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长坂坡(三)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5913字
赵云,笑了! “当年玄德公待我的确不薄,时至今日云仍心怀感激。 只是我而今已经投效丞相,更有甥儿,乃丞相之女。坦之,我便投奔玄德公,他便真能心无芥蒂不成?” “这个……” 关平显然不是那种可以信口开河的人,被赵云一句话,问的哑口无言。 是啊,赵云不仅仅是刘闯的部曲,更是刘闯的大舅子。如今他在朝中效力,秩比两千石俸禄,可谓是风光无限。而刘备这边呢?赵云投奔过来,他便果真可以重用赵云不成?更不要说,刘备自己现在那左将军之名几近于无,朝廷早在几年前就罢去了他的爵位和官职。 赵云过来,你又能拿出怎样的好处来? 前程?赵云已经有了!信任?赵云是刘闯的大舅子,更是刘闯女儿的舅父。刘闯更把手中最为精锐的矢锋骑交给赵云统帅,而刘备呢?恐怕是不会放手把白眊精兵交给赵云来指挥。 这种情况下,赵云如何选择,便可以一目了然。 当年刘备的确是对赵云有知遇之恩,可相比刘闯对赵云的重视,刘备那点恩义也就算不得什么。 想到这里,关平苦笑一声道:“如此,平只有得罪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关平可不想在这里耽搁下去。 他大刀一举,身后兵马呼啦啦朝着赵云涌来……赵云眉毛一挑,跃马拧枪便杀向敌阵……双方的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关平显然是早有准备,兵力充足。而赵云此前虽追杀伊籍等人。此时此刻却陷入重围之中。不单单是关平的部曲,李严刘虎二人见局势发生转变,立刻拨转马头,复又杀回来。 伊籍更在一干亲随的簇拥下返回,指着赵云情绪激动的叫嚷:“小关将军,杀了这贼子,杀了这贼子!” 关平扭头看了一眼神色狰狞的伊籍,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说实话。他顶看不起伊籍。虽然说伊籍现在是刘备的人,可他的所作所为,与卖主求荣并无区别。关平性情淳厚,对伊籍的行为颇不赞同。没错,刘表如今是没有了朝气,可刘表并没有亏待你。你若不满意,便离开就是。可你劫持了刘表,那比之背叛,犹自恶劣许多。 不过,关平也知道,刘备对伊籍非常看重。 当下他摘弓搭箭,照着乱军中的赵云。抬手就是一箭。 如今的关平,可不是当年刘闯在徐州,两捉两放的关坦之。有道是知耻而后勇,关平就是这种情况。他天资不好,但是却肯努力。关羽也是倾囊传授。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资质问题而感到不耐。自到了荆州后,关平就没有一日停止过练武。而今他虽未到炼神境界。却已经有了养气巅峰的水准。加之四年苦练射术,关平这一箭射出,也着实让赵云感到心惊。 为大将者,马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赵云抬手一枪磕飞雕翎,朝着关平看了一眼,猛然拨转马头,便朝着关平冲去。 关平也不慌张,摆刀相迎。 “虎公子,正方,素来助我。” 李严和刘虎,也抖擞精神上前,三人联手对战赵云。 说起来,这三人的武力都不是很弱。奈何他们这次面对的是赵云,虽是竭尽全力,仍不免感到吃力。 赵云把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刘虎和李严身上。 相比之下,他对关平倒是没有下太狠的手,毕竟当年他和关羽的交情不错。 可如此一来,李严和刘虎就感到万分吃力……好在又有武将上前助战,与三人联手围攻。此人名叫方达,使一杆长矛,乃荆州名将。