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枭雄末路

作者庚新 全文字数 5872字
建安十一年,九月十九。 刘闯在当阳战场上,突然投入大量天雷火,一举击溃叛军。 庞统被俘,蒋琬战死,邓凯更加凄惨在如雨天雷火的轰击之中,几乎尸骨无存。 此一战,汉军俘虏叛军逾万人,当场战死,或者说被炸死的叛军超过三千人,余者皆逃离战场。 至于这些逃兵日后的命运,刘闯无意去理睬。 到时候,自有新任荆州刺史来负责此事,想来这些溃兵也成不得气候。 倒是俘虏了庞统,有些出乎刘闯的意料之外。但此时此刻,刘闯却无心等庞统醒来,因为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文向!” “末将在。” “我着你率两千飞熊卫,即刻起兵,赶奔竟陵。 若竟陵守军投降,则大可以接受。若竟陵守军不肯投降,你便屯兵于郧乡,扼守通往华容的通道。我会随后命公义赶赴郧乡与你汇合。总之,你要给我守住郧乡,不能放走一个人。” “喏!” 徐盛欣喜万分,立刻点起兵马,连夜向竟陵出发。 刘闯则唤来了张任,“公义,想来安陆那边,战事也该拉开序幕。 我与你兵马八千,连夜前往安陆,参与安陆之战。听清楚了,不要放走一个叛军南下,务必要配合其他人,将叛军向南新市驱赶。而后,你与黄忠等人,将叛军合围与南新市,明白?” “末将,明白!” ++++++++++++++++++++++++++++++++ 张任立刻领兵而去,刘闯则返回当阳。 至于当阳河畔,自有吕蒙等人打扫战场,无需刘闯费心。 他抵达当阳之后,立刻招来了法正。 刘备在枝江败逃而走,目前下落不明。对于这个历史上打不死的小强,刘闯不敢放松半点警惕。他和法正仔细研究了刘备可能逃逸的方向。最后将目标,锁定在夷道。按照目前的形式,刘备的确是有可能向夷道逃窜。原因嘛,非常简单!通往长沙的必经之路江陵,已经被刘闯占居。刘备若不是傻子,绝不敢从江陵撤退……而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刘封,是土生土长的荆南人,更熟悉荆南风土人情。所以,刘备一定会从夷道逃往长沙,毕竟那里还保存有一些实力。 刘封。是长沙人。 他本是长沙寇氏族人。而寇氏在长沙。虽算不得翘楚,也颇有实力。 刘备这个人不会轻言放弃,他一定会想方设法东山再起。 “我当自领一支兵马,前往夷道。 孝直坐镇当阳。立刻通知子衡,请他自江陵出兵,占领夷道。 另外派人告诉那五溪蛮王,就说我会在夷道召见他,之前我答应他的事情,绝不会有任何反悔。” “丞相,那西川……” 刘闯眉头一蹙,陷入沉思。 片刻后,他开口道:“命张郃率部进驻夷陵。若西川兵马来犯,只守不攻,静候援军。” “喏!” 法正,躬身领命。 伴随着汉军总动员,夏侯惇所部已经兵抵襄阳。 而曹仁所部。则进驻南阳郡;曹纯兵马,也抵达阿头山。 此次,汉军集结三十万大军,就是要一战功成。但从目前的形式来看,三十万大军威慑的意义远远大于博弈。从某种程度而言,刘闯还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刘璋反目,也不想对西川用兵。 他如今的主要精力,可以说都放在了刘备的身上…… 就在当阳之战结束的第二天,安陆涢水以西,汉军向张飞和陈到,也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张飞原本是想要和汉军决战,却被陈到阻止。 