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鏖战江东(五)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5838字
六安之战,是周瑜的一次试探。 虽然只是佯攻,但周瑜还是下足了本钱。 凌操率部出击,周瑜几乎调动了他在庐江半数兵马。当然了,周瑜也很清楚,想要攻克六安并非易事。那郭嘉不是等闲之辈,手下更有李典这样的曹氏旧将。 若真个强攻,恐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他的目的,是想要试探张辽的反应。若张辽和郭嘉真的发生冲突,必然会露出破绽。 不管怎么说,张辽郭嘉如今都在刘闯帐下效力。 就算有矛盾,也不可能见死不救……但是,从其调兵遣将上面,还是能够看出端倪。 正如周瑜猜想那样,六安被袭,郭嘉并没有向张辽求救。 反而是张辽在得到消息后,主动出兵,凌操旋即率部后撤…… 这一进一退,周瑜看得是清清楚楚,顿时放下心中大石。看起来,张辽和郭嘉之间的确是发生了矛盾和争执。若不如此,以郭嘉的手段,必然会献策张辽夹击,而不是坐视他前来援救。乍看之下,两人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就是这种过于正常的表现,使得周瑜确信,张、郭二人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当下,周瑜下令全力攻打逍遥津。 他非常清楚,刘闯迟早会得到消息,也绝不可能会坐视张、郭二人如此胡闹。 一旦刘闯出面,张辽和郭嘉哪怕是矛盾再大,也会抛弃前嫌。 到那个时候…… 历史上,张辽曾在逍遥津大战孙权。 却不想兜兜转转,他再次来到逍遥津,只不过对手却换成了周瑜。不过,周瑜的手段可是比孙权高出许多。虽然还没有赤壁之战的威名,但美周郎的本领,的确不是孙权可比。面对江东兵马如潮水般的攻势,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张辽。也显出狼狈之色。 好在,郭嘉时不时会予以帮助。 但不知为何,郭嘉出击的时机总会出现偏差。 每每在张辽最危险的时候,郭嘉的援军才会出现,也使得张辽恼怒异常。 “这几日,郭奉孝虽每每出兵援助,但却并不及时。 看得出来,这两人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若不然,以郭嘉的本领,怎可能找不到恰当的出击时机?都督。依我看。那张辽和郭嘉之间很难共存。” 江东中军大帐里。灯火通明。 凌操侃侃而谈,向周瑜提出他的见解。 而周瑜,却始终未发出什么声音,反而眉头紧蹙。闭口不言。 “都督,今汉军内讧,实乃我等机会。 张辽虽狼狈,可毕竟是刘闯麾下名将,想要攻破他的防线,恐怕非常困难。某有一计,何不再次偷袭六安。此前都督把兵力投入合肥,六安必然守卫松懈,正可偷袭。” 说话的。是一员小将,正是凌操之子凌统。 周瑜笑着看了他一眼,正要开口说话,忽听大帐外脚步声急促,一名斥候匆匆走进来。单膝跪地道:“启禀都督,方得到消息,贺都督在上虞大破汉军海军,焚毁舰船二十余艘。今汉军海军已推出海湾,退回东陵岛……贺都督,正要移师无伤,夹击刘勇。” “什么?” 周瑜闻听一惊,呼的站起身来。 “贺公苗击退了汉军?” “正是。” 周瑜的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 贺齐在上虞大捷,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与贺齐,都是孙策旧部。不过由于他韬光养晦,重又获得孙权信任。相比之下,贺齐却一直表现的极为骄傲。若不是孙权找不到合适人选接受会稽,说不定早就罢黜了贺齐。 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贺齐和周瑜的关系比较紧张。 此次贺齐在会稽大胜,的确是给周瑜带来极大的压力……原本,周瑜还打算稳扎稳打,继续扩大张辽和郭嘉之间的矛盾。可现在看来,恐怕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贺齐大胜,孙权一定会催促周瑜尽快结束庐江之战。 如此…… 周瑜眸光闪烁,片刻后抬头向凌操看去,“凌将军,公苗上虞大胜,我等也要加快速度。 便由你领兵突袭六安,到时候我将配合你,拦阻张辽。 一俟六安攻破,你立刻回兵。到时候你我前后夹击,争取一举将汉军击退……” 凌操父子闻听,喜出望外。 两人连忙上前躬身行礼,“定不负都督所托!” ++++++++++++++++++++++++++ 眼见,六月将至。 刘闯抵达东莱后,在不其停留十日,等到了马超的到来。 兄弟二人一番密谈之后,马超便带着马岱离开不其。