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九月三十日(完)

作者榴弹怕水 全文字数 10443字
刚刚参加完电影庆功典礼,还是一身正装的金钟铭低头缓步爬上了老旧大楼的水泥楼梯,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走廊长椅上的李秀满,他放缓脚步,看了一眼对方,然后冷静的走了过去。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前辈节哀顺变。” “坐吧。”李秀满拍了下旁边的空位,并未多言。 而金钟铭也就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坐下去后他深呼吸了几次却一直没有开口。 “莫非是想问我要根烟?”李秀满忍不住半嘲式的问道。 金钟铭赶紧摇头:“没那毛病,就是赶得比较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不过,不管如何,毛毛的事情我还是很抱歉,这一次确实是她做的过了头,道理不在她这边。” “你知道就好。”李秀满不以为意的点了下头。“反应挺快。” “但是我得强调一点,”金钟铭继续说道。“这丫头只是蠢,不是坏,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恶劣……现在您教育了她,而我也会在经济利益上给贵公司还有允儿她们做出一个交代的。” 李秀满奇怪的看了对方一眼,但并未说话。 “投票快结束了吧?”金钟铭忽然昂头看了眼走廊远端的会议室。 “你知道里面在投票?”李秀满终于来了点兴趣。 “听说了。”金钟铭坦诚答道。“来的路上有人告诉我了。” “也好,”李秀满蹙着眉点了点头。“我就不问是谁给你通风报信了,意料之中不说,也省的我再跟你解释什么了。” 金钟铭不置可否。 “这次电影筹钱捞船的事情也算是功成名就了吧?”李秀满继续说道。“再搞定服役这件事情,等出来以后莫不是要选总统?” “我才不进这个大坑呢!”金钟铭连连摇头,倒也坦诚。“韩国政坛是这么好混的?不如胸无大志当个难得好名声的财阀,在韩国这一亩三分地上享受生活……服役期间,我一定会好好想想我的婚礼,想想将来的生活,也不枉这一辈子了。” 李秀满眯了眯眼睛:“你倒是惬意。” “力不能及的事情,何必要想它呢?”金钟铭反问道。 “你也有力不能及的事情?”李秀满的兴致似乎更高了。 “当然。”金钟铭平静的瞥了一眼远处的会议室。“这场投票不就是一件我力不能及的事情吗?” 李秀满当即失笑。 “其实来的路上我就想,”金钟铭陪着对方笑了一声。“所谓贵公司拒绝和西卡签约到底有什么意义?整团离开又如何?讲实话,以我现在的能耐,一根手指头就能摁倒贵公司,甚至讲句不尊重的话,就算是把您这个会长撸下来取而代之也无妨,无外乎是要跟文顾问那里多交代一下而已……” 李秀满继续满不在乎地笑了一下。 “可既然如此的话,前辈你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看着对方的反应,金钟铭忍不住摇头苦笑着一下。“前辈突逢大变,对周围某些人与事心怀怨怼,这我理解,甚至同情;权在你手、理在你方,我也不是不懂,甚至还颇为赞赏。可我也知道,前辈你无论如何也不是个做无用功的人,所以,这件事情的关键一定不在于离队……后来仔细一想,这才反应过来,前辈的目的似乎不在于最终结果,而在于投票本身。” 李秀满依旧不言,但金钟铭已经正色了起来:“细细想来,只要投票有所分歧,那结果无论如何,恐怕毛毛和那八人,那八人自己内部,都会有所嫌隙。一票去也好,五票去也好,八票去也好,毛毛终究难以继续在团队中自处。就算是八票都留,整团团结一致的离开,那又如何呢?因为自己的无知和贪婪让团队失去了组合名字和这么多年一起努力的成果,毛毛就真能在队伍里呆的下去?甚至说我现在闯进去,把已经投的票给烧了,再倒杯水咽下去,那她们自己有人投了有人没投,相互之间难道就不是个问题了?而且闯进去,算不算是信不过她们?” “你想太多了。” “或许吧?不过前辈不就是想让我多想吗?” “哼!” “前辈……” “哎!” “这一次,是毛毛真把你惹毛了,还是对我有怨气呢?” “都有吧!”李秀满皱起眉头答道。“郑秀妍贪婪过度和我人老固执想坚守一下企业原则算是个本质原因,而今天心情不好还有这些年被你压出了怨气算是个诱因……挺不容易按下去的那种诱因。