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7 薛宝钗(下)

红楼夜话 7 作者夜雨惊荷 全文字数 2796字
(很抱歉,最近一只没有更新番外,今天赶紧补上。最后只有贾宝玉和致远哥哥的番外,红楼夜话就彻底结束了,谢谢大家支持) 当年的姊妹处境最悲惨的就是史湘云,薛宝钗一想起来就觉得可笑,堂堂公府小姐,身份远胜于自己,怎么就想出了离家出走这种烂主意。八成都是贾母那老虔婆活着的时候惯出史湘云一身坏毛病。 要是史湘云云英未嫁,出走也罢了,史家大不了对外宣称那一房的独女夭折,可偏偏是在史湘云成了人家的儿媳之后,不堪忍受夫家落败,嫌贫爱富才抛夫远遁。史家那会儿自顾不暇,谁还有精力搭理史湘云。 薛宝钗现在回想起来,人生中做了两件错事,其一是对林黛玉使了坏心眼儿,其二,就是当年百无聊赖之下,收留了史湘云那个丧门星。 姨母说的半点没错,贾家就是犯小人,沾上了就摆脱不下,可姨母有一点弄错了,小人不是林家黛玉,而是史湘云。她不但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更毁掉了儿子一辈子的前程。 那日荀家来做客,林黛玉带着小儿子茂哥儿来见王妃。 薛宝钗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叫茂哥儿的孩子长得多机灵,一点也不像平南侯荀晟睿,更不似林黛玉,倒和薛宝钗心底的表哥极为神似。那样的眉眼,那样的唇角,活脱脱就是年幼时候的林致远。 茂哥儿,茂哥儿......和她的远哥儿一样,像亲兄弟似的。 薛宝钗一直都将林致远放在心底,从未忘怀过,要不然也不会背着王爷偷偷给还没出生的孩儿起了远哥儿这样的小名。夜深人静,王爷不知宿在哪具温柔身上的时候,薛宝钗就轻轻抚摸着大肚子,轻声唤里面的孩儿。 薛宝钗不止一次的梦见,腹中胎儿就是林家表哥的血脉,而数年之后,当林家登峰造极,表哥位极人臣的时候,这种执念越深。 小包子似的茂哥儿就那样抱个球站在自己面前,谁能想到......史湘云丧心病狂,拔下了银簪暴起就要插向茂哥儿。可叫薛宝钗更加料想不到的是,她的远哥儿会下意识的挡在茂哥儿身前。 薛宝钗只觉得当时眼睛一黑,险些坠入深渊。 大夫怎么说的?刺中了水突穴?今后不能像个健全人一般说话? 不可能!她的远哥儿一岁便能说话,三岁便可作诗,五岁习武,王爷视为珍宝,早早就封了远哥儿做世子。薛宝钗年老色衰,比不得年轻的小妾们,可那些妖妇们每每见了自己,不都是老老实实的请安,为何?不就因为她是世子生母的原因? 后来...... 她日夜跪在观自在面前,诚心诚意的认错,把自己当年的恶行都说了出来,镯资叫二管家去金陵给父亲修坟,为当年的那个帐房立碑,给她曾经间接伤害的佃户们贴补,到法华寺里添香油钱...... 凡是薛宝钗能做的,她都尽心去弥补,可终了,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儿子一句话十个字,竟需要断断续续三四次才能说全。薛宝钗怎么能忘记当时王爷满眼的失望,又怎么会忽略王妃冷如冰霜的嘴脸,她更不会忘记李侧妃幸灾乐祸的样子。 薛宝钗提心吊胆,一面要忍着被远哥儿厌恶去照顾他,一面要在王妃那里赔小心,又要每日去王爷的书房探听消息。 史湘云那贱妇,害的她儿落到如此田地,自己怎么饶她? 王爷胆小,只打了史湘云二十板子,然后将人扭送到了大理寺,可她不同,她要史湘云偿命。用史家所有人来偿命,那些已经颠沛流离的,那些苟延残喘的,还有那些混迹于市坊间旁支......她薛宝钗都不会放过。 她尽最大的努力去照顾病中的儿子,尽最大的努力不叫王爷撤销世子的封号,尽最大的努力提防王府里其他的子嗣。 她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都是为了远哥儿!可远哥儿呢?丝毫不领情,反将自己当作仇敌一样。凭什么王妃三言两语就能笼络住她的远哥儿,凭什么在王妃抛弃了远哥儿,都不来看他一眼的时候,远哥儿还是一厢情愿的以为只有王妃是母亲!
