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巨变(二)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5985字
夜sè,已深。 春谷城外的校场中,陈武独自一人坐在中军大帐里吃闷酒。 原本统帅一军,结果韩当过来后,就夺走了他的兵权。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感觉不舒服,更何况陈武也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被人无缘无故夺了兵权不说,还变成了押粮官,负责后勤事务……这让一向桀骜的陈武,心中更加恼怒,甚至对孙权有些怨恨。 想当初,孙策被杀,孙权继位。 他陈武是第一个站出来,旗帜鲜明的表示支持孙权。 可到头来,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庐江之战,与陈武并无太大干系。连周瑜都吃了败仗,身陷重围之中,你韩当就能比得过周都督,就一定可以救出周瑜,战胜张辽吗? 想当年,你韩当跟随孙坚,二十二路诸侯也奈何不得人家。 现如今张辽兵强马壮,身边更有马超这种虓虎般的猛将,还有郭嘉这种智谋过人的谋士,你就一定能大获全胜? 至少,陈武不这么认为! 而事实也证明,张辽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三rì前,韩当率部渡江,结果还没等他上岸,就在江岸遭遇萧淩迎头痛击。若不是黄盖援兵抵达及时,说不得韩当首战便要溃败。凭借黄盖凶猛的攻势,江东军登陆大江西岸,汉军随即撤退,固守襄安县城。 萧淩守城,而太史享则率一支骑军,屯驻襄安以南。 西联马超所部,进可攻退可守……黄盖韩当两人手中三万强兵,被拦在襄安城下,止步不前。 人家张辽还没有露面,甚至连马超都没有出动。 只凭两员小将,就把韩当死死拦在城下。 而韩当对此却是束手无策,只知道猛攻襄安……在陈武看来,如此猛攻根本没有用处。他派人渡江劝阻韩当,却被韩当一顿臭骂。陈武这般高傲的xìng子,又怎能容忍韩当如此轻视? 可韩当是孙氏老臣,是孙权老子孙坚留下来的班底。 陈武就算再厉害,也无法争过韩当,只能忍气吞声,守在春谷充当运输大队长。 时间,已经将近八月。从庐江传来的消息,也让陈武感到失落……周瑜被困在临湖,据说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而韩当等援兵距离临湖不过咫尺,却无法寸进。想来,这世上最大的痛苦就在于,明明希望就在眼前,却是触手不可及。若不得援兵,周瑜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陈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将军,营外有一人,说是将军同乡,求见将军。” 陈武是庐江人,听闻亲随禀报,不禁一怔。 同乡? 他在家乡已没有亲人,随孙策渡江之后,家人几乎都迁到了丹阳。这个时候,所谓‘同乡’,又是什么来历? 心中,或多或少有些了然,不过陈武却不动声sè。 “既然是同乡,便请他进来说话。” 亲随领命而去,陈武则起身从大帐的廊柱上取下宝剑,而后坐在书案后将宝剑拔出。 这口宝剑,是当年他投效孙策时,孙策赠予。 虽然算不得神兵,但是却锋利无比,算得上一口好剑。陈武命人又点亮了几支松明,把大帐里照映的非常通透。他一手拿着一块柔软布巾,认真而仔细的擦拭宝剑。不一会儿的功夫,亲兵领着一名老者走进大帐。当陈武看清楚那老人的时候,不由得一愣,蓦地站起身来。 来人,还真是他的同乡,而且陈武也不陌生。 乔玄,乔国老! “乔翁,怎地是你?” 