反正,挺复杂的吧!” “都一样的。”金钟铭信服的点点头。“这就像咱们那位总统,一直搞不掂经济,也无法妥善处理财阀结构社会下阶级矛盾,所以世越号一出来立即朝野沸腾,绝对地位马上就被动摇了……不说这个了,毛毛在哪儿?” “在后门小院子里坐着呢,哭哭啼啼的,我让一个助理跟着的……哦,还带着一条狗,叫贝克的那个满身白毛的。” 金钟铭当即点了一下头:“那就好。” “你想说什么?”李秀满再度好奇了起来。“我是真想知道你准备怎么做……” “我……想和前辈赌一把。”金钟铭低声道。 “我为什么要跟你赌?”李秀满不以为然的反问道。 “因为我的赌局很公平。”金钟铭毫不犹豫地答道。“这个局面对我和毛毛来讲并不是一个十死无生的局面,我觉得前辈既然能坐在这里等我,那就还是有一丝顾忌和理性的……” “你也知道一丝而已。”李秀满嗤笑道。“九死一生?” “这就足够了。”金钟铭平静的答道。“所以我才说赌局是公平的……前辈,我们来赌投票结果吧!” 李秀满微微一怔,俨然是来了兴趣:“怎么个赌法?” “我猜一个结果,”金钟铭认真解释道。“只猜一个结果,九分之一概率,赢了,前辈帮我个小忙……” “我大概知道你要赌哪个结果了,也知道你要我帮什么小忙了。”李秀满陡然一乐。“而且你说的也在理,这赌局从概率角度来说确实公平。可是钟铭,咱们丑话说前头,如果真要赌的话,我要是赢了,这个彩头可也是不低的……” “前辈请说。” “那个禹炳宇……” “罚了贵公司一大笔钱的那位?” “哎,听说在青瓦台势力很大,而且还有检查厅的深厚背景?” “没错,而且以后恐怕还会更大,因为金淇春一走,总统在司法方面大概是不得不多依仗于他了。” “能给撸下来吗,就好像咱们那位前辈金淇春?”李秀满眯起眼睛问道。 “不难,但需要时间。”金钟铭蹙眉道。“我这都要去服役了。” “我也不是刻意刁难,服役回来能拿下吗?” “没问题。”金钟铭眼皮都没眨一下。 “那就赌一把吧!”李秀满似笑非笑道。 “那就赌一把。”金钟铭也眯起了眼睛。 说完,两人都不在言语,而是并肩坐在那里,静静等着结果出炉。 两人并没有等太久,金英敏就推开会议室大门走了出来,手里还莫名其妙的端着一个果盘。走近了才发现,原来盘子里竟然放着八个折叠好的字条。 “怎么回事?”李秀满不解的问道。 “她们不敢现场拆。”金英敏的回复倒也干脆。 “正好。”金钟铭轻笑了一声。“拿过来我们现场拆,也算是当面揭晓胜负了。” 金英敏随即将盘子递了过来。 “说的对。”李秀满不以为意的跟着点了下头。“开赌嘛,正该如此。” 金钟铭接过盘子,放在了两人之间的长椅空隙上,然后直接捻起了其中一个叠的很紧的纸团,刚要打开,却又忍不住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金英敏: “金社长……” “嗯?” “她们投票时相互有过沟通吗?”金钟铭好奇的问道。 此言一出,李秀满也饶有兴致的看向了金英敏。 “没有。”金英敏几乎是立即就给出了答案。“投票时的气氛很僵硬,连说话的都没有,现在会议室里都还闷坐着呢!” “哦。”金钟铭点点头不再理会对方,而是扭头看向了李秀满。“李会长怎么看,你认得她们字迹吗?” “怎么可能?”李秀满嗤之以鼻。“莫非你认得?” “我当然也不认得。”金钟铭哂笑道。“就算是熟人,也没有学小孩子递纸条的必要吧?所以说,这样更好,拆开以后看起来没压力……” 话音刚落,金钟铭就已经将那张纸条给打开了,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娟秀的‘留’字。 “开门红啊!”金钟铭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却也是难得轻松了一下。 不过,就在他准备将打开的纸条放回去,然后打开第二个时,一旁的李秀满却忽然伸手接了过去,并仔细端详了起来。 “前辈不是说不认得字迹吗?”金钟铭颇为无语。 “认不认得又有何妨呢?”李秀满不以为然的反问道。“反正按照钟铭你所追求的,每个人都应该是‘留’,不是‘留’就没有了意义……所以,我倒是挺好奇你的想法,这第一个‘留’你觉得应该是谁写的?” 金钟铭接回了那张纸条,打量良久才给出一个猜测:“忙内吧?” “怎么说?” “忙内是个认真的孩子。”金钟铭看着纸条道。“虽然脑子比较笨,但是性格很硬气的,一旦认定的话就不会再多想……” “这倒是实话。”李秀满若有所思道。“徐贤是个认真的孩子,蛞蝓嘛。不过,她虽然可能是第一个做出决定的,却又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支持郑秀妍呢?