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拯救赵蕊空(四):梦的延续

作者区扬 全文字数 5867字
“……” 阴沉的天空,仿佛无底的深渊倒悬于空,深幽而恐怖。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仿佛仅仅只是目视着它,就要堕入幽暗的地狱;梦中的雨,更显得滂沱而密集,落到泥土上,溅起朵朵血花,妖艳而诡异。 血花? 是的,原本水色的雨,落到地上的瞬间,已变得殷红,红得益紫,紫得发黑。 地面上,一个疯狂的女孩,正在站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疯狂的大笑。原本漆黑亮丽的双马尾,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粘粘的,再不复随风轻扬的飘逸;雨水、血水顺着发梢掉落,落进女孩脚下那一双双无法瞑目的眼眶之中。 那是赵蕊空。脚下的,是她曾经的兄弟姐妹,如今已变成了一具具尸体,失去了鲜活的生命。 在屠杀场的另一边,是一个浑身发抖的少女——赵樱空。双手无力地握着一对匕首,往日引以为傲的力量,完全无法发挥。她的心也在颤抖,一天之前还天真烂漫的妹妹,何以会变成如此模样?那铺天盖地的精神威压,仿若实质的意念气场,究竟是什么力量? 而在不远处,一个柔弱的男子,仿佛终于在心中做出了某种决定,毅然决然地向场中移动…… ********************************* 半空中,紫青双色的双剑,交叉悬浮。虽无剑灵的灵性,仍有仙兵的光华。在其上,区扬紧紧抱着几近无力摇摇欲坠的少女,给予她勇气与力量,静静地凝视下方的一切,从头到尾。 曾经,赵缀空发觉了赵家隐藏的秘密——使用先祖从主神空间获取的经验,以揠苗助长的方式,批量“制造”四阶基因锁的战力;但这种方法无一例外会让被称之为“种子”的实验体暴走,姑且称之为“暴走者”。 在赵缀空与胞妹赵蕊空暗中探查时,后者因探查赵家的实验品——“暴走者”的精神,不幸被“心魔”暗中入侵,留下了巨大隐患。虽然事后赵蕊空察觉到了这一点,但为了不让别人担心,甚至连最亲近的胞兄赵缀空都没有说过。 终于,在这一次赵家本来很正常的生存训练中,赵蕊空的这个隐患被无意中触发,引发了巨大的连锁反应,影响了赵缀空,屠戮了除三人之外的所有人——他们朝夕相处多年的兄弟姐妹们。而当时唯一有能力组织他们的“赵樱空”,也因为进入了心魔,无力阻止。 接下来,赵缀空终于清醒过来,拉着“赵樱空”持有匕首的手,将利刃送进了赵蕊空的胸膛,亲手杀死了两人最爱的妹妹。 最后,赵蕊空这个赵家最出色、却又不为人知的天才——在任何人都束手无策的精神力领域,自我修炼到了四阶精神力基因锁的程度——在临死前回光返照,封印了赵缀空和“赵樱空”的记忆。 等到“赵樱空”再次恢复了意识,被封了实力,混乱了记忆,她认为赵缀空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而赵缀空也逃离了赵家,行踪不明。 数年后,赵樱空与赵缀空这对“仇人兄妹”,才在主神空间又一次见面。 这些都是《无限》中交代的内容。 也是“赵樱空”心魔的终点——因为她那段遗忘的记忆,就到这里戛然而止。 而在现在的区扬和樱空看来,赵家基地上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还发生了一些不为赵樱空所知的后续——或者,这是属于“赵蕊空”的记忆? 一切尘埃落定——赵缀空、“赵樱空”陷入昏迷,而其他包括赵蕊空在内的“种子们”,尽数惨死。 半个小时后,两架武装直升飞机再次飞临小岛,下来无数穿着白大褂的成年人,打扫着残局。 其中,仅仅是昏迷的赵缀空和赵樱空,被抬进了其中一架直升机,率先离去。 除了赵蕊空,其他的尸体都被小心封装进蛇皮袋,如同货物一般,一个个运进第二架直升机中。 而赵蕊空的“待遇”,却截然不同。她的身体被抬入一个布满各种仪器的金属“棺材”中,盖上盖子的瞬间,玻璃外壳蒙上了一层水雾,显而易见,这其中充满了温度极低的气体,足可保证尸体长时间不会腐烂。 随着白大褂们将“棺材”同样抬进第二架直升运输机中,这些人也很快离开了这座小岛。 区扬和樱空毫不犹豫地御剑紧随,跟上赵家的运输机。 运有大量尸体的运输机和运有幸存者的直升机,走的是不同的路线,后者飞向东方,前者却飞向了南太平洋的方向。 ********************* 上下左右依然是看不透的浓雾,却能看到前方直升机的轮廓。紫青双剑保持着与运输机相同的速度,缀在其后。 飞剑之上。 赵樱空,沉默。区扬,沉默。 经历——或者说,又一次经历了被赵樱空遗忘的记忆,少年少女的心情格外沉重。对于“读者”来说,发生在别人身上的,只是故事;但自己亲身参与或是旁观,那就不是“故事”那么简单了。 那是一段无法挽回的历史。 不知过了多久,区扬与樱空跟着直升机,飞临到另一个小岛上——根据方向推断,应该是澳洲附近南太平洋区域内的小岛。 