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黑道大学生 159 作者狼迹 全文字数 2604字
王明闻听回过身去,但见面前不远处站定一名中年男子,上中等身材四十左右岁的年纪,赤红的面颊上印刻着一道深深地刀疤,使之看上去颇具几分邪气,抹子眉之下一双眯缝眼,从中流露出得皆是敌意,或许出来过于匆忙的因素,此刻其身上仅半披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前胸处三颗细小的黑痔均尽收眼底,王明打量其半晌点了点头,冷笑道:“冯永善,见你一面可真花费了我们不少的力气。” 冯永善丝毫不将王明放在眼里,瞥了其一眼后不予答话,扭过头来将目光集中到我地身上:“这位姓赵的朋友,本人与你之间素无冤仇,阁下为何无端发难于我,又为何伤及我手下如此多的兄弟?”“冯永善,你?”见对方这般轻蔑自己,王明心中不由充满了怒气,咬牙切齿凝视着他,大有一举将其吞噬之意。 “不得对冯前辈无礼。”我走上前去扯了扯王明的衣襟,同时接过冯永善的话题,当然,此刻打出的依然是赵龙的名义:“冯前辈,我赵龙今日这般做实属迫不得已,受天堂会所迫,我飞云堂现下在松江已丧失了基本的立足之地,为本帮派今后发展考虑,本人无奈之下才不得不出此下举。”冯永善虽对赵龙的名头及其事迹有所获悉,但先前却未与之谋面,自然无法辩明真伪,为此对我所冒身份不加猜疑,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阁下不敢与天堂会分庭抗礼,从而率众窜至天江打我一线堂的主意,但本人在帮中不过是一泛泛之辈,你专程将矛头针对于我又有何意?” “泛泛之辈?”我摇头笑道:“冯前辈不必如此贬低自己,您在帮中德高望重,虽名义上为蒋于峰下属,但帮派实权却掌握在您一人手里,至于前者对您来说不过是一傀儡而已。”此话并非完全虚词,冯永善跟随蒋于峰后东拼西打,呕心沥血,为其江山发展立下了不朽的功绩,此外为人处事一向严谨,为此博得前者的信赖,赋予其帮内极高的权力,尤其近年来蒋于峰身体状况愈下,将帮中大部分事宜交于冯永善代为料理,因此将其视做‘二号帮主’也不为虚,但这仅限于一线堂内部中的秘密,如不泄露决计不会被外人获悉,冯永善低头沉默了片刻,冷冷言道:“看来庞娟已将一线堂一切详情尽数告知于你了。” “冯前辈果真精明。”我含笑望了一眼身侧不远处的庞娟:“此次行动本人可谓处心积虑,先行在红风宾馆将那蒋于峰算计,而后天江大学劫持庞娟,从其口中探清到一线堂内部具体的底细,不过铲除掉冯前辈您后,嘿嘿,那么往下也该轮到她们父女了。”此话实则另有用意,主要有意说给冯永善手下那些残余,想必释放他们不久后定然将此泄露出去,这样一来正好迎合了我的本意,一方面既保全了庞国栋日后在帮内的声誉,同时另一方面也达到了栽赃嫁祸的目的,让世人更加坚信蒋于峰,段天鹏及其等下的冯永善皆命丧在赵龙的手里,而自己则隐藏于幕后与庞国栋之间暗中协作,从而捞取到属于双方各自的利益。 庞娟心机何等地缜密,自然熟知我此举真正的用意,为防引起对方人众对自己的怀疑,当下随机应变,逢场作戏厉声呵斥道:“姓赵的,你为何不守信义,我庞娟即使化成厉鬼也决不会放过你!”随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冯永善哭诉道:“冯伯伯,是晚辈最终出卖了你,可那赵龙无耻之极,竟拿腋感悦捌湫∨陨砬灏紫嘁彝虬阄弈沃虏挪坏貌凰炒铀猓赡脑搿俊?br/。
“不必说了,庞娟这并不能怪你。”庞娟精湛的演技使得冯永善对此深信不疑,挥手打断其的言语后一双眯缝眼怒视着我:“赵龙,不曾想我们偌大的一线堂竟尽数毁在你的手里,不过奉劝你不要得意忘形,铲除蒋帮主及其我等容易,但日后势必招致天江各个帮派对此的非议,如若它们联合起来同仇敌忾,哼哼,到那时荡平你们飞云堂我看不费吹灰之力!”冯永善此言恰巧切中要害,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我与庞娟早已在暗中达成了默契,将其铲除之后协助庞国栋夺取一线堂最高的权力,自己则与之相互协作,这样一来比采用强硬手段更为有利,于是冷冷笑道:“冯前辈不必为在下今后忧虑,考虑一下自己此刻处境才为正题。” 冯永善傲然道:“本人今日落在你的手中唯有一死而已,不过赵龙你但凡有半点良知的话,请你放过庞娟及其我手下那些兄弟,尤其那后者乃一女流,你无端加害于她又有何意?”冯永善即使不说我也有意放过那些残余,但至于庞娟却决计不能放其回去,并且时刻要她与我相伴,行影不离,只有如此才能更加有效牵制住庞国栋,使之一心一意为己效力。于是摇了摇头道:“我可以网开一面放过冯前辈手下那些兄弟,而庞娟则却不行,她身为庞国栋膝下独生爱女,是我此次行动中关键一步棋,只有利用她才能引诱庞国栋,从而进一步达到自己的目的,为此晚辈实难从命,不得不违背您意了。” “赵龙,你好毒的心计!”冯永善含恨点了点头,随后两眼望向一侧的庞娟,此刻后者依旧在演戏,在桥南二雄故意挟持之下不住地哭泣,愤然之余只得叹道:“我冯永善死不足惜,只可叹庞娟你竟如此的命苦,正值妙龄却将要命丧在赵龙那厮的手里!”庞娟蘸了蘸泪水:“冯伯伯,是晚辈对不起你,如若不是我一时糊涂中了小人的奸计,也决不会害得您沦落至如此的境地。”冯永善摆了摆手:“罢了,罢了,或许这便应了人们所说的天意!” “冯前辈,本人已经遵从贵意释放了您手下那些兄弟,往下为了顾全大局也只得委屈于您了。”待对方残余人众消失在眼底后,我随即回过身去朝一侧的王明挥手示意,后者领命大步走到冯永善的切近,拎枪凝视着其冷笑道:“冯永善,纵使你为人再过缜密,今世都将注定命丧在我王明的手里!” “王明?”冯永善听罢浑身一震,睁大两眼瞧向对方:“难道你们……?” “不错,冯永善你中计了。”王明嘿嘿笑道:“不过在你将死之即,我大可将一切实情告知于你,我们真实身份乃松江天堂会郑波郑三爷属下,此次来至天江打得则是飞云堂及其赵龙的名义,这般做目的就是为了有效地隐蔽自己,以防引起这里诸多帮派的非议,至于庞娟嘛?她早已与我们成为一家人,铲除你就是出于她的主意!” 冯永善翻然醒悟,盛怒之下抛开王明怒视着庞娟:“庞娟,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想我平时待你一向不薄,你为何如此处心积虑算计于我,你究竟有哪一点与我过意不去!” 庞娟心下埋怨王明之余,上前一步冷笑道:“冯伯伯,晚辈这般做实属迫不得已,论起威望您在帮内可谓无人比及,如若不铲除了您,家父又如何能登上帮主之位,享有一线堂最高的权力?为此也只得抛弃江湖上的信义出此下举了。”说罢背过双手望向冯永善,秀眼之中尽现杀意。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