多年以后,当薛宝钗再想起当年的那一段岁月时,她只觉得像是一场梦。不愿意醒来。远哥儿被王爷请旨撤销了世子的封号,任凭自己怎么哭,怎么闹,王爷都冷冷的看着自己。全然不顾在东南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彻夜不眠照顾他的,全然不去想远哥儿出生的时候,他是多么的高兴。远哥儿第一次学会叫父亲,王爷是多么的开心。 她的远哥儿......不吃不喝整三天,铁打的身子也难扛下去,直到,直到林致远的到来。 细想想,她有几年没见到表哥了?三年还是五年?岁月流逝,当年风度翩翩的北静王已经被情/欲掏空了身子,可老太爷对表哥又是如何呢?岁月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出痕迹,还是那样潇洒,还是那样英俊。 薛宝钗就痴痴的站在儿子的院中,看着表哥将自己唯一的希望带出了北静王府。她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趴在王爷的脚边祈求,因为她忽然明了,或许儿子留在表哥身边能成全她当年那个小小的愿望。 一个月后,林致远当着京城所有勋贵的面,收下了口齿不再伶俐的远哥儿做徒弟。这是林致远郑重其事的收徒,人人都在议论,前科状元,策论青词天下第一人,难道痴心妄想要将一个磕巴教成才子? 薛宝钗不知掉了多少眼泪,为儿子的前途,为自己的命运。她都明白,如果不是远哥儿救了林黛玉的儿子,表哥怎么会理会他们母子俩。 人人都等着看笑话,王府里的妖妇们更是巴不得王爷将远哥儿逐出水家宗谱。可哪知,表哥没将远哥儿送进桐花书院或是国子监,而是走了当兵这条路,远哥儿不说话,就教他拳脚功夫,教他行兵打仗,教他治国安邦的策略。 林致远完全把水家这个弃儿当成了半子教养,远哥儿十五岁那年,林致远把他送去了西南大营,和羌夷人打交道。薛宝钗足足有两年的时间没有儿子的消息,那会儿她在王府里举步维艰,人人都会欺负她这个不得宠,不得势的侧妃。薛宝钗咬紧牙关,一日又一日的挺了下来。 远哥儿十九岁那年,羌夷皇室大乱,当年****和亲过去的公主携着庶妃所生的小王子突然称帝,西北大营驰援羌夷,远哥儿在战役中屡获奇功,最终斩杀公主殿下最大隐患,奠定了****对羌夷的控制。 “夫人?夫人?时辰到了,王爷请您到前面去,二少爷......”王妃的贴身丫鬟忽然打断了薛宝钗所有的遐思。 大丫鬟正说着,忽然看见薛宝钗冷森森的眼神,贴身丫鬟咬破了舌尖上的一块嫩肉,她马上明白自己犯了侧妃薛氏的忌讳。 “奴婢,奴婢的意思是......世子,世子他要进城了。王爷请您快去观礼。” 头发梳的一丝不乱的薛宝钗笑望着丫鬟:“这就是了,什么二少爷,远哥儿是世子,今后是就是你的主子。你但凡有半点不敬......” 薛宝钗伸出指头一点,将大丫鬟推了个趔趄:“小心你的性命。” 薛宝钗穿着一身大红,满头珠光,大踏步的往出走。她的儿子争气,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和那些女人斗,她的儿子恢复了世子的位置,而且是皇帝亲封,等将来北静王死后,她要将那些妖妇们一一做成人彘,以解多年来的闷气。 她要斗下去,直到生命最后一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www.shushu8.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