陈武面露惊喜之sè,连忙把宝剑收回鞘中,而后摆手示意亲随退出大帐。 乔玄风尘仆仆,看上去显得非常疲惫。他走进大帐后,也不客套,径自坐下来,从书案上端起一碗酒,便一饮而尽。吃完了酒,他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而后伸手抹去胡子上的酒渍。 “子烈,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有劳乔翁挂念,别来无恙倒说不上,不过是凑合着而已。” 乔玄在庐江颇有名望。 其人家境殷实,却乐善好施,故而口碑极好。陈武对乔玄也颇为尊重,后来孙策娶了大乔夫人后,陈武对乔玄也就更加敬重。只是前两年孙权送走了大乔夫人和孙绍,乔玄一怒之下便离开江东,返回庐江老家。陈武对此也颇感无奈,从孙权的角度而言,他这么做似乎并无大碍。可是在乔玄看来,这是对他的奇耻大辱,也使得乔玄对江东的感情,随之减弱。 而今,乔玄突然来访,的确是有些出乎陈武的意料。 他为乔玄满上一杯酒水,而后笑问道:“乔翁怎地会来我这里?” “我此来,为救子烈xìng命。” 乔玄倒也不客气,开门见山便说出来意。 陈武闻听,眉头微微一蹙,轻声道:“乔翁,大夫人的事情我也知道是主公做的不对,可毕竟是一家人,乔翁何苦要与主公为敌?更不要说,周都督而今身陷临湖,乔翁何以视而不见?” “休要与我言那不仁不义之人。” 乔玄一脸怒sè,大声道:“当初我敬他是名门之后,才学过人,所以才忍下了那桩婚事。可没想到,此儿心中全无亲情。绍与大乔北上时,他一言不发,甚至还表示赞同,实非君子所为。 子烈,乔某福薄,当不得那人的尊长。 自伯符故去之后,江东上下再无半点进取之心。孙仲谋任人唯亲,更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江东若落入这等人手中,实乃百姓之苦。子烈,你在伯符帐下,本为大将,独当一面。可现在呢?你辛辛苦苦在这边苦战,到头来黄盖韩当一来,你便被夺了兵权。在孙仲谋眼中,你我皆非他信任之人。不管你为他付出多少辛苦,到最后恐怕也难有好下场,请你三思。” “这个……” 同样的华语,若处子别人口中,陈武或许会恼怒异常。 可是这话从乔玄口中说出,却好像有一种别样的震撼力。他坐下来,低着头一言不发。乔玄说的没错,无论他怎样做,始终比不得孙权身边的元从,更比不得黄盖韩当程普这些人。 而今,孙权更看重鲁肃,看重周泰这些当初跟随他起家的人。 陈武又没有周瑜那样的才华和名望,又怎可能被孙权真个重用? “乔翁,武受伯符所重,方有今rì之成就。 今江东正处于危难之际,我若撒手离开,岂不被人耻笑?” 哪知道,陈武这一句话,却让乔玄脸sè更加难看,“子烈,你还算是有情义的人,比那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强似百倍。既然你还念着伯符的知遇之恩,那我不放再与你说一件事。 当年伯符遇刺,并非你我想象那么简单。 我本以为是一个意外,可前些时候才知道,这其中另有内情……” 陈武闻听,顿时一个寒颤。 他一下子站起来,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乔玄的胳膊,“乔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乔玄叹了口气,在陈武耳边低语一阵。陈武脸sè青一阵,白一阵,双手握拳,瞠目yù裂…… “乔翁,你所言当真?” “这种事情,我怎能信口开河。” “啊呀,主公你走的好冤枉……”陈武只觉身体中有一股气直冲头顶,他抬脚将书案踹到,拔出宝剑咔嚓将书案劈成两半,脸上更杀气凛然,咬牙切齿道:“若果真如此,陈武反了!” +++++++++++++++++++++++++++++++++++++ 周瑜,躺在踏上,面容憔悴,脸sè苍白。 