就因为你叫她蛞蝓吗?” “不行吗?”金钟铭反问道。“又或者说是不够?不够的话,她会不会又想起来上小时候坐在毛毛腿上听课的事情?两者加一块总行吧?” 李秀满不再言语,而是直接捻起第二个纸条交给了金钟铭。 “还是‘留’。”金钟铭这次打开的非常干脆。 “那你觉得第二个下定决心的是谁呢?”李秀满盯着字条上的字迹蹙眉问道。 “sunny?”金钟铭的答复依旧干脆。 “我想也是。”李秀满缓缓的点了下头。“sunny和西卡关系不错的,听说还打过架,跟你……也挺好的。” “我不否认。”金钟铭失笑道。“而且作为前辈你的侄女,我觉得她这个时候反而没了压力,不像之前,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自处。” “这是大实话……下一个?” “那就下一个。” “你来拆我来拆?” “前辈随意。” 李秀满也不推辞,直接打开了另一个纸条,但赫然还是一个‘留’,不过他倒也没有什么失望的意思: “孝渊?” “前辈为什么这么笃定?”这次轮到金钟铭发问了。 “孝渊的舞蹈培训学校不是靠你的帮忙才开下去的吗?”李秀满无奈答道。“韩胜浩去帮孝渊打理的时候根本没做什么遮掩,直接告诉所有人就是你打的招呼……一方面是感激,另一方面是现实,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就算是没这件事情她也应该一直挺感激你的。” “感激我什么?”金钟铭苦笑道。“说实话,我没把握的人不多,孝渊是一个,感觉一直挺忽视她的。” “其他人更忽视。”李秀满冷静的答道。“所以我才说她一直挺感激你的。” 这次轮到金钟铭默然了。 “第四张了。”李秀满摇摇头,直接捻起了又一张纸条。 “允儿。”这一次,不等纸条打开金钟铭就给出了一个名字。 “这我就有点不同意见了。”李秀满摇摇头,暂时收起了那张字条。“如果是照着留来判断的话,那你喊的难道不该是侑莉吗?” “那就加上侑莉。”金钟铭不以为然的应了一声,然后也伸手拿起了又一张纸条。 “你倒是信心十足。”李秀满依旧连连摇头。“侑莉我懂,你一直这么照顾她。她这个人,性格缺陷那么严重,心气却挺高,好不容易给她点机会做的也不赖却又始终坚持不下去,反而是你愿意……” “没这么多话。”金钟铭不以为然道。“熟就是熟,关系好就是关系好,不说别的,她现在还住在我家对门呢,今天投了‘去’的话,将来怎么好意思跟毛毛一起出门遛狗?” “这倒是让人无话可说。”李秀满怔了一下,旋即摇头。“今天心情不好,脑子也有些糊涂了……但是允儿怎么说呢,你就这么信任她?她可是我们公司最看重也是投入资源最多的一个人,公司不仅把她看做是少女时代的门面,也基本上当成了整个公司的门面,而且她本人也是个拎得清楚的人……说到底,公司未曾亏待她的。” “我虽然天天黑她,说她演技差、胸口平,却也没有亏待过她。”金钟铭毫不示弱的答道。“我之所以直接说她的名字,也是因为她这人拎得清……或许她的确挺为难的,可是又或许她也是第一个想到我会用什么方式处理这件事的人。以她的聪明,说不定也是想赌一把,寄希望于我能妥善解决这件事情。” “寄希望于你的能耐吗?”李秀满幽幽叹了口气。“或许还寄希望于我的一时心软,她知道我不会放弃她的,这倒也说的过去……一起打开看看吧?” 金钟铭微微颔首,两人随即各自打开了各自手中的纸条……果然是两个‘留’字。 李秀满颇为无奈的闭上了眼睛,良久方才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五票了!” “是五票了!”金钟铭微微蹙眉道。“下面还有三票。” “有这个结果你应该足以自傲了。”李秀满也跟着皱起了眉。“还真指望八票吗?” “为什么不能指望?”金钟铭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随便你好了。”李秀满百无聊赖的答道,然后顺势拿起了又一张纸条。“第六个我替你说……帕尼?”