这是一处被无数绿色植被覆盖的岛屿,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甚至连鸟兽都没有,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植物的乐园。 飞剑跟着直升机,飞到丛林旁,那里是一大片绿色的平坦地带,茂密的小草诠释着勃勃生机——看来就是直升机选好的降落场所。 螺旋桨强大的气旋,将小草们吹得东倒西歪,又将被草丛所保护的土地,吹得裂开了一条口子? 错了。在区扬与樱空的注视下,那一片草丛之下,隐藏的秘密逐渐显露——那是一个长方形的巨大入口,其内包含着钢铁的内部,数个身着灰色统一制服的工作人员,正仰望着天空,貌似迎接着直升机的到来。 区扬与樱空对望一眼,心中微惊,又有些“果然如此”的想法: 这里,果然是赵家另一处秘密基地。 两人毫不犹豫地跟随直升机,降落进基地中。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将直升机运输的“货物”不断地运往基地深处,丝毫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两个“不是人”的生命体从他们之中穿身而过,一直跟在运输“棺材”的队伍之后。 纵横交错的钢铁隧道中,几乎处处可见红外线和激光摄像头的监视网,如果是现实之中,即便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刺客少女赵樱空,也几乎不可能潜入进这处基地——毕竟是赵家的秘密基地,在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了被潜入的可能性,堵住了所有能够想到的死角。 不仅如此,事实上,赵家的训练,其中就有潜入某处赵家的模拟基地——当前,受训者不知道这一点——这样不仅可以检验训练的成果,也可以检验基地本身的反潜能力,可谓一举两得。——赵家的刺客本身就是世界为数不多的刺客世家中稳居前三甲的存在,它的刺客和它的基地,可谓是最强的矛与盾的关系。 而且,这矛与盾,还是会不断成长的。 不过,在现在,区扬和樱空却是仿佛进入了自家,大摇大摆,完全不用顾忌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监控设备——这可以说是刺客少女赵樱空有史以来最成功、却又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次“秘密潜入”了。 可以说,打一开始,两人就占据了“更高的次元”,使得这个基地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检测“高次元”,但却又被“高次元”所侵犯。 “其实,我们现在的状况,和我的‘樱之舞’有些相像。” 因为可以毫无顾忌,也或许是为了转移不久前伤痛的注意力,赵樱空难得开口道。 区扬略想一下,点头称是: “不错,确实如此。”
“樱之舞”,是赵樱空在《魔戒》世界领悟的技巧:无视任何空间属性,随意移动。其原理也是借用了“高次元”或者说“高纬度”的概念。 就好比一张铺在地面上的世界地图。如果说地图中所包含的的“世界”中,有生命存在的话,那他们想从美国到英国,需要穿越太平洋和欧亚大陆。 但对于在“地图之外”的人来说,只需要把“地图世界”对折起来,就可以了。 樱空的“樱之舞”,所做到的就是把“地图”折起来。因此,一个“世界”中,无论是高山还是平原,是河流还是海洋,是大地还是高空,对于她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当然,前提是,樱空的“空之心”能够彻底解析和理解这一片“空间”或者说“世界”的构成和属性。 当然,如果赵樱空无法理解,或是还没有理解空间的属性——比如说现在,弗莱迪的“梦境”,对于樱空来说是一片还没能理解的空间,就如同赵樱空还无法理解“主神空间”一样,那是无法发动“樱之舞”的。 作为陪伴自己在主神空间一路成长起来的区扬,赵樱空当然是毫无保留。只不过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即便区扬彻底了解其中的原理,却也无法学会“樱之舞”。 就好比婴儿学会了走路,但等到这个婴儿长大了,即便懂得了“走路”的道理,却也无法教会给其他人到底应该怎么走路。 换句话说,即便“樱之舞”对于赵樱空来说已经是如同吃饭走路一般的技巧,但对区扬来说,却依然是天书一般。 这不是资质或是理解能力的问题,而是机缘和领悟的问题。悟了就悟了,谁也拿不走;没悟就没悟,谁也无法强求。 “等等。” 正在两人讨论着,区扬却突然出声道,下意识地将赵樱空护在身后。 赵樱空一愣,却也意识到周围的情况有些异常。 太静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围来往的研究人员已是不见。而他们一直跟随的运输赵蕊空“遗体”的棺材,也消失在视线之外。 而在他们正对面的通道尽头,只有一扇门。 通道很长很长。 通道中,已经没有任何人存在。 