方达的加入,倒是缓解了李严刘虎的压力,同时关平手中大刀越来越凶狠,迫使得赵云不得不拿出万分经历,与这四人厮杀。只是,他被关平等人缠住,矢锋骑便遇到了麻烦。虽说矢锋骑训练有素,可是在失去了迂回的空间之后,战斗力减弱许多。骑军的冲击力无法发挥出来,而空间狭小,敌军人数有多,矢锋骑渐渐死伤加剧。 赵云偷眼观察,心中焦急不已。 他知道,不能再手下留情了……于是猛然在马上一探身,大枪扑棱一探,划出一道残影便刺向方达。方达连忙举矛相迎,却不想封了一个空。赵云的龙鳞枪虚刺一枪后,诡异的收回,啪的斜刺而出。刘虎正举刀上前,哪知道赵云这一枪竟如此诡异的刺出,措不及防下被一枪刺落马下。 赵云的枪,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虚虚实实,令人难以捉摸,可是每一枪刺出,都令人防不胜防。 盘蛇七探!这是赵云这些年来,历经无数征战搏杀,独创而出的一套枪法。讲的是一个奇诡,一个迅猛。虚实之间,杀机暗藏。就犹如盘蛇出击,每一次都充满了威胁……十数个回合后,关平三人抵挡不住了。三人被赵云杀得冷汗淋漓,盔歪甲斜。眼见着赵云就要取胜,忽听当阳河对岸,号角声响起。夜色中,一支人马杀入战场,为首一员大将,黑盔黑甲,豹头环眼,掌中丈八蛇矛,赫然正是张飞。 “坦之休要慌张,燕人张飞在此。” 张飞催马冲过当阳桥,便扑向了赵云。 手中蛇矛一颤,他厉声喝道:“赵云小儿,当年我兄长待你恩重如山,你却弃他而去。今日落在我手里,就休怪我不讲情面。来来来,你家三将军在此,赵云小儿,还不与我受死吗?” 枪疾马快! 张飞如同一股黑旋风,呼的便到了赵云跟前。 他二话不说,举矛就刺。 赵云见是张飞。也不由得心中一惊,而后抖擞精神。提枪应战。 要说,张飞怎么来了? 说起来,这件事也是出自庞统的谋划。 庞统认为,伊籍即便是劫持了刘表,可刘闯却不会轻易让他离开。哪怕当时刘闯还在宛城,可从他过往的经历来看,刘闯善用奇兵,更喜欢出奇制胜。所以。庞统在江夏囚禁了刘琦之后,便迅速命关平在内方山接应。随后,他又派人前往江陵,请张飞率部埋伏于内方山。 如果,如果汉军追兵过来,张飞关平便合而围之,一举歼灭对方追兵。 这样对刘备而言。绝对是一桩好事。 刘备挟持刘表以令荆南,凭此小胜也能稳住阵脚。只是张飞却没想到,这追兵竟然是赵云的矢锋骑。想当初,赵云辅佐刘备的时候,张飞对他还算客气。可后来听说赵云投奔了刘闯,张飞便心怀恨意。在他看来。赵云投奔刘闯,那就是"chi luo"裸,对刘备的背叛。哪怕刘备表面上什么都不说,可张飞知道,刘备对赵云这件事情。可是极为懊悔,甚至有些怨念。 如此一来。张飞看到赵云,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他上前举矛就刺,口中更破口大骂。 赵云顿时怒了! 他和张飞之间的交情,远远比不得他和关羽之间的交情。没办法,三个人的出身差别太大。 张飞本是涿郡大豪,家境殷实。 而关羽和赵云,确是实实在在的平民出身。 关羽因杀了本地恶霸而逃离家园,赵云则是出身在常山村野。 张飞口里不干不净,令赵云大怒。心中原本对刘备的那点愧疚,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他厉声喝道:“黑炭头休要口出狂言,某家辅佐朝廷,中兴汉室,又岂是你这忘恩负义的反贼可比?” 龙鳞枪陡然变得更快,几乎外人无法看清楚枪影。 张飞跟着刘备,当年寄居荆州,是刘表收容了他们……可现在,这些人竟然阴谋篡夺荆州,更害死了刘表,不是忘恩负义又是什么?张飞气得哇呀呀大叫,和赵云战在一处。两个人各施手段,两匹马走马盘旋。在不知不觉中,张飞和赵云便战了二十余个回合,不分胜负。 只是,张飞的到来,更进一步加速了矢锋骑的溃败。