“或许吧。”金钟铭随意的点了下头。“也应该是她。” “帕尼和你勉强说的上话,但她和你家毛毛关系恐怕很不好。”李秀满认真提醒道。“两人不是一路的,这次恐怕怨气更甚。” “是,但恐怕也跟贵公司没什么深入感情,实际上她对这边的事业心一直很淡。。” “所以我说了她的名字。”李秀满嘴角戏谑的翘了一下。“说不定她想了半天,最后是扔硬币扔出来一个‘留’呢?” “她是加州人。”金钟铭眯起眼睛看向对方。“说不定她的美分硬币会给我个面子呢?” 李秀满不再言语,而是直接直接打开了纸条,赫然是第六个‘留’字……这让原本还挺坦然的李会长有些躁动了起来,他很明显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往后挪了一点,给果盘留出了更大的空间。 “看来我挺走运的。”金钟铭一边说一边也抓起了一个纸条。“这个是秀英?” 李秀满当即失笑:“想多了吧?秀英和郑秀妍,还有你甚至都能算是青梅竹马了,抛开这件事情,我也会觉得她九成九会选择‘留’,可这件事情她人却是在局里的,而且还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我不信认真起来的你不知道这些。” “我当然知道。”金钟铭从容答道。“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想的阴暗一些,她当然会迫不及待的想把毛毛踢出去,以证清白。可是,如果抱着一丝愧疚或者拯救心态,说不定人家还想让毛毛留下来,求个心安呢?而且再说了,这件事情她做的确实有些不光彩,但一个出主意的难道还能比我家毛毛这个做事的更坑吗?真有这么大的心理负担?” “人心的事情可不好说。”李秀满对此嗤之以鼻。 “确实不好说。”金钟铭闻言停住了正要打开纸条的动作,转而叹了口气。“就好像今天上午的电影庆功仪式……所有人都在作秀,我也在表演,大家背后是一种**裸的利益媾和,求名求利而已。但是等我得到这边消息,急匆匆的退场赶过来的时候,却被一个人给追了出来……” “谁?” “一个事故失踪者家属。” “……” “看到我要提前退场,专门追出来的,非要给我鞠个躬。”金钟铭瞥了一眼对方道。“我当时就挺惭愧的,然后也挺自豪的。” “……” “所以说人心这种东西确实复杂,连我这种在名利之间乱倒腾的人竟然都能一时惭愧,又何谈揣测他人呢?” 李秀满依旧不言。 “或许秀英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小时候和毛毛一起对侑莉搞恶作剧的事情,然后现在正在会议室里趴那儿哭呢……您说是不是?” “你说什么梦?”李秀满仿佛刚刚回过神来一样。 “无所谓了。”金钟铭摇头道。“我信她就是!” 话音刚落,第七个‘留’字赫然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看来唯心主义有时候还是有用的。”金钟铭失笑道。 李秀满连连摇头,不知道是对对方的话不以为然,还是对结果不满,又或者是单纯的内心不安。 “最后一个了。”金钟铭伸手指向了最后一个尚未打开的字条。 “我来。”李秀满猛的夺走了最后一个纸条。“最后一个是泰妍的,我就不信了……” “最后一个未必是泰妍的吧?”金钟铭挑了下眉毛道。“咱们就是一个说法,说不定第一个就是泰妍的呢,这张是小贤的也有可能。” 李秀满抬头瞥了一眼对方:“事到如今,不是也是了。” 金钟铭微微一怔:“这倒也是……那就打开看看吧。” 李秀满捻开了一个纸角,但旋即又按了下去:“我不是说泰妍会想撵走你家毛毛,但她没有任何理由会选择背弃公司。” “是啊,”金钟铭信服点点头。“其实泰妍只想安安静静或者快快乐乐的唱歌,她没有任何理由离开贵公司。” “所以这一张一定是去!”李秀满有些烦躁的接道。 “那就开啊!”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催促道。 李秀满欲言又止,然后直接打开了最后一张纸条,并随即愕然……无他,这最后一张纸条上赫然也是一个‘留’字。 “我赢了。”金钟铭冷静的提醒道。 “我知道。”李秀满的手有些抖,他一边将那盘纸条推过去一边略显颓丧的开了口道。“给我五百亿,少女时代的所有一切都是你的……” 金钟铭默然不言。 “觉得自己赢了,所以对价格不满意?”李秀满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你缺这点钱吗?你现在的移动支付银行都快要逆天了!” “不是。”金钟铭摇头道。“我是觉得前辈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的赌注从来不是要你把少时商标、作品什么的卖给我。” “那你要什么?” “我想要s.m公司重新接受这个组合。”说着,金钟铭又将那盘纸条推回到了对方身边。 李秀满紧锁眉头,旋即凛然:“你是用这个理由说服泰妍的?” “她或许是自己猜到的,或许是心有灵犀……”金钟铭摇头道。