这时候,当阳之战的结果还没有传到陈到的耳中,可陈到却觉察到了局势不妙。 他拦住张飞,强行下令撤兵,迅速向竟陵方向撤退。不想在途中却遭遇张任的阻拦,将两人死死拖住。随后,马超、赵云、文聘三路大军从后方追击过来,一场混战之下,张飞率部突围而去,陈到则领着残兵败将向北逃窜,一路跑到了南新市,与关羽汇合一处…… 赵云马超旋即合兵一处,迅速追击陈到。 大军与云杜和黄忠汇合,将南新市团团包围。 而张飞在杀出重围后,一直逃出三十多里,才得以清点兵马。 结果,随他一同逃出来的叛军,加起来不过三百余人……而这时候,张飞也听说了庞统战败的消息。 “早就说过,黄口小儿不堪大用!” 张飞拍着大腿破口大骂,而后又陷入沉思。 兄长刘备自枝江逃走,目前下落不明。那黄口小儿虽然不堪大用,但是有一件事却做对了,就是让马良提前撤兵,退往长沙。嗯,而今之计,我也只有向长沙撤退,与马季常合兵一处。 相信兄长若逃出生天,定会与我在长沙汇合。 想到这里,张飞便拿定了主意。 他带着人,直奔竟陵方向逃逸,可是在半路上却得到消息,汉军已经攻占了竟陵。 “三将军,这当如何是好?” 说话的人,名叫张存,表字处仁,是南阳郡人。此人也颇有才干,只是和庞统素来不合。也难怪,张存出身寒门,与庞统不合倒是在情理之中,而今在张飞帐下,担当着主簿之职。 历史上,他曾为刘备从事,随刘备入川。 庞统身死落凤坡,刘备心中悲伤,可是张存却不以为然,以至于激怒了刘备,将他罢黜。 此时,天色已晚。 张飞闭上眼睛,沉吟许久后问张存道:“那你可知道,郧乡可有敌兵踪迹?” “据探马回报,竟陵城头遍插汉军旗帜,不过郧乡通往华容的小路,却不见敌踪。” 张飞顿时哈哈大笑,“我道那刘闯有多厉害,也是个得意忘形之辈……嘿嘿,既然这样。咱们连夜走郧乡小道,由华容撤往长沙。现在天色已晚,贼军定放松了警戒,我等正好赶路。” 张存立刻点头称赞,“三将军果然机智。” 当下,张飞带着残兵败将向郧乡逃逸。 只是这九月的天气,却变幻莫测。日间还艳阳高照,天黑之后,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水冰凉,打在人身上更让人感到彻骨的冰寒。 张飞等人冒着小雨。一路跋涉。在丑时将至终于抵达郧乡。 郧乡小径。河道密布,却寂静无声。张飞连忙让人加快速度,力求在天亮之前能够抵达华容。可是这一场小雨,却使得道路越发泥泞。当走到一处河滩的时候。已经人困马乏。张飞见队伍越来越慢,那火爆脾气终于压制不住,不停抽打士卒,命士卒加快速度。过河之后,是一条小径,两边是灌木丛生的山坡,中间夹着一条小路。张存告诉张飞,只要过了这条小路,就彻底安全了。张飞听罢。连忙再次催促军卒加速,想要尽快从小路上通过…… 可不知为何,小路比之之前的道路更加泥泞,而且高低不平,极为难行。 走到一半的时候。已有不少人陷入泥坑之中,张飞骑在马上,也感觉到情况好像不太正常。 “处仁,我记得这条路,以前没有这么难行吧。” “是啊,我印象里这条路虽然崎岖,但路上并没有这许多泥坑啊。” 张飞连忙勒住战马,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间大叫一声:“不好,我们中埋伏了!” 话音未落,忽听两边山坡上传来一阵急促的梆子响。紧跟着从灌木丛中,出现了密密麻麻,身披蓑衣的士卒。这些士卒手持弓箭,朝着山路上便开弓放箭。伴随着如雨箭矢,还不时会有天雷火从山坡上飞落小径。一声声剧烈的爆炸,一团团火光腾起,把张飞的部曲炸的血肉横飞。 张存更是猝不及防,被一枚天雷火炸的血肉模糊…… 张飞连忙拨转马头想要逃走,哪知道才跑出去几步,胯下马便希聿聿一声惨嘶,后蹄陷入泥坑之中。也是张飞骑术精湛,才没有被甩落。可也就是这一个慌张,手中蛇矛出现破绽,一支利箭倏地飞来,正中张飞的胳膊。疼的张飞大叫一声,险些将丈八蛇矛脱手。紧跟着,箭矢如雨飞来。如此密集的箭雨,莫说张飞没有伤,处于巅峰状态时也难以躲过,更不要说他现在人困马乏,马陷泥坑,自己也身上有伤……只眨眼的功夫,张飞连人带马被射成刺猬一般,噗通便栽落马下。