两人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刚才走过的路途,原本是纵横交错,也已变成了笔直的通道,一眼望不到头,也是没有人了。 接下来要做的,很是明确了。 区扬和樱空对望一眼,手挽手同时迈步,走向那道唯一的门。 哒,哒…… 静谧的通道中,只有两人的脚步声。 之前从未响起过的脚步声。 幽灵的脚步声。 走到门前,区扬与樱空毫不迟疑地各伸出一只手,放到了门上。 这是自进入赵蕊空的梦境之后,两人第一次触摸到“梦境”中的实体。 微一用力,推开了这道门。 强光过后。 微眯着双眼,区扬率先走进了门后的房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房间中央的一个超大的培养皿,其中灌满了不知名的绿色液体;而浸泡在液体之中的,却是一个……怪物。 眼睑闭着。 怪物是人型,但长得绝不象人。无法形容的怪异,但在区扬看来,这具躯体,却更符合力量的传递。 看到这个怪物,区扬与樱空心有灵犀的脑海中,同时闪过一个名词: 暴走者。 赵樱空握住区扬的小手,顿时一缩。 她没有亲眼见过,但却听赵缀空提到过,所以一看见这具培养皿,就反应了过来。 区扬也略紧了紧握住赵樱空的手。 他也没有亲眼见过,但却早已听闻过。 不愿意樱空被往日的记忆过多地冲击,区扬开口转移她的注意力: “看来,这里也是赵家研究基因锁的秘密基地……又或许,就是大舅子和蕊空所发现的那一个。” “嗯。”樱空恢复了平常的冷静,道,“我们分头探查一下吧。” 这件实验室不大,也就一百来个平方,除了中央的培养皿,四周一眼就可以看到是各种电脑仪器;而且除了这个入口,再没有别的出入口。显而易见,这间实验室就是赵蕊空“梦”的终点,或者说是弗莱迪在这里隐藏了什么。 除了培养皿中的“人形怪物”暴走者。实验室中没有任何人,像是从未有人来过,又像是忽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身为刺客世界培养多年的专业人才,赵樱空略巡视了一下四周的仪器,便找到了核心的电脑,立刻拿出自己的光电脑笔记本,互相连接上,坐在电脑椅上开始进行操作。 区扬也是在实验室中环视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纸质文件,想必所有的资料都保存在电脑中,站在赵樱空身后看了一会无止尽的代码操作和循环,便有些头痛,实在无法理解机器的语言,只好不看。 百无聊赖的少年又来到中央培养皿前,就近仔细观察其中的“怪物”。 这就是千年世家苦心研究的实验体,里面蕴含了自古以来人类血脉**中沉眠力量的桎梏——基因锁,只要打开这道“锁”,即便普通人,也可以拥有“怪物”一般的力量。 当然,赵家研究的是“如何安全打开基因锁第五阶”。而被赵家用特殊方法打开基因锁的族人,无不止步于第四阶,变成了毫无理智可言的“怪物”。正是因为无数年的研究工作都来止步于这一阶段,赵家退而求其次,希望能够控制这种“怪物”,为其所用,成为赵家的战力。 但这也陷入瓶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或者有某种方法,能够这些“怪物”来使用他们“怪物”的力量。 由此,区扬推断:赵蕊空,这个从未出现的四阶精神力者,自然成了他们可能研究的方向。正因为如此,赵蕊空的“遗体”被很好的冷藏下来,运输到这个基地,藏在了某个地方。 又将“暴走者”仔细观察了一遍,区扬略觉得有些怪异,仿佛发现了什么,一时又回想不起来,只好摇摇头,转身准备去往别处。 忽然,区扬猛然扭过头来,注视着暴走者的眼睛!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刚进来时,‘它’是闭着眼的。而现在……” 少年死死盯着“怪物”那铜铃般的双眼,心中略感惊疑不定。 明明是死物的双眼,为何流露出不知名的黑色神采,看得少年心神略有些恍惚。但这并不是少年所惧的。 在下一个回神,区扬突然感到,自己的“心”空了。 区扬豁然转身,看向操作电脑的樱空。 区扬与赵樱空之间存在的“心有灵犀”,是无数轮回的积累,无数思念的凝结,最终利用《星河》世界心电感应者的修炼法门,最终形成的可以超越时空强大羁绊。 甚至超越了主神空间的精神力技能。 少年的心里,原本有少女的心;可现在,区扬什么也感受不到了,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切断了两人之间的心灵之间的纽带;又仿佛是纽带的本身,断裂了。 “樱空?”区扬在心中呼唤。 没有回应。 “樱空?”区扬出声。 只有空气的回声。少女依然背对着他,没有动静。 区扬惊疑不定,动念间出现在少女身后,搂住她的香肩,将其扭向自己。 随着樱空身体的移动,原本放落在键盘上的手也无力地划落,垂下。被按住的某个键悄然弹起。 光粒子的荧屏,慢慢改变了界面。 外界的改变,却是区扬根本没时间去在意的。他的眼中,只剩下少女。 少女的双眸,失去了往日清泉一般的神采,只剩下了一片黯淡黑色。呼吸,也已经停止了——仿佛成为了没有生机的洋娃娃。
隐藏
尊宝娱乐