“不管您信不信,我上次和她们八个中的一个接触,还是一个多月前。” “我不信!”李秀满当即冷笑道。“不然你告诉我,是谁跟你通风报信,把今天这些事情报告给你的?我知道韩常务和韩胜浩跟你有往来,所以专门让人看住了他们,结果你还是知道的那么清楚,肯定是八个人中有人跟你……” “是金英敏社长。”金钟铭忽然打断了对方。 李秀满闻言愈发不可思议了起来。 “金社长害怕事情会不可收拾,”金钟铭迎着对方的目光坦然解释道。“到时候会让贵公司遭受到我的报复,他很理性,尤其是我还答应他会把我家毛毛的那家个公司给砸了……” “从ceo的角度来说,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李秀满有些颓然了起来。“所以不现场拆封而是端到我们面前自然就是你的要求了,你想跟我赌一把……” “我赢了。”金钟铭再度打断了对方。 “但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都是留?允儿、帕尼、秀英、泰妍……” “我没作弊。”金钟铭又一次打断了对方。“你可以现在去问问,八个人就在那头的会议室里,当然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我也没说你作弊,你还不至于这么没品……我只是不理解。” “前辈!”金钟铭终于彻底不耐烦了,这一声喊直接盖过了整个走廊,不少s.m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探头探脑了起来。 金钟铭瞪了几眼这些人,等到走廊再次安静下来以后才继续正色说道:“前辈,你太小看我了。” “我没有小看过你,”李秀满完全拒绝这种评价。“我对你的能量一清二楚。” “前辈你看看我。”金钟鸣一声冷笑,然后伸手指向了自己。“我是一个人。” 重音咬在了最后一个字上。 “我知道。” “一个人,活了二十多年,不是仅仅是只有资产和社会地位的,他还有一些基本的,每个人都有的特质……前辈,你也会因为妻子的离世而崩溃,凭什么别人就不能感性?” “……” “会议室里的那八个人,最少的我也认识近十年了。这十年,我不说尽心尽力,但交往中也算是没有什么疏漏吧?既然如此,十年时间,石头都该捂热了,小鸡都能孵出来几百窝了吧?一开始我和她们算是朋友,时间长了我算是个兄长,抛开咱们之前的那些讨论,这种时候选择信任一下自己的兄长又怎么样呢?兄长和老师,这选择很难吗?再说了,我又没让她们牺牲什么,仅仅是要一点信任而已……不行吗?” 李秀满依旧不言语。 “所以说前辈,你太小瞧我了。”金钟铭板着脸继续说道。“没有我,你可以拿这个手段让郑秀妍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教训,可是既然有我……你还用这种法子,分明就是看不起我!我这十年对她们的坦诚以待就摆在这里,拿这个当依仗,我要是还输了,那才叫天理不容呢!真要还是那个结果……我岂不是白活这十年了?” 李秀满依旧不说话。 “不说这些了。”金钟铭深呼了一口气,却是将果盘再度往对方那边推了下。“现在的问题是,我已经赢了,前辈愿赌服输吗?” 李秀满终于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接过果盘……可是他马上又在金钟铭的注目礼下将果盘再度推了过来。 金钟铭一阵头眩。 “别误会。”李秀满摇头道。“既然你又把人送了回来,考虑到公司和她们以后得相处,那这盘纸条就没必要打开了。” 金钟铭稍一思索,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只见他微微一点头,却是直接回头喊了一声:“金社长,还在吗?在的话麻烦拿个打火机和杯子来。” 半分钟后,金英敏果然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然后,在这二人的注目下,金钟铭开始烧那些纸条,快烧到手了就直接放在杯子里,如是再八! “麻烦金社长早跑一趟。”金钟铭端起那个满是纸灰的杯子。“帮我冲杯咖啡来,我来得太急,没吃午饭。” “用这个杯子?”金英敏接过杯子,颇有些无奈。 “就这个。”金钟铭点头道。“加料不加价……拜托了。” 金英敏转身就走,一时间,走廊中又只剩下两人。 “我得谢谢你。”李秀满忽然开口道。 “谢我什么?”金钟铭茫然不解。