关平李严三人加入战团,叛军的攻击力随之暴增……赵云又和张飞斗了十余个回合,眼见矢锋骑已经出现溃败之势,心中不由得大急。他想要脱身过去指挥,却被张飞死死的缠住。 矢锋骑人数在迅速减少,赵云的眼睛也变得通红…… +++++++++++++++++++++++++++++++++++++ 呜呜呜! 当天将亮时,战场上再次回荡起悠长号角声。 一支人马,自远处荆山余脉中出现,并且迅速投入战场。 “来者,何方兵马?” “背主家贼休要张狂,文聘来也。” 那支人马为首的,是一员大将,赫然正是荆州上将文聘。 要说,文聘怎会在这里出现?这便要提一提法正……当刘闯率部离开之后,便把一应事务,交给了法正处理。庞统在算计,法正同样也在算计。他虽然不知道庞统会有埋伏,却还是派人前往绿林山,找到文聘,命他火速自绿林山脱身而出,前去阻拦伊籍带着刘表撤离。 文聘,是土生土长的荆州人士。 在得到消息后,他二话不说,立刻率本部撤离绿林山,将指挥权交给了黄忠。 那黄忠,本也是荆州名将,论威望和资历,远胜过文聘。想当初,黄忠跟随秦颉抵挡黄巾军的时候,文聘不过是黄忠帐下小将。只是后来,黄忠不得刘表所重,只好离开荆州投奔刘闯。而文聘则飞黄腾达,娶了荆州五大姓之一,习氏之女,于是很快就得到了刘表的提拔。 而今,文聘在荆州,只在蔡瑁之下。 但是当他面对黄忠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几分尊重。 他熟悉荆山的道路,于是便带着本部兵马,穿越荆山。连夜赶奔内方山。 才一到长坂坡,就听闻赵云遭遇叛军埋伏。文聘心里也非常清楚。这次刘表被劫持,也预示着荆州将不复刘表控制。一个被属下劫持的州牧,谁又会放在眼中?刘闯率部进入荆州,也预示着荆州,将要改天换地。他丈人此前就曾透露出,想要归顺朝廷的意思……我等世世代代都是汉臣,自当忠于朝廷。以前,是没有朝廷。现在朝廷回来了,我等还是汉臣。 文聘从那时候便知道,他早晚会换一个主公。 既然荆州将换一个主公,赵云又是刘闯的大舅子,文聘便不可能坐视不理。 他一面派人前往当阳县城,命当阳守军出城作战;另一方面,他则率本部兵马。投入了战场。 文聘这一出现,立刻稳住了矢锋骑军心。 他一马当先,抵住关平三人,而后下令全军出击。 原本,这长坂坡上不过是万余人的战局,当关平和张飞出现后。就演变成为数万人的战局。 待文聘赶到之后,战局再次扩大。 双方谁也不敢退后,只有做亡命搏杀……而待天亮后,蒯祺率当阳兵马抵达,更使得这长坂坡、当阳桥前聚集今八万大军。厮杀不止。当阳河,被险些染红。而长坂坡上,更尸横遍地。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局再次出现了变化。 荆州各地兵马,纷纷向长坂坡靠拢过来,汉军人数渐渐占居了上风,而叛军却开始抵挡不住。 ++++++++++++++++++++++++++++ “军师,该怎么办?” 此时,已经抵达竟陵,准备主持战局的庞统,也得到了消息。 他在竟陵,本就是负责接应伊籍。哪知道天亮时,伊籍仍旧没有抵达。不仅是伊籍没来,前去接应伊籍的关平、张飞也都没有回来。庞统便知道,事情恐怕是发生了变化。他连忙派人前去打探,却得来了一个混战的结果。 “幼常,你立刻通知廖化,命他前去接应。” “喏!” 庞统帐前的少年将军,立刻领命而去。 这少年,名叫马谡,是马良的兄弟。马良兄弟五人,皆有不俗才华。不过其中,马良才华最高,于是有‘马氏五常,白眉最良’的说法。马良见庞统还要增兵,不免有些焦虑起来。 马谡一走,他便开口道:“士元,再这样增兵,恐怕会有麻烦。” 庞统苦笑道:“季常,你道我想要增兵吗? 可你刚才也听到了,当阳的局势……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抽身出来。