才中秋,天气正适宜,可是他却觉得,浑身发冷。 舒县城外被毒箭shè伤,虽然在临湖找来医生救治,可这临湖小县,又哪儿来的名医圣手?临湖本地最有名的医生,也仅仅是缓解了周瑜的伤势。那毒xìng并没有完全拔除,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毒xìng越来越重。若这个时候,周瑜可以潜心休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偏偏汉军围城,他身为主帅不得片刻休息。以至于这身体越来越差,不过月余,整个人就变得无比憔悴。
昨夜一场秋雨,周瑜受了凉,就病倒榻上。 这在以前,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而现在…… “江东可有消息?” 周瑜一阵剧烈的咳嗽,吃力的从榻上坐起来。 早有亲随上前搀扶,低声道:“义公将军的兵马,仍被抵挡在襄安以东。虽然他与黄将军连番猛攻,奈何贼军守卫森严,至今无法突破。至于城外贼军,今天倒是非常老实,没有动静。 据斥候打探消息,主公正在从会稽抽调兵马,相信用不得多久,一定会发兵救援。“ 周瑜听罢,松了口气。 不过,他旋即反应过来,轻声道:“你刚才说,城外汉军没有动静?” “是啊!” 周瑜心里一动,连忙起身道:“快扶我去城头查看。” “都督,外面大雨……” “就算是下刀子,我也要前去查看。” 亲随拗不过周瑜,只得听从他的吩咐,为他换了一件衣服。没办法,周瑜身上如今伤口溃烂,毒xìng越来越严重。加之他大量吃药,以至于身上有一股药味。和那溃烂伤口处传来的恶臭混在一起,非常刺鼻。周瑜又是个极爱干净的人,每一次出门,都要换上一件干净衣服。 换好了衣服,周瑜随亲随一起登上城楼。 说是大雨,其实雨势并不算很大……对于久居江南的人而言,这种雨水根本不足为题。只是周瑜现在的情况,却受不得半点寒。出门的时候,披上了一件厚厚的裘袍,更衬托出他身体虚弱。 登上城楼,举目观瞧。 只见城外汉军大营连绵相连,足有十数里。 “今rì汉军,几时造饭?” “是卯时造饭,辰时用饭……” 城头上的守军,对汉军的动静观察的非常清楚。 见周瑜询问,连忙上前禀报。 周瑜则站在城头上,陷入沉思之中。末了,大纛旗角突然扫中周瑜的脸颊。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心里一动,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sè顿时变得难看,大叫一声:“不好,义公危险。” 说完,他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地上。 +++++++++++++++++++++++++++++ 建安十一年八月,就在孙权信心满满从会稽抽调大量兵力,支援丹阳占据的时候,海军都督贺齐,突然在山yīn起兵,宣布归降朝廷。贺齐在檄文之中,历数孙权十宗罪。而其中谋害兄长,驱逐孙策遗孤,更令整个江东为之震动。怎么回事,孙策不是被刺,而是被孙权所害? 一时间,江东大乱。 随后,贺齐联络宋谦,两人联手夺取大末,迎接刘勇所部。 而大汉海军则趁此机会,再次出现在钱唐湾。 甘宁率部在钱唐县登陆,兵锋直指吴郡。钱唐丢失,会稽造反,整个江东都陷入恐慌之中。 不等孙权做出反应,位于春谷的陈武,也突然起兵,率部攻打牛渚。 汉军大将徐晃自历阳渡江,与陈武前后夹击,令牛渚守军彻底溃败……与此同时,张辽下令,以马超为先锋,率百炼jīng兵以及两万兵马,在襄安与太史享萧淩二人合并一处,向韩当黄盖发动突袭。 这一轮攻击,着实突然。 韩当猝不及防,阵脚大乱……陈武在春谷起兵,断了韩当的粮道,韩当本就手足无措。好在黄盖反应及时,立刻率部准备返回春谷。汉军恰好在这个时间段发动了攻击,以至于江西江东军全军溃败。 