箭雨,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渐渐停下。 山坡上,突然灯火通明,只见吕蒙和徐盛出现在一侧的山坡上,看着山下尸横遍地的小路,两人脸上闪过一抹笑意。 徐盛夺取竟陵,未费吹灰之力。 吕蒙抵达竟陵后,在巡视了郧乡小道时,突然想出一计。 “战场之上,难免有漏网之鱼。 若是普通人也就罢了,战败之后会自行逃走。不过若是张飞陈到之流,却不能不防……我等可以在小径上设下陷坑,而后埋伏于两侧,假作屯兵城内,实则埋伏于小径,引诱叛贼上钩。白天,他们未必敢通行,可若是夜晚通行,便难以觉察道路上的埋伏。你我到时候伏兵尽起,而后以弓矢射杀,必能大获全胜。” 徐盛听了吕蒙这条计策,顿时大喜。 他连连点头,于是和吕蒙一起,埋伏在这里。 “是张飞?” 当徐盛和吕蒙走到小路上,看清楚张飞的尸首时,不由得大吃一惊。 徐盛更忍不住哈哈大笑,“子明,今日能射杀张飞,子明当记首功……凭此獠人头,子明焉不飞黄腾达?” 张飞和刘闯之间的恩怨,徐盛非常清楚。 如今张飞战死这郧乡小径,想必刘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高兴…… +++++++++++++++++++++++++++++++ 正如法正所想,刘备和刘封从枝江逃走后,便打算向夷道撤退。 只是沿途五溪蛮兵横行,他们也只得小心翼翼躲避。在前往夷道的途中,刘备为五溪蛮兵毒箭所伤,昏迷不醒。随后,刘闯和诸葛均。也就是那个葛均合兵一处,攻占夷道,断去刘备逃亡之路。 无奈下,刘封保护着刘备进入深山。 然则入山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刘封等人缺衣少粮,刘备更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以至于昏迷不醒。刚开始的时候,刘封还尽力照拂刘备。可是随着进入十月,气温越来越低,跟随刘封的部曲也越来越少……刘备大势已去。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特别是刘封在一次偶然中。出山探听消息时。得知张飞战死于郧乡,刘磐率领大军自桂阳杀回长沙,更有五溪蛮老王相助,在长沙击溃马良所部之后。便知道刘备即便活过来,也将是无力回天的局面。 他敬重刘备,却不代表他死忠于刘备。 后来,刘封又听说,长沙寇氏满门被捉拿下狱,心里不由得越发焦急。 他虽然拜了刘备做义父,更改了姓氏。可骨子里,刘封还是寇家子弟……他之所以投靠刘备,也是向为寇家谋一个出身。可现在。寇家却因为他的缘故受到牵累,满门上下皆被捉拿,无一幸免。 坐在山洞口,刘封靠着冰凉的石壁,呆呆发愣。 几名亲随蹲在他的身旁。眼睛直勾勾看着刘封,似乎在等待他做出决定。 “公子,有道是无毒不丈夫,难不成你真要为一异姓人,断了寇家满门生路?” 一个亲随,压低声音道:“更何况,公子待他如父,可毕竟不是亲生。他日后若有了子嗣,定不会饶了公子……如此情分,根本算不得真。