之后,刘闯迅速任命了徐邈为平原郡太守,并把许攸从平原郡调来身边。不过,许攸接到命令后,并未赴任。 他今年以来,身体一直不是很好。 若非当时刘闯没有动作,说不得便早就告老还乡。 现如今,马超离开,也预示着马氏兄弟正式臣服于刘闯。许攸的使命也就完成,在接到刘闯的书信后,他立刻回信,恳请致仕。算起来,许攸的年纪也近花甲,刘闯倒是能够体谅,于是便除许攸平原郡太守之职,拜道亭侯,准许许攸还乡。 解决了马超兄弟的事情,刘闯也如释重负。 他随后带人前往黄县,先是祭拜了太史慈的母亲,而后又在成山角停留数日,这才离开东莱,前往济南国。 太史慈的母亲,是在去年故去。 老夫人过世后,恰逢刘闯一统北方,于是灵柩便被送至东莱老家。 可惜,当时太史慈正屯兵历阳,和江东激战,故而无法返回家乡为母亲守孝。这件事情,也就成了太史慈心中的一根刺。和刘闯通信中,他更是反复提起此事。 太史慈如今,战死于历阳。 而太史享为父报仇。也去了庐江。 刘闯这次,是代太史慈还原。太史慈的尸首葬于洛阳,但刘闯还是在东莱建了一座衣冠冢,便坐落于老夫人的墓旁。刘闯更亲自披麻戴孝,代太史慈祭拜了老夫人,更引得无数人动容。 在济南国,刘闯召见了满宠。 依着刘闯的意思,他希望满宠随他一同回洛阳,出任廷尉。 满宠在三思后,决意听从刘闯的安排。不过。他推荐了棗祗接手青州刺史一职。 “青州这些年来。战事不止。百姓困苦。 虽经一年休整,然则仍不足以稳固。棗祗精于政事,更擅长农务……他曾为典农校尉,推行屯田之法卓有成效。今请丞相恩准。由棗祗接掌青州,则为青州百姓之福。” 刘闯听罢,在询问了荀彧之后,便表示了赞同。 不过,他向满宠讨要了一人。 “梁子虞有大才,困于北海,不免大材小用。 今北方战事频繁,刘子扬离开大鲜卑山后,虽有田国让代领大鲜卑山。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那丈人毕竟年岁已高,更不擅政事。 陈公台去岁病故,更使得朔北朔方出缺……我希望梁子虞前往并州,接掌受降城。相信以他的能力,配合田国让。定可使北疆平靖。还请伯宁,能够割爱。” 说起来,陈宫过世,确有些突然。 他和曹操似乎是一世的纠葛,在曹操故去两个月后,他便在家中无疾而终。 虽然说这些年,陈宫渐渐淡出核心,但是在北疆起到的作用,确是无人可比。 吕布年纪大了,已无法常年征战。 虽然虓虎之威仍旧震慑北疆,却也显露出力不从心之态。 吕蓝曾建议,希望吕布能够回洛阳养老。刘闯也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寻找合适人选。 梁习没有吕布的威名,但智谋却不逊色陈宫。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历史上的梁习,曾在北疆立下赫赫战功。而今刘闯决定提前派梁习前往并州,倒也无改历史。 而今的北疆,有管亥坐镇。 幽州繁华,人口已激增至四百万之多。并州的人口,也增加到两百多万,一改当年苦海贫瘠之态。再加上有张燕、田豫这些历史上的名将,鲜卑丁零匈奴联军虽然强盛,却无法真正给北疆带来威胁。去岁之所以呈报北疆战局危机,更多是为了让汉帝北上。而真实的情况是,汉军除了在狼居胥山小败之外,并未受到损失。 梁习过去,可以进一步加强北疆的力量。 不过,梁习是满宠一手提拔,今刘闯想要重用,还要询问满宠的意见。 满宠对此倒是平静,立刻答应了刘闯的请求。 随后,刘闯又巡视了平原郡的利津城,正准备前往兖州巡视,却突然收到消息:郭嘉和张辽,产生了矛盾。 刘闯得到消息后,也是一怔。 他旋即道:“子明,你怎么看?” 吕蒙没想到刘闯会当着众人的面询问他的意见,不由得紧张起来。 “文远将军,世之名将,想来不会分不清轻重。” 刘闯笑了笑,又向荀彧看去。 却见荀彧捻须而笑道:“看起来,时机已经成熟。” “既然如此,究竟叔父立刻书信一封,送往东陵岛……告诉元直,已经差不多了!” “喏!” 吕蒙露出疑惑之色,不明白张辽和郭嘉内讧,怎会是‘时机成熟’? 不过看刘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便知道,此事说不得,另有玄机…… +++++++++++++++++++++++++++++ 建安十一年六月,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走完了一半。 按照最初的计划,刘闯此次东狩的行程,在结束了巡视兖州之后,将渡河前往冀州。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一件突发事件,搅乱了他整个计划。 自年初开始,刘备便积极布局荆南。 三月,荆南五溪蛮暴动,刘磐请刘备出兵相助。 这刘磐是刘表的族子。在荆州有着很高的地位。加之他常年坐镇荆南,抵御五溪蛮,故而声望极高。这些年来,刘表已经失去了锐意进取的心思,并且开始着手为后人谋划。