“谢谢我制止了前辈脑子发昏时的昏招?” “我不后悔这个,我愿意接受你的方案只是愿赌服输而已。”李秀满低头捂住了面部。“我只是忽然想起来,我家那位前几天快不行的时候,我陪她说话,说到了以前一起去看电影的事情,而我们两人最近一起看的一场电影,竟然是你拍的……我是不是该学那个失踪者家属,给你鞠个躬?” “……” “咖啡来了。”就在此时,行动利索的金英敏已经回来了。 “多谢。”金钟铭起身接过了咖啡。“我去后门找毛毛。” “我去跟那八个人知会一声。”李秀满也勉力站起身来。 “前辈。”刚走了两步,金钟铭忽然又回过头来。“追悼会什么时候开始?” “三天后,不过我马上就得回医院……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实在是太任性了。” “节哀。”金钟铭低头微微一鞠躬,然后回身拍了下金英敏的肩膀。 这是要自己照看着对方的意思,金英敏当然明白,于是他立即会意的点了下头。 金钟铭端着加料不加价的咖啡转身离去。 s.m公司旧楼后门,因为大部分工作人员迁往新大楼的缘故,这里做了适当的清理,不少临近的商家也因为失去市场等缘故选择了迁离……这其中就包括紧挨着后门的那家中餐馆。 而这些变动,使得后门这里宽绰了不少,甚至隐约有点小院落的味道,而郑秀妍大小姐就坐在小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下的塑料座椅上……虽然眼睛还红红的,但却早就不哭了。 至于贝克,则蹲坐在她的脚边。 当然,除了一人一狗之外,一位女助理、两位安保也在,不过在看到金钟铭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喝着咖啡从旧楼里走出来以后,这几位还是赶紧归位了。 贝克和西卡几乎是一起回头,并看到了来人。然后,一人一狗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金钟铭一步步走过来……那眼神简直一模一样,不知道是西卡的眼神像是一条好久没看到主人的大狗,还是贝克的眼神极富人性化。 金钟铭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抹了下嘴,直接端着黑乎乎的空杯子朝这边走了过来,来到一人一狗身前以后就势低下头放下了杯子,然后摸了下贝克的狗头,再然后看都不看郑大小姐一眼就直接走了……当然,从头到尾更是一句话都没讲。 贝克理所当然的摇摇尾巴跟了上去。 郑秀妍有些心慌,她想问些什么,又想喊些什么……却又觉得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该问什么喊什么。 就这样,一人一狗以一种正常的步伐往前走去,西卡在恐慌之余总觉得这幅情形在哪里见到过一样。后门的安保犹豫了一下,依然老老实实的帮忙打开了后门上的小门。 而就在金钟铭带着贝克快走到门前的时候,西卡终于支撑不住,今天第二次哭出了声: “伍德,e back!” 金钟铭置若罔闻,依旧往前走了两步来到门前,但一直在他腿边撒欢的贝克闻言却停住了脚步,然后伸着舌头转身朝着女主人的方位跑了过去。 金钟铭停下脚步,看着这只贝克重复着前一只贝克的行为……那几乎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贝克似乎依旧是贝克,自己似乎依旧是自己,郑秀妍也似乎依旧是郑秀妍。 不同的是,上一次,他直接头也没回的选择离开,而这一次,他可以选择跟着贝克一起回头……人活在世上,奋斗来奋斗去,不就是希望在面对着自己的家人、朋友时可以显得更伟岸一点吗? 一念至此,金钟铭转过身来,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全书完 ps:书的成绩不好,完本感言什么的似乎不需要,而且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结尾是很早前就想好的。 确实有些仓促,但已经足够了。 多谢大家两年时间的陪伴。 新书应该会有的,过完年吧,体裁未定…… 是不是可以求个订阅? 莫名流眼泪了,不知道是刮风还是真动感情了。 只能说……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祝大家新年愉快!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