若公子现在回头,说不得还能谋个前程。” “是啊公子,这种时候,还要尽早决断。 我今日出山时听人说,刘丞相大军已经进入荆州。仅是先锋人马,便十万之众,荆州无人敢再与丞相为敌。就连那西川兵马,得知朝廷大军抵达后,也迅速后退,撤到了巫县驻守。 依我看,刘丞相乃天命之人,前来中兴汉室……那个人虽为汉室宗亲,可残害手足,焉得明主?” 火光照耀下,刘丰的面庞阴晴不定。 良久之后,他猛然长身而起,大步向山洞内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翻腕取出一口短刃,眼中更流露出坚定之色…… +++++++++++++++++++++++++++++++++++++ 时间,不知不觉已到了十月中。 荆南的气候,湿冷无比,令人感到非常不适。 那风不算猛烈,却顺着衣服的缝隙钻进去,顺着毛孔渗入体内。荆州战事,已经告以段落。张飞战死于郧乡小径,刘备逃入虎牙山中,却被刘封所杀,人头更被刘封送至夷道县城。 不过,这刘封倒也是个有骨气的。 他杀了刘备之后,也自刎于山中,只让人带了一封书信给刘闯。 “我辅佐刘备,是我自己的行为,与我家族无关。 丞相是个深明大义的人,一定可以分清楚缘由。今日我杀刘备,非是为我个人前程,而是请丞相放我家人。我自知罪孽深重,也无颜再见世人,唯有自尽,以报答玄德公知遇之恩。” 看罢了书信,刘闯也是感慨万千。 历史上刘封对刘备,一直是忠心耿耿。 只是因为他那义子的身份,惹来太多非议,以至于和关羽等人多有不合。后来关羽败走麦城,向刘封求援,却被刘封拒绝。本来,他大可以似麋芳那样逃到东吴,可他却没有这么选择,而是带兵返回西川,被刘备所杀……这个人,很难说得清楚善恶。说他是恶人,但实际上刘封从未有过背叛刘备的想法。哪怕他现在杀了刘备,也不是为个人,而是为了家族。 刘闯手下刘备的首级,便命人前往长沙,释放刘封家人。 至于刘备的尸首…… 他还是命人予以厚葬。 不管刘闯和刘备有多少恩怨纠葛,可是在前世,刘备始终是他敬佩之人,他也不想去怠慢。 刘备死后,荆州便只剩下在南新市做困兽之斗的关羽和陈到。 刘闯早就让邓芝带关平前去南新市劝降关羽……事实上,关羽和刘备这些年来,一直存有矛盾。两人之间的矛盾,早在十年前徐州的时候便已经存在,只不过刘备圆滑,所以倒也相得益彰。关羽和刘闯之间,并无太多恩怨。他不似张飞,曾经和刘闯发生过诸多冲突。 这已经是刘闯第三次释放关平,也让关羽更加矛盾。 他能够感觉得出来,刘闯对他的确是非常尊敬,可是…… “丞相在我出发之前,丞相曾与我说过,将军非常人也! 大丈夫生于世上,焉不得凭三尺青锋博取功名?将军所降者,非是丞相,而是千万大汉子民。今北疆战事再起,丞相不日将返回洛阳,率部北上,抗击胡虏。将军乃当世英杰,此大丈夫扬威异域之时。丞相命我前来邀请将军一同北上,渴饮匈奴血,饥啖胡虏肉,不亦快哉?” 这一番话,直击中了关羽心中最为柔软的地方。 哪怕是一旁静坐不语的陈到,眼中也是异彩连闪,久久说不出话来。 邓芝见状,连忙又道:“将军豪杰,何以只会内斗? 若我汉人齐心协力,何愁大汉不得千秋万载?关将军、陈将军,此大丈夫建功立业之时。今丞相在洛阳修建凌烟阁,欲将有功于我大汉之豪杰,留名阁中,也是两位将军建功之机。” 不管怎样,刘备已经死了! 逝者已矣,生者还需谋划将来…… 关羽丹凤眼微合,沉思良久之后,突然转过头向陈到看去,“叔至,你以为丞相所言,若何?”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