曹操故去,刘闯一统北方,给刘表带来了巨大的刺激。之后,刘闯逼迫汉帝北上,其野心已经昭然若揭。表面上,刘闯奉天子以令诸侯。可实际上。刘表非常清楚。天子这面旗帜对于刘闯而言,已经是可有可无了…… 接下来,荆州该如何自处? 刘闯决意中兴汉室,定不会容忍诸侯林立的局面发生。 这种情况下。刘表开始暗中与刘闯进行联系,希望能够获得更大的保证…… 这一切,本来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却不想五溪蛮暴动,使得局势突然发生改变。 刘备率部进入荆南,以雷霆之势击溃长沙暴乱。 虽然,刘备已经是刻意的隐瞒,但刘表还是能够看出,刘备已有了巨大的能量。 “刘玄德这两年。发展太过迅速。 刘琦、刘磐皆为他所迷惑,此次磐请他入荆南,只怕是引狼入室,会令荆州动荡。” 刘表立刻召集谋士,商议对付刘备的对策。 他召集的人。多为他的心腹。 以蔡瑁为代表的荆州五大姓,在得知刘备发展壮大的消息以后,也感到万分惊慌。 “主公,刘备不死,荆州必亡。” 蔡瑁忍不住开口道:“大公子对刘玄德言听计从,只怕难以对他形成压制。若不然,大公子这两年来在江夏,而刘备就在他眼皮子下发展,何以没有半点觉察? 唯一可能,便是大公子和刘玄德已成同盟!” 刘表闻听之后,脸色顿时大变。 他属意次子刘琮,在荆州人尽皆知。 刘琦虽然是他长子,可是在荆州却根基全无;而刘琮生母蔡夫人出身荆州五大姓之一,却有着极为广泛的基础。换句话说,荆州绝大部分世族,都支持刘琮。 而且,刘琦野心甚大。 刘闯而今统一北方,权倾朝野。 可是刘琦却三番五次在大庭广众下,口出狂妄之语,对刘闯大加指责,甚至是咒骂。 刘表明白,刘琦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在而今的态势之下,刘琦说出的这些言语,会给荆州惹来大麻烦…… 刘闯现在把精力主要投注于江东,没有功夫来收拾他。可一旦刘闯结束江东之战,刘琦这样的言语,会使得荆州生灵涂炭。刘表已经决意,向刘闯低头臣服。可刘琦的话,却让他变得非常难受。而刘琦又和刘备走的很近,更让刘表心生不满。 “主公,今刘丞相雄踞北方,逐鹿江东,其势难当。 大公子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语来,只怕会引起刘丞相的误会。到那时候,主公此前所付出的种种心血,便要付之东流。而对荆州来说,更恐是灭顶之灾。” 刘表沉吟良久,突然道:“那依你之见,当如何是好?” “大公子实不宜继续镇守江夏,且磐公子也要小心刘备,以免被刘备所欺骗。” 蔡瑁当然要狠狠打压刘琦,因为他已经危害到了荆州的利益。 但是对刘磐,蔡瑁始终存几分客气。 这些年来,刘备坐镇荆南,劳苦功高。即便是刘表,对刘磐也非常看重。 刘表在三思之后,同意了蔡瑁的请求。 只是他没想到,消息会被走漏。刘表前脚刚命刘琦返回襄阳,刘备就得到了消息。 他连夜从长沙赶回江夏,将正要返回襄阳的刘琦拦住。 “公子此时若回襄阳,性命休矣。” 刘琦乍听也是一怔,“玄德公何以说这种话来?” “备得到消息,景升公对备颇有不满,更认为公子与备早有勾结。 备得磐公子所请入荆南,本意是想要平定五溪蛮。却不想引得景升误会,认为备心怀不轨。而公子也因此受到牵累……据我所知,景升已下定决心,扶立二公子继嗣。若大公子这个时候回去,少不得要被奸人所害,请大公子三思为上。” 刘琦闻听,顿时呆坐椅上。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沉吟许久后,他突然一把抓住刘备的手,“玄德公救我!” 刘备深吸一口气,“大公子,今有两条路可行。 大公子执意前往襄阳,备当随行……到时候,若景升公责怪,大公子可将备交出,则公子性命无忧。不过如此一来,公子从今以后,当为笼中之鸟,恐难善终。” 刘备说的是情深意切,令刘琦感动万分。 他连连摇头,“玄德公待我义重,琦焉得卖玄德公而活命? 敢问玄德公这第二条路,又是什么?” “第二条路,便是拥兵自立。” “啊?” 刘备看着刘琦,一字一顿道:“大公子坐镇江夏两载,甚得百姓拥戴。 景升公而今为奸人所惑,勿论大公子回去如何辩解,都没有用处。今天子蒙尘,北上燕京;国贼把持朝政,残暴不仁,此我汉室四百年来未有之危局。公子是汉室宗亲,岂可坐视奸人当道。这等时候,公子当抛弃小义而取大义,与江东联合,共抗国贼。不过,单凭公子一人之力,恐怕还不足以对抗国贼。请公子前往长沙,游说磐公子。相信两位公子若联手起事,景升公必然会有所顾虑。 到那时候,公子以汉室宗亲之名登高一呼,相信天下义士,必然会前来投效…… 东联孙权,背靠荆南,谋取荆州。 再设法联合刘璋,以江水为天堑共抗刘闯。那时候,公子岂不为天下人所称赞?”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