才一个晚上,双方便投入数万兵马,而且对方的援兵会源源不断到来。这个时候,谁先退,谁就会遭遇溃败。 主公今在江陵,正等候五溪蛮援兵前来。 如果咱们败了,五溪蛮非但不会出兵相助,相反还会反戈一击。 这一战,咱们没有退路,唯有取胜……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没有准备好,那刘闯同样没有准备妥当。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便先与之决战一回。若能取胜,说不得咱们还可以乘胜反击,夺取襄阳。” 庞统越说,就越显得激动。 而马良并不赞成庞统这种冒进之举,但是…… 自陈登去年故去之后,庞统凭借他的才智,已经成为刘备的智囊。 马良也知道,庞统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这种仓促间决定的决战,对己方恐怕也无甚益处。 不过,正如庞统所言:这个时候,谁也退不得! “士元,你在这边调集兵马,我即刻前往当阳,查看战局。” “如此,甚好!” 马良匆匆离去,而庞统则疲惫的坐下来。 原本安排的极为周密计划,不成想却变成了一锅粥的局面。 莫非真的是天不助我? 庞统闭上眼睛,不知为何,耳边突然间回响起堂兄的声音,“士元,你想要做一番事业,我并不反对。可你也该看清楚才是……刘玄德徒有虚名,乃伪善之人,实非明主。今刘丞相一统北方,大有中兴汉室之心。他听说过你,对你也极为称赞,还说你有经天纬地之才。 刘荆州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你有管仲乐毅之才,更应该有一个更光明的前程。” 用力晃了晃脑袋,庞统长出一口气,想要把脑袋里的杂念消除。 只是,他坐在那里,思绪却越来越乱……半晌后,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他打开来再次阅读。 这封信,是堂兄庞山民送来。 只是写信的人,却出乎庞统的意料之外。 我早就听说过荆州凤雏的名字,只可惜那时候我在辽东,对自己的未来尚不清楚,自然不好拜访你。待我从辽东杀出,占领北方之后,先生却已经投靠了刘备,更让我感到难过。 我听人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我不敢说我一定是一个明主,但我确是希望,能够中兴汉室,一扫自桓灵以来的颓势。本以为有机会与先生合作,共创一番伟业,奈何时不与我,却让我与先生失之交臂。我也知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是一种美德。不过我并不认为,刘备能够做的比我更好……我是大汉皇叔,是汉室宗亲。当我征讨袁绍,当我与曹操交锋,当我在北疆抗击异族的时候,刘备却不断挑起战事,到头来受苦的,却都是那些黎民百姓……他这种人,我甚至不愿意评价。 我希望将来能有一个机会,与先生合作。 先生的事业,不在荆州,不在中原,而是在更广阔的天地…… 如果先生你想明白了,可以与我联系。不过咱们现在各为其主,若先生与我在疆场上对决,也请不要手下留情。 这封信的落款,是刘闯。 庞统收到这封书信的时候,也非常吃惊。 他万万没想到,刘闯远在辽东时,就听说过他的名字。 说实话,庞统对刘闯的气度和成绩,也是非常敬佩……只是他也没想到,一场对决,会这么快到来。 慢慢的站起身,庞统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既然丞相你想要看我的手段,这一回便要你知道,凤雏不输你身边那诸葛卧龙……(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