾室。这样的情况下,乔玄在江东又能有多高的地位?孙权执掌江东以后,乔玄地位越来越低。特别是在大乔夫人和孙绍被送去燕京之后,乔玄一怒之下离开江东,回到庐江老家居住。不但如此,他更因为大乔的事情,对周瑜怨念颇深。 纵观整个中原,乔玄可能微不足道。 但在庐江,乔玄以乐善好施而闻名,家境殷富,在民间声望颇隆。 郭嘉说服乔玄出仕,代庐江太守之职。 乔玄这一出马,也让周瑜极为尴尬,其在庐江的人脉优势,也随之降低了许多。 这些都是郭嘉到来后,带来的变化。 而今听闻郭嘉和张辽反目,周瑜顿感如释重负。 想想,似乎也很正常。 张辽是刘闯的元从老臣,自徐州开始,便跟随刘闯征战辽西,席卷幽州,横扫冀州,可谓是功劳卓著。别看张辽在十大将中排名不算靠前,可若论地位和能力,绝对属于翘楚。也是十大将中,除甘宁和太史慈之外,真正能独当一面的人物。 这样一个功劳卓绝,心高气傲的人物,和郭嘉这个曹氏谋臣,必然会产生诸多矛盾。 不过,周瑜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沉吟良久,轻声道:“传我命令,继续打探,务必要确定张辽和郭嘉之间的恩怨。” “喏!” 斥候告退离去,周瑜长出一口气。 一旁凌操却蹙眉道:“都督,那郭嘉乃智谋之士,张辽也非是不明轻重之人。 这种情况下,两人怎可能轻易发生冲突?依我看,这里面必然有诈,都督还需谨慎。” 周瑜闻听一笑,“将军放心,周瑜自不会轻易上当。 那张辽是刘闯身边最为器重之人,郭嘉也是曹操在世时的左膀右臂。这两个人,都不是善与之辈,自然不可不防。不过,一个刘闯旧臣,一个曹氏降臣……曹刘而今虽然合而为一,可当年征战多次,难免会有恩怨。正因为这两人都非等闲,所以彼此间也就难以信服。若他二人真个发生了争执,倒也不是不能够理解。 果真如此,则合肥之战便有把握…… 这样,明日将军率部佯攻六安,且看那张辽会做什么反应,而后咱们再做决断。” 凌操想了想,躬身应命。 这个历史上本应该在征讨黄祖时,被甘宁射杀的江东悍将,而今依旧活蹦乱跳。 且因为他斩杀黄祖有功,更甚得孙权器重。 目送凌操退下,周瑜缓缓坐在帅椅上。 郭嘉、张辽…… 周瑜眼中也露出困惑之色。 连凌操都能够想到的事情,周瑜有怎可能想不到?只是,他而今压力实在太大! 刘闯屯兵广陵,又有甘宁自海上袭掠,陆逊和刘勇两路并进。 可以说,江东的兵力已经是捉襟见肘……若不能尽快击退张辽,返回江东,只怕江东的局势会更加动荡。他也在犹豫,张辽和郭嘉之间究竟是怎生状况?若二人果真发生了矛盾,对江东而言,倒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是,这究竟是真,是假?(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