韩当在乱军中,为马超斩杀。 而黄盖则在江边被太史享伏击,成为汉军的俘虏。 周瑜在临湖得知消息后,便知道大势已去……孙策被杀的真相,他其实早有猜测,但最终没有站出来说破。孙策死后,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孙权的确是最为合适的继承人。周瑜本意为公,是为江东未来着想……哪知道最终,这件事还是被人拆穿,更引发了江东的动荡。 局势既然已经演变如斯,周瑜也不想去后悔什么。 他立刻召集城中兵马,下令弃守临湖,全力突围…… 只是,张辽和郭嘉又怎可能容得周瑜逃走?周瑜前脚才一出城,郭嘉就立刻觉察到了他的动向。 于是,汉军在临湖三面合围,周瑜率部拼死冲杀,奈何士气低落,且汉军兵多将广…… 周瑜在乱军中,被张辽shè杀,江东兵马,也随之停止了抵抗。 ++++++++++++++++++++++++++++++++++++++++++++++ 周瑜战死临湖,也意味着江东的局势,彻底失去了控制。 刘闯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宛城接见张松等人。 张松陪同刘璋之子刘循抵达洛阳时,刘闯已经率部进驻南阳。 不过,留守洛阳的荀谌倒是没有怠慢西川使团,而是紧急联系了刘闯,并派人护送使团来到宛城。 汉中战事,已经进入尾声。 诸葛亮在七月末,攻破了阳平关,使得汉中大乱。 在阎圃的劝说之下,张鲁最终决定,献出汉中,归降刘闯……随后,诸葛亮命郝昭率部进击,一举拿下米仓山。 汉军进入汉中,除了一些本地的豪强仍在做抵抗之外,大都主动归降。 连张鲁都投降了,还抵抗什么? 更不要说刘闯本就代表着大汉的正统,对于归降朝廷,并无太多人反对……诸葛亮拿下汉中之后,并未继续南进。他命曹朋在剑阁屯兵,而后派人前往成都,拜会了益州牧刘璋。 诸葛亮写了一封书信,内容大体上是说:刘益州和丞相同为汉室宗亲,本就应该相互扶持。 丞相也理解,刘益州你这些年来坐镇西川,劳苦功高。 丞相是要振兴汉室,而不是想要同室cāo戈……所以,他对刘益州你没有半点恶意,只希望刘益州能够顾全大局,尊奉朝廷。相信在丞相和刘益州联手努力之下,大汉中兴指rì可待。 我身为汉室臣子,得丞相所重主持汉中之战。 我的目的,也仅仅是汉中,因为那张鲁此前曾有不臣之举,所以才会出兵讨伐。如今,汉中已经被我拿下,我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希望从此之后,能够与刘益州和平相处,还请你能多多指点。 诸葛亮这封信,姿态很低,也使得刘璋非常高兴。 说实话,当诸葛亮夺取了汉中之后,刘璋的确是有些担心,担心汉军会趁势南下,进攻益州。 为此,刘璋命巴西太守庞羲征调兵马,更命孟达霍峻二人,加强葭萌关的防御。 既然刘闯无心南下益州,刘璋也就松了口气,而西川的百姓,也因此对刘闯产生出一丝好感。 刘闯在宛城,亲切接见了西川使团。 他对张松颇为留意,此人果然如史书中所言,身材五短,相貌丑陋。不过也正是知道这个人在历史上曾起到的作用,刘闯并没有在意他的桀骜和张狂,反而颇有礼数,令张松非常感动。 在一番交谈之后,张松献计,愿意协助刘闯夺取西川。 而刘闯则笑着对张松道:“子乔不必着急,西川我必取之,奈何时机尚不成熟。 我想请子乔返回西川后,代我留意几人:黄权、马忠、张任、严颜……在我未有行动的时候,请子乔不要轻举妄动。一代时机成熟,子乔再配合我行动,到时候夺取西川,子乔为首功。” 张松闻听,喜出望外。 “丞相差遣,松干敢不效死命?” 拉拢了张松之后,刘闯也算是完成了一件心事。 他正准备送张松刘循返回洛阳,哪知道从荆州传来一个消息,却让刘闯大吃一